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系列 ·

[连载]《道德经到底在说什么》(三十一)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

上章回顾:上章讲,圣人治理天下,应该常德充于内,外物应于外,体尽无穷,能随机应变,德合于道,故能顺物自然而不无容私。所谓常德乃足,天下归附。这样才可以实现天下大治。以天道治天下,自然的法度,才是最好的法度。这就是大制不割的道理。如果以人灭天,以智裂道,用人为的法度,来治理天下,又会怎么样呢?本章接着上一章,从反面阐述,割道而制是不可取的道理。

不顺物自然,而是想有所作为,以人为的法度来治理天下,在我看来,这都是无道之人,不知道真正的治理天下的道理,才这么做的啊。

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神器,类似于上章中提到的大制不割中的大制,也就是指治理天下之道。

最好的治理天下的法度,不是人为可以发明出来的。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如果不以天地之常为准,而以人为的妄为来治理天下,那么结果肯定会失败的。自以为人为制定的法度就是天下神器,妄为而不止,那么就会导致失去天下。

好比说,有个人拍了下脑门,按照自己想象出来的社会商业图景,就创业开办了家企业。可是产品和服务,根本就不顺应社会的需求,那么,这样的公司,就会面临失败。

而如果他一意孤行,在已经妄为的情况下,还不加以改变,以顺应社会现实情况,那么他就会失去自己所珍视的一切。

治理天下,也是这个道理。所谓的王者的素质,根本的核心就是,知常不妄,顺物自然,随机应变。

不知常,为则妄,妄而执之不知止,则必凶。

故物或行或随;或嘘或吹;或强或羸(léi);或载或隳(huī)。

行,人之步趋也;随,从也。嘘,出气缓为嘘,慢慢的吹气。吹,比嘘出气力气大和快。强,强壮;羸(léi),瘦弱。载,承载;隳,毁坏,崩毁。

故物或行或随;天下事物,有时候会表现出主导的行为,有时候又表现出跟从的行为。这句讲的,是万物之间的自然因果关系,都是不固定的。可能在某一个时刻是这个导致了那个,也可能在另一个时刻,是那个导致了这个。

道德经认为,在物与物的关系这个层面上,事物的因果关系,是变化的,流动的,只有相对的行随关系,并没有绝对的因,也没有绝对的果,因可以成为果,果也可以成为因。

由此可见,所谓的一因多果,多因一果,无因无果,多因多果,都是不对的,这些都是人为主观臆断出来的肤浅鄙薄的绝对主义思想,并不符合万物之理。

在更高的层面上看呢,万物为什么因果关系都是相对的呢,因为,万物都是天道所化,其在物与物的关系中,表现出因,还是表现出果,是天机所定。相对背后,有常理。常理背后,则是道,这个万事万物的第一因。

道德经,用了四个字,就把人类争执了几千年谜一样的无解的自然因果律,讲透彻了。

或嘘或吹;事物有时候,对外部环境的影响力很小,有的时候,对外部的影响力又很大。所有的事物的存在,都不是孤立的,它的一生,都会在整个生态环境中,划下痕迹。并对整个生态造成整体性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力,有时候小,有时候大。

所以,从整个大的系统来看,没有什么事物,可以终其一生,都起主导作用,也没有什么事物,对整个系统毫无作用,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比较热门的混沌理论,蝴蝶效应,其实就是这四个字,或嘘或吹。

人们因为搞不清楚因果律背后到底是什么力量在起作用,所以就不得不把理解不了的糊涂现象,再炒一通冷饭,弄了个混沌理论出来。前提上就开始糊涂,那么推论上,肯定也会跟着糊涂。

或强或羸,强和弱,也都是相对的。没有什么事物,是一出生就强,也没有什么事物,一出生就弱。强弱背后的本质是什么呢,道德经认为,是整体环境,整个系统作用的结果。

道也,天也,时也,命也,运也,气也,机也,巧也。这就是决定一个人命运是强还是弱的全部谱系。时下的成功学,不出乎一个巧字,最低的层面上做文章,还做的跟瞎子画画一样的乱比划。

谋略家,纵横家,也只是在稍微高一个层次的机的层面上做文章。不过现在,也看不到有这方面的天才了。做的也都比较蹩脚。

风水,则是在居处上的小环境运气上做文章。而更大的天地之运气,风水的学问还驾驭不了。运气,是五运六气的简称。不是一个不可捉摸的全靠捡皮夹子的事情,而是有规律可循的,居处运气,天地运气,都有章可循。好运气是怎么来的呢,道家认为,好运气,取决于你生存的大环境的运和气。这个说起来话长,这里就不发散了。

命理学,很多人算命,改命,其实以现在的命理学从业人员的素养来说,这是一个意义不太大的事情。他们连运和气都不精通,怎么可能跳级去精通命与时呢。

在道和天这个层次上,那就是善易者不卜的境界了。可以提挈天地的人,都可以走在天地变化的前面,又何须去卜呢。指变易,而不知不易,则需要卜。知不易,则知常达变,变易无需卜。

或载或隳,气聚为生,气散为死。生而为载,死而为隳。只有那虚漠的构成天地万物的基本单位和素材的元气,不会改变。它们永恒的变化着,时而生成这个,时而生成那个。这句讲了道德经的生死观。

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来看,事物只可能隳,不可能载。所有的秩序,都在不可避免的走向瓦解,所有的复杂性,都将趋向于崩溃。真的是这样吗?那为什么事物越来越复杂了呢,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人类这种高度复杂的事物,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所以,这种思想,是很片面的。

热力学第二定律,只是看到了气散的一面,而没有看到气聚的一面。不光热力学第二定律这种导向热寂的终极悲观思想,还有因为看不到生的一面,而导向精神热寂的各种悲观思想。那就是各种瞎嚎嚎的关于死后世界大臆想的宗教叙事,按照道德经的思想来看,这些宗教关于生死的描述,简直都是纯粹的精神污染。

生死,一气之聚散而已。理解了这一点,就会合气于道,游心于漠,不知喜生,不知恶死。老子可能会说,凡是教人厌恶生死,恐惧生死的人,那都是有病,得治。

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甚,过分。奢,铺张。泰,通。易经里面,否极泰来,否为闭,泰为通。

天下事物的变化,都是天道使然。人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以巧胜物,按照人的意志,控制事物的变化和走向。

如果非要这么做呢,那么被人力扭曲的事物,也会反向的扭曲人类。这是互相影响的。最后人与物两相伤,那就是天下尽失。

现在的很多文明病,包括年轻人的癌症大爆发,都是人先伤物,物后伤人的体现。

真正的有道的圣人,应该藏而不害,胜而不伤。怎么才能做到与物藏而不害,胜而不伤呢,那就是遵循天道,顺物自然。

如何真正的做到与物胜而不伤呢,那就是遵循天道,而不是以扭曲万物天性的人智来治理他们,这就是去甚。

扭曲万物天性,而不知止,并且以妄为常,普遍的推行自己的意志,使万物都生存在一种很不自然的状态下,这样万物也会反过来扭曲人类。到了这个地步,就是人与物两相伤了。

藏而不害,这个藏的关楗,就是闭。前面章节中,我们讲过的那句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就是那个意思。不仅不闭,还把门全打开了,这就是,不仅害物,更不能藏物。生一个出来,扭曲一个,害一个。人物两不藏,继而两相害。所以圣人藏物而不害物,故善闭而不通,故曰去泰。

人与物相伤并相害,那将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社会啊。所谓的社会乱了,人心乱了,坏境乱了,到底都是怎么乱的呢,说到底,都是那些没头脑的无道的统治者瞎作出来的啊。社会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治和乱。圣人治,妄人乱,万世不虚。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附:《道德经》第二十九章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
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故物或行或随;或嘘或吹;或强或羸(léi);或载或隳(huī)。
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