至道书院 ·

万宝之争尘埃落定,超级风暴即将到来

这场斗争,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正如我在前文中所预料的那样演变和发展。有时候,要把有些事讲透彻,讲清楚,并且在言论上还能滴水不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所以,很多朋友催促说,为什么不继续写万宝这件事了,因为这世界上,只有思想没有尺度,但是其他的一切都有尺度。

王石先生,对他所遭遇的战争和结局,其实早就心知肚明,如果他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的话,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他只是矫情而已。矫情什么呢,在一场胜负已定的战斗中,想输的体面点。

英雄末路,拔剑自刎如楚霸王那样的,是英雄起了少年心。揪着敌人的衣角嘴里嘟囔着我不依我不依我就是不依的,那是英雄起了一颗少女心。英雄们的少年心令人心碎,少女心则令人心疼。还有一种英雄,在末路困境中,表现的像韩信勾践那样的,则令人不由的心畏。只能说,在英雄这类人中,无论少年心还是少女心,都是性情使然,都是尤物,作为看戏追剧的人,并没有资格要求每一个末路英雄都拔剑自刎。

输给宝能不能接受,输给安邦就自称是握手言合,认为大家都有台阶下了,是个和局。

可见,万科的控制权,于王石先生而言,就如同静修庵的小尼姑的脑袋一样,和尚动的,阿Q动不得。王石自己都说了,宝能只是个卖菜的,一个卖菜的哪能随便摸人家的头。

这时候埋伏在一旁等待多时的和尚斜刺里杀出,假装断喝一声:那个卖菜的,快拿开你的脏手,让我来。大和尚自导自演英雄救美,小尼姑感恩不尽以身相许,好久没见过这么精彩的剧了。剧终了吗,还没有,这一战只是场序幕。因为一个战斗打响,说明背后更可能是一个更恢宏更大规模的战役的全面展开。

为什么此战的战火烧向了房地产行业,为什么被选中者又是行业龙头万科呢? 这件事背后,有深层次的国民经济发展必然性。这个必然性,来自国家层面上经济模式转型的内驱力。战火烧到哪里,是战略选择,第一把火烧行业龙头,是战术选择上的射人先射马。

要厘清楚中国经济模式的大战略和大走向,以及不同时期的切换窗口,就得先梳理清楚近几十年的中国经济的大框架脉络纲要和规律。中国的经济大势,是以十年为一个周期的。

八十年代,是倒爷的时代。九十年代,是进出口的时代。零零年代,是房地产的时代。一零年代,是知识经济的时代。

在80年代,只要能有手段搞得起来投机倒把,很快的就可以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王石的第一桶金和原始积累,就是倒卖玉米完成的,不光是他,很多和他同时代完成原始积累的商界巨头也都是如此。90年代,沿海开放地区,很多家庭作坊,一台车床,几个操作工人,随便加工点什么东西,就能完成原始积累。典型的如浙商。00年代,只要能拿到地,能拿到贷款,搞房地产开发,财富积累很快就能像坐火箭一般蹿升。在知识经济时代,有的人靠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也可以完成原始积累。

00年代,为什么会成为房地产行业的时代呢。因为这是中国全面工业化、跨越式城市化,与经济全球化两大合力交织在一起,双重作用力所必然会塑造出来的经济图景。下面是详细分析,逻辑链有点长,请耐心看。

1、80年代,中国开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本来非市场化的资产,都要进行市场化改制。计划经济对资源配置的力量是行政力,市场经济对资源配置的力量是价格。

2、要形成价格机制,首先要对资产和资源进行经济金融化改造。所以经历过80年代的人,都印象十分深刻,大家都在说,钱变毛了,钱不值钱了。体现在主要经济指标上,就是那些年,通胀率经常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当年财经新闻有个热词,叫物价闯关。另一个热词,叫价格双轨制。打击投机倒把,也是一个热词。

3、价格双轨制,是指同一产品计划内部分实行国家定价,计划外部分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制度。既然存在两种价格形成机制,那么必然的,两种价格之间,就会存在价差,有价差,就会存在套利空间。而倒爷,便应运而生,他们通过把商品在两个市场上倒买倒卖套取差价来牟利。某种程度上讲,这相当于一种跨市无风险套利交易。

4、经过整个80年代惨痛的代价和巨变,中国的国民经济完成了转轨,从苏氏计划经济转型成了美式市场经济。90年代,中国开着这辆换了市场经济新铁轨标准的火车,驶向新世界,进入并轨阶段。这个时期的财经热词是,市场经济地位,关贸总协定,最惠国待遇,反倾销,出口创汇。

5、为什么出口创汇会成为一个热词呢,因为那时候的中国,真的很穷。穷到什么地步呢,1990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10亿美元。所以那时候,定下来的经济国策和战略,就是出口导向。94年汇改,人民币汇率从1:5.7贬值到1:8.7,取缔关闭了场外外汇调剂市场,并实行了强行结汇制度。这次汇改,是出口导向型经济国策的定局之策。后面20多年里面中国发生的很多经济现象和问题,都或多或少与这次汇改有关。

6、经过整个90年代,受尽小美帝的百般凌辱刁难和阻挠,付出了血汗工厂,一代人的青春勤劳和智慧,和环境污染等代价,期间各种斗智斗勇,终于,与世界经济接轨这件事算是完成了。00年代,接轨完成后,中国的出口导向经济国策,开始爆发出可怕的效率。人口红利,制度优势,重商主义,成本优势,以及欧美所指责的低人权优势,使得廉价的中国商品,开始向全世界的市场输出像潮水般的通缩。这个时期,财经热词是全球化,WTO,世界工厂,全球经济引擎火车头,中国制造,中国世纪。80年代是转轨时期,90年代是接轨时期,00年代,是引擎时期。

7、恶性通胀和恶性通缩,都是经济失常的的体现。区别是,通胀让人疯狂,通缩让人死亡。中国在输出巨量通缩的同时,进口了等量的通胀。美国在进口巨量通缩的同时,也出口了等量的通胀。世界经济,刚刚完成了一体化和全球化的进程没多久,便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危机和怪兽:全球经济失衡。

8、美国那边是如何应对通缩压力的呢。那就是通过货币政策,来不停的下调利率。以释放流动性的策略,来应对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和压力。利率可以无限下调吗,当然不能。

理论上,零利率,就是一个常规货币政策和手段的下限了。但是,不可能既享受到廉价商品的好处,又能同时规避廉价商品冲击本土民族工业,规避进口通缩所导致的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而这些为了规避资产价格下跌风险,通过货币政策和手段所释放出来的流动性,并未流入美国实体经济,而是在资本市场投机市场上寻找机会。终于,过度的流动性,导致了过度的杠杆,过度的杠杆,导致了过度的风险,过度的风险,又导致了过度的金融衍生品来管理这些风险,最后一环,风险管理市场的崩溃,层层传递引发了金融市场的连锁雪崩,导致了08年的金融海啸。

9、中国这边又是如何应对恶性通胀风险和压力的呢。中国在短短的十余年,积累了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换算成人民币,就是20多万亿人民币。这20多万亿人民币,再加上货币乘数的因素,所导致的外汇占款问题是很严峻的。货币超发,经济过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刚才说了,恶性通胀让人疯狂,恶性通缩让人死亡。如果说恶性通缩是寒冬的话,恶性通胀则是烈火是洪流。无论把这把烈火引向何处,都会引发过热的经济泡沫和非理性繁荣,无论把这股奔腾的货币洪流引向什么池子,这个池子都会变成沸腾的岩浆。

10、天量货币的洪流来了怎么办,只能沿途设立蓄洪区,设立池子来消化它们。放眼望去,中国的经济中,体量大到足以能充当这个池子提供蓄洪功能的,只有两个:股市和房地产。一开始,是两个池子一起蓄洪。而真当洪峰来袭,外储余额放量激增,A股这个池子上半场没撑完就伤退下场了。下半场,只能靠房市一个池子来死撑硬接了。A股这个池子过早的伤退下场,不光是洪流过猛所致,更存在自身建设不过关的质量问题和原因。

11、A股为什么会在07年见顶呢。因为这个池子蓄满了。证券投资的边界和堤坝在哪里呢,在于投资的公司,要有相应的价值。当没价值的东西,价格太高,一旦有人开始退出这个非理性纯粹投机游戏出现连锁反应的离场踩踏,那么就会有溃坝的风险。一旦池子溃坝,就会形成股灾。A股07年总市值,30多万亿人民币,同期的外汇储备为1.6万亿美元。同时,外储余额,还在持续放量。爆发出来的国民投资需求,再加上外汇占款带来的货币超发,A股这个池子,显然已经无法再容纳这么巨大的洪流了。06-07年一波陡峭迅猛的大牛市,洪水就漫坝了。随之而来的,就是A股的股灾:溃坝决堤,一泻千里。

12、08年金融海啸之后,美国为了自救,启动量化宽松这个用直升机撒钱的非常规货币手段来遏制资产价格的崩溃,和金融市场的连锁崩盘。更多的流动性,像海啸一样,涌向全球。作为美国最大的经济贸易伙伴,接过来的洪流,自然也是最大的。对中国来说,恶性通胀的问题,愈发严峻了。因为史上最大的货币流动性洪峰到来了。

13、于是,中国开始全力切换到第二个蓄洪池:房地产。以上海为例,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随着蓄洪池由股市切换到了房市,在07年切换蓄洪池,08年洪峰最高值过境,两个时间窗口之后,上海房市均线,在07-08年后的随后短短几年,主城区价格,从均线不到10000万,连续突破20000元和30000元两大整数关口。

14、这么个涨法,怕吗? 说不怕,那是假的。不仅怕,还很心虚。所以那时候的财经热词,一边是房价调控,房奴;一边是系统性风险、压力测试,经济软着陆。一方面要筑坝,一方面要做最坏的打算,溃坝了怎么办。中国房市的总市值,是A股的若干倍,房市的溃坝,所带来的冲击波,远比股灾要大。不仅是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直接关乎国计民生的社会性问题。

以上就是影响最近中国经济十几年的全球化这条线。说完全球化这条线,我们再分头说下工业化城市化这条线。苏式计划经济的30年,奠定了中国重化工业的基础和骨架,完成了从无到有。而让这个骨架上开始血肉丰润羽翼丰满的,则是美式市场经济的30年,完成了从有到足,甚至是产能过剩。中国的国民经济,经过这30年的发展,基本实现和完成了全面工业化。

接轨世界经济,加入全球化产业分工价值链,带来了中国的全面工业化。工业化的必然结果,就是城市化。城市化的前提,也是工业化的发展。没有工业化和现代化前提下的城市化,只能是贫民窟化的城市化。中国城市化的大跃进,时间和历史窗口,也就是2001年-2010的前后的这十几年。在这十几年里面,中国所建造出来的地表建筑总量,超过了之前历史上几千年的总和。这背后,就是表现为水泥钢筋和发电量的空前激增。大宗商品市场的牛市狂飙。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只是无意义的钢筋水泥式的低附加值的发展模式。他们是活在了灯塔里,活在了模型里,活在了教条里,而不是活在了现实中。中国是一个后进的农业国,这是必须要补的一课。贫寒之家的孩子见富家子弟开跑车,就想直接开跑车,这不现实。你连住的房子都还没有盖好,开什么跑车?

要全面发展工业化,必然的要催生出城市化的大跃进,而城市化的大跃进,又反过来进一步促进产业集群和生态的形成,进一步升级和优化工业化,并以城市文明为载体,继而使国民经济完成向后工业化社会升级转型:三产化、四产化、金融化、知识化、信息化的,知识经济时代。

这两条线交织在一起,注定了房地产是中国00年代的绝对主角,00年代,是属于房地产的时代。在80年代,做倒爷几车皮玉米,就可以完成资本积累。在90年代,做对外加工进出口贸易,几台车床就能完成资本积累。在00年,做几个地产项目,甚至炒几套房子,就可以完成原始资本积累,成为人生赢家。

经常有人会问,房地产的时代结束了吗,房价还会继续涨吗,涨的话,会涨多少,如果跌了呢,又会跌多少。有房的,没房的,开发商,炒房的,都处在这种群体性的焦虑和悬疑中。这个时代结束了吗?

是的,它已经结束了。文中前面已经说过,中国的经济大势,是以十年为一个周期的。

10年代,是属于知识经济的时代。它体现为,一方面城市化的大跃进基本上告一段落,房屋的库存量,以足以满足知识经济对城市化程度的硬件要求。另一方面,中国开始调整并转型出口导向型经济战略和国策,中国的外汇储备余额,增量开始放缓,最近两年已经开始在减持美元资产。房市作为外汇占款货币超发的蓄洪池的超级历史窗口已经关闭。第三,中国经济已启动新的发展模式和战略,它表现为后现代化建设,这个后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就会表现出一系列的新现象。这就是新常态。

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是中国经济开始进行去杠杆化操作。为新的十年新的周期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准备一个全新的健康的可持续的可控的经济金融和市场环境。这就要对存量的资本,进行重新的大刀阔斧的再配置。同时,也为了解除上个十年周期里,所形成的房地产市场这个巨大的蓄洪池溃坝的风险和隐患。

从更宏观的全球视野和趋势看,美联储加息,也昭示着美国也进入了去杠杆化操作周期。说明,全球流动性盛宴的货币行情流动性红利时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将一去不返了。因为全球经济,已经进入了紧缩周期。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开始对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进行缩表操作,在这个周期里,国别之间的竞争,比的不再是谁的经济增速更快,而是谁犯的错误更少,谁把风险控制的更低,谁在熊市大环境里捕捉更稀缺的机遇能做出来正收益业绩。就好比,在丰年的时候,大家都比谁吃的好,在灾年的时候,大家都比的是看谁能别饿死,看谁更会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在这个全球经济的紧缩周期内,中国的经济战略,将如何调整呢。又将从过去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战略,转型为什么战略呢。以中国巨大的产能,光靠本国内需导向,未必就能完全消化。而且,中国不仅产能过剩,同时资本也过剩。90年代是全民出口创汇,那是因为穷疯了。现在则是相反,现在钱太多了,面临该怎么花的问题。巨大的产能和资本,将如何消化呢。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和阶段,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单纯的原材料-商品层面进出口贸易的层面。而是到了必须得成体系的全面构建和输出标准的阶段。重中之重,就是人民币国际化,能够自由输出资本,形成人民币的定价、结算和全球储备体系,以及良性的离岸市场。其次是在美国逆全球化的浪潮中,要构建自己的全球贸易新规则新标准。第三,逐鹿后现代化时代,后工业化时代,成为知识经济时代的技术和信息建设能力输出国。

在各个层面上来看,无论是全球经济宏观周期,还是国内的经济发展所处的历史形态,以及国家经济战略和发展模式的调整转型来看,房地产都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也应该到了它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留给这个行业的新的历史任务是,剥离掉金融投资属性,回归它的本来身份:居住属性。并非是要取缔废除这个行业,而是要让它回到自己本来应该呆的地方去。以后好好的专心盖房子给人住就行了。

但是,要房地产退出历史舞台,却是一个技术性难题。一方面是这个行业里面的沉淀资金规模太大,里面的利益纠葛又过于纷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另一方面,国家要发展新经济,需要重新配置存量资金,这个钱很多部分又要从房地产里面挤压驱赶出来。最难的是,它曾经是一个蓄洪池,并且现在里面的洪水,依然还处于高得可怕的超警水位。

大刀阔斧的蛮干,直接掘开房地产的堤坝放水泄洪,让资金流出来,这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可以料想的一点是,未来一个中级别周期内,房价不会有太多暴跌的空间,但是也不会再怎么大涨。小区间内的长期横盘整理,做手术级震荡。所以,整治房地产市场,合理的策略,就是象外科手术那样,精巧的先堵住新的资金流入这个泄洪池,然后再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抽水出来降低这个泄洪池的水位,等水位降低到足够低的程度,再一圈圈的拆除它的堤坝。最后再剥除它的金融投资属性。

在万宝大战中,为什么万科到处都找不到钱来抵御宝能的进攻呢,万科这种资信的龙口开发商会找不到钱?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现在被人堵到门口打,也找不到钱还击,是因为以前资金流入房地产这个池子的口子,全都被堵上了。不论是银行,信托,基金,还是p2p,这些口子,都被堵上了。

可能依然有人不相信,房地产的历史使命和阶段已经完成并结束了。那就看看最近几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吧,看看榜单上的前十名,有多少是科技新贵,又还剩几个是地产土豪。再看看最近的出国随访的工商界领袖,有哪一次是带房地产开发商的? 如果这样明显的大动静,还不能看得清时势变化,那就太后知后觉和迟钝了。人非要等街上一辆马车都看不到了才肯相信火车取代了马车已经是事实,那就好比身体进入了10年代,脑袋还停留在00年代。

所以,万宝事件的操作,只是一次精密操作的定向爆破。新的时代,需要有新的历史使命,新的历史使命,又需要有新的战略,新的战略,又要重新配置国民经济中的存量资源。

这只是一个开始,只是一场序幕。所有挡住历史车轮的旧事物,都会被碾压。当火车商用成熟并形成产业化的时候,一辆马车的被淘汰,就意味着紧接着会有更多的马车被淘汰。

直到马车这个行业淘汰。当房地产行业,不再能为未来的经济战略和历史使命提供支撑和柱石作用的时候,它所占用的要素资本,就会被拆了用在对新的经济战略更有价值的其他地方。

历史是残酷的,对旧事物和昨天而言。而对于新事物和明天而言,它又是温柔的,因为它象征希望,曙光,黎明。以及,它不停的在激荡着那些心怀使命的人,就如同它击碎了那些不甘退出历史舞台的人的心那样。

这是一场战争吗? 是的。它是新旧之战,明天与昨天之战,未来与过去之战,希望与陈旧之战,使命与现实之战。

这是一场即将到来的超级风暴吗? 是的。历史上,哪一次的大变局,哪一次的大变革,哪一次的大转型,哪一次的大转向,又何尝不都是伴随着巨大的超级风暴呢。没有风暴的历史,不足以成为历史。就如同,没有跌宕的情节的所谓的神剧,都不值得追一样。

追一个人,追一件事,都不是真正高境界的追剧。它们只是一个定格画面,只有一帧那么多,也只有一帧那么少。真正的神剧,只有两部,一部叫历史,一部叫未来。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