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 ·

我们的经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文丨白云先生   出品丨微信公众号 至道学宫(id:zhidaoxue)

一、全球化的黄金时代

 

中国经济的内部问题,主要是从外部传导过来的。中美密切合作的全球化黄金时代结束,中国生产,西方消费模式,一去不返。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难以为继,本来拉着中国经济这辆马车向前呼啸行进的马,累死了。净出口增长这匹马没了,马车的动力没了,怎么才能让马车继续向前行驶呢,这便是中国经济,当前一系列问题的起因和根源。

2001年,中国入世,全面接入全球产业链分工,开启了全球化的一个黄金时代。在这个黄金时代里,中美间的合作,就像牛郎织女一样,整个世界经济也都一派男耕女织的欣欣向荣景象。这个黄金时代,从世界银行所绘制的世界国内生产总值曲线图中,会展现的更加直观。

从这张图里可以看到,从中国入世,到美国爆发金融危机,这不足十年的时间内,世界经济总量,增长了将近一倍,曲线突然变得非常陡峭。在2001年之前,因为作为生产国的日本出现了经济泡沫,其他生产国四小龙和东南亚也增长乏力,所以,这条曲线甚至出现了一段水平的直线,全球经济增长,一度陷入了停滞。

在从1990年到2000年这十年里,世界经济的增长,不足50%。随着中国入世,全面加入全球生产分工和贸易,世界经济总量不到十年,就翻了一倍。从这点看,说中国改变了世界,一点都不为过。在这个黄金时代之前,美国和日德,四小龙,东南亚等国家之间,各有各的一套马和马车,马和马车,尚未完全分离。全球分工的效率,还需要继续提高,才能把全球经济从停滞中解救出来。

而中国加入后,全球经济,终于开始马是马,车是车了。全球产业链分工效率,再次提高,世界经济,也得以再一次腾飞。美国等发达国家,负责充当全球分工中的马,中国负责充当全球分工中的马车。以前的各自驾驶各自的马车的玩法,彻底的改变了,变成了中国人挥舞着产能的鞭子,让美国人赶紧买买买,让欧洲人赶紧买买买。西方也对中国的廉价商品,喜不自胜。为了获得竞争力,也纷纷把他们本土的生产线转移到中国,把整个中国了变成他们的生产车间。

在整个黄金时代里,中国驾着马车,在后面策马扬鞭驾驾驾的赶,美国这匹马,就在前面咴咴咴的跑。需求拉着供给跑,随着中国产能的扩张,只有跑不坏的车,没有累不死的马,08年金融海啸,这匹马倒下了。

美国等发达国家眼下要面临的经济难题是,怎么让一匹倒下的马,再重新站起来,继续向前奔跑。从目前的情况看,马想活是不太可能的了,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马死了,中国也傻眼了,中国面临的问题是,没有马了,这辆马车后面将要怎么驾驶,和驶向何方。

二、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

 

这套马和车分离的全球化分工,是一次创举,它把世界经济产业链分工的效率,推向了极致。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模式,可以一直持续下去,没有人会想,哪天马累死了怎么办,车跑散架了怎么办。所有的人,都为眼前的繁荣陶醉了。

这个模式被终结,人们把原因归结于全球经济失衡,尤其表现为中美之间的失衡。中美之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失衡呢。这并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文化传统所造成的问题。西方人,向来没有储蓄的习惯,挣多少花多少。而中国人则相反,中国人的传统是,把挣的钱都攒起来,用来投资,去挣更多的钱。不仅我们的国家如此,中国的每个人也都几乎如此。美国人挣钱了,就是花掉。中国人挣了钱,就是想攒着娶媳妇,或者攒够了本钱,开个公司自己单干当老板,再或者投资买个房子,开个店什么的。

中国的贸易盈余,并没有用来大量的消费美国的商品,而是用在了再投资,用在了产业升级上。为什么要产业升级呢,因为裤子,打火机这种产业,很容易饱和,中国人只要工厂连轴转,很快就能把一年到头美国人需要穿的裤子,需要用的打火机,都生产出来了。这么一来,再生产裤子和打火机,就卖不出去了,就无法再赚更多的钱。

为了要赚更多的钱,那就需要把从卖裤子和卖打火机挣的钱,用来买设备和建厂,生产钢琴和玩具。因为中国的产能扩张太快,不用很久,钢琴和玩具,市场也饱和了。为了赚更多的钱,就得去造家电,造机电产品。很快,家电和机电产品,也快要饱和了。那么,要挣更多的钱,就得再往更高端升级,造通讯设备,造电脑,造手机。

中国制造,从最低端的加工贸易起家,逐级向上升级,一个产业只要中国能做了,那么其他国家的竞争者,就会退出竞争。等中国能造光刻机,造高端精密仪器,高端芯片,造高端汽车,先进的航空发动机,造大飞机之后,那么发达国家最后的优势产业,也就要失去了。这些产业是发达国家最后的堡垒。要是发达国家,连这些最后的堡垒也被攻破,他们都得去吃土。

为了要赚更多的钱,中国还要一级级的向上吃,另一边是发达国家一级级的向后退守。随着中国的产业升级,中国能卖给美国人的东西,越来越多,美国能卖给中国人的商品,也越来越少。这样下去,中美之间的经济,就会越来越失衡。中国的盈余越来越多,美国的赤字,越来越多。这并不是简单的通过让人民币升值就能解决的问题。人民币从05年后,升值了40%,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不是消除了,而是越来越严重。

一开始,如果中国向西方人那样,没有储蓄的习惯,没有再投资再生产的迫切动力,卖裤子挣的钱,都花掉买了美国人的商品。那么就没有后来的钢琴玩具,家电机电等产业的升级机会。在全球化的黄金时代,中国人只埋头做一件事,挣钱。挣了钱,买技术,买设备,再挣更多的钱。

中国挣了更多的钱,那么美国人就只能出现更多的赤字。而且,在中国产业升级的挤压之下,美国本土缺乏竞争力的制造业,只能关门大吉,或者把生产线搬迁到中国。随着全球性的产业转移,中国承接了大部分的制造业。美国,则沦为了纯粹的需求创造者,美国人,只要负责制造出来信用和需求就可以了。中国负责制造商品,充当整个世界的工厂和车间。

马车扩张的越来越快,规模也越来越大,向前行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要想使得中美之间这种马与车结构,维持下去,那么就只有让美国人需求的扩张,和中国的产能供给扩张保持一致。因为中国人挣了钱就攒了去挣更多的钱,所以,中国产能的扩张,表现为供给递增。这就要求,赤字越来越大的美国人的需求扩张,也要依赖更庞大的债务扩张,来维系需求市场的扩张。

到了这个地步,美国这匹马,已经是在透支体力在奔跑,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马轰然倒地,抽了一会,死了。中国这边一看马死了,顿时就蒙了,我钱还没挣够呢,你怎么能死呢。一时间,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高论,沸沸扬扬。站在马车的角度看,救马不失为是一种思路,但是救马论者,提出的方案,则都是治标不治本。

三、马已死,马车还在惯性滑行

要治好美国经济这匹马,只有一个方法,让中国人少储蓄少投资,多消费。美国人则得反过来,少消费,多储蓄,多投资,多干活,挣中国人的钱,挣了钱,就修高铁,建工厂,生产的商品打败中国的产品,把中国的贸易盈余都挣光,然后这匹马就能活了。这可能吗?想都不用想,不可能。所以,这已经是匹死马了,没人能救的活它。美国人自己都救不活,就更不要说坐在马车里的中国人去帮他们救马了。

 

美国人是怎么治这匹马的呢,如果按照市场经济那一套,市场有自我修复自我调整的机制,看不见的手主宰一切,政府一边玩耍去就行了。那么美国的银行体系,和整个金融系统,都会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骤然瓦解。可见,从技术上来看,这匹马其实已经死了。这时候,美国人用国家信用来兜底,又用央行作为最后的贷款人,来给技术上已经死亡的企业和银行抒困。

 

一个不能创造利润的企业,和一个不能创造贷款的银行,在整个经济体的有机组织上,它们作为器官,实质上已经坏死。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要切除截肢掉这些坏死组织,以免造成更大面积的感染和纵深传导。美国的做法,为了保住坏死的器官,便开始用央行这颗心脏大量的造血,来试图让这些坏死组织活回来。

这些流动性,根本不会流进这些坏死组织,因为需求已经崩溃的市场上,投资就是亏损的同义词,贷款就是坏账的同义词。这些钱,都经由投行的手,流进了美股,流进了全球资本市场。这个结果是非常可怕的,好比一个人,血脉器官全坏死,心脏只有不停的往外泵血,才能维持一点活着的假象,只能不停的往外泵血,不能往心脏回血,一回血,所有资本市场上的货币幻象,都会像海市蜃楼一样的消失。

心脏想加息回点血,马上就死给你看,所以,美联储想加息,想让货币政策正常化,无论是技术上,还是理论上,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个路一直往下走,就是心死亡。本来截肢就能治好的病,最后搞成了心死亡。在美国经济心死亡的那一刻,美股会比原油还热闹。能看明白这段话的人,想必会去打美股的战略伏击。

马翘辫子了,坐在马车上的人,傻眼了,这可让马车夫怎么办呢。马车夫愁啊,这一年可要怎么过哦,明年可又要怎么过哦,日子过的,一年比一年困难,一年比一年复杂。怎么办,大家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怎么办。可是,日子还得继续过啊,马车还得继续开啊,这辆失去了动力的马车,开始按照惯性向前滑行,但是速度却越来越慢,拉车的动力没了,中国经济失速了。

四、用马车拉马的重大失误

怎么才能让一辆失去了马的马车,保持原有速度继续增长呢,这个课题,叫做保增长。如果不保增长,经济积累的很多问题,都会爆发。所以,必须得保住经济增长率。在马没死之前的经济结构中,出口这匹马跑在最前面,后面拉着中国经济这辆马车。这是黄金时代的那些年,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结构,最根本的特征。

在马车的后面,还拖着两辆挂车,一个是投资,另一个是消费。没有前面那匹马在跑,挣不到钱,就没有资本进行投资,国民收入没有增长,也不会出现消费增长。所以,名义上讲是三驾马车,其实在出口导向时代,是出口增长一匹马,拉着中国的产能这辆车,后面挂着的,才是投资和消费。

投资和消费本身,是不自带动力的,它们都是被带动的挂车,并不是跑在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产能这辆马车前面的马。但是马车失速的问题,十分吓人,反正当时马车夫是吓坏了,如果不进行干预,那么最后这辆车,就会停下来。中国经济的增长率,就会慢慢的减速,直至变成零。

怎么才能让马车继续往前跑呢,理论上,不外乎是再找一匹马来提供动力。外面的那匹马已死,只能盯着扩大内需这匹马做文章了。中国的内需,在出口导向时代,是没有自主动力的挂车,现在被拎出来充当拉动中国经济这辆马车的马。乍一看,是内需这匹马在拉着中国经济这辆马车,实际上,是中国经济这辆马车,在拉着内需这匹马。

中国的内需,根本拉不动这辆体量巨大的马车,中国经济并非像美国那种内需驱动型经济体,这辆马车,也不是按照内需驱动来设计的。所以,09年的天量经济刺激计划,短时间内把经济增长率顶上去了,接下来,出现了投资回报递减现象,再怎么扩大投资,对经济的增长,已经没什么作用了。为了能把经济顶上来,只好加大杠杆,这样使得风险经济运行的风险,在迅速激增。

以前中国经济的投资,主体上都是为了挣钱而投资。经济失速后的这些年,则是为了花钱而投资。放出去的钱,花完了,那么经济增长率又不能继续往上顶了。还得继续放水花钱。于是,中国的政府债务规模,在09年之后,开始大幅度扩张,和之前相比,曲线也开始变得陡峭,债务占GDP的比重,飙升到了250%以上。债务拉着马车跑,马车拉着内需跑。

高债务杠杆这条路走下去,是十分危险的。不仅危险,而且效果也会越来越差。企业在这种喂饼式的经济活动中,它们并不能创造实质性的增长和价值。沦为僵尸企业的危险,也越来越大。债务经济就像毒品,明知道不可控,不可持续,还是会让人越来越不能自拔。

央行是一个经济体的心脏,政府是一个经济体的大脑。美国人为了治疗他们的死马,为了维系已经坏死的经济器官,不知死活的走上了心死亡这条路。而中国的马车拉马这条路,也是很吓人的,这条道跑到黑,就会出现脑死亡的后果,不仅投资驱动失灵,最后还会是政府干预失灵,到了那一步,除了眼睁睁的看着经济硬着陆,一点办法都没有。去杆杠,已经刻不容缓。

既然要去杠杆,那么就不能再放水了。不放水,企业就会失血,怎么给企业找血呢,去血多的地方找。银行已经开始回血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还想找血,只能去资本市场,启动社会资本为中国经济供血。这个思路是对的,但问题是,中国的资本市场,等着喝血的地方太多了。股灾,饕餮大餐啊,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打造A股大牛市,利用民间资金为银行和地方政府解围,代替它们为企业输血,从而达到给整个经济去债务杠杆的目的,这个思路非常好。但是在外围经济状况那么糟糕的情况下,试图打造万点牛市,这个时机不对。外面有索罗斯那种喝血怪,里面也有一群比索罗斯还嗜血如命的喝血怪,在这种时机,推高股市,无异于把最宝贵的血液,暴露在了嗜血狂魔们的泛着绿光的视线中。

另外,即便A股大牛市真的成功了,靠暴风影音之流的这种投机分子,也根本拉不动中国经济这辆巨大的马车。中国经济面临的战略课题,是要给马车找到一匹马。不然其他的局部改革,都是不能长久和不可持续的。找不到这匹马,即便弄一万个蚂蚱,也拉不动中国经济这辆马车。在总需求收窄的情况下,资本驱动,效果其实并不好,这点从美国的量化宽松可以看出来,因为缺乏投资机会,流动性并不会流入实体经济。发达的资本市场,在当前的形势下,并不一定是中国经济的特效药。

股灾过后,一些地下场外融资,互联网金融的各路妖蛾子骗子们开始群魔乱舞。有些人,可能还不死心,还在拼命的找钱,来维持这种马车拉马的游戏。这些人,眼睛都看不到五米远,也不筹谋未来,对他们来说,过去一天是一天。为了能多苟延残喘几天,也不管整个社会洪水滔天。大不了,到头来经济崩溃,大家要死一起死。

马车拉马这条路, 显然是已经走到了尽头。为了避免爆发系统性风险,不仅要去杠杆,还要纠正之前马车拉马所造成的经济扭曲,去产能和去库存。释放风险,是当前经济的第一要务。明知道投资驱动已经失灵,还要放水,只会造成更大的风险。比如最近的房价暴涨,新增的信贷,并找不到很好的投资机会,A股已废,资金只能涌入一线城市高流动性的房地产市场,把房子当成金融资产来投机牟利。

继续壮士断腕的去杠杆,还是临死前再多抽几口鸦片,这里面是有分歧的。推高房价,杠杆化去房地产库存,就是抽鸦片的做法。用社会资本,来为房地产库存的释放风险买单,地方政府和地产商的风险是降低了,但是购房者的生活风险,却增加了。这并不是释放风险,这是在转移风险,说难听点,这是转嫁风险。

五、供给侧改革:给马车装上发动机

 

为了不引发系统性风险,后面的放水应该不会再有了,尤其是房价暴涨这一出闹剧,又再次提出了风险警告,投资驱动已经失灵,再放水只会适得其反。货币政策如果再宽松,等于又回到了以前吸毒的老路,好不容易释放的风险,又会再次增高。财政政策,有限的子弹,也会花钱花到刀刃上,后面的定向操作会更多一些。以前那种撒胡椒面的财政支持,不会再有。

从需求侧分析,进出口,消费,投资,三驾马车,出口那匹已经死掉了,以后净出口很难再出现长期持续的大幅递增。消费,丈母娘们,已经把中国人三代以内的购买力掏干净了,消费也不会再有什么大动静。投资,已经宣告失灵。需求侧,已经无法在给经济增长提供动力。可见需求侧改革,是条死胡同。

需求拉着供给跑,需求侧动力缺失,也就是说,给中国经济这辆马车找到一匹新马这条路,暂时看是走不通的。那么着力点,就只能放在供给侧了,在马车上做文章。供给侧生产函数的三个主要要素,分别是劳动,资本,和效率提高。下面分别从供给侧各要素做下分析。

资本上看,以后不会再放水。因为明显的投资回报递减,放水只会给经济堆积风险,并无意义。从劳动力上看,人口红利也没了。廉价的资本和廉价的劳动力供应,都没了。这就逼着企业家,以前用100万块100个员工的投资和员工成本挣10万块钱,现在得用50万块钱50个员工的投资和成本,去挣10万块钱。

资本和劳动两个要素,都没什么文章可做。剩下来的,唯有靠效率提高这一条路。所谓的创新驱动,就是这个意思。有大把的本钱和廉价劳动力能挣钱,不算什么本事。没有大本钱,没廉价劳动力,还能挣到钱,这才是本事。有的企业可能说了,我没这个本事啊。那好,让有本事的人来兼并重组你好了,让有本事的企业,教教你怎么搞企业,怎么做生意。

 

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三大难题和挑战,一是要释放风险,表现为去杠杆,去产能和去库存。这个相当于是给上一个经济周期遗留的问题擦屁股。二是要保增长,饭还是要吃的。三是要结构调整,经济增长模式要转型,擦完屁股吃饱饭,钱还得接着挣。

这三点之间,有先后,主次和轻重。重中之重,当然还是去杠杆释放风险,这样才可以根本的解除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以前已经犯过把马车放在马前面的错误,现在已经不能再犯先吃饭再擦屁股的错误,不然中国经济就真的会硬着陆。先擦屁股,擦干净了,提上裤子,洗了手,才能吃饭。吃饱了,再想挣钱的事。想必这个道理,所有的人都理解。

 

也有不理解的,比如要去杠杆,释放风险,那么对于一些风险集中度最大的地方和行业,他们是拼死抗拒的。房地产商,地方债,它们都是吃杠杆饭的,现在要去杠杆,无异于是要砸他们的饭碗。他们为了明天一睁眼还能吃饭,认为屁股不能擦。09年后的这段时间,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是通过房地产透支了老百姓未来几十年的购买力为代价的。

现在这个购买力已经枯竭,房子再涨下去,能买得起房子的购房者只会越来越少。整个市场,需求开始全面收窄递减。而库存的压力却很大,高杠杆的债务风险也很大。怎么办,买得起的房子的人越来越少,那么只好提高单价,只有这样,才能把这个烂摊子砸在有限的购房者手里,让购房者为擦屁股买单。鱼毕竟越来越少了,这样涸泽而渔的做法,其实是去不掉房地产市场的杠杆和库存的,只是在垂死挣扎。

有些地方政府,也不想承担擦屁股的后果。为了去库存,推出什么零首付,首付贷,这是在透支那些没有偿贷能力购房者的未来的购买力,这么做,无疑是作大死。美国次贷危机,就是这个剧本。当前经济的首要战略任务是解除硬着陆风险,这样顶风作案,给经济运行增加风险的做法,肯定都会被毫不客气的斩立决。

还有更不顾大局的,试图拿自己当人质,把经济风险当炸弹绑自己身上,你敢再往前一步,我就拉引线。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懂事的捣蛋鬼,如果不是忌惮他们引爆炸弹,除了炸死自己还会伤及无辜的话,估计早就会被狙击手爆头了。对付这种人,是个技术活,只能先拆除他们的炸弹,把风险这个雷排掉,然后再秋后算账。地产商吃了那么多年的肉,现在国家经济出现了这么大的困难,不想着出点血,还想继续喝血,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从企业层面看,低效率,高杠杆,现金短缺,无技术储备的企业,在接下来的兼并重组大潮中,将会被大面积吞并。即便不吞并它们,政府输血一停,它们也活不过这个冬天,还是会死。这一轮兼并重组大潮过后,等熬过冬天,春天一到,高效率,低杠杆,现金充裕,技术储备深厚的企业,在兼并重组了很多企业之后,就会成为新的所向披靡的巨无霸。

经济处于冬天的周期,投资看什么,看谁能活到春天,看谁将会在下一个春天,变成参天大树。而像房地产这种,不吃技术饭,不用动脑子就能赚大钱的低效率高利润行业,即便它们的行业不是经济风险重灾区,也会被限制,在经济的严冬,资源都要用在刀刃上,这么低效率的行业,还占用这么多的资源,是一种严重的浪费。

在擦屁股的这几年,接下来的经济增长率,下滑到6%,甚至5%,都是可以被接受的。除了用时间来换消化风险,并没有更好的办法。社会购买力,差不多被房子掏空了,社会背不动这么大的风险。等三去完成之后,中国经济,才会开始企稳回升,出现实质性的增长和复苏。在这个周期里,信心最重要,其次是现金最重要。对于那些互联网金融之流的理财产品,普通人还是保护好自己的现金。它们是严冬戈壁滩上的喝血怪。这种时期,保护好现金,比投资更重要。

如果说,给之前的经济旧账擦屁股,保增长有饭吃,是为了眼前和现在。那么调整经济结构,全面深化改革,促进经济转型,这些是为了未来。给马车装上发动机,以创新和效率来驱动中国经济,为中国经济提新的供动力源,这是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率,能有多高能持续多久的保障。

靠货币扩张来扩大内需市场,在从出口导向型向内需导向转型时期,日本人已经走过这条路,后果十分惨烈。同样,从出口导向型向内需导向型经济转型,中国之前的几年曾尝试用财政扩张,来扩张内需,后果也很麻烦。可见,要把经济从出口导向型,转型为内需导向性,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它是个技术活。经济这辆马车,需要通盘的重新设计。弃绝吸毒那一套,直面问题,选择治疗谋求康复,走上了这条方向正确的路,那么可以认为,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理论上,已经不存在了。

这一步继续要往下怎么走,对外,中国企业要升级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对进口的高端产品,形成替代,这样就可以把中国宝贵的内需,截留在境内,工作机会也会留在境内,大家有工作了,消费能力才能提高。然后整个社会的总需求,才能提高。对于普通人来说,能用国产货的,尽量用国产货,保护内需,对于过冬来说,是一种天职和义务。

不保护内需,在这种经济越冬的时节,说不定下一个失去工作的,就是自己了。同时,还要继续在国际市场上往上吃,把发达国家目前的优势高端产品也吃掉,这样出口才能增长。在全球化的经济危机大环境下,大家不抱团互相保护,就会流失国内的总需求,导致经济在整体上,更加不景气。对于个人来说,要提高自己的全要素生存能力,这是个大方向。以前那种人傻钱多的好赚钱的生意和工作,以后很可能很难再有了。

既然要面向内需做文章,那么之前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整个社会以生产为中心所建立的经济体系,就不再适用当前和以后的经济现实。内需导向,简单的说,就是得让大家都有钱,然后才能消费更多的商品。中国的企业,以后不再是主要给美国人生产和服务,而是主要为中国人生产和服务。这个观念和方向的转变,是根本性的。整个经济,也会从生产为中心,转向以分配为中心。企业,要把以前面对着美国人,屁股对着老百姓,转变成面对着中国人,屁股面对美国人了。谁先想明白这一点,谁就能赢得先机。

建立以分配为中心的经济,并不是要打土豪分田地。要么像美国,如果不像美国了,就会变成朝鲜,这是一种头脑简单的二极管思维。这样的思维,理解不了第三种可能性,就更不要说,理论上,经济发展存在千千万万种的可能性了。以分配为中心的新经济,它的思想和文化底蕴,都是中国传统的东西。让经济活动,回归本质,回到它经世济民的根本宗旨和任务上去。可见,给马车装上发动机,不仅结构要变,行进方向也要变,这辆车就要掉头了。

以货币扩张和财政扩张来扩大内需,本质上,都是在吸毒。信贷放出去,企业找不到投资机会,只好把资金,都堆放到资本市场上,寻找投机牟利机会,并不会真正的流入实体经济。因为一投产,就会亏损,需求没有增长,生产的东西卖给谁呢。真正能扩张需求的,不是靠货币扩张,也不是财政扩张,而是要靠国民经济的内平衡,只有用分配的手段,才能真正扩大内需。对于中国这个内需被透支过的市场,耐心的培育,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中国经济的改革和转型会成功吗,我觉得会。虽然挑战不是一般的大,但是从目前的状况看,最大的风险,经济硬着陆已经被控制了。在风险进一步释放的过程中,一些敢于开倒车的捣乱分子,也被遏制住了。说明,经济再向安全的方向行进。只要方向是安全的,即便速度慢一点,也没什么大关系。

如果这次改革成功,这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是一次革命性的进化,从马车进化成了机动车。从这点看,目前的困难是中国经济的艰险,也更是机遇。如果中国经济不遇到困难,也不会有机会,从马车向机动车升级和进化。转型,结构调整,创新驱动,技术和效率升级,这些都是在这个冬天,为中国经济的未来播下的种子和希望。这些种子种下去,等春天到来,等它们生长和开放,等待着有一天,看它们郁郁葱葱漫山遍野。有种子,就会有希望。

中国的经济困难,是外部输入导致的。根本原因在于全球化出现了结构性的危机,当前的经济环境,对于所有的国家,都举步维艰。不只是中国一个国家遇到了困难。幸运的是,中国没有步美国的后尘,继续的饮鸩止渴。中国警醒了过来,开始探索并将走出一条正确的道路。而美国经济,虽然它看上去还在喘气,实际上它已经死了。吸毒能治病,还要医生和医院干什么呢。给经济治病,也更是如此。而且,跟着美国一起嗑药吸毒的瘾君子,还为数不少。这样的国家,即便有春天,它们也等不到了,它们都将会死在这个冬天里。

困难,对不同的人来说,意味着不同的体会。有的人觉得,起个床都会是困难事。有的人只身去平天下,都不觉得难。这个人,就是东汉战神耿弇。从他只身投奔刘秀,俩人一见如故开始,它就认定刘秀就是未来能给天下带来太平的天子,他也认定自己一定能帮刘秀打下天下。他一个人南征北战,打了三百多仗,从无败绩,为整个东汉江山,打下了半个天下。在他以区区几万人平定了豪强张步,横扫整个山东之后,刘秀觉得这个人太过于神奇,他总是能把不可能的事变成现实,于是感慨的说,有志者事竟成。

支撑耿弇的是什么呢,远大的志向,和超绝的才策谋略,坚毅的执行力,在这些素质前面,一个人可以碾压所有的困难,把希望变成现实。国民经济要过冬,要挑战困难,企业要过冬,要挑战困难,个人也要挑战困难,都得需要志向,远见和才策谋略。当觉得有困难,可以去看看《后汉书·耿弇传》,看战神如何屡屡把不可能变成现实的。

有志者事竟成,在严酷的冬天里,能够生存下来的,唯有强者。强者之所以是强者就在于他总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在别人活不下去的时候,他可以活下去,并把别人觉得困难的事情变成现实。

《看中国》系列专题,把当前和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形势说清楚。本文是第三篇,从全局上阐述了当前中国经济的国内形势。接下来,会就更具体的问题,进行针对性的剖析。敬请关注后续文章。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阅本系列的前一篇。

参与评论

  • 南山剑客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9月前 (08-26)
    回复
    回复南山剑客
  • 同道

    有志者事竟成,在严酷的冬天里,能够生存下来的,唯有强者。强者之所以是强者,就在于他总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在别人活不下去的时候,他可以活下去,并把别人觉得困难的事情变成现实。

    9月前 (08-23)
    回复
    回复同道
  • 天亮了0001

    远大的志向,和超绝的才策谋略,坚毅的执行力,拥有这些因素的强者才能在困境中存活下来,买办们,不要拖后腿。

    9月前 (08-23)
    回复
    回复天亮了0001
  • 同道

    有志者事竟成

    9月前 (08-23)
    回复
    回复同道
  • 至道清源

    主要买办们,不拖后腿、不卖国,经济问题就容易处理。

    9月前 (08-23)
    回复
    回复至道清源
  • anarki2001

    透彻!!

    9月前 (08-23)
    回复
    回复anarki2001
  • 同道

    经济小白的扫盲贴,枯燥的专业术语讲的简单明了

    9月前 (08-22)
    回复
    回复同道
  • 乐妈

    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三大难题和挑战,一是要释放风险,表现为去杠杆,去产能和去库存。这个相当于是给上一个经济周期遗留的问题擦屁股。二是要保增长,饭还是要吃的。三是要结构调整,经济增长模式要转型,擦完屁股吃饱饭,钱还得接着挣。先生分析的透彻,讲的通透,让我这门外汉看得明白的好文章!

    9月前 (08-22)
    回复
    回复乐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