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系列 ·

道德经到底在说什么丨七十四章: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上一章阐述了天生天杀之理。天网恢恢疏而不失,万物生杀,皆本于天道,万物生死,皆入于机。本章接着上一章,进一步讲,人生人杀的现象。为什么会出现人生人杀的现象呢,老子认为,在于统治者失道,以人助天。

 

人和草木虫鱼飞禽走兽,并没有什么不同,由天地所生,寿终正寝,再归于天地。草木会畏惧死亡吗,动物会畏惧死亡吗?都不会。正常人,自然的人,也不会畏惧死亡。

 

为什么只有人,才会畏惧死亡呢,因为人变的不正常了,变的不自然了,失去了道德天真。

 

可是,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他们觉得,百姓的生杀予夺,大权在于国君手里。老子认为,国君的职责是辅天,而非越厨代庖,认为自己就是天本身,人不可以做天的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人是国君生的吗?显然不是。既然不是国君生的,那国君凭什么具有剥夺他生命的权力呢?人是天生的,只有天,才有权力带走人的生命。人由天生,故由天杀。人非人生,故不由人杀。

 

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能让人畏惧死亡的,一方面是国家的法度刑律,一方面是装神弄鬼的巫鬼崇拜。神,天之功,非人之能。鬼,地之藏,非人之为。为什么说,人老觉得自己可以超自然,是装神弄鬼呢,因为人只是和草木虫鱼一样的东西,只是天地所生万物中的一员,并不特殊。

 

某些人,装模作样的,谎称自己具有天地造化之能,这都是装神弄鬼。装神弄鬼者,宣传自己可以操纵天地造化,左右人的生死,从而让人失去真正决定他们生死的天地,转而迷信这些巫鬼妖异之徒,从而产生对生的谵妄,对死的恐惧。

 

这些假装自己是天的人,宣称自己可以左右人的生死的人,其无正,皆为奇。

 

对于这些以暴力机器操纵人的生死的人,以装神弄鬼,让人们畏惧死亡的人,该怎么应对他们呢。老子认为,应该把他们抓起来,全杀掉。

 

一露头就杀光,这样以来,就不会再有人敢装神弄鬼,也不会再有人敢,认为自己就是天,可以人生人杀。

 

常有司杀者杀。

 

人的死亡,和人的出生一样,都是天地造化的一部分。人只生不死的话,人就根本生不出来。不仅人如此,万物也是如此。生为死之根,死为生之根。这就是造化出入的根本原理。

 

人出生之前所由之而来的地方,和死后所归之而去的地方,是同一个地方。生死本不相异。所以,在中国文化中,有视死如归的说法。死亡,只是回家。

 

为什么,人会害怕回家呢,因为只有不得其生的人,才会不得其死。生得不自然,便会死得不自然。生死皆不自然,就会精神错乱,被各种装神弄鬼的妖妄思想所蛊惑所俘虏,认为人的生死,由某种超自然力量所主宰,并还编造出来各种荒诞绝伦的生前的场景,和死后的场景。

 

常有司杀者杀,天生万物,天杀万物。不光是人,还有万物,还有天地,还有宇宙,所有的一切,他们生前所来的地方,死后所去的地方,都是同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是道。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场景。

 

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

 

人把自己想象成是天本身,这本身就很滑稽了。还居然信以为真,认为自己可以越厨代庖,行人生人杀之道。

 

天生天杀,则民不畏死。人生人杀,则民始畏死。人一旦变得畏惧死亡之后,社会就会变得很可怕。常有装神弄鬼的人说,人如果不畏惧鬼神,岂不是做什么都没有底线。

 

这种想法实在是太愚蠢了。人本来都是纯洁如婴儿,天生天杀皆由其命,不开人生人杀之道,则人自然不会心存生人杀人之理。装神弄鬼的巫鬼之门一开,人才会彻底丧失道德,残害其天性。

 

天没了,怎么生,怎么死,都由一群残暴的屠夫,装神弄鬼的巫汉来掌控,人无不想多生点,无不想少死点,如同茅厕之蝇那样,嘤嘤嗡嗡,鸡鹜争食,无所不为,无恶不作,天下大开贪鄙邪僻之风,社会则正气被扫荡一空。整个社会,就会变成一座臭不可闻的厕所。

 

夫代大匠者,希有不伤其手矣。

 

人生人杀之门一开,代天司杀,会带来一系列问题。谁该生,谁该死,怎么评判?拿什么做依准?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天生天杀,谁该生,谁该死,就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天可以做到疏而不失,不会错杀任何一个人。

 

那么,人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做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呢。首先,合法性来源上,就有问题。为什么立法者就是正义的呢,谁能确保,立法者在道德上就是完备的呢,在智力上就是完备的呢?

 

其次是刑律起草的问题,天下那么大,那么多事,理论上可以无穷无尽,以有限的刑律,去应对无穷的事物,怎么可能应付的过来呢,于是,就变成了一张破网,上面全是漏洞和窟窿。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人生人杀一开,理论上,人人都可以自我规定成立法者,人人都可以生人杀人。只要杀人合乎自己的法律规定,那么杀人就是合法的,就是正义的。

 

希有不伤其手矣,开人生人杀之门,大家都像疯子一样,这个可以杀那个,那个也可以杀这个。如此相生相杀,谁能保证,只有自己杀别人,别人永远也杀不了自己呢。

 

天生天杀,道之理。人生人杀,道之亡。亡道,必失天下。

 

附:《道德经》第七十四章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常有司杀者杀。

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斲。

夫代大匠斲者,希有不伤其手矣。

参与评论

  • 龙潭漫步

    那么,人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做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呢。首先,合法性来源上,就有问题。为什么立法者就是正义的呢,谁能确保,立法者在道德上就是完备的呢,在智力上就是完备的呢?
    其次是刑律起草的问题,天下那么大,那么多事,理论上可以无穷无尽,以有限的刑律,去应对无穷的事物,怎么可能应付的过来呢,于是,就变成了一张破网,上面全是漏洞和窟窿。

    6月前 (11-11)
    回复
    回复龙潭漫步
  • 我嫌雨点小

    从道到儒再到法,这本身就是退而求其次的不得已而为之。原理在于守住了道就不会产生法的问题,反过来法是根本无法解决道的问题的。

    6月前 (11-19)
    回复
  • huigong121

    天生天杀,道之理。人生人杀,道之亡。亡道,必失天下。

    9月前 (09-03)
    回复
    回复huigong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