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览明鉴 ·

华夷之辨:中国人的第三课

一、华夷之辨的深层根源,风险判断,道德判断,价值判断

 

我们的先人为什么把夷狄和禽兽相提并论呢?因为对于一个禽兽来说,比如一条狗吧,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咬你,什么时候对你摇尾巴。一条蛇,你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咬你,什么时候不咬。对人的生存来说,在风险判断上,和它们共处,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和威胁。

 

和夷狄相处,也是类似的问题,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杀人放火,什么时候又跟你谈笑风生。在华夏民族看来,夷狄们总是那样地出尔反尔,喜怒无常和狡诈多变。判断他们什么时候伤害自己,什么时候谄媚自己,比判断哪条蛇会咬人,哪条蛇不会咬人还要难。

 

比如,判断日本人什么时候侵略华夏,什么时候不侵略华夏,判断一个恨猪人士什么时候温和,什么时候极端,这和判断禽兽什么时候伤人,什么时候不伤人,都是类似的事。所以我们的先人根据生活的经验说,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如果一个人也跟禽兽一样,在风险判断上,不可预知地存在伤害人的几率和可能,人们就会说这些人是虎狼,是蛇蝎。说着说着,就把这些夷狄和禽兽相提并论了。华夏人认为,他们连禽兽都不如,因为禽兽吃饱了之后就不再继续伤害人,但是这些野蛮的夷狄,他们以折磨人为乐,以残忍为乐,并且好像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

 

风险判断,是可以通过历史数据和现实状况来进行测度和评估的,对于一个民族的生存来说,历史数据,就是我们的历史典籍,为什么我们的典籍记载的全是兴衰存亡之变呢?因为历史的最大功能,就是给风险判断提供历史数据。所谓的读史可以明智,就好比说,你看了一只股票从上市到现在的全部历史行情走势,才能判断接下来它有可能会怎么走。知往才能察来。

 

相比历史数据,现实状况,则是对形势时局的判断,依据这些判断,得出来周边的民族,哪些民族会强大,并且会威胁自己的生存,哪些民族会衰落,以及他们为什么会衰落,我们需要从他们的身上,吸取什么教训。

 

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所强调的,就是对于一个民族的生死存亡而言,风险判断的至关重要的意义。它是一切的出发点。如果一个民族,连最基本的风险判断意识都丧失了,既不理解自己的历史,也不理解现实的形势和时局变化,那么它离灭亡也不远了。

 

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同样也是风险判断。朋友不会危害自己的生存,但是敌人会危害自己的生存。任何民族,任何组织,任何个人,敌我分明都是生存的第一法则和首要问题。

 

从风险判断,我们的先人,总结出来了华夷之辨,也叫华夷之防。华,就是自己民族的人,文明人。夷,就是野蛮人,就是那些跟禽兽一样狡诈多变、出尔反尔的人,都是夷狄。

 

通过风险判断,得出敌我判断,确立了敌我关系,接下来的事,就是团结自己的朋友,消灭自己的敌人。

 

风险判断的问题解决之后,接下来就需要再进行道德判断。在圈定了谁是自己人这个大范围之后,还要进一步确立,自己人里面,谁是君子,谁是小人。君子身上充满正阳之气,所以才能像太阳那样大公无私,为群体提供光与热。而小人则相反,他们身上充满了邪阴之气,它们不仅不能为群体提供光与热,反而是要从群体中攫取光与热,只会为了一己之私,破坏民族这个大家庭的整体利益和未来。

 

道德判断,就导向了君子小人之防。无论是对于国家、组织,还是个人,亲君子,远小人,这个道德之防建立之后,都会把自己的效能最大化,损耗减少到最小。因为君子和君子之间,是相得益彰的关系,而君子和小人之间,则是小人一直在损害君子。小人与小人之间,则是互相损害。

 

一个群体里面,剔除了小人之后,只剩下了君子,这还没到头,因为君子与君子之间,有聪明的,也有笨的,有才干突出的人,也有低能的人,虽然人品都好,但是谁才能做领导,率领整个民族前进呢?这时候,显然要从君子里面选拔圣贤之人来治理国家。

 

也就是说,在进行道德判断之后,下一层是进行价值判断。大家都是可以提供光和热的人,但是有的人,光和热只能照亮自己;有的人,光和热只能照亮自己的家庭;有的人,他的光和热只能照亮一个乡镇县城;有的人,他的光和热,则能照亮全天下,这个人,就是圣王,就是天下之主。

 

风险判断、道德判断、价值判断,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组织、一个个体的人,在与人交往上面,需要遵循的最基本的法则。如果顺序反了,那么就会造成很多灾难性的后果。比如东郭先生,在没有进行风险判断之前,就先对狼进行道德判断,看着它可怜巴巴的,就觉得狼当时看上去不强大,不足以伤害人,于是东郭先生对凶残的狼进行友好支援,结果狼一缓过来,就要吃他。

 

同理,现在的一些人,做的也都是和东郭先生一样的事。把一些虎狼蛮夷都视为自己人,对他们比对亲人还好。结果一到非常时期,他们马上就要吃人。历史上的悲剧,数不胜数,但是东郭先生们,一点记性都不长。

 

当代东郭先生们的理由是,民族和民族之间,人和人之间,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无差异的,任何强调不同种族间自然差异的言论,都是种族歧视。所以他们蠢起来才会这么地理直气壮。

 

民族和民族之间,人和人之间,真的是毫无差异吗,真的是可以等同的吗?显然不是的。上面我们从风险判断、道德判断、价值判断,三个层面,阐述了华夷之辨的深层文化根源,下面我们来说说,华夷之辨的体质根源。

 

二、华夷之辨的体质根源

 

中国文化认为,天下万物,都是由气所构成。气又分阴阳二气,阳气来源自太阳,阴气来源自地球。太阳普照着大地,照着照着,阴阳二气化合,就造化出来了万物。阴阳难理解吗?一点都不难理解,就是太阳和地球之气。

 

万物为什么会有差异呢?因为阴阳二气造化万物的时候,气的结构不一样所导致的。人和禽兽的区别又在哪里呢?中国文化认为,得天地之中气者生人,得天地之偏气者,生禽兽。

 

以及,为什么在中医看来,万物都可以入药治病呢?因为万物本来都是同一个气所构成的。载中气而生的人,如果他生病了,说明身上有了偏气。而草木禽兽们,刚好是得偏气而生者,这时候,找一个刚好可以中和人身上偏气的动植物服用,就能把人身上的偏气中和掉,人就恢复了中和之气,病就好了。

 

中国之所以叫中国,是因为在人类之中,中国这片土地,刚好是不冷不热,环境比较温和,所以天地阴阳二气,造化出来的人,身体也是温和的。也就是说天地之中气生人,中气中之至和者生中国人,偏戾之气生夷狄。

 

是先有中国之地,然后有中国之气,再有中国之人。有了中国之人,再有中国之道德,有了中国之道德,再有中国之文化,有了中国之文化,再有中国之礼仪。礼仪成,而华夏昌。

 

再看夷狄那边,是他们生活的自然环境太恶劣,天地阴阳二气太偏盛,所以就生出来了偏盛之人。偏盛之人,生偏盛之习,偏盛之习,不得天地之正,故此夷狄之人,就表现得如同禽兽一般,不通天地中和之气,所以他们就十分地野蛮。是他们自己愿意野蛮的吗?也不是。只能说是劣等之气,生劣等之人,劣等之人,生劣等之习。

 

如果只从文化上强调华夷之辨的话,很多没文化的人就会说,华夷之辨是文化认同的观念,而不是血统和民族观念。事实上是,先有不同的种族,然后才有了不同的文化。是种族先于文化,而不是文化先于种族。

 

比如春秋时期的中山国,这个国家为夷狄所建,但是他们甚至比诸夏更推崇周礼。如果文化认同说成立的话,那诸夏为什么还要轮番地攻打中山国,一定要把它灭掉才罢休呢?因为体质决定,夷狄尊崇华夏,只能学一点样子,因为人种不够好,浑身都是偏盛之气,他们完全无法理解和真正适配华夏文化。只要他们一旦得志,就会暴露出夷狄禽兽的尾巴和嘴脸。

 

再比如满人和日本人,他们也长期学习华夏文化,结果呢,因为人种上比较劣等,所以他们学习华夏文化,也只能学习一点点样子。一旦让他们掌握了强权,他们展现出来的,依然还是骨子里的夷狄嘴脸。

 

孔子说,夷狄之有君,不如华夏之亡也。这句话往深层次里面理解,是说如果夷狄统治了天下,他们因为种不好,以劣种人的体质,来因袭华夏文化,这就会彻底污染我们的文化,并从体质的最底层,对华夏文化进行瓦解。

 

比如现在很多没文化的人说,华夏文明之所以能延续几千年,就是因为我们的包容,并进而宣称,华夏文明的核心就是包容。华夏的核心真的是包容吗?恰恰相反,华夏文明的核心,是华夷之辨。之所以出现了这么多没文化的人,这正是孔子所担忧的那件事,几番夷狄主天下,华夏文化出现了彻底的污染和断层。

 

因为夷狄即便学习华夏文化,由于人种太劣等,体质上硬件配置太差,注定他们运行不了华夏文化这个高级的复杂系统,他们连最低硬件配置都达不到。所以他们只能通过削足适履,通过简配华夏文化,劣化华夏文化以适配其劣等的体质,从而彻底毁掉华夏文化。

 

华夏文化,为什么会沦落到今天的这种地步呢?因为华夏和夷狄之间斗争的几千年下来,我们依次失去了军事、文化和血统三座长城。

 

三、华夷之防的文明堡垒:军事长城,文化长城,血统长城

 

历史上,为什么那么多的蛮夷总是过来抢我们呢,因为我们富裕,华夏既是世界文明中心,也是世界财富中心。打个比方来说,我们种了很多玉米,夷狄就是野猪,野猪在树林里面找不到吃的,就会冒着生命危险过来抢玉米吃。野猪抢了我们几千年,说明我们富裕了几千年,而不是贫穷了几千年。为了防止夷狄野猪们经常过来拱我们的玉米,我们就在玉米地外面扎了个篱笆,这就是万里长城。为什么我们从来不去抢夷狄呢,因为夷狄太穷,就好比说,你有几百亩的玉米,怎么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去森林里面抢野猪的几根蘑菇呢。我们几千年都不稀罕去抢他们,可见,夷狄们贫穷了几千年。

 

作为一个中国人,如果我们考察现实,再考察历史,会发现,我们长期以来都是饱受蛮夷的侵略。而我们自己,却并不是很喜欢侵略别人。过去的历史比较远,从共和国的当代历史,我们也能发现,我们面临的每一次战争,都是别的国家强加给我们的。我们从未主动挑起过战争。

 

这是什么原因呢?归根到底,还是体质原因。夷狄,因为其浑身偏盛之气,它们天然的就会盛气凌人。而华夏,则是中和之气,我们天然的就会给别人带去光和热。华夏和夷狄之间,天然的就是正邪对立的关系,不能两存的关系,我们是中和,它们是偏盛,我们是正,它们是邪。我们是中国,它们是外国。我们是华夏,它们是夷狄。

 

我们把华夏文明当成一个人来看,夷狄可以看做是外感六淫之邪。我们的先人早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为了防止外邪客身,夷狄入侵,先人们,就分别构筑了军事长城、文化长城和血统长城三大防护层。

 

军事长城,可以看做是保护华夏之身的房屋衣服;文化长城,可以看做是抵御外邪的卫气;血统长城,可以看做是身体五脏所藏之精。从这点看,秦始皇设计的防御体系,是万世之功。他修建了长城,统一了文化,结束了战乱,让人们安心地繁衍生息。百密一疏的是,始皇帝防住了夷狄,没防住小人赵高,外感防住了,没防住内伤。赵高毁秦,把我们的民族,推向了两千年多年的激流之中。

 

夷狄这些病邪,要感染我们的话,第一步,就是在军事上突防,突破华夏民族的军事长城。从医学上看,如果外邪足够强大,可以致病。如果自己正气虚弱不足以抵抗外邪,也会致病。

 

是夷狄太强大了,所以华夏才生病的吗?并不是。主要还是因为东汉末年以来华夏内部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内耗太多,导致正气不足,所以才给夷狄的邪气有了入侵的机会。

 

五胡乱华,夷狄第一次突破了华夏的军事长城。这相当于是把华夏遮风挡雨的房子拆掉了,御寒保暖的衣服也扒掉了,只能光着身子抵御外邪。接下来的战争,就到了文化层面的正邪对抗。夷狄以佛教作为文化病毒,开始对华夏文化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直到把这个病毒,攻入到了华夏的腠理脏腑之中。

 

到了唐朝,佛教达到了鼎盛,文化上的华夷之辨,彻底沦丧。唐朝不仅文化上沦丧,而且血统大防上也沦丧了。在唐朝,华夏人和夷狄,杂居共处,人们渐渐地不再觉得夷狄们腥臊可憎,居然能够很坦然地接受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虽然不通婚,但只是生活在一起,也是挺恶心的。但是唐朝人觉得,这都不是问题。

 

当华夏有明君良将,可以制服夷狄的时候,他们就不会作乱。一旦华夏内部出现了个伤风感冒,这些近在咫尺的外邪,马上就会趁虚而入。整个晚唐,乱七八糟的夷狄,到处兴风作浪,无法无天。

 

唐朝的放荡和不检点,给后面的宋明,带来了很严重的问题。宋朝竭尽全力也没有完成两件事,一个是从文化上正道统,消灭佛教,重建文化长城。第二个是重建军事长城,把夷狄都拒于千里之外。但是,宋朝几百年,一个问题也没解决,还把国家弄亡了。

 

宋朝弱在哪里呢?一方面是夷狄这个外感之邪太强,第二方面,是佛教这个内伏之邪太重。病邪内外交并,宋朝想以正制邪,奈何正气不足。反被邪气所克以至于亡国。如果没有佛教的话,宋朝对夷狄之战,应该不会那么狼狈。一个人要有正气,必须得先内里正了,身体内部没毛病,对待外邪才能强健有力。

 

但可惜的是,唐朝留给宋朝的烂摊子太烂了,朱熹等人一直灭佛,怎么灭也灭不掉,原因是积弊太深,文化上病得太重。

 

明朝前期,短暂地修复了军事长城,文化长城和血统长城。在军事上,把夷狄驱逐到大漠深处,重修长城。在文化之防上,洪武大帝,绝胡俗,灭佛教,灭白莲教等会道门,复华夏道统。在血统大防上,视夷狄为禽兽。

 

但是在朱棣篡权之后,他一定程度上恢复了佛教。这可能是明朝后继乏力的主要原因,因为身体的命门又被佛教这个内邪给克制住了。内虚则外必盛,以至于后面,造成了土木堡之变。土木堡之变后,洪武大帝所建立的军事防线,毁于一旦。从此就开始每况愈下。万历三大征之后,明朝就只剩下了喘气的力气了。

 

当荷兰人的船队在烧杀抢掠的时候,厦门水师大败,崇祯龙颜大怒,但是也拿荷兰人没办法,后来只好找了郑芝龙的私兵,消灭了荷兰人。明朝所遇到的夷狄,和历史上其他朝代相比,要更严重。因为北方有蒙古人、满人,东方有日本人,南方有越南人,还有海洋上漂过来的欧洲红毛蛮夷。

 

大明筋疲力尽,华夏再次病倒。明亡之后,历史开始了长达几百年的以夷变夏的时期。几百年后,圣人出世,建立了新中国,他带领着中国人,横扫全世界的夷狄。新中国为什么新呢?因为他相对的是那个几百年以来,被夷狄污染殆尽的旧中国,一个夷狄化的中国。

 

毛圣人像秦始皇、像洪武大帝那样,为华夏人再次建立军事长城,地缘上占住了西藏、新疆、东北,控制住了朝鲜。这给华夏和蛮夷之间,创造了广袤的缓冲区,现代版的军事长城。以及,他带领中国的科技工作者,造出来了两弹一星,还有核潜艇。这是打底的老本,也是共和国的军事长城。

 

在文化之防上,毛圣人横扫一切害人虫,灭佛,灭会道门,灭满清贱儒。在血统大防上,那时候的中国人觉得,外国人都是红毛鬼子,根本没人拿外国人当回事。中国人虽然穷,但是精神上很自豪。

 

这时候的中国,魂魄有了,血肉有了,只是还不够壮实,还比较穷弱。就像一个身体特别好,志向远大,精神充沛的人,但是他吃不饱,身体的抵抗力还是跟不上。就因为这一口胃气没接上来,外面的夷狄之邪,内部的小人之邪,再次合流,毁掉了圣人所建立的政权,接着出现了一股长达几十年的以夷变夏的逆流。

 

为什么说这是一次逆流呢?因为大周期看,从毛圣人出世开始算,未来的几百年都是华夏对夷狄的上升期。改开的几十年,只是一波大牛市里面的一根阴线罢了。长期看,历史的进程还是挡不住的。

 

四、夷狄小人之逆流中的怪现象

 

华夷之辨,被颠倒了过来,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奇怪。

 

中国人不能爱中国,否则是狭隘的国家主义。中国人不能爱自己的民族,否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是纳粹。中国人不能爱自己的文化,因为这都是糟粕。中国人不能崇拜自己的祖先,因为他们是造成中国当代贫穷的罪魁祸首。

 

但是,中国人可以爱夷狄之邦,因为意味着国际视野。中国人可以爱日本人可以爱欧美人,因为他们是优秀民族。中国人不能爱自己国家的国父,因为他是个暴君。但是可以爱美国国父,因为爱美国人,代表着精神归化。

 

如果爱自己的民族是纳粹,那为什么爱日本人就不是纳粹呢?爱美国人就不是纳粹呢?他们才是真正的法西斯纳粹。把华夷之辨,说到底,这就是小人和夷狄,对华夏人的一种文化镇压和精神镇压。

 

西方人讲民族主义,中国的一些买办文人,也跟着讲民族主义,这是多么地好笑。在这个地球上,只有华夏人才是血统文化纯正一体的民族。而其他的所谓民族根本就不是民族,而是想象的共同体。连族谱都没有的一群两足禽兽,怎么可以称之为民族呢?连天道和圣人都没有,也没有人文,成天装神弄鬼,又怎么会有文化呢?

 

夷狄们比划着华夏民族的样子,硬生生地虚构出来了民族这个假想物,并以这个假想物为超验的主人,在这个主人的领导下,带着这个合目的,去侵略其他的两足禽兽,这被他们称之为民族主义。

 

比如日本人、美国人,他们根本就不是美利坚民族、大和民族,而是一群血统和文化都乱七八糟的两足兽群,类似于狮群、斑马群那种东西。中国的一些文盲也依照这个东西,来套华夏民族,认为中国文化里的华夷之辨,也是这种虚构的产物。是为了一种虚假的名义,而形成合力与合目的。而事实是,华夏民族的民族形成,血统和文化双重意义上的民族形成,都是自然事实,而不是虚构。难道那些傻瓜文人,真的认为中国人的族谱,也是虚构出来的吗?

 

民族虚无主义,毁掉了中国人的自尊心,进而也毁掉了中国人的民族认同。夷狄们看不起中国人,中国人更看不起中国人。于是,中国人被举世公认地成为了垃圾民族。华夏人被当成了垃圾,被规定不准繁衍超过一个后代,被定向种族灭绝。而夷狄们,却可以随便生几个都行。

 

在军事长城上,吃着圣人留下的老本。在文化大防上,华夏的一切都要被定向消灭,而夷狄的一切,都受到热情欢迎,在神州大地上,绽开一片片丑陋邪恶之花。

 

我们的年轻人,被强迫学习夷狄语言。这和日本殖民台湾时期,强迫台湾人学习日语有什么区别呢?和德国侵占法国时期,强迫法国人学习德语,有什么不同呢?这都是赤裸裸的殖民教育。我们自己的人,帮助美国人殖民我们,他们到底和美国人是什么关系呢?这不仅让人陷入了沉思。这种殖民同化教育,越来越低龄化,从幼儿园就开始进行双语教育。

 

文化自卑,从语言到习俗,从教育到审美,方方面面都造成了华夷之辨的颠倒。买办们,已经把中国变成了一个收集全世界文化文化垃圾的垃圾场。只要不是自己的就是好的,夷狄们的屁都是香的,只要跟华夏沾点边的东西,都是臭的,落后的,都是有罪的。在他们看来,这被美其名曰称之为开放。

 

严重的文化自卑,就顺理成章地造成血统自卑。从血统上看,更糟糕。性病大泛滥,说明华夷之防的血统长城,被彻底突破了。因为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性病大泛滥的事情发生过。

 

华夏人自己从来不生脏病,我们也不跟夷狄通婚,也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性病泛滥。我们的女孩们,竟然会以和夷狄睡觉为荣,以嫁给外国人为荣。

 

我们的男人们,更没志气,居然一辈子最高的奋斗目标,就是移民,去夷狄之邦做一个下等夷狄。男人们这么没志气,所以女人们才会喜欢到处找洋鬼子睡觉,才会瞧不起自己民族的男人。

 

再说说道德沦丧。华夏之所以是华夏,道德是根本。我们是一个讲礼义廉耻讲了几千年的民族。现在呢,没人再讲礼义廉耻,所有的人都讲钱。并且觉得为了钱不择手段天经地义。于是,拐卖妇女儿童能赚钱,就到处偷孩子,大街上公然抢小孩。这种事,在历史上,闻所未闻。寡廉鲜耻,伤天害理,成了人们的一种天职,一切都是为了钱。

 

替美国人奴役中国人的那些买办们说,中国现代社会的道德沦丧,都是文革造成的。显然,这是指鹿为马。圣人在世的时候,中国社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们的道德情操不仅没沦丧,而且还那么的高。中国人的道德沦丧,是以夷变夏的改开造成的。

 

如果以军事,文化和血统三大长城来看,这股逆流,几乎把圣人所建立的国家彻底毁掉了。后面看,这股逆流,即将成为过去,接下来的潮流是,拨乱世反正道。重新回归圣人所建立的那个国家的正路上去。

 

五、真正的历史运动,以夷变夏,与以夏变夷

 

我们回到毛刘之争的那段历史。为什么路线之争,演变成了文化革命呢。有人能理解其中的深意吗?

 

表面上看,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道路的分歧。实际上,是华夏和夷狄两种文化的深层分歧。因为在华夏文化中,天地之间,以人最贵。所以毛圣人处处维护人民的利益。禁止各种害人虫复辟,伤害百姓。

 

但是夷狄文化却不然,他们理解不了天地之间人为贵的思想和文化。比如基督教文化里面,狗大(God的汉直译名)为了考验亚伯拉罕的信仰,就让他献祭自己的儿子给它。亚伯拉罕二话不说,就举刀刺向自己的儿子。

 

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残忍野蛮呢?因为他们不懂人是怎么来的,也不懂得天地阴阳二气是怎么造化人类和万物的。他们认为,人是一种超自然的妖怪狗大创造的。所以,人活着不是为了人自己的生存和繁衍,而是为了狗大。人不仅不贵,而且极其低贱。

 

在资本主义之前,西方夷狄们,通过残忍地折磨惩罚自己,或者通过折磨惩罚别人,来向狗大献祭。在资本主义之后,金钱成了献祭祭品的通行标准物。那么天下的万物存在的价值,都是为了向狗大献祭才具有价值,那就是要形成资本。否则,就没有存在和利用的价值,就不可以生存。这是一种可怕的对人的贬低和践踏。

 

中国的天道文化,天下为公,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所以统治者成为天子的合法性根源就是,让每个人都能生存得很美好。这样才能不负天的委托,如果达到了这样天下一统,万民安康的大治之世,天子才有资格去举行封禅大典,告慰上天,意思是说,天下治理得很好,我的工作完成得很好,没有辜负你的托付。

 

相反,西方人的那种装神弄鬼的淫祀文化,人活着就是为了狗大,谁献祭得多谁才能上天堂,谁才能得救。那么就会导向天下为私,导向资本主义,导向金融奴隶制,以及跨国金融奴隶制。

 

那些留学归来的人,留学欧洲的,留学苏联的,他们在文化上,完全不太能理解什么是华夏。而对夷狄文化,充满好感和向往,认为只有学习夷狄,跟夷狄变得一样才能救中国。其实都是些没什么文化的人。

 

圣人代表着华夏,他所面对的敌人,不仅有外面的夷狄,还有他身边的那些黄皮肤的夷狄。这些黄皮肤的夷狄,一会想把中国变成黄俄,一会想把中国变成黄美。而怎么把一个贫弱的中国,变成一个强大的中国,他们一概不懂。

 

这股逆流太过于强大,他们人数众多,位高权重,而且这些人非常市侩,如市井匹夫一般,他们只看眼前的现实,完全不懂对世界进行文化分析和判断。他们觉得美苏强大,所以他们的文化就是对的。如果华夏是好的,那么为什么我们是贫弱的,夷狄才是强大的呢。为了他们市井匹夫一般的夷狄梦,他们不顾一切地颠覆了圣人所建设的一切。

 

这些黄皮肤的夷狄,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什么时候才会心归华夏呢?还是他们的那一套市井匹夫思维在起作用。一定要得等中国强大了,成为了世界第一强国,他们才会通过眼前的市侩判断,不得已才肯接受,华夏文化才是真正的文明人的文化。才肯相信,中国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中国,而不是只能成为一个强大的黄俄或者黄美。

 

黑格尔说,历史的运动是主奴精神运动在推动。马克思模仿着黑格尔的思想和腔调说,历史的运动是主奴阶级运动在推动。他们都说错了,因为他们只能理解夷狄文化里的各种形态和阶段的奴隶制,他们都太粗鄙,只看到西方夷狄的那点可怜的历史和文化,所以他们根本理解不了什么是华夏,什么才是真正的文明。西方没有一个思想家,真正睁开眼睛看过世界。

 

真正的世界史,人类文明史,它的运动,是华夏和夷狄此消彼长的运动。接下来的新潮流,就是再一次的以夏变夷,推翻跨国金融奴隶制,推动地球走向大一统。并彻底铲除和消灭夷狄文化奴役人、践踏人的一切害人虫。

 

毛圣人开启了以夏变夷的大历史,一个地球版的秦始皇,相信不远的将来就会降临。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最伟大和最壮丽的事业。而这个事业的起点,就是让更多的黄皮肤夷狄,回归华夏文明,种族苏醒、文化苏醒、道德苏醒,越来越多的华夏人苏醒,这个事业就会离成功越来越近。要让更多的人苏醒,就需要华夷之辨的文化光芒,将人们从黑暗中唤醒。

 

《玄览明鉴》系列专题,把当前思想文化领域中的一些基本问题说清楚,本文是第十七篇。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正本清源:中国人的第二课》。敬请关注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

  • 龙潭漫步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谁能慰解华夏圣人们的爱与忧?

    6月前 (11-26)
    回复
    回复龙潭漫步
  • 后问道于此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沁园春·长沙》

    7月前 (10-16)
    回复
  • 加薪

    我打心底就看不上外国人,不知现在还有那么多人崇洋媚外

    7月前 (10-12)
    回复
    回复加薪
  • 笑傲江湖

    要让更多的人苏醒,就需要华夷之辨的文化光芒,将人们从黑暗中唤醒。

    7月前 (10-12)
    回复
    回复笑傲江湖
  • 乐妈

    风险判断、道德判断、价值判断,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组织、一个个体的人,在与人交往上面,需要遵循的最基本的法则。

    7月前 (10-12)
    回复
    回复乐妈
  • 同道

    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同样也是风险判断。朋友不会危害自己的生存,但是敌人会危害自己的生存。任何民族,任何组织,任何个人,敌我分明都是生存的第一法则和首要问题。

    7月前 (10-11)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军事长城,可以看做是保护华夏之身的房屋衣服;文化长城,可以看做是抵御外邪的卫气;血统长城,可以看做是身体五脏所藏之精。

    7月前 (10-11)
    回复
    回复同道
  • 慢马奔腾

    华夷之辨,华夏先圣所传。

    7月前 (10-11)
    回复
    回复慢马奔腾
  • 同道

    当代东郭先生们的理由是,民族和民族之间,人和人之间,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无差异的,任何强调不同种族间自然差异的言论,都是种族歧视。所以他们蠢起来才会这么地理直气壮。

    7月前 (10-11)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华夏和蛮夷的根本区别是天下为公与一切为了狗大的区别。天下为公就是天下所有人都能快乐安详的生活,为了狗大就是用金钱和蛮夷自身来奉献给狗大。说的真好!

    8月前 (09-21)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此文章高屋建瓴,独具风格,视角独特。不愧是白云先生。

    1年前 (2017-04-21)
    回复
    回复同道
  • 研言

    华夷之辨的观念,一定要深入人心。我们这个网站真是精美极了,大赞。只可惜好像没有赞赏的地方?

    1年前 (2017-04-15)
    回复
    回复研言
  • 马车夫

    应该鼓励国人移民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那地方地广人希,我们不去占领太便宜夷狄们了!

    1年前 (2017-04-13)
    回复
    回复马车夫
  • 同道

    穿透性很强的文章,拨云见日,先生大才,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好文章啊

    1年前 (2017-04-10)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只从有幸接触了先生的文章,我连续几天一口气把微信和微博上所有的文章和问答全看完了,并积极推荐给了我周围的好友,而且自己也由曾经的修佛开始现在自信自豪的修习中国的传统文化,由心的感恩生命中有先生的出现,每次看完先生的文章都引发了我强大的爱国主义,一直都在想考,怎么才能让先生的文章影响更多中国人,怎么才能也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做出一点贡献,可能当下能做的就只有提升自己,先把自己照亮,再照亮其他人吧。

    1年前 (2017-03-31)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此文每个字都像一颗颗炮弹,炸开所谓盛世繁华下隐藏的脓疮,让人警醒,让人深思!

    1年前 (2017-03-30)
    回复
    回复同道
  • baisi009

    读完感觉浑身舒畅

    1年前 (2017-03-30)
    回复
    回复baisi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