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系列 ·

[连载]《道德经到底在说什么》(二十六)跂者不立,跨者不行

跂(qì)者不立,跨者不行。

上章回顾:道德经在上一章阐述了天地有常,人以伪巧使天下失其常然,则会失道。失道而后有德。失德而后有仁义。所谓失者同于失,亦即失去道德之正,天下就会被淫僻之德所充塞,进而导致天下危乱。所以还是要希言自然,知常守正。

上章讲了淫僻之德,本章接着上一章,讲的是淫僻之行。这也是遭受普遍误读的一章,很多人注解此章,就由“踮着脚站不牢,跨着走走不远,“这种肤浅的曲解出发,然后引申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出来。这显然是严重的降格解读道德经了。道德经是讲道与德的,不是讲为人处世那点琐事的。

跂,说文注,足多指也。足趾多而无用,是谓淫。淫,过度而失当的意思。跨,说文注,渡也,大步而越之意。走路的时候不好好走,是谓僻。僻,从人从辟,辟者,法也。僻,即为人为的给天地立法之意。人为的立法,是违背天地之常然的。

淫者不正,不正故不立。僻者不常,不常故难行于天下。故曰,跂者不立,跨者不行。

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

自见者不明,人失去道德之常,而人为的为天地立法,则不见天地之常然,故曰不明。

自是者不彰,以人为伪巧为纲,于天下行淫僻之操守,则不显天下之正德,故曰不彰。

 

自伐者无功,为天下淫僻之行,逆造化而施妖妄之举,则自遭天戮之刑罚,故曰无功。

自矜者不长,行天戮之民之性,削其性侵其德而不止,则形不适于天而夭,故曰不长。

其在道也,曰余食赘行。

余食,很多人注解为剩饭。这样注解是很肤浅的。如果余食做剩饭解,那么赘行就不好和这个剩饭对应了。难道解成过剩的勾当?于是很多人没办法,就不得不穿凿附会的说,行通形,把赘行解成多余的身体上的附生物,就给糊弄过去了。

老子真正想表达的是,余食,就是吃不完还贪求那么多食物,这就是淫。而赘行,则是僻,不合乎常然的行为和勾当,就是赘行。

这些淫僻之行,以道观之,就像吃不完还要去追求的过多的食物一样,不合乎常然之道,还要去做的行为一样。

很多人点菜,弄一桌子,也吃不了几口。这在道德经里面来说,就是淫。淫者必无德,无德,则行必妄。与无德妄为之人为友,则果必凶。有道之人,当趋避之。看懂道德经,仅从日常的点菜和饮食习惯中,就可以推断出来他的品性。

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这样的德行,都是很过当的淫僻之物。操淫僻之德,为淫僻之行者,都会招致天戮之刑,故有道之人,不会操使这样的德行。


附:《道德经》第二十四章
跂(qì)者不立,跨者不行。
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
其在道也,曰余食赘(zhuì)形。
物或恶(wù)之,故有道者不处。


参与评论

  • 乐妈

    人不应该过度追求欲望,顺应自然,恬淡虚无,才能长久。

    6月前 (11-30)
    回复
    回复乐妈
  • 至道清源

    上章讲了淫僻之德,本章接着上一章,讲的是淫僻之行。这也是遭受普遍误读的一章,很多人注解此章,就由“踮着脚站不牢,跨着走走不远,“这种肤浅的曲解出发,然后引申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出来。这显然是严重的降格解读道德经了。道德经是讲道与德的,不是讲为人处世那点琐事的。

    6月前 (11-28)
    回复
    回复至道清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