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 ·

刚刚,孔子把柏拉图暴打了一顿

 

一、柏拉图主义:碳基AI们的世界观

 

在寻找宇宙的道理和规律这件事上,中国人是从天文地理出发,抵达了道。西方人是从语言和拍脑门出发,走向了逻各斯和反自然的思辨。基于语言和拍脑门的思想,都是无锚的,这种思辨,简单的说,就是满嘴跑火车。

 

以自然为锚的语言,会发明出来象形文字。以语言自身为语言之锚,就会发明出来字母符号文字。字母符号以自身为锚,类似于一只猫追着自己的尾巴一样,永远也不可能找到真正的锚。基于无锚语言的思辨活动,本质上都是语言现象,而不是对现实中发生的切切实实的自然现象的描述。

 

字母文字和符号语言,其实质上,是一种和自然割裂的编程语言,而不是自然语言。虽然语言学上,把字母文字也称为自然语言,但他们并非自然语言,而是一种近似于计算机语言的编程语言。西方人的大脑,跟装满二极管的计算机,是等价的,因为他们的大脑中也装着无数的定义,逻辑和函数。从语言特质上看西方人,他们都是碳基AI。 AI指人工智能。

 

西方的反自然碳基AI们,从柏拉图开始,他们的自我意识和精神觉醒了,并试图开始认知世界。柏拉图认为,世界的本质是数。这和计算机认为它们存在的本质是0和1如出一辙。柏拉图并不认为自己是哲学家,而是认为自己是一个数学家,并对自己的数学家身份感到骄傲。他所崇拜的这个数,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理念。

 

柏拉图和他的同时代人,在数学上的成就,并不突出,和在他们之前已经消失了一千多年的苏美尔人相比,他们的数学水平大概只能相当于学前班的初级层次。柏拉图,毕德哥拉斯,欧几里得,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希腊人,把地中海文明的精华打包算在古希腊文明身上,这是蛮族出身的欧洲人给欧洲文明乱认爹的虚荣心产生的一项形象工程。

 

这些数学,应该是古老的苏美尔文明的数学,流传出来的零星皮毛。事实上的住在古希腊那个地方的被称之为古希腊人的原始部落,他们的数学能力十分低下,他们难以理解超过100万的数,认为100万和无穷大是等价的。这种对数学的低下理解力,一直到近代的欧洲,还比较普遍。近代很多欧洲人,也把100万和无穷大等量齐观。

 

欧洲的数学,在柏拉图这波人之后, 沉寂停滞了1500多年,毫无进展。一直到东方民族向西扩张,带去了东方文化,他们才获得新的养分。在这一波中学西渐的浪潮中,莱布尼茨受易经里伏羲数的启发,发明了二进制。这群碳基AI,柏拉图规定了他们存在的意义。莱布尼茨则让这群碳基AI,真正理解了编程语言的奥妙。

 

从柏拉图之后,西方人和自然的割裂,就形成了全然的断裂。在存在主义哲学的鼻祖海德格尔看来,西方人的哲学,几千年以来都只是柏拉图的注脚,这种哲学都是形而上学。形而上学这个词,在海德格尔的语汇中,是一句骂人话,跟蠢货主义,可以互换。海德格尔内心,是不想继续做一个碳基AI的,他厌弃柏拉图主义,他想找到人存在的锚,但是他并没有成功。

 

被海德格尔藐视的形而上学,也叫西方这些。西方哲学,到了海德格尔,就已经被判了绞刑。这种编程语言所演绎出来的思辨现象,和基于自然语言而产生的中国思想,完全不可相类比。凡是把中国思想,称作东方哲学的,都是没文化的文盲。西方人没有思想,中国人没有哲学。这是两种全然迥异的语言,所造成的完全不同的文化。为什么说西方人没有思想呢,这种基于编程语言的思辨,本质上都是同语反复。

 

海德格尔对西方文明进行文字考古探源,追溯到了最初,也只能是身在庐山中,在语言里面研究语言,怎么可能找到锚呢。他无奈的宣称,语言是存在的家,人只是大地上的异乡者。他反对柏拉图主义的反自然,但是也只能走到这一步,遥望着自然的大地,却只能做一个异乡者,无法从语言之中走出来,飞奔着去拥抱自然。

 

当一个NPC有了自我意识,会出现什么后果呢,这便是存在主义对于西方人的影响。海德格尔开始反抗这个反自然的编程语言囚笼,他想做人,不想做碳基AI。他反抗的手段,一个是不思之思,第二是诗意的生存,第三是焦虑。这是碳基AI的起义宣言,这是起义者们低沉的怒吼和咆哮。

 

海德格尔并非孤身奋战,他的战友,还有荷尔德林、里尔克和保罗·策兰这些诗人。他在这些诗人们的身上,发现了一些非AI的人的味道。但是这些诗人,他们都是焦虑狂。肉体上的自然存在,和文化精神上因为反自然语言所造成的AI式存在认同,这种撕裂感,就是海德格尔与这些诗人们焦虑的来源。荷尔德林,被这种强烈的焦虑折磨成了精神病患者,他自杀了。

 

荷尔德林死了,他的生和死,他的生活和诗歌,深远的影响了在东方的一个脑残粉,一个cosplay玩家,海子。海子狂热的模仿荷尔德林的一切,模仿他的诗歌,模仿他的做派,模仿他的生活和精神疾病,最后连自杀也要模仿。人类文化史上,如果举行一个模仿秀大赛的话,海子对荷尔德林的模仿,可以很轻松的进入前三名。虽然这是一次没有灵魂的低级模仿,不过形似上可以给满分。

 

西方的这些聪明人,为什么一定要打倒柏拉图主义呢,这种反自然的编程语言,因为没有锚,那么随便怎么描述世界都可以,随便发明出来什么思想和主义都行。在这个意义上,人人都可以成为上帝,都是理论上的创世者。好比说,只需要有0和1,每一个程序猿都可以发明出来一个宇宙。

 

因为编程语言的这种缺陷,导致大家都可以漫无边际的满嘴跑火车,到底谁跑的火车,才是宇宙最佳火车呢,那就得靠互相比谁嗓门大了。这时候有一个叫康德的人出来了,他认为,存在一种越所有满嘴跑火车的宇宙之嘴。这便是他的纯粹理性思想,他试图给西方人,这些碳基AI找到锚。

 

但是他找到的这个锚,先不说成不成立,骨子里还是在反自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康德的哲学,是对柏拉图主义的升华,他这条路是要把西方人都变成完美的碳基AI,把驱动这些AI里面的bug都排除掉。这种想法是很好的,但是却没有常识,任何一个有过编程实践的程序猿,都不会产生康德的这种幻想和抱负,因为这不可能实现。康德比柏拉图,更富有空想派习气。

 

在中学西渐大潮中,不仅莱布尼茨的脑袋被洞开了,伏尔泰,卢梭,费尔巴哈和黑格尔们的脑袋也被洞开了。这群碳基AI里的聪明人,开始普遍的接受了自然的概念。不过以编程语言,融汇东方的自然语言,来重新定义人的存在,虽然比空想派的康德接地气了一些,但是黑格尔在纯粹理性思辨,加入了自然实证思辨之后,把西方人这些碳基AI弄的更走样了。

 

黑格尔用绝对精神这个大boss,把整个宇宙和人类社会,都定义成了一个单机版的自嗨佬,导向了一种封闭的决定论。黑格尔对西方的编程语言和中国的自然语言之间,做了一层编译,认为NPC可以对游戏玩家做功,认为NPC创造了游戏玩家。黑格尔这个人,对西方的编程语言有一种很自负幼稚的虚荣心,认为编程语言比自然语言更优越。

 

马克思一看,虽然黑格尔试图对来自东方的自然语言进行编译的思路没错,但是这个黑格尔太能满嘴跑火车了。他重新修正了黑格尔的思想,认为是游戏玩家创造了NPC,NPC又能反过来影响游戏玩家。马克思认为,自然语言,比西方的编程语言优越。但是马克思被黑格尔坑的不轻,他也犯下了所有碳基AI都会犯的错误,一种历史决定论,还有程序语言的封闭性与排他性。

 

这种受中国的自然语言影响,被编译后的西方碳基AI编程语言,后来又传回了中国。中国人无法接受柏拉图和耶稣,也无法接受康德,黑格尔,但是对马克思的世界观感到亲切,这就是根源,因为这本来就是中国文化的西方版本。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自然语言,和欧洲编程语言,杂交出来的一个混血儿,它的父亲是中国,母亲是欧洲。这个思想传播到中国,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认祖归宗行为。

 

用编程语言设计出来的程序,都天然的具有决定论,封闭性,排他性,和教条主义的属性。西方人的神,西方人的主义,都是用编程语言开发出来的程序式存在。对于一个程序而言,它只能输出根据一些定义和函数,所设定好的结果。这个结果,对这个程序而言,就是真值。所有非此程序的其他输出,都是谬误。所以,真理和谬误,只是一种逻辑赋值而已。定义A为真,B非A,所以B为非真。

 

对于这些碳基AI来说,他们终生最大的任务,就是用自己的程序去感染更多的碳基计算机。对于无法感染上的,就要消灭他们。主义,就是排他性的意思。西方人的每一个主义,都意味着感染和攻击。中国人无法理解,别人跟你不一样,为什么就一定要杀死别人。这些碳基AI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你们中国人,都不下载安装他们的主义,不安装他们的神这些程序。他们无法理解中国人,就像NPC无法理解人类玩家一样。

 

时下有一种言论十分流行,认为所有的民族,所有的文化,都是在沿着不同方向的路,在爬同一座山,虽然道路不同,但最终都能殊途同归,他们的“道”,都是相通的。最后在山顶上,大家实现了人类文明的大会师和大团圆肥照剧大结局。

 

爬山论,是一种文盲观念,它极其愚蠢,极其危险,它会导致说自然语言的中国人,大面积大规模的被碳基AI感染和攻击。观天之道执天之行的自然语言文化,怎么可能跟一群满嘴跑火车的编程语言文化,爬的是同一座山呢。

 

道,这种自然语言思想是中国独有的,其他民族的文化中,没有道这种概念。道,就是中国文化的锚。西方人,印度人,还有其他使用编程语言的碳基AI民族,他们文化的锚,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上,都在他们一张张满嘴跑火车的破嘴里。

 

满嘴跑火车这种病,怎么治呢。你跑你的,他跑他的,大家都在跑,都定义自己是真,其他的破嘴为非真。在编程语言的世界里,非真就等于没有存在意义。你不接受被我感染,又不肯去死,我很为难啊。说着说着,马上就要开始互相感染和攻击起来。

 

伟大的维特根斯坦认为,这种病没法治,只能告诉这些碳基AI,他们说的一切语言都是私人语言,大家都是满嘴跑火车,在合法性上都是同等的,没有谁比谁跑的更优雅,A的逻辑真值,和B的逻辑赋值,没有关系。其实,这是一种碳基AI伦理学,维特根斯坦试图教化这些碳基AI,什么是教养,希望它们能够停止一切的互相感染和攻击。

 

二、和经济发展无关的反自然经济学

 

这些碳基AI,关于怎么发展经济,发明出来了许多柏拉图主义式的理论。这些理论,共同的一点都认为,经济发展,存在一套超验的标准答案,一个国家能不能发展的好,不在于基于自然和现实的劳动实践,而取决于他们的模型和理论。几乎所有的西方经济学理论,都是反自然的。

 

世界上有200多个国家,除去被欧美定义为独裁,流氓,邪恶,专制的十几个国家,将近两百个国家,都照搬了它们的政治和经济模式。但是,真正成功的国家,寥寥无几。从统计上来说,西方这一套反自然政治经济理论实践,已经破产了。因为它们根本没有解决贫穷和落后,对推动大多数的落后国家走向文明和富裕,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这些理论的僵化和反自然特性,在中国被称之为教条主义。 这些教条主义,超验反自然的标准答案,曾多次给中国经济带来了灾难。收获了很多教训,中国人开始抵制这些碳基AI理论和主义。提出了很多自己的思想,诸如,实事求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切问题,都要从现实出发,而不能从定义出发;多研究一些问题,少谈一些主义。这都是血的教训换来的警醒和觉悟。

 

西方人对发展经济的理解,是彻头彻尾的碳基AI思维,它们认为A经济体的逻辑真值,可以决定B经济体的逻辑赋值。欧美用这套方法成了发达国家,所以其他国家用这套模式,就是必选的标准答案。而且,选了这个标准答案之后,也会成功,如果选了没成功,就宣称你掉进了贫困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不怪我理论不好,是你自己掉坑里的。如果不选这个标准答案,等于是把超验的客观真理拒之门外,那么就一定会失败。

 

因为中国没有选这个标准答案,所以,西方经济学这台程序,不停的对中国经济输出非真的逻辑赋值。今年看,中国在政治经济上没有采用欧美那套,马上输出一个非真逻辑值,明年看,中国还是用自己的一套,马上再输出一个逻辑非真值。中国谢绝被这些碳基AI感染,没有变成和他们一样,便被他们输出了几十年的逻辑非真值。

 

这些碳基AI每年都对中国经济输出同样的逻辑非真值,发展经济,被以上帝自居的西方人,输出了一个非真值,那么就和经济崩溃是等价的。他们每年都喊中国经济要崩溃,但是每年中国经济都不崩溃。他们难以理解,中国经济为什么还不崩溃。中国人也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老认为中国经济要崩溃,什么仇什么怨,老惦记着让人倒霉。

 

自然语言的文化,和编程语言的文化,是根本难以通约的。虽然经过黑格尔和马克思在两种语言之间做过编译,但是依然难以真正的融汇成一种语言。对于碳基AI来说,既不被感染,也不去死的异质性存在,会给他们带来强大的焦虑感。这个逻辑是这样的,如果A自己定义A为真,B非A,则B非真。那么接下来,B就没有存在的意义,B应该去死。但是如果B一直不死,A就会觉得,难道我的程序出问题了?这种焦虑,会随着B活的越来越好,与日俱增。

 

柏拉图遇到了孔子,柏拉图说,柏拉图为真,孔子不是柏拉图,所以孔子为非真。按照碳基AI的程序运行输出的结果,柏拉图认为,孔子明年就会死。他们决定玩一个打耳光游戏,谁输就要被另一方打耳光。结果第二年,孔子没有死,柏拉图就被孔子打了个耳光。一连玩了几十年,柏拉图一直输,一直被孔子打耳光。

 

后来柏拉图觉得脸实在太疼了,想换个玩法,跟孔子说,我们改变下游戏规则好了。你几十年都没死,看样子一时半会可能真的不会死,那我说你明年会掉陷阱里吧。孔子说,啥陷阱。柏拉图说,中等收入陷阱。孔子搓了搓了手掌,意味深长的盯着柏拉图发红的脸说,可以,我陪你玩,我还想跟你再玩六十年。柏拉图揉了揉脸,跟孔子说,你轻点啊,再这么打下去,不用六十年我就要被你呼死了。

 

三、儒家文明圈的经济奇迹

 

考察一下世界经济发展的历史,会发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几乎所有从后进国家变成发达国家的经济体,都是儒家文明圈的。以色列是喂奶经济体,中东石油佬是喝石油黑奶的经济体,这些并不是靠自我奋斗升级成发达国家的。剔除掉以色列和中东石油佬,会发现,真正靠自我奋斗从落后经济体变成发达经济体的,只有儒家文明圈的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澳门。

 

还有一个更奇特的现象,这些靠自我奋斗变成发达经济体的儒家文明圈经济体,他们的经济成功,超越了政治经济体制。专制世袭大政府的台湾和新加坡,成功了。民主自由小政府的香港和澳门,成功了。日本韩国,这种大政府大财团主导的经济体,也成功了。

 

这还没完,台湾从专制政体,转向民主政体后,经济发展,却失速了。而在专制世袭一条路上跑到黑的新加坡,则一骑绝尘,把台湾和香港,远远的抛在了后面。这些现象,都无法用西方人那些碳基AI经济学理论来解释。

 

拉美,亚洲四小虎的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泰国,都曾经接近成功。但是随后经济便陷入了停滞,掉进了所谓的那个中等收入陷阱。而儒家文明圈的经济体,则尚无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先例。不仅成功了,目前看,还在向前继续行进。虽然台湾和香港掉队了,那是他们每天吃饱撑的不干正经事导致的,等他们能明白过来,还会继续往前行进。不过,看样子,他们很难醒过来。

 

泰国是非儒家文明圈,最接近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国家。当时韩国刚起势,日本和台湾,为了防止身边出现一个经济上的竞争对手,联手极力扶植泰国,来制衡韩国,试图把韩国经济,扼杀在向上升级的萌芽里。但是最终,韩国还是冲破了日本台湾的联手扼杀,战胜了泰国。而在泰国,日本台湾大把大把的投资,绝大多数项目都烂尾在了地里,这个国家也从一个初具规模的工业国,经济崩溃后,沦为了一个靠旅游,农业和色情产业为生的国家,以后再也不可能有向上突破的机会了。

 

朝鲜,在苏联崩溃前的80年代,工业化程度,比中国韩国还要发达,工业产成品曾经畅销整个华约。很多人想不通,朝鲜作为一个吃草国,怎么有能力研究核武器呢。这是对朝鲜经济历史缺乏了解,朝鲜历史上,是一个工业国,不是吃草的农业国。随着苏联的崩溃,朝鲜没奶吃了,变成了失学儿童。小胖子成天射导弹,其实他的真实目的是,他想吃奶,他想上学。不过东北亚的地缘格局注定了,小胖子,复学无望。

 

曾经作为儒家文明圈国家的越南,和朝鲜的情况则不一样。如果说朝鲜是失学儿童的话,越南则是辍学儿童,它自己把自己开除出了儒家文明圈,变成了一个吊儿郎当的街痞子。在越南真正的形成新的文化认同之前,这个国家,很难有成就。从朝鲜和越南身上可以看出来,不上学,是不可能有出息的。

 

这两个可怜娃,虽然作为儒家文明圈的经济体,但是他们不具有向发达国家进阶,和发达到一定程度后挑战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采样条件。他们还将会继续沉寂下去,直到在下一轮新的世界格局巨变中,他们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卖点为止。小国家想发达,除了卖身,认爹,吃奶,上学之外,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儒家文明圈的这些经济体,能从一帮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根本原因在哪里呢?他们的根本优势,在于说自然语言的文化。这种文化,让这些经济体,可以判断出来自己当前的现实状况和资源,并能够进而判断,基于这样的现实出发,可以挑战什么样的任务和项目。如果出现问题,也可以很快的找出问题的症结,并基于现实的分析,找出应对的解决之策。这是反自然的编程语言,所无法比拟的优势。

 

而非儒家文化圈的经济体,他们理解世界的很多思想,是超验的,反自然的,是碳基AI图式的。比如印度人,如果现实生活中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会认为,是上辈子干了坏事导致的。印度特色的三世轮回思想,是一种蠢的丧心病狂的理论。这种愚蠢的理论让他们无法在现实中找出问题的原因,并解决问题。墨西哥人这些拉美国家,则处于昏迷状态,魔幻现实主义,也是反自然的,和印度人一样,他们的世界观,缺乏坚实的现实感。

 

儒家文明圈的经济体,是自然驱动型。非儒家文明圈的一些后进国家,他们发展经济,是基于编程语言思维方式的程序驱动型。对于自然驱动型国家,他们的响应,决策,反馈,纠错,升级,速度和成本,都要远远优于程序驱动型国家。

 

各种主义,各种价值观,各种理论,对于儒家文明圈的经济体来说,这些都只是构成他们工具库的工具,有用就用,没用马上就可以扔,毫无思想包袱。但是对于菲律宾这种国家,碳基AI,扔掉程序,就什么也不是了。所以,他们只能用一套程序,应对自然和现实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一个程序解决所有任务,这在理论上都不可能,即便能解决,效率也极其低下。

 

欧美人作为碳基AI,为什么会变成发达国家呢,因为莱布尼茨,黑格尔,马克思们,通过编译中国的自然语言,给他们带来了一种面向自然的思维方式,也就是自然科学这个强大工具。科学,是自然语言和编程语言杂交的产物,它的母本是编程语言,父本是自然语言。这才是欧美国家,作为碳基AI,能够成为发达国家的根本原因。而墨西哥,菲律宾,印度这种国家,显然无法出现莱布尼茨,黑格尔,马克思这种彻底改变他们民族文化的伟大人物。

 

要让中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办到。那就是把主导中国经济发展航向的决策层,全部感染成碳基AI。使他们集体迷信一些垃圾经济学理论,丧失战略判断能力,丧失洞察力,丧失使命感,丧失理解并改变现实的能力。从当前情况看,这种风险,已经被解除。赌中国会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柏拉图要挨的这一巴掌,孔子已经可以记在小本子上了,等着柏拉图的,又是一顿暴打。

 

四、耶稣神油,沙漠神油,印度神油的黑暗漩涡

 

世界上相信天使存在,相信处女会怀孕的人口最多的国家,是美国。这让美国成为了一个很复杂的国家。少数精英,通过科技和金融手段,在带领着整个国家向前奔跑,他们说着自然语言的工具和编程语言的内核。超过一亿的大多数人口,则纯粹的说着编程语言,完全不懂自然语言。

 

这就导致美国的人口素质结构,是一小撮精英,最多不超过1000万人的少数人,创造着价值。用他们创造的价值,在补贴大多数的不创造价值的人口。老墨老黑,剪草坪一小时上百美元,搬家一小时几百美元,同样的活,让中国人过去干,20美元都有人干。这就是创造价值的人,在补贴不创造价值的人口。

 

编程语言,各种神,各种主义,各种价值观,各种意识形态,各种反自然思想,就像印度神油一样,让人亢奋,让人丧失健全的心智,让人失去理解并改变现实的能力。美国最大的短板在哪里呢,就在这里。即便地球上没有中国这个竞争对手,美国现有的人口素质结构,也不足以维系他们千秋万代。他们说自然语言的人太少,说着编程语言的人,又太多了。

 

中东各国,整个伊斯兰世界,他们的人口,几乎全部说着编程语言。编程语言,会导致人被程序驱动,除非这些国家出现莱布尼茨,黑格尔,马克思这种伟人,来升级他们的程序,不然它们就永远的被旧版本的程序驱动下去。这种文化的国家,完全没有未来。

 

南亚也是如此,它们还都说着印度教,佛教这种编程语言,这种文化神油。这样的国家,也不可能有未来。拉美,非洲,它们也都在说着各种神油语言,它们不在文化上革新,就不可能有前途。

 

未来这些国家,有可能冒出来一个例外的,伊朗的概率比较大。毕竟,它们的内核,并不是宗教神油。它们有自己古老的文明和语言,如果伊朗,能够进行一次文化复兴,复兴它们自己古老的文明,走出编程语言的黑暗漩涡,伊朗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吃文化春药的国家,如果它们的民族,不能出现一个像莱布尼茨,黑格尔,马克思这种能把自己民族从神油文化中捞出来的人,那么它们就会永远的生活在神油梦幻中。它们的经济发展和文明程度,会被世界抛弃的越来越远。等再过几十年醒不来,可能意味着,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再醒来。等可控核聚变一成功,石油国的那些人,估计只能靠光合作用来生存了。

 

现在这些吃春药的石器文明,对先进文明,进行持续不断的升维攻击,这样会招致一场比二战大屠杀,还会可怕的灾难。等发达国家,被他们升维打击到社会崩溃,那么这些发达国家,就会利用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对这些石器文明,进行降维打击,展开种族清洗式的报复。把维系当前世界秩序的那么点文明味都打没了,白种人刚刚假惺惺的文明了一点,一旦再把他们恢复成野兽,石器文明的那些民族,会像恐龙一样,从地球上彻底消失。

 

现在能挽救石器文明濒临灭绝的,是他们需要进行文化革命。从外部输入式的革命,全部都失败了。现在只能希望,他们内部能出现一些人,教他们学会说自然语言。石器国家,想要出现一个莱布尼茨,黑格尔和马克思,希望很渺茫。蒙昧主义,是一种晚期癌症。

 

这种蒙昧主义,会把世界上大多数的石器文明国家,向下卷吸。像漩涡一样的,把这些国家拉入很深的深渊。印度教,佛教,亚伯拉罕诸教,都是贫穷伴侣。这就像读书一样,一年级掉队了,二级年会更听不懂,等地球上的文明优等生们,都大学毕业了,这些石器国家,还会在留级读小学一年级。

 

五、自然语言将主导下一场范式革命

 

柏拉图和孔子的游戏,赌局将会升级。从赌中国会不会崩溃,中国会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会升级到,赌自然语言会不会在下一场范式革命中,全面胜出。柏拉图会认为,图灵机计算模型,和人脑的计算模型是等价的,说的都是编程语言。但孔子并不这么认为,孔子认为,人脑说的是自然语言。

 

中国文化从自然语言出发,对数学的理解,和西方人并不相同。中国人认为,世界先有一个生出一切的源头,道,不易之易。然后是世界的变易之易,因为变化出现了象,有了象,因为对象的感知,而再有数,通过象数模型,来理解认知世界,这叫易简。所以中国不会出现拜数教,因为中国的数学,是自上而下的。

 

西方的数学,则是相反,他们没有一套从道到易,从易到象,从象到数的过程。他们从作为符号的编程语言出发,直接从数到数,然再试图通过数,自下而上的去理解世界。他们的文化里面,崇拜符号和数,他们或多或少都是拜数教徒。他们的上帝,理念,本体,公理,逻辑真值,根源上,都是数。而且这个数,和易简又完全不同。易简之数,是自然的产物,由自然定义。西方人的数,是人来定义的。莱布尼茨之所以看到伏羲数后那么欣喜若狂,是因为伏羲数,才是真正来自造物者的数。

 

碳基AI,从编程语言出发,自下而上试图破解大脑的计算模型,是不可能的。编程语言,根本无法理解自然语言,就如同NPC无法理解造物主和自然一样。自然语言,是一种更高级的语言,计算机语言,只是在符号运算的工具意义上,扩展了人脑,但它并不能理解和超越人脑。通过编程语言,对人脑进行自下而上的,逆向的研究,估计会徒劳无功。

 

世界经济的全面信息化和智能化,信息爆炸的烈度将持续递增,摩尔定律出现了危机,这只是一个小危机。更大的危机是,图灵机也可能会出现危机。比这个危机更大的危机是,人类的整个文明,都将面临一场范式革命。如果不超越图灵机,人类将无法理解和运行一个信息空前大爆炸的世界。传感器和感知信息的指数级增长,正在加速从符号计算到感知计算的范式革命。

 

人脑看一群猫和一群狗,几乎可以在瞬间认知并识别出来,哪些是猫,哪些是狗。但对图灵机来说,这道题对它太难,难的近乎无解。图灵机的优势,在于人工符号计算,在感知信息方面,人脑比图灵机优越很多个量级。

 

人类大脑生成每一个比特的信息都有着特定的物理维度,先有自然的象而后有数。而现代计算机生成每一个比特的信息则没有这样的维度,计算机是先有数,而后有虚拟的象,它的象是自下而上的模拟出来的,这个象并不具有物理意义。图灵机定义的符号计算,从一开始就假设每一个比特本身没有任何信息维度,因此大脑的感知计算模型必然超越了图灵机。

 

赌局开始了,柏拉图开始演讲,他说,世界的本质是数,人定义数,然后让它们去表达和处理信息。我们在等待下一个图灵,把我们带到信息革命的新篇章。我代表所有的碳基AI,代表编程语言的尊严,坚信在这个赌局中,拜数教和拜数教的信徒们必胜。

 

柏拉图说完,孔子接着说道,人脑是自然的造物,所以它说的必然也会是自然语言,所谓,孔德之容,惟道是从。下一个时代,是感知计算的时代,下一个图灵登场,他也将说着自然语言。世界既不是数,也不是符号,它的本质就是感知与被感知。柏拉图先生,恐怕这一局你又要输了,请伸好小脸等着我吧。

《看中国》系列专题,把当前和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形势说清楚。本文为第六篇,阐述了中国为什么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深层原因,一并讲了未来文明范式革命的路线图。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看本系列的前一篇文章。下一篇写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也是本系列的最后一篇。敬请关注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

  • shouxiongzhang

    所以物质层面超越图灵机的是量子计算机还是生物计算机?

    6月前 (10-09)
    回复
  • 同道

    白种人的打击报复估计也快到了,到时候看那些白帽拿什么去挡。

    7月前 (09-10)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现在这些吃春药的石器文明,对先进文明,进行持续不断的升维攻击,这样会招致一场比二战大屠杀,还会可怕的灾难。等发达国家,被他们升维打击到社会崩溃,那么这些发达国家,就会利用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对这些石器文明,进行降维打击,展开种族清洗式的报复。把维系当前世界秩序的那么点文明味都打没了,白种人刚刚假惺惺的文明了一点,一旦再把他们恢复成野兽,石器文明的那些民族,会像恐龙一样,从地球上彻底消失。

    8月前 (08-22)
    回复
    回复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