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系列 ·

道德经到底在说什么丨六十一章:牝常以静胜牡,以静為下

大国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

 

上一章讲,不失其所,深根固柢,国家就会长久天平,不失其根本,谨守而勿失,不离失道德,这样的大国,才能持续的,永久的的保持强大。内政问题解决后,接下来,自然就会是外交问题。本章阐述的,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之道。

 

一个国家之所以能够成为大国,老子认为,在于它以道治国,无所不克。所以大国作为有道之国,有责任,要为天下辅天之道,代天行德。并以此建立起天下秩序,以道德来垂范其他小国。这就是中国朝贡体系的理论根源。

 

大国者下流。此句是说,大国是天下文明的中心,天下事用,莫不交并于此汇集于此。道德经中,阐述类似道理的,还有后面章节中的这句:“江海之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

 

天下之牝,作为文明中心,要向天下诸国,输出道德,输出文明,输出秩序,输出标准。

 

天下之交也。小国是没有外交的,作为天下共主的大国,应该是各国外交秩的奠定者,和主导者。也是各国利益的交汇所在地,所以,同时还得要充当天下各国利益的仲裁者。

 

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牝常以静胜牡,牝为雌,牡为雄。这句讲的是,有道胜无道,有德胜无德,柔弱胜刚强的道理。

 

道德经中,多处多次讲到上下之辨。同时,还有先后之辨,刚柔之辨,强弱之辨,荣辱之辨。这些道理,都是有无之辨在不同角度和方面的具体化。

 

道,无,虚,静,曲,下,后,雌,黑,朴,辱。无极,不易之易。

物,有,实,躁,直,上,先,雄,白,华,荣。有极,变易之易。

 

为什么雌会胜雄呢,因为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凡有形者,皆可统之御之用之胜之。凡有极者,皆可致与人。唯无极者,无以致与人。

 

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无论用道用兵,老子都主张,要恬淡为上。这里的静,就是指要恬淡为上。以静为下,虚而应之,后而先之,下而上之,蓄而王之。

 

所以,在中国的历史上,外交和军事史上,鲜有中国主动的无端挑衅攻打周边小国的情况发生。都是周边的小国,活蹦乱跳的,中国一开始根本不理睬,实在闹的鸡犬不宁,才兴兵讨伐。这背后的文化根源,并不是简单的中国人讲仁义,不喜欢欺负人,而是骨子里的外交军事文化和思想,几千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它的根源,就在道德经中。

 

反观中国历史上,周边的小国,他们则是相反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蛮夷之邦,从来是服威不服德。攒个几十年几百年的家底子,可以闹一把了,就开始犯边,寻衅滋事。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

 

故大国以下小国,这里讲的是,外交和军事中的以静为下。抽象的讲这个道理,可能不太容易理解。如果翻开历史书一看,就会发现,那些喜欢活蹦乱跳的民族,他们的国家,多数都已经不存在了。他们的民族,甚至也销声匿迹了。这样一看,就比较直观。

 

则取小国,下流则多蓄,多蓄则多取。就好比,江海的海床越低,容积越大越能容,川谷之水,才能越多的流蓄进来。

 

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小国以下大国,如果小国有道德,懂得虚静之道,那么小国也可以取大国。这里讲的原则就是,有道胜无道,有德生无德。有道德者必虚静,知虚静者多善策。

 

则取大国,小国怎么取大国的,最近几十年的中美关系就是一个例子。在中美关系中,中国都下的没底线了,所以,中国所取美国的也很多。中国在几十年前,虽然块头挺大的,但是太穷。相对美国而言,那时的中国,只是经济军事外交上的小国。转眼几十年过去了,风水轮流转。

 

能以静为下,以下取人,并不失根本,这才是善策,上策。取人而失去自己根本,则是零取别人,最后再被人整取。说到底,致人者,不可致于人。下是为了上,而非为下而下。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故或下以取,取这个字,愿意是指,捕捉到小动物,或者擒获到战俘,用手把它们的耳朵割下来。国与国之间,说到底全是利益,要么是你割我的耳朵,要么是我割你的耳朵。

怎么才能割别人的耳朵,而不让别人割自己的耳朵呢。老子认为,不管大国还是小国,只要以静为下,那么对方就会主动的把耳朵伸过来给你割。

或下而取,以取,讲的是方法,怎么才能取别人。而取,讲的是结果,说明,以静为下,以下取人的道理,是颠补不破的。只要这样去做,那么一定就可以取人而不为人说取。

国与国之间的外交道理如此,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道理也是如此。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能理解这句话的女性,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取男性。很多女性,经常为怎么调教男人而困扰,道德经中的这句话,就是为这个问题量身定做的。不要试图去抓男人的耳朵调教他,这样会适得其反。

 

而是应该,以静为下,以下取之,让他心甘情愿的把耳朵伸过来,想怎么取就怎么取,赶都赶不走。可惜,明白这个道理的女人太少了,多数女人,要么喜欢唠叨,要么喜欢咆哮。张牙舞爪的,把男人都吓跑了,然后一个人喟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大国只是想兼蓄其他各国,好主导并维持一个和平的天下秩序。

 

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小国因为国家小,在物质生产方面,缺乏完备的生产体系和产业链分工。所以,它们天然的需要和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尤其是和生产体系比较完备的大国进行贸易。

 

在天下秩序中,作为主导者的大国,它所提供的是秩序,安全,伦理,发达的商品市场,和贸易协议标准。小国所能提供的,是土特产,是劳务。古代小国朝贡,你贡个珊瑚,他贡个狮子宝马,没狮子没珊瑚的就贡一些美女。他们用这些充满异域风情的奇珍异宝,换走的是什么呢,是中国的布帛钱粮和安全保障,赚大了。这就是蓄人者,和事人者关系的真实写照。

 

夫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

 

夫两者各得所欲,大国所欲,为蓄人。小国所欲,为事人。蓄人者取天下,事人者取恩惠。两者互取,各得所欲,皆得所愿,两全其美。

 

大者宜为下。大国不下,不足以蓄小国。大国不下反为上,则为小国所取。外交之道,通俗的来说,就是永远不要把自己的耳朵伸给别人,而要让别人心甘情愿的把他的耳朵伸过来,想怎么割就怎么割,想怎么取就怎么取。

 

让别人心甘情愿把耳朵伸过来的道理,就是四个字:以静为下。

 

附:《道德经》第六十一章

大邦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

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故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

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大邦不过欲兼畜人,小邦不过欲入事人。

夫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

参与评论

  • 龙潭漫步

    美国不懂下流之道,而我们中国深谙下流之道。听着好别扭啊!😜

    7月前 (11-08)
    回复
    回复龙潭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