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系列 ·

连载丨道德经到底在说什么(三十八)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


上章回顾

上章讲了无极胜有极,柔弱胜刚强的道理。柔,即是复归于婴儿。弱,就是复归于无极。刚,只知雄而不知守其雌,只知长而不知生,无根之树,不可复命。强,只知其白不知守其黑,只知变易而不知不易,故化无可化,极其极而终。

复守其雌,复守其黑,方能复归于婴儿,复归于婴儿。进而,可以复归于无名之朴,复汲于道之川谷。有名者,必有其制,有制者,必灭其天,灭天者,必丧其性。本章是道经部分的最后一章,不仅承接了上章,也是对整个道经部分的总结。王道之治,其难就难在,人天然的会倾力与妄为而甚于守常。

人和草木禽兽不一样,草木,只要给他们阳光雨露,它们就可以安然的生长繁茂,禽兽,只要给他们天空和大地,它们就能自然而然的找吃的找喝的,天地不会让草木禽兽饿着,既然生它们出来,就会提供一个可以衣养它们的生态环境;草木禽兽也不会吃撑了没事干就把天灭了。而人则不然,人有了阳光雨露天空大地衣食住行还不满足,他们吃饱了撑的就喜欢折腾自己,自残其生自害其性。

怎么办呢,这就是本章要讲的内容。下面进入本章正文部分。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道常无为,道于万物,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常无为。降甘露于万物不令而自均。

而无不为,万物自生自长,自成自灭,自化自育,自然而然的生生不息,永久的这么繁衍下去。没人教他们怎么生息,他们自会生息,没人教他们如何生活,他们自会生活。他们活着,和天地浑然一体,恬淡而虚漠,该吃吃,该喝喝,该生孩子就生孩子,他们不知道恐惧什么,也不知道快乐什么,这才是最极致的快乐。

他们也不知道,道是什么,更不知道,他们何以会如此。他们认为,他们之所以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其所是,为其所为,成其所成罢了。

万物并作,天地万物生生不息,百姓自化,天下安定。一切生物的生与息,都能够率乎其性,尽乎其命,这就是道之无不为。

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

化,一说为变也,一说为教行也。变而后有化,变和化,怎么理解呢。打个比方,太阳升起了,新的一天开始了,这是变。向日葵见太阳运转,就跟着转圈,这个叫化,随机应变为化。

向日葵需要别人告诉它如何跟着太阳运动转脑袋吗,不需要,它自己知道怎么转向。人需要别人告诉它饥饱寒暑吗,不需要,他饿了自己就会找吃的,冷了就会自己加衣服。这样就是自化。

侯王若能笃守这样的道理,万物都能够自行的根据天道完成自我教化,根本不需要别人教他们怎么去生活。道德经里面,一直强调守,可见,老子对人喜欢折腾这个事,还是挺无可奈何的。

反面教材呢,很多悲惨的现象。很多骗子,喜欢强调,要去化别人,他自己都活的乱七八糟的,还成天想着代替天地造化之能,告诉别人怎么生活。上当受骗的人呢,也心甘情愿的被这种骗子进行精神控制,别人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这些骗人的,还有被骗的,按照道德经里面的思想,都是失道灭天之人。骗人的无德,上当的无善。

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

作,说文注,起也。从组词上面,也可以看出来这个顺序,变化一词,变在前面,化在后面,所以天生其变,物成其化。化作,化在前面,作在后面,说明,作是化的后续动作。物成其化,化而生性,性起而作。

太阳又升起来了,天生其变。向日葵又要跟着太阳转头了。草木禽兽,都是如此,跟着天地之常然而化,而作。而人呢,则不然,他会告诉向日葵,你也可以不转脑袋嘛,你也可以晚上转嘛,你也可以一天转两圈嘛,或者你也可以一上一下的转嘛……

碰到这样的人,道德经认为,需要对他们镇子以无名之朴。如果失去天地这个恒常的判准,关于向日葵到底应该如何转头的问题上,天下之人,可能会形成很多流派和见解,并且,关于任何事,他们都会形成无穷多的见解。而这些,根本就是违背天地之常的有名之妄,无稽之谈。

这些吃饱了就喜欢思考的人,怎么镇住他们呢。道德经认为,让他们都歇歇都闭嘴就行了,向日葵到底应该怎么转头,是天地说了算。他们的那些见解不是哪一个对,哪一个错的问题,而是,他们都不对。

无名之朴,夫亦将不欲。

天地生变,物生其化。化而生性,性起而作。作而守常,亦将不欲。作而起伪,则生其欲,欲生而为,妄为则凶。

根据天地之常然而生活的那颗向日葵,每天太阳出来了就跟着转头。它关于“到底向日葵应该如何转头更合理”这件事,没有任何的想法。这就是夫亦将不欲。

其他的很多向日葵,专家学者型向日葵,发明了很多种论证极其严密科学的听上去更合理的转头或者不转头的方法和理论。他们花样百出的转啊转的,没多久,就都死光了。

如果侯王治理天下,也成天这么失常妄为,和这些自以为是自失其所的向日葵有什么区别呢。所以有道之人治理天下,是让天下复归于无名之朴,使万物自化而不加举,并作而不加制。

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

定,说文注,安也,从宀从正。天下有正方能定。

到底什么才是正呢。关于向日葵到底应该如何转头更合理的大讨论又开展了。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是正,别人是不正,自己是对,别人是错。虽然这件事听上去很荒诞,但是所有的人都是极其认真的,没有一个人会笑。所有的人言之教行,本质上,都是如此荒诞不经的。他们不是哪个正,哪个不正的问题,而是都不正,都极其的荒诞。

对天下人来说,唯一正的,只有天地之常道,而不是任何人的任何言论之教。理解了这一点,这就是知常。天下以妄为常的太久了,也活在荒诞里太久了,他们以倒置为常,以邪为正。

知常不妄,是以不欲;守常不离,是以合天;合天入道,虚极而静。静而笃之,不失其所。天下万物,奉天地而生,依天地而作,故能不受人为智巧伪诈教行的蒙蔽而妄作妄为,这样他们便能自成其成,不失其所,而守其正,天下得其正,是以天下将自定。

道经部分,全部讲完了。下一章起,开始讲德经部分。


附:《道德经》第三十七章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
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
无名之朴,夫亦将不欲。
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



赞赏学宫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