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末路 ·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一、全球性的礼崩乐坏

 

人类社会从媒介、文化,政治,经济,金融全面一体化运动,可以从地理大发现开始算起。从地理大发现到现在,人类社会生产生活的主题,就是连接,更多的连接,无尽的连接。

 

阿拉伯帝国和唐宋之间文化科技上的交汇,给西方人带去了造纸术,以及指南针等航海术,这使西方知识和信息传播走向了大爆炸阶段。蒙古人的西征,给欧洲人带去了中国发明的火药和大炮技术,这使得欧洲人后来殖民掠夺全球在军事上才成为了可能。

 

造纸术,航海术,都可以称之为广义的媒介技术。媒介技术的进步,正是打开全球一体化在最底层的驱动力。媒介技术,相当于全球一体化硬件层通讯的网络,军事是西方人建立一体化连接的暴力突破机器,新教信仰则是赋予他们对于海盗冒险和殖民扩张的“无穷信心”这种精神动力。

 

硬件层的连接建立起来之后,接下来就是文化层面的一体化。殖民者的语言成了世界语言,葡萄牙语,西班牙语,英语,在全球建立了庞大的文化殖民地。

 

生活在文化殖民地,人们说什么语言,穿什么衣服,今天是什么日期,都得西方殖民者说了算。

 

文化上的殖民体系建立起来之后,接下来,全球一体化运动,开始继续向更上层传导,传导到政治层。一个国家,政府采用什么政治形式和制度,也得西方殖民者说了算。

 

政治一体化完成之后,最后就是经济和金融层面的一体化。采用什么生产形式和贸易形式和标准,采用什么货币作为世界基础货币,也都是西方人说了算。

 

西方人捣腾了几百年,把整个世界连接在一起,他们是为了什么呢?利润就是驱使他们做这一切的动机。这背后的根本秘密,就是资本主义。

 

连接一切,制定全球一体化标准体系,它的根本目的,就是占领更多市场,提高贸易效率。对于西方人来说,当市场开始饱和,当贸易效率达到极限,当全球一体化开始反噬他们的利益时,这场连接一切的运动,终于到了尽头。

 

在到了尽头之后,西方人开始退连接,开始反全球化,反一体化,并试图建造一艘诺亚方舟一般的经济壁垒,逃离即将反噬他们的全球化大洪水。于是,英国脱欧发生了,特朗普也宣称如果他当选总统,未来美国要退出WTO。

 

从金融层面看,日本和欧盟,开始实施反资本主义精神的负利率政策。从经济层面看,全球化的缔造者,西方人开始反自由贸易,反全球化。从政治层面看,美国对全球输出“民主”革命,全面破产。从文化层面看,人们开始质疑,西方人所说的关于“普世价值”的一切价值观。

 

只有不断的破坏和革命,才能维系自身存在的资本主义,在一个已经被充分连接起来的世界上,它发现,它无法再对这个世界输出破坏与革命。于是,资本主义开始破坏和革命自己。

 

怎么才能挽救资本主义呢?只有建立超地球连接,超人类连接,才能把这一切继续下去。比如,找到外星人,殖民外星人,和外星人贸易,这样资本主义才能走出革自己命的困境,迈向新的征服疆域和金融殖民高潮。

 

从现在的情况看,星际征服和星际殖民,显然不太可能。所以,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了。西方人和他们所发明的特有的资本主义,几百年来所塑造的世界,这个世界里,一切坚固的东西都要烟消云散了。

 

二、文化全球化所带来的全球文化殖民

 

西方人发明的资本主义,首先它是一种奴隶制文化,其次是一种宗教组织,最后它才表现为一种物质生产形式。

 

这种文明形态,它天然的反民族,反国家。它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建立起来一个超民族,超国家的全球统一市场和全球统一政府。两次世界大战,就是这种无限扩张机制,谋求全球统一市场,所导致的必然后果。

 

因为资本没有民族,资本没有国家。站在资本的角度来看,民族是邪恶的,国家也是邪恶的。

 

两次世界大战,列强间的斗争,导致了他们的互相削弱。这就使得,不可能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可以实现对全球的殖民,来建立统一市场。于是,二战后,很多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

 

但是这种独立,是不彻底的独立。在文化上,大多数国家,依然还是西方人的文化殖民地。依然还是穿着他们的衣服,说着他们的语言,用着他们的历法。

 

冷战后,美国一超独霸,以传媒娱乐为载体的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又加深了这种文化殖民的程度。

 

在美国之前的文化殖民时期,穿什么衣服,西方人说了算,说什么语言,他们说了算,今天什么日期,他们说了算。而在美国之后,他们操纵了一切。我们能看到什么,美国人说了算,我们能听到什么,美国人说了算,我们能思想什么,美国人说了算。

 

这种深度的文化殖民,几乎把人类的每一个脑细胞都殖民了。

 

现在,资本主义世界,开始从上层的金融层面反资本主义。也在经济层面开始反资本主义。甚至,关于怎么治理国家,政府应该采取怎样的形式,在政治层面上,西方人,也开始反对自己的那一套了。以前希特勒做的那一切,他们正在重演。

 

政治上层面上的礼崩乐坏,当“民主”一词成为一种恶劣政府形式,代议制成为低效和低能的政治制度之后,民主这个词在未来将彻底失去它曾经的光芒,沦为一个备受人嘲笑的贬义词。

 

而当西方人丧失他们对世界的全球统治之后,那么自然而然的,接下来人们就会反思:他们已经堕落和衰落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说着他们的语言,穿着他们的衣服,用着他们的历法呢?

 

所以,接下来,自然而然的,就会出现文化上的礼崩乐坏。

 

三、文化殖民地的觉醒与独立

 

如果不再穿他们的衣服,说他们的语言,用他们的历法,人们对做美国治下的良民,不再感兴趣。那么很多国家和民族就会接着追问这样的问题:我们到底是谁?

 

我们是谁,这个追问,就会引发文化殖民地人们的彻底觉醒和独立。

 

在西方人的主奴文明叙事中,世界上“普世”着同一种文化和标准,这是他们作为主人,赐给奴隶们的福音。

 

而当人们开始质疑、否定和推翻这一切的时候,人类在文化上普适性自我认同的消失,就会造成一个新的问题:“上帝”死了。

 

当然了,上帝和神这两个词,都是中国文化特有的。西方人所崇拜的那些奇怪的东西,并不是我们中国文化里所理解的上帝和神。都是文盲们瞎比划,才把那些奇怪的玩意,翻译成了我们文化中的上帝和神。

 

如果按照中国文化来理解,西方人在他们的主奴文明叙事中,所称之为“上帝”的东西,准确的说,如此的张牙舞爪又妖气冲天,应该翻译成“妖主”才对。

 

现在说文化意义上的“妖主”死了,通俗的来看,就是“美国死了”的同义词。美国,它首先是一种新的崇拜偶像,其次是一种宗教,最后才是指一个国家。

 

妖主死了,妖奴们四散奔逃,哭泣哀嚎。而被压迫的反抗者们,则选择勇敢的起义,他们将颠覆妖主所建立的一切旧世界。

 

按照西方的主奴文明逻辑来说,如果妖主死了,大家都不再承认世界上存着着一个唯一的共同的妖主,那么接下来自然的就是要重估一切价值。就像尼采说的那样。

 

重估一切价值的后果,就必然的是一切皆允许,一切皆可为。

 

很多人,主奴文明社会的人,都会被尼采吓破胆。他们会觉得,如果人没有信仰,如果妖主死了,那么谁来遏制人们的犯罪欲望呢?就好比是说,如果一条狗不栓链子,它到处咬人怎么办?

 

所以,妖奴们会愤怒的难以理解中国的天道文明。他们看到中国人脖子里面没栓狗链子,就指责中国人说:你们脖子里不栓链子,咬了人怎么办?

 

站在天道文明的角度看,中国人难以理解来自主奴文明社会对我们的困惑和指责。并且,中国人对主奴文明社会里,每个人脖子上都栓条狗链子,表示难以理解:他们好端端的人,为什么脖子里面都要栓一条狗链子呢?他们不是人吗?怎么会践行着恶狗一般的道德观呢?

 

脖子里不栓狗链子就一定会咬人,这不是人类的道德观,这是恶狗的道德观。

 

而对于主奴文明里的妖奴们来说,妖主就是他们的主人,脖子里的狗链子就是他们的信仰。主人,和脖子里的狗链子,就是妖奴们的一切。这条狗链子上面,写满了清规戒律,写满了主人的规训,写满了主人的奖励和惩罚,写满了主人的夸奖和诅咒,写满了主人的命令。

 

如果真正的狗,可以说话和书写的话,它们肯定也会把主人当成“上帝”,把主人的命令和规训,当成真理,把脖子里的狗链子,当成信仰。

 

对于接下来的世界来说,一体化的世界,行将分崩离析。主人没了,狗链子们了。他们失去了一切,等着他们的,除了如丧考妣的绝望与悲伤,还有无尽的黑暗和恐怖。

 

比恐怖主义更恐怖的,是主人死了。在新的主人到来之前,暴力和死亡,在主奴文明社会里,会愈演愈烈。所谓的新的主人,就是救世主。

 

无数的恶狗,挣脱了狗链子的束缚,他们恢复了兽性,扑向一切,厮杀一切。

 

四、恐怖与颤栗

 

卡扎菲在临死前,曾绝望地对西方人呼告说,你们摧毁了西方和恐怖主义之间的藩篱。这种绝望,想必萨达姆也感同身受。特朗普为会什么公开赞扬萨达姆呢,因为他听懂了卡扎菲话里的弦外之音。

 

在卡扎菲和萨达姆心里,他们接受西方人是世界的主人。但是他们需要西方人承认,他们是自己那个小地盘的主人。他们维护着自己内部的秩序不崩溃,就算是替西方人做了维稳的工作。这原本是笔挺不错的交易。

 

可是短视傲慢的西方人,杀死了他们。于是,院子里的,咆哮着就冲出来了无数的恐怖分子。因为,两个文明之间的院墙倒了。负责给他们看院子的人,被他们杀死了。

 

西方人不承认小世界里小主人的地位。他们认为,全世界的人,都只能由唯一的一个主人。

 

用暴力手段,摧毁拆除了横隔在两个文明之间的院墙,杀死了护院人,企图直接面对所有人,建立去中介化的主奴关系。西方人的这个尝试,现在看是彻底失败的。

 

这个失败的后果,却是他们无法承受的,尤其是当他们自己院子里也起火的时候。

 

恐怖主义,远不是极端分子对平民的无差别杀戮制造群体性恐怖心理这么简单的事。它背后的逻辑已经在昭示着,两个文明的冲突,正在翻滚向中世纪那个剧本。

 

现在意识到危险和恐惧,已经晚了,来不及了。再试图亡羊补牢的建墙来重新阻隔两个文明,已经不可能了。

 

自从冲出欧洲,走向世界之后,新教徒们的赖以征服世界的那种对妖主的无限“信心”,在接下来的杀戮中,可能要动摇了。因为对方阵营,在“信心”这个指标上,很显著的超过了他们。

 

西方人现在开始变得懦弱,开始怕死,也变得开始愚蠢。完全不再向他们的祖辈那样富有“信心”,早期的殖民者们,为了抢一点胡椒和貂皮,整队的人几乎死精光,幸存下来的几个人,还眼冒绿光的觉得自己赚大了。

 

这个对妖主的“信心”,就是西方人和他们的资本主义的最后防线。如果连这个也丢了,那么等待他们的,将不仅是恐怖,而是精神上的颤栗。因为对于主奴文明来说,失去主人的妖奴,一无是处。

 

五、主奴文明的斗狗狂欢

 

恐怖主义这种事,是主奴文明特有的群体性现象。在中世纪有宗教战争,在近代有犹太人无限复仇的正义观,现在才是我们所看到的这种极端恐怖袭击。可见,恐怖主义,并不是今天才有的现象,而是在主奴文明社会,一直都存在的群体性现象。

 

中国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恐怖分子要去杀一个无冤无仇的人,还要赔上自己的一条命。以至于许多人感到困惑,为什么恐怖分子不怕死,为什么他们会无差别的屠杀和自己无冤无仇的平民?

 

这就是天道文明社会的人,对主奴文明理解不够深刻导致的。

 

用我们天道文明的道义伦理来说,我不是谁的主人,也不是谁的奴隶。你也不是谁的主人,也不是谁的奴隶。我就是我,你就是你,我们都是精神健全的人。如果你对我好,我就会加倍的对你好,如果你对我不好,我就再也不想理你了。

 

但是主奴文明社会的人,完全不是这样的道义伦理观念。他们是这么来理解人和人的伦理关系的:谁是我的主人,我是谁的奴隶。谁是你的主人,你是谁的奴隶。我的主人说,世界上只能有一个主人,所以你的那个主人是恶魔,你就是给恶魔当奴隶的人,所以杀了你我就会立功,我的主人就会很开心,就会请我去天堂做个大保健犒赏我。

 

可见,精神不健全的人,是无法有正常的是非观的。他们既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也不会拿别人的生命当回事。所以,他们才会不怕死,才会对无冤无仇手无寸铁的人,进行无差别的杀戮。

 

不仅欧美和西亚如此,印度和日本,更是愚昧得无与伦比的主奴文明社会。为什么会有割肉喂鹰燃指供佛断臂求法这种蠢货出现?为什么日本人在二战中屡屡发起死亡冲锋,打败了还要剖腹自杀?这都是因为,他们在精神上都不健全。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人”,而是认为,自己是他们“天皇”的奴隶。

 

天和皇,都是中国文化特有的词,历史上唐高宗李治的谥号便是天皇大帝。日本人崇拜的那个东西,哪里配得上叫天皇,而是应该叫倭酋才合适。

 

为了加深理解,我们来举一个例子,好把主奴文明描述的更形象生动些。

 

斗狗的时候,狗会怕死吗,狗会在乎自己的生命吗?显然不在乎。狗咬人的时候,会和被咬的人有仇有怨吗,显然没有。那狗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它的主人。狗和它的主人,就构成了一对主奴关系。在主奴关系中,狗是没有人格和自我的,主人的命令,就是它的一切,远比它的生命更重要。

 

从这点来看,宗教战争,就是一种群体性的斗狗狂欢。日本人在二战中的行为,就是倭酋命令几千万猎犬去四处捕猎。

 

这种狂欢,未来又要再次上演了。一个和平的世界结束了,一个动荡的世界开始了。和资本主义曾经摧枯拉朽的摧毁旧世界不一样,这一次的大动荡,将是资本主义所建立并坚守的一切,自行倒塌所造成的摧枯拉朽。这种反向的冲突和斗争会成为压垮资本主义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谓的世俗化社会,只是主奴文明的一个现代变种。它并不能把人类导向一个群体性精神健全的社会。而是通过庸俗的文化“普世”运动,加剧了这种主奴精神分裂。把中国的天道文明社会,称之为“世俗社会”是错误的。就好比在动物园,一群猴子指着人类说,快看,这是个“不长尾巴的猴”。

 

当这个世俗化的社会,资本主义的伦理崩溃后,新的价值观认同,新的族群认同,会把世界在文化层面上变得条块分割。世上再无普世福音书,只有你的院子,我的院子,这里一块,那里一块。在充分的激荡动乱过后,新的墙才会被重建起来。

 

新的认同将回答“我们是谁”这个问题。主奴文明社会的妖奴们,将会找回他们的旧主人。中国这个天道文明社会,也将重新找回自己的天道人伦。

 

而重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使命,注定无法以某个主奴文明来主导并完成它。因为一切主奴文明,都内嵌着病毒性,暴力性,对抗性和毁灭性。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它是建立在“人”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建立在形形色色的主人和奴隶这种病态不健全的主奴伦理的基础之上。

 

或者说,主奴文明是把人变成鬼,天道文明是把鬼变成人。美国是主奴文明所能达到的最高巅峰,资本主义也是主奴文明所能达到的最高形式。美国的衰落和资本主义的消亡同时完成,这是一个千年级别周期的大事件。

 

人类并没有自我标榜的那么文明。在华夏文明之外的所谓的人类文明史,其实就是主奴文明的愚昧史。主奴文明社会,他们所有的挣扎,就是在不停的换主人,换新的狗链子。

 

中国人要行天道,拿掉主奴文明社会人们脖子上的狗链子,这比推翻美国人的霸权统治,是一件更长期,更艰难的历史使命。摘除狗链子,从鬼变成人,只有那个时候,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共同体,才配得上真正的文明。

 

《帝国末路》,描绘一个后美国时代的世界新图景。本文是第九篇。查看上一篇,请点击阅读原文。限于篇幅问题,全球安全格局重建的问题,将放在下一篇写。下一篇写上合组织和一路一带讲如何重建一个新世界,敬请关注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

  • 同道

    中国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恐怖分子要去杀一个无冤无仇的人,还要赔上自己的一条命。以至于许多人感到困惑,为什么恐怖分子不怕死,为什么他们会无差别的屠杀和自己无冤无仇的平民?

    这就是天道文明社会的人,对主奴文明理解不够深刻导致的。

    7月前 (10-26)
    回复
    回复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