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

特朗普距离希特勒还有多远?

一、非理性的秩序:道德相对主义和文化相对主义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们曾指出,全球纳粹化,是全球化碎裂后的必然趋势。因为任何的国际体系,都需要有最底层的文化思潮来支撑。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和平与繁荣,它背后的支撑思想,便是人文主义。

 

人文主义最基本的价值观告诉人们,世界并非由鬼怪所创造,而是大自然所创造。人类并非由鬼怪所主宰,人类是由人类自身所主宰。我们五千年之前就明白的道理,西方人几百年前才学会。

 

如此一来,人性取代了鬼怪们的神性。人,取代了鬼怪,获得了至高性。人们从崇拜鬼怪,转向崇拜人类自身。并从这种崇拜中,获得圣性体验, 用以取代之前崇拜鬼怪们所获得的那种圣性体验。

 

在鬼怪横行的蒙昧主义时代,作为蛮夷们命运的最高主宰,亚伯拉罕诸教里面的狗大,腌臜胡,以及印度文化里的一大堆鬼怪们,都不可以亵渎。否则,既要按照教法下地狱,同时依照世俗的法律,渎鬼怪者,也会被处死。

 

因为这些不太懂得文明和教养的民族,他们所有的道德观,都是基于这种至高主宰不容亵渎而建立的。这是它们的道德之锚。而作为文明人的华夏民族,则完全超越了这种蒙昧主义道德观。华夏民族的道德,在于尊道贵德,在于法天则地,完全不依赖于鬼怪这种愚昧的假设之锚。

 

在蒙昧主义时代,鬼怪偶像们神圣不可亵渎。在人文主义时代,人类本身,神圣不可亵渎。这说明,西方人刚开化的最近几百年,它们向中国文化学习人文教化的思想,只学到了一点皮毛。最根本的东西,并没有学会。

 

中国文化里面,并没有对人本身的神话,并上升到不可亵渎的地步。中国文化认为,伤害别人的罪犯,自然要受到惩罚。

 

但是西方人对人的神话,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人犯罪了怎么办?如果一个人伤害了另一个人怎么办?在西方人崇拜鬼怪的蒙昧主义时代,他们也面临过这样的道德拷问。既然狗大是神圣的,如果狗大犯罪了怎么办?他们会认为狗大杀人放火,并不是狗大自己道德有问题,而是人类有原罪所招致的惩罚。

 

那么同理可知,在西方人的人文主义时代,如果一个人伤害了另一个人,一个民族伤害了另一个民族,他们更倾向于认为是,是被伤害者存在道德义务,而不是犯罪者存在道德责任。

 

所以他们要设身处地的为罪犯着想,设身处地的替罪犯谋福利,他们还要废除死刑,要设立破产法。杀人不用偿命,欠债不用还钱,自然正义彻底被消解的无影无踪。至于被伤害的那些人,因为在法律中得不到正义,他们还不能寻求法律之外的复仇。因为如果僭越了法律,去谋求正义,这在人文主义价值观看来就是渎神。

 

这就导致了道德相对主义和文化相对主义的产生。道德相对主义说的是,被伤害者有义务克制自己对正义的诉求,以包容罪犯,来洗脱自己的原罪。文化相对主义说的是,被伤害的民族,有义务克制自己对侵犯者的复仇,克制对异类文化和异类民族的敌视和戒备,以包容和宽恕异类,来洗脱自己的原罪。

 

最典型的一幕是,刚被人弹炸了,死了一堆人。马上有一群人跑到街上主动拥抱安慰人弹一族。并且还大义凛然地说:你们休想得到我们的恨。这就是人文主义时代,病入膏肓的文化相对主义。

 

现在的法律,和国际政治体系,人文体系,人类公共价值观,根子上都是反自然的,非理性的,病态的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它们的存在,都是为了保护道德败坏者,而不是为了保护真正有教养的那部分人。

 

正是依靠这种被伤害者,被伤害民族的自我克制道德义务,二战后人类才维持了几十年大体和平的全球秩序。现在的问题是,人们会在这种非理性的道德相对主义谎言下,没有尽头的一直道德堕落下去吗?人们什么时候,会起来反抗和扔掉这身肮脏的道德枷锁呢?

 

答案是,当生存遇到威胁时,走到了生死存亡攸关时,当道德的压制力量,被自我保全的力量冲破时,这种非理性的秩序和道德体系,就会被推翻。

 

二战结束后,人们陷入了对纳粹大屠杀的反思。很多人认为,纳粹是人类文明不健康的产物,病态的产物,非理性的产物,是非人性的,是兽性产物。实际上,纳粹才是健康的,才是理性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客观上,犹太人的确伤害到了德国人。按照人文主义非理性道德观,如果犹太人伤害到了德国人,那么被伤害的德国人有道德自我克制的义务。而不能寻求报复和反击。甚至,当德国人面临亡国灭种的风险时,也不能做出报复和反击。

 

而纳粹的产生,则是一个民族自我保存的力量,冲破道德压制力量,向火山一样爆发的产物。

 

我们来打个比方,田里面种了很多庄稼,庄稼地里面,很自然的就会出现很多杂草和害虫。人文主义认为,杂草是生命,害虫也是生命,你们怎么可以为了保存庄稼,而杀死杂草和害虫呢,这多么的不人道,多么的不人性。这显然是一种非理性的道德观。

 

而纳粹的做法是,犹太人就是杂草,犹太人就是害虫。德意志人,如果想让自己生存得更好一些,铲除这些杂草,消灭这些害虫,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从理性的角度看,相比人文主义的道德相对主义,纳粹显然是理性的做法。

 

植物界,自从有植物以来,就存着着争夺阳光和水分的大屠杀。动物界,自从有动物以来,也存在着以种类灭绝为目的的大屠杀。一群胡峰,钻到蜜蜂的窝里,杀死几百万只蜜蜂,为得就是争夺花蜜。狮子杀死几百只鬣狗,也不吃它们的尸体,为了就是争夺斑马羚羊角马那些会跑的肉。

 

人类从诞生以来,种族主义,种族灭绝一直都是主旋律。这些都是自然的,理性的产物。

 

把人类想象得过于美好,跟把狗大想象成爱的化身,把狗大的儿子耶稣也想象成爱的典范,同时,把和狗大相反的东西,都斥之为魔鬼,把和被神话的人性不符的部分,斥之为为兽性和非理性,并把他们从人类属性中开除出去。这些思想观念,都是一种非理性的道德产物。

 

兽性,天然的就是人类的一部分,尤其是对于那些缺乏教化的西方人来说,更是他们的主要部分。像华夏民族这样,以教养为主要民族特性的民族,独此一家。

 

按照希特勒的话来说,他不仅是为了德国人而战,而且是为了全球所有民族而战,他要为人类消灭所有的害虫,把人类从道德相对主义的瘟疫这种疾病中解救出来。纳粹认为,它们是在帮人类治病。

 

战胜纳粹之后,人文主义者们,把纳粹列入了兽性,扔进了垃圾桶,从而挽救捍卫了人性。并没有人认真的对待纳粹这种现象,也没有仔细的分析产生纳粹这种现象背后的深层道德根源。也没有人彻底诊断现代文明的疾病,也没有人关心真正的正义。

 

相反,胜利者们,把非理性的道德相对主义狂热推到了巅峰。

 

房价有泡沫,道德也有泡沫。非正义非理性的虚假道德繁荣,在这个泡沫上一次破裂时,产生了希特勒。现在,又到了巨大的道德泡沫破裂的时候了。

 

二、理性秩序的回归,自我保存的残酷法则

 

过去的几十年,人类的文明秩序,所谓的现代文明,全是靠这种道德相对主义谎言和虚假泡沫,所粘合起来的拼图。这种保护弱者和罪犯,削弱强者和有教养人们的价值观,曾经伤害过德国人,希特勒为了实现德国民族的自救,试图推翻它。

 

现在,美国白种人认为,他们也受到了全球化的伤害。他们要站出来,挑战这种虚假的道德繁荣和泡沫,打破这种靠谎言来粘合起来的苟且安宁。人类再次处在了以理性的自然法则,来推翻非理性的道德泡沫的时候。

 

特朗普发出的反全球化的声音,反普世价值的声音,只是全球纳粹化大浪潮的一个巨大浪头。这个浪头翻过,后面还有更加汹涌的惊涛骇浪。

 

为了推翻这种由谎言所构建起来的虚假道德泡沫,我们需要先考察,人类为什么会陷入谎言之中,并天真的依赖谎言来苟全于和平。这种病态的,不健康的道德观,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如果人类文明真的有病,这个致病源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我们一直往深处剖析,会发现,犹太人和印度人,是人类文明疾病的深层根源。也是人类道德缺陷的深层根源。或者说,人类之所以会出现今天这种群体性的精神病态和道德病态,主要的原因,是受犹太人和印度人文化污染的结果。

 

在人类历史中,绝大多数的谎言,其中有一半是犹太人发明的,另一半则是印度人发明的。我们中国文化讲仁智礼义信,如果一个人说谎,会觉得是一件很羞耻的事,并认为说谎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行为。所以,中国人天然的以为,所有的人都会像中国人这么诚实,这么善良。其实大错特错。

 

翻开犹太人和印度人的书籍,会发现,他们一句可信的实话也没有。全是满嘴跑火车的谎言。并且,他们认为宣扬和相信这些谎言,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有人不相信这些谎言,质疑这些谎言,那就太可怕了,简直如同魔鬼。

 

这种心智现象,是纯粹非理性的精神疾病的产物吗?有一部分是精神疾病所导致的,但主要还是弱者斗争策略的产物。这种弱者斗争策略,导致了弱者的道德观念。

 

如果是两个在力量上旗鼓相当的人,如果一个人伤害了另一个人,那么被伤害的人,会马上迅即地对伤害自己的人,实施报复。这样以来,正义就得到了维护和捍卫。人们觉得伤害别人,会得到等值的,甚至是加倍的惩罚和报复,那么人们就倾向于不去伤害别人。这便是心智和精神正常的人,所形成的基于自然正义的道德观。

 

但是对于弱者来说,如果别人伤害了他们。他们没有能力马上在现实中对伤害自己的人,实施报复。伤害别人得不到报复,也得不到惩罚,这样自然正义就会被破坏。人们倾向于对弱者施加更多的伤害和欺凌。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很容易理解这种现象。比如一个人伤害了另一个人,但是被伤害者在现实中,没有能力马上惩罚伤害自己的人,他是一个弱者。这个弱者,就会倾向于在用诅咒和怨恨,在超现实的想象中,惩罚伤害自己的人。今天我打不过你,但是我的鬼怪偶像会惩罚你下地狱的,类似这种诅咒。

 

为了让这种超现实的惩罚,获得现实中的震慑力,从而让强者不敢再继续伤害弱者。那么就得为这个不存在的惩罚,编造一大堆的谎言和论据,使其变得可信,从而使这种歹毒的诅咒变得可以在现实中震慑他人。

 

弱小民族,被伤害,无力复仇,诅咒,想象中的报复,以谎言为这种超现实的报复提供依据,虚妄的道德。犹太人式的,印度人式的奴隶道德,整个生产链条便是这样。

 

污染人类文明的,为什么是犹太人和印度人。因为,犹太人和印度人,是人类文明史上最羸弱的两个民族。印度人的历史,就是一部被征服史。犹太人的历史,就是一部被奴役史。或者说,他们是两个职业奴隶民族。印度的历史上被征服过三百多次,犹太人的历史上,被迫害囚禁和驱逐了无数次。可以说,任何民族,都可以侵犯它们,而无需承担被报复的代价。

 

弱者的自我保存,出于理性,他们要生存,为了不至于被消灭,就唯有以虚妄的道德体系,来消解任何的强者,和潜在的强者。它们就像分解有机物的微生物和病菌一样,分解它们所遇到的任何有活力的强健生命。它们本身,就意味着死亡和毁灭。

 

欧洲文明的疾病,病毒感染,全部来自犹太文化。华夏文明的疾病,病毒感染则全部来自印度文化。

 

弱者为了自我保存,他们要消解强者的一切。而强者也要面临自我保存这个基本问题。在生死存亡的关口,则会冲破这种道德枷锁,会寻求治愈和克服这种病。为了康复,他们开始向这些可怕的病菌和害虫,展开彻底的大扫除工作。

 

希特勒认为,他消灭犹太人和犹太文化气质的一切,这是一项卫生工作。和洗澡,清洁卫生,杀跳蚤是性质一样的事。而中国的屡次灭佛运动,也同样是一种卫生工作,消灭印度文化的一切污染,洁净自己的民族和文化,这是强者的自我保存策略。

 

为什么弱者可以肆无忌惮的污染别人,而强者就不可以对弱者展开自我防御的卫生措施呢?道德相对主义者的回答是,强者消灭弱者,这太残酷了。而弱者腐蚀和污染强者,虽然它对强者的腐蚀和消解,也会最终间接造成死亡,但是看起来好像不会直接造成死亡和杀戮,所以大多数的人觉得,被污染的强者不值得同情,因为他们没有看到强者的头被弱者砍下。但是被杀戮的弱者,则值得同情。

 

大多数人的人,只能看到和理解一些很肤浅而表面的现象。从理性和利益计算的角度看,任何自我保存的策略,它的本质就是残酷。从最终的后果看,弱者对强者的腐蚀,其实更加的残酷。犹太人腐蚀了欧洲人上千年,佛教腐蚀了中国上千年,这中间造成多少的战争和死亡,造成了多少的家庭悲剧?难道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吗?

 

从人类的整体存续看,为什么人类的道德体系,要以保存弱者为准绳,而不是以保存强者为准绳呢。把强健的种类都腐蚀淘汰掉,把病态孱弱的种类延续下去,这是反自然的病态取向和逆向淘汰。

 

当道德的力量,压倒了自我保全的力量,这时候的理性,倾向于选择克制。当自我保全的力量,压倒了道德的力量,这时候的理性,倾向于选择暴力。当年的希特勒如此,现在的美国,特朗普们冲破道德枷锁,也会如此。

 

一个普遍暴力的冲突时代,似乎不可避免的要到来了。

 

三、美国优先的表象之下,是白人至上的纳粹主张

 

特朗普所主张的美国优先,只是一个表象。它背后所掩盖的,则是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纳粹思想。如果把特朗普作为一个分水岭的话,之前的美国是全世界的美国,是全人类的美国。人人都可以成为美国人。

 

这时期的美国,是一个没有国境和边界的国家。它们的宣传语是,民主的灯塔和人类的希望。所以,人们天真的以为,美国属于全世界,属于全人类。

 

在特朗普之后,要讲美国优先,那么必然的就需要回答,难道美国不再是全世界的美国了吗?美国到底是什么,美国是谁的美国,谁才是真正的美国人?很显然,答案是,在种族意义上,美国是白人的美国。在文化意义上,美国是犹太-基督教的美国。

 

于是,白人至上者开始攻击其他非白人的旧版本美国人。白人至上主义者,让美国华人滚回中国;让拉美人滚回墨西哥;对黑人们,他们则说,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你们难道不是应该回到种植园里面去摘棉花吗?

 

虽然特朗普一度遮遮掩掩的,但还是按耐不住他对纳粹的欣赏。特朗普曾经公开引用墨索里尼的名言说,宁愿像狮子那样活一天,也不愿向绵阳那样活一百年。

 

至于特朗普的大国师班农,这个人更夸张。他本人就是3K党的精神领袖。未来在特朗普和班农的领导下,美国如果再次出现烧烤黑人,虐待华人的现象,应该不值得大惊小怪。

 

因为我们刚才分析过,任何自我保存的策略,本质都是对异类的残酷。白人为了自我保存,他们会把所有他们眼里的害虫,都消灭干净。当年希特勒那么做了,未来特朗普和班农,会比希特勒做的更出色。

 

特朗普和希特勒的区别是,他们所界定的害虫不一样。希特勒认为,德意志民族最大的害虫是犹太人。特朗普认为,伤害美利坚白种人的最大的害虫,是全球贸易的顺差国,和蜂拥美国的非白人移民。

 

我们是谁,我们的国家利益是什么,我们的利益边界是什么,谁是异类,谁在伤害我们,谁是害虫。这些铺垫工作都完成之后。下一步,就是疏远异类和害虫。如果疏远工作无效,接下来就是肉体消灭。

 

在特朗普的看来,犹太人不仅不是害虫,而且还是白人的利益同盟者。班农也是这么想的。这种同盟,其实比较脆弱。既会造成犹太人的分裂,也会造成白人的分裂。


因为犹太人长期流离失所,没有自己的国家。所以他们的安全,只能仰仗所在国贵族统治者的政治庇护。在犹太人的自我保存策略中,最理想的世界,就是所有的国家边界和种族边界被消解的世界。犹太教,基督教,共产主义,自由民主,等等,都是抹消了国家边界和种族边界的犹太人思想。

 

只有国家的边界模糊了,种族的边界模糊了,犹太人不至于以祖国和种族为判准,被其他民族凸显和区分出来,从而遭到清算。并且,在这种掩护下,犹太人才可以继续开展,他们永不满足的金融投机牟利生涯。

 

现在,美国白人要把美国的国家边界重建起来,把种族的边界重建起来,这无异于是一把火烧光了,掩护金融猛兽犹太人在资本市场狩猎的草丛。当白人至上主义再次泛滥时,3K党党徒们,并不会对犹太人表现出政客们的那种克制。

 

可见,白人的分裂,政客们倾向于和犹太人结成同盟。而白人民众们,他们根本不会顾及这些,当他们骨子里的反犹主义再次苏醒时,政客们根本驾驭和控制不了这种可怕的力量。要知道,欧洲历史上,白人住主人区,犹太人只能住在奴隶区。曾经的奴隶犹太人,反客为主,这不符合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信条。

 

犹太人阵营中,也存在分裂。以索罗斯和其背后的犹太财团为代表,他们猛烈的抨击特朗普,捍卫开放社会。为什么索罗斯们对开放社会这么在意,因为只要国家的边界,和种族的边界,再次确立,那么犹太人就会暴露出来,他们的安全就会存在隐患。

 

犹太人这种民族,只能生存在超民族,超主权,和自由交易的环境中。只有在这样的开放社会中,他们才能如鱼得水。

 

如果特朗普关闭了开放社会,重新确立国家和种族边界,即便特朗普信守和犹太人之间的盟约。但是当墙重新建立起来之后,后面的事,既不是特朗普可以控制的,也不是犹太人可以控制的,一切都存在失控的风险。

 

和白人结盟的犹太人,和反对特朗普的犹太人,他们都在赌博,他们在两边押注。对于犹太人来说,未来可能并不怎么美好。

 

两边下注,是犹太人的传统。当年宣扬资本主义的是犹太人。宣扬社会主义的还是犹太人。这便是两边押注。在社会主义运动的早期,宣扬超民族普适社会主义的是犹太人,宣扬民族社会主义的,同样还是犹太人。

 

后来,马克思的权威得到了捍卫和维护。超民族社会主义,成了和资本主义相对抗的一种新思潮。而社会主义的另一支,民族社会主义,则演变成了纳粹。

 

关于对纳粹的理解,一个很普遍的误解是,把他翻译成是国家社会主义。其实纳粹的真正含义,不是国家社会主义,而是民族社会主义。民族社会主义,也并非天然的不正确,而只是在社会主义运动早期,被马克思的那支流派,压制了下去。

 

为了自我保存,为了寻求政治保护,犹太人只有摧毁所有的边界,瓦解和消解所有的强大事物。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摧毁国家的边界,和种族的边界。

 

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可以凭空发明出来犹太教,基督教。也可以凭空发明出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犹太人思想的所有特质,都是超国家,超种族的普遍主义。这一点,印度人的思想也是如此。

 

产生这个现象的根源都在于,弱者为了自我保存,他们必须得摧毁强者之所以成为强者的那些支撑结构。一个强大的民族和强权国家,种族的边界,国家的边界,便是他们之所以强大的柱石。但是,这会造成犹太人的不安全感。所以他们要不顾一切的消解掉这两大柱石。

 

即便特朗普有个犹太人女婿,即便特朗普对犹太人友善,但只要被拆除的边界重新建立了起来。那么犹太人失去政治保护,在未来看,是必然的结果。因为特朗普又不能千秋万代。

 

作为从美利坚共和国,到美利坚帝国转型的第一任元首,特朗普不是里根,不是罗斯福,更不是肯帝尼。他要做的事,让他看上去,更像是希特勒。特朗普正在重新发明一个新的党,这个党在寻求一党专政,并且很有可能,一步步成为美国纳粹党。

 

这一点,从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和德国纳粹党的二十五点纲领对照下,很容易看得出来。

 

四、对照纳粹党二十五点纲领,看看特朗普离希特勒还有多远

 

下面我们来一条条的,用德国纳粹二十五点纲领,来对照特朗普的美国纳粹党思想和执政纲领。

 

第一条,我们要求基于民族自决的权利,联合德意志人为大德意志帝国。

 

推翻建制派的精英政治,白人至上,种族本能苏醒,让人民重新获得政治自决的权力,走群众路线,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把美利坚共和国,变成美利坚帝国。

 

第二条,我们要求德意志民族应与其他民族享有平等的权利,废除凡尔赛条约和圣日尔曼条约。

 

美国人遭受了不平等的贸易,美国人的利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特朗普要废除TPP,要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这两个都是加在美国人头上的不平等条约。

 

第三条,我们要求国土和领土(殖民地)足以养育我们的民族及移植我们的过剩人口。

 

南海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伊核问题,朝核问题,都是对美国全球利益和美国殖民地的侵犯。特朗普要求坚持既有的核心利益不放松,以便盘剥足够的利益,来养育不事生产的美国人。

 

第四条,只有德意志同胞,才能取得德意志公民的资格;凡属德意志民族血统,不管其职业如何,方能为德意志国民。因此犹太人不能为德意志国民。

 

只有白种人和犹太人,才是真正的美国人。所以,美国要取消非白人和非犹太人的移民渠道。未来非白人,非犹太人,想成为美国人,会越来越难。

 

第五条,凡在德国的非德意志公民,只能视为侨民,应受治理外国人法律的待遇。

 

凡是在美国的非白人公民,只能视为侨民,在就业,教育,政治权利等各个方面都不可以享受和白人同等待遇。只能享受编外美国人法律的待遇。

 

第六条,只有德意志公民,才能决定德意志国家的领袖和法律的权利。因此,我们要求一切公职,不管何等种类,不管它是联邦的,还是各邦的,或是市区的,必须由德意志公民担任。我们反对腐败的议会制度,因为议会政治只根据党派利益,任用私人,而不顾及品德和能力。

 

特朗普的内阁里面,清一色的白种人和犹太人。没有其他人种,也没有女性。

 

第七条,我们要求国家应供给公民工作及生活为其首要任务。如果国家不能养育其全部人口,则应驱逐外国人(非德意志公民)出德国国境。

 

制造业回流,把失去的工作机会抢回来,让美国人重新有工作,重新富裕起来。抢美国人工作的美籍华人,快滚回中国。

 

第八条,禁止非德意志人迁入德国。我们要求将1914年8月2日以后迁入德国的一切非德意志人应驱逐出境。

 

全面收紧和禁止吸收非白人的新移民入境。要求把一千多万非法移民全部驱逐出境。

 

第九条,一切德意志公民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

 

一切白人公民,享受同等的权利和义务。

 

第十条,每个德意志公民的首要职责是从事体力劳动或脑力劳动,个人的活动不许损害全体的利益,而应受全体的制约并对所有人有利。

 

以前可以随便说话,现在不能了。嘲讽特朗普小儿子的人,嘲讽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的人,都失去了工作,受到了惩处。因为他们的个人行为,伤害了美国这个国家的形象。特朗普一家,就是这个国家的形象代言人。

 

因此,我们要求:

 

第十一条,取缔不劳而获的收入,废除利息奴隶制。

 

利息奴隶制,这个说法很传神,它指的就是资本主义。特朗普要废除的,则是全球跨国资本主义全球化利益集团。

 

第十二条,鉴于每次战争都给人民带来生命财产方面的巨大牺牲,必须把战争横财看作对人民的犯罪。因此,我们要求完全没收一切战争利润。

 

谁是大发战争横财的既得利益者呢,美国的几大军工集团。它们是对美国人民的犯罪,所以要没收他们的军火利润。特朗普已经在敲打波音和洛克希德等军工集团了。

 

第十三条,我们要求将一切托拉斯收归国有。

 

跨国资本集团,如果资本不回国,就大幅度征税。间接的把跨国资本主义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收归国有。

 

第十四条,我们要求分配大企业的利润。

 

在特朗普眼里,这些受益于全球化自由贸易,赚了美国人的钱的大企业,是中国,日本,韩国,欧洲等国家资本主义。特朗普强烈要求,分配这些大企业的利润。

 

用班农的话来说,国家资本主义,自由意志资本主义,都是违背了基督教伦理的不道德的资本主义,所以这些作弊的国家和企业,都得购买赎罪券赎罪。美国可以要求分配这些国家的对美贸易顺差。

 

国家资本主义,主要是指中俄。自由意志资本主义,则是指那些没有祖国的跨国资本家们。

 

第十五条,我们要求大规模改组养老设施。

 

从白宫的内阁成员平均年龄看,白宫这个养老院,在设施的豪华程度上,的确是很完美的。

 

第十六条,我们要求建立并维持一个健全的中产阶级。我们要求立即将大百货商店收归国有,廉价租赁给小工商业者,要求国家或各邦在收购货物时特别要照顾一切小工商业者。

 

我们把全球化时代的地球,当做一个国家来,美国相当于统治者,其他国家则相当于一个个的企业。企业国有化,是把那些赢得竞争的顺差国,利润收归于美国。如果不服从,则对顺差国,征收高额的关税。高额关税,相当于强行国有化。

 

国有化的目的,是为了平衡那些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受害者,比如美国的红脖子白人们。把顺差国的资产收归国有,把红脖子们重新培养成中产阶级,这样美国的全球统治才能稳固。

 

第十七条,我们要求一种适合民族需要的土地改革制度,要求制定一项为了公益而无代价的没收土地的法令,要求废除地租,要求制止一切土地投机活动。

 

土地本身的投机,在二战后,升级成了房地产金融投机,和房地产金融泡沫的投机。

 

08年金融危机,便是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崩溃造成的。严重的房地产投机,是这次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现在特朗普面临的问题,不是房地产投机。而是美股的泡沫。这次的泡沫,要比08年的地产投机泡沫更大。

 

所以,特朗普宣称,美股是一个假的股市。但是要遏制美股的泡沫,则会直接摧毁美国的经济。他即便想遏制金融泡沫,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投鼠忌器。

 

第十八条,我们要求严厉镇压那些危害公共利益的人;对于危险的民族犯罪、高利贷者、投机者等,不管其信仰及种族如何,必须处以死刑。

 

特朗普把美国的现状,描绘成了一副现实版的黑暗地狱。犯罪,毒品,恐怖主义,严重的损害了全体美国人的利益。金融投机,也是他的指责对象。先把美国描绘成地狱,然后再以救世主自居。这样以来,他就可以以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捍卫者的名义,处死那些恐怖分子。

 

特朗普公开赞美萨达姆,说他消灭了恐怖分子。有人反驳说,萨达姆不够人道主义,不够人性,不够民主自由。但是特朗普认为,他杀死了恐怖分子,所以他是个有能力的优秀统治者。

 

第十九条,我们要求用德国的教材,代替为唯物主义世界秩序服务的罗马教权。

 

特朗普最近开始大肆的吹捧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什么科学法制,什么民主自由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文化上的边界,和种族上的边界。

 

第二十条,为使一切有能力而又勤奋的德意志人有高等教育、并能有机会走上领导岗位的机会,我们要求改革现存的教育制度。一切教育机关的课程设置,必须适应实际生活的需求。儿童一到有理解能力时,即应启发他们的民族观念。我们要求贫寒子弟特别优秀者,不论其父母职业及社会关系如何,应享有国家免费教育。

 

美国的学区房问题,比中国还严重。很多低素质的社区,逐渐变成了辍学工厂。要改变这一现象,特朗普的教育政策提出自由择校的政策。

 

美国的教育,除了学区房问题,还有一个大学贷款问题。一个学区房,一个大学贷款,直接让很多人读不起大学。教育的不平等,使得美国的阶级固化,也更加严重。

 

面对大学贷款这个问题,特朗普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要不然,钱从哪里来呢。免费教育,政府没钱。廉价的助学贷款,还是需要政府补贴,政府同样还是没钱。让银行家开恩,降低贷款利率,他们也不是做慈善的。

 

美国的教育问题,一时半会,还没有解决办法。但一个很明显的转向是,过去倾斜于外来移民的教育资源,这个通道会被逐渐收紧和关闭。未来的美国教育资源,会主要的倾斜于贫困的白人群体。

 

第二十一条,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禁止雇佣童工,制定奖励体育运动和进行体格锻炼的法律,大力支持一切增进青年体力的团体,以提高国民的身体的健康水平。

 

特朗普旗帜鲜明的反对堕胎。保护和捍卫女性做母亲的权利,保护儿童被生育出来的权利。关于国民健康的公共政策,美国的医保,是一个天大的黑洞。随着婴儿潮一代人的相继衰老和去世,生病的人会越来越多,医保价格也会越长越高。

 

奥巴马的医保政策,是掠夺中产阶级,补贴那些黑墨穆们,养肥保险公司。特朗普说奥巴马的医保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灾难,但他也只是说说,对此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因为根子上,在医药公司那里。那是仅次于华尔街和军工集团的利益集团。

 

第二十二条,我们要求取缔雇佣军,建立国民军。

 

在国防政策上,特朗普也针对性的提出军备竞赛计划,和强军强国计划。在他看来,之前的国防政策都糟透了,他要建立强大的国防和强大的军队。

 

第二十三条,我们要求制定法律,禁止恶意的政治谣言,及其在报纸上的宣传。

 

特朗普说,媒体说的都是谎言。在他看来,这里面没有一个好人。所以,特朗普会逐步的打击和改造美国的媒体。把他们变成美国纳粹党的喉舌和舆论宣传工具。

 

我们要求德意志机关必须做到:

1.凡德文报纸的编辑及工作人员应为德意志公民。

2.凡非德意志报纸,应经德国的特别许可,才能发行,但不许其用德文印刷。

3.凡非德意志人,而参与了德意志报纸的财政,或企图使德意志报受其影响,必须依法禁止,违犯者应关闭这类报社,并且立即驱逐与该报纸有关的非德意志人出境。违反公共利益的报纸,必须坚决取缔。

我们要求制定法律,坚决禁止对于我国人民生活有不良影响的艺术与文学,并封闭与此种要求相冲突的机关团体。

 

在媒体管控,和文宣战方面,特朗普和希特勒的观点,不谋而合。过去无法无天的无冕之王,可能这样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第二十四条,我们要求在不危害国家的生存,或不违背德意志民族的风俗道德的范围内,承认一切宗教、信仰的自由。本党主张积极的基督教,但不为任何宗教所约束。本党反对国内外的犹太人的唯物主义的思想。本党深信只有以“先公后私”为原则,才能致力于我民族的永久的复活。

 

德国纳粹认为,他们的民族社会主义,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完全没有任何关系。首先表现在,纳粹的是民族利益第一前提下的社会主义。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则是阶级利益第一前提下的超国家超民族社会主义。

 

所以,德国纳粹既攻击资本主义为利息奴隶制,也攻击马克思的那种超民族社会主义。因为在希特勒看来,马克思的那种社会主义下,种族和种族的文化都将失去意义。人们只会由于财富的多寡程度而结合在一起,组成联盟,以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来解释历史和人类文明。这对于民族社会主义来说,是一种恶梦般的思想。

 

按照唯物史观,人只是经济活动和阶级的产物。但是根据现实的历史看,人其实是其文化的产物。而且人类的斗争,也都是以民族为单位的族类竞争。

 

再看特朗普的纳粹美国,他们也在提倡回归基督教的传统伦理道德。倡导积极的基督教文化,但同时他们也不受基督教的束缚,只相信物质的力量。

 

希特勒说的先公后私,是德国优先,德意志民族优先。所以要消灭那些害虫之后,高贵的德意志民族,就会重新复活,重新焕发活力。对应在特朗普这里,他要求全球人民,优先为美国白人的利益服务,以使得美国人重新复活,让美国重新伟大。

 

第二十五条,我们要求在联邦内建立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以便实现本政党所主张的一切;中央和国会对于整个及其各种机关,应有绝对的权威;为了实施联邦所颁布的法律,应创设各种职业会议。本党的领导者,誓为完成上述目的而奋斗,必要时,即牺牲征途,也在所不惜。

 

特朗普为美利坚第一帝国的最高元首,他会在美国建立起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以便实现美国纳粹党所主张的一切。特朗普及其背后的大资本家们,具有绝对的权威,必要时,可以修改和违法美国宪法。美国纳粹党,为了美利坚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必要时,即便被人刺杀,也在所不惜。

 

对照完德国纳粹党的二十五点纲领,我们会发现,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已经不是共和党了,而是美国纳粹党。两者的最大共同点是,都是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政党。

 

美利坚第一帝国,和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区别是,德国反犹太人,以这个敌人来制造国民的凝聚力。美国勾结犹太人,反华,反自由贸易,反移民,反恐,以这些共同的敌人,来制造美国人的凝聚力。

 

第二点区别是,希特勒摧毁了犹太式资本主义和犹太式社会主义,来挽救德国的大资本家。特朗普则是以摧毁全球化,企图摧毁国家资本主义,和自由意志资本主义,以损害贸易顺差国的利益,来挽救美国的大资本家。

 

特朗普距离希特勒已经不远了,他已经完成了对美国的纳粹化基本改造。随着他的集权程度越来越大,他也会一步步的成为希特勒那样,皇帝一般的的极权统治者。

 

五、现代文明的道德后果,虚妄的道德,和真正的道德

 

在前现代文明时期,不同的种族和文化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土耳其人要屠杀亚美尼亚人,基督徒和穆斯林要互相屠杀。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之间也会互相屠杀。

 

种族战争,宗教战争,一直都是历史演进的主线条。在现代文明之后,资本的力量,摧毁了不同民族间的利益边界。全球统一市场,让人类以利益联结了起来。而人文主义的兴起,也把宗教战争踢出了历史舞台。

 

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之间的共存,在一个民族无法彻底在肉体和文化上彻底消灭另一个民族的前提下,那么道德相对主义,文化相对主义,就成了一个不得已的选项。在道德相对主义时代,人类的文明,在道德上失去了唯一的判准,人们不再具有道德权利,则只被赋予了自我克制的道德义务和道德责任。

 

所谓的宗教和解,所谓的民族和解,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和解。而是以一种道德的力量,把潜在的冲突压抑了起来,封印了起来。而一当受损害的程度,大于接受得道克制义务所获得的利益时,那么自我保存的力量,就会冲破道德相对主义的锁链,把毁灭的力量释放出来。

 

从这点看,现代文明,其实并不文明。而所谓的文明,不过就是教养良好的人承担了道德责任和义务,补贴了那些道德败坏的人和民族。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反自然的非理性秩序,注定是不可持续的。所以,现代文明的疾病,还会一次又一次的爆发出来更严重的症候。

 

当虚妄的道德泡沫破灭时,当种族主义成为新思潮时,都表明,人类文明已从病态非理性周期,走向了健全和理性周期。为什么说道德相对主义是病态的非理性思想,而种族主义才是自然的理性思想呢。我们可以从人类的个体自我保存,和族类的自我保存,把这个结论的合理性,推导出来。

 

人被生出来之后,被父母和身边的族人所影响。他会观察自己的父母,和周围的族人,并因此觉得长成这样的人,说着这样语言的人,过着这种风俗和文化的人,是无害的人,对自己有益的人。

 

而一当他走出这种环境,面对一个陌生人的时候,长相不同的脸,说着不一样的语言,过着不同的习俗。他就会天然的产生戒备心和敌意。因为他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些陌生的异类,没有在他成长的环境中,经受过有害还是无害的长期考察。所以他们不可以信任。一切都是为了自我保存。

 

族类的自我保存,为什么重要呢,甚至有时候比个体的自我保存还重要。我们假设一个思想实验。如果地球上只剩下了一个人,请问这个人应该跟谁繁衍后代呢,他只能灭绝。从统计上说,族类的保持,大于个体的保存,是被写进生物基因里面的最底层的程序。

 

一个种族灭绝了,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那么他熟悉的一切,那些塑造他的文化和社会,都将不复存在。族类的消失,也意味着幸存者个体的被抹掉。他将会像垃圾那样,被随便归类到另一个大的垃圾桶的边边角角里面。所谓的民族融合,其实都是被征服的失败民族,放弃了自己的文化和血统,成为了征服者统治下的贱民。

 

在种族主义周期,强者以自己的强大征服了弱者。但是被征服的弱者却以自己的病态,污染了强者,社会切换到了道德相对主义周期。当强者再次涤荡了道德相对主义的脏污,种族主义就会再次降临。然后是弱者的虚妄道德观,再次污染强者。如此,一次次的形成文明演化的拉锯战。

 

作为弱者的犹太人,在现代文明时代,为了自我保存的需求,他们凭空发明出来了一系列基于道德虚妄的文明制度,但是纳粹的大屠杀,却以制度的手段摧毁了犹太人给自己发明的保护茧。

 

二战后,纳粹失败,自由民主统治世界。在这种虚妄的道德相对主义被冲破之后,全球不可避免的进入再纳粹化种族主义周期。在种族主义周期,任何的虚妄道德观,都无法再保障人们的生存安全。当个体安全得不到保障时,那么人们必然的会寻求族类保存所带来的庇护。这将强化了种族主义的自我实现。所以再纳粹化的浪潮一旦开启,它不会轻易的被扑灭,而是会演变成大周期,大历史事件。

 

非理性的虚妄的道德相对主义,和理性的种族主义之间,这种循环,根本原因出在哪里呢?根本原因在于,犹太人和印度人发明的虚妄的奴隶道德,污染了全人类。当这些道德泡沫破裂时,面对现实的自我保存需求,人类自然的就会求助于健康的种族主义,寻求民族的健全和复活。

 

被窒息的德国人寻求复活,被窒息的美国人寻求复活,同样,每一个被道德泡沫所窒息的民族,都需要寻求康复和复活。

 

如果一各民族病了,如果人类文明病了。而且现在我们也找到了致病根源,就好比种庄稼一样,杂草和害虫找到了。接下来怎么办?首先是解除害虫对庄稼的继续戕害。其次是要消灭这些害虫。第三,根绝这些虚妄的奴隶道德,为人类建立真正的道德体系和教养体系。

 

人类有病,人类的病,就是太过于犹太习气和印度习气。它们是整个人类一切精神疾病的总污染源。犹太人,印度人,最缺乏教养的两个民族,却在为人类的现代文明,发明道德和价值观。它的道德后果,就是一次次的虚妄的道德泡沫破灭后,人类因为自我保存的迫切需求,而重新拥抱自然,拥抱理性,拥抱正义,拥抱种族主义。这种致命的拥抱,也随之将人类再次投入血与火之中。

 

而特朗普和犹太人的苟合,表明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园丁。他没有看到真正的杂草和害虫,他的做法,也根本上无法挽救美国白人的命运,他也不能使得美国白人这个族群起死回生。更不要说,他可以为人类文明治病,并导向一种新文明。这是美国纳粹党的先天性缺陷,注定他们的高度不会太高,走的也不会太远。

 

消灭犹太和印度病菌,破除虚妄的奴隶道德泡沫,破除以谎言为基础所建立起来的非理性文明,为人类建立起来真正的文明,真正的人类,真正的道德,真正的教养,这个使命,也只能由人类文明的万年灯塔,华夏民族来完成。只有以天地为锚,重建道德和教养,才能根本的解决人类的道德危机和文明危机。

参与评论

  • 龙潭漫步

    犹太人这种民族,只能生存在超民族,超主权,和自由交易的环境中。只有在这样的开放社会中,他们才能如鱼得水。
    ——所以索罗斯搬到新加坡去了,不但更有安全感,还能让孩子顺便学学中文。
    ——前两天有报道说奥巴马将希特勒与特朗普比,结果被特朗普的支持者骂了。似乎这几天舆论又没有关于美国混乱枪杀的新闻了。

    6月前 (12-09)
    回复
    回复龙潭漫步
  • 乐妈

    特朗普距离希特勒已经不远了,他已经完成了对美国的纳粹化基本改造。随着他的集权程度越来越大,他也会一步步的成为希特勒那样,皇帝一般的的极权统治者。

    6月前 (11-14)
    回复
    回复乐妈
  • 同道

    这次特朗普访华,犹太人带了一大堆,又被先生言中了。

    6月前 (11-13)
    回复
    回复同道
  • 至道清源

    人文主义最基本的价值观告诉人们,世界并非由鬼怪所创造,而是大自然所创造。人类并非由鬼怪所主宰,人类是由人类自身所主宰。我们五千年之前就明白的道理,西方人几百年前才学会。

    6月前 (11-13)
    回复
    回复至道清源
  • 同道

    天不生华夏,万古如长夜

    6月前 (11-13)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位卑不敢忘忧国,佩服先生

    1年前 (2017-04-10)
    回复
    回复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