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 ·

美国行为的根源

美国对没有反抗能力的弱国,是掠夺策略,比如南美洲那些国家,动不动就去抓它们的总统,甚至是暗杀它们的总统。对于不甘心接受美国掠夺的国家,美国用的是欺凌和蹂躏策略,比如中东那些国家。而对中俄这样的大国,打也打不倒,只能启用外部遏制和内部分化策略。虽然名义上有联合国,但是实质上,地球是美国人的家天下。

 

人们通常把美国人的这种行为,称之为霸权主义。这种霸权主义行为,并不是某种社会制度的后果,而是具有深层的精神根源。中国文化中,自古以来,就有王道和霸道之分。王,意味着一个社会中文明和美好方面的总和。霸,意味着一个社会中,野蛮和丑恶方面的总和。老子贵柔,认为好的统治者对待百姓,应该像母亲爱护自己的孩子那样。孔子贵仁,因为礼崩乐坏,只能从柔退而求其次,希望好的统治者对待天下百姓,即便不能做到像慈爱的母亲爱护自己的孩子那样,也不要虐待孩子。

 

反观美国人统治下的地球,不要说柔和仁了,能少带来一些死亡和灾难就不错了。西方人无法理解中国人的王道思想,因为东西方文明的区别,中国人和其他民族的区别,从精神深处看,比人类和猿猴之间的区别还要大。中国人自古以来的王道思想,同样也有深层的精神根源,并不单纯是某种社会制度的结果。地球上所有的人,所有的国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外部行为,内在里,都存在着深层的精神根源。

 

很多人都知道精气神的说法,这三个字,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国人认为,一个人之所以能成为人,在于形神合一。人的神,都住在自己的心里,所谓神气舍心。心,也叫灵府,就是给神住的房子的意思。一个人的形,只是他的神对外的表达,气负责根据神的指令,来塑造他的形。

 

而西方人则认为,人的神,是外在于自己的身体的,他们无法理解中国人这种把主机放在本地的精神构造。他们的没有主机,他们所有的人,共用一个云主机,上帝,耶稣,梵,佛之类的云主机,印度人在精神构造上,是西方文明的一个分支,并非东方文明。西方人认为,中国人居然不崇拜神,太匪夷所思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

 

而在中国人看来,载营魄抱一,神不离形,形不离神,神就在自己的体内,我们自己本身就是神,而那些西方人,连本地主机都没有的显示器,也居然好意思管自己叫人类,他们太奇怪了。用庄子的话来说,有形无神,谓之鬼。如果庄子看到那些对着空气说话瞎叨叨,神啊主啊父啊佛啊我有罪啊我忏悔啊,你原谅我吧宽恕我吧,我在人间活的好苦啊,臣妾好想解脱啊的人,肯定会很鄙夷的说这些人都是鬼。

 

中国人精神构造的主机本地化,使得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精神健全的小宇宙。这个小宇宙,又是天地这个大宇宙的子系统,作为小宇宙的人,只有和天地这个大宇宙,行为上一致时,也就是天人相合,才会生存效用最大化。当天人相合时,人才能正,才能常,才能善。当人的行为不合乎天道,就会不正为病,不常为妄,不善为妖。能把小宇宙和大宇宙合起来的人,就是社会上的王,王不仅要能把自己的小宇宙和大宇宙相合,还要帮那些不能跟大宇宙相合的人纠偏,使得他们与天道相合,这就是王道。

 

如果所有的小宇宙,失去了天地大宇宙这个行为依准,都会变得不正常,变得妖妄。那么人与人之间,就会出现互相的践踏,天没了,就会以人的思想为社会依准,一个人不可能在智力和道德上是双重完备的,他以自己那个已经灭天失道的小宇宙作为模板,来要求其他的小宇宙以他做为行为和道德依准,就会消灭其他人与他的差异性,变成残暴的宰制。这就是霸道的来源。霸,月初生的意思,光明与生机退散,黑暗与死亡登场。

 

西方人,因为外置云主机的精神构造,导致他们的精神,都是不健全的,就更不要说独立的小宇宙了。精神分裂症,就是西方文明几千年以来的主旋律。他们可以在器物文明上很发达,但是在精神上,他们永远无法痊愈。用中国文化的观点看,西方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或者说,他们都是精神上的病人,神不舍心,成天对着空气瞎叨叨,是很典型的丧心病。在中国的医学里面,所谓的治病,是把一个不正的人重新变成正的,而要把一个不正的人变成正的,最根本的方法,不是用药,而是治神。就好比说,显示器出现了蓝屏,不应该修显示器,而应该修主机。

 

在中世纪的欧洲,天主教作为黑中介,垄断了云主机的租售权。作为显示器的欧洲人,要想能得到神的救赎,就得花很大的一笔钱,来购买天主教手里的VPS虚拟服务器空间。后来路德和加尔文们的新教运动,推翻了天主教这个黑中介。本来花一笔巨款交给黑中介,什么事都不用操心,就能得到救赎,现在黑中介没了,以后只能自己救自己。让这些显示器直接自行连接云主机,谁连上谁能得救,谁连不上谁下地狱,那么就导致,出现了恶性竞争,所有的显示器都想占用更大的空间。

 

在英国,因为天主教廷和国王之间苟且的互相妥协,导致这个黑中介,还可以继续做生意。这招致了很多人的愤慨,他们要求要彻底清除天主教在英国的残余,这群人被称之为清教徒。很多灯塔国脑残粉很肉麻地认为,清教徒就是清心寡欲的老实人的意思,其实不然,他们不仅不是老实人,还是一群无恶不作的社会渣滓。他们既反国王,也反教皇,搅的社会一团糟。在国王代表的旧贵族和天主教势力迫害下,他们在英国活不下去了,便逃到了美洲。英国人在北美最初建立的13个殖民地,全是清教徒。这帮人便是美国人打底的原始股。

 

清教徒是怎么想的呢,天主教教导他们,给钱就能上天堂。这个黑中介倒台之后,但是给钱就能上天堂的信念,保留了下来。清教徒们认为,大家每个人都生来平等,所有的显示器都是一样的,真正决定死后能不能得救的,在于谁挣的钱多。于是,他们一方面,极其的节俭,另一方面,又非常的勤劳,为了就是多攒钱,在有限的云主机空间里,大家竞价排名,当然是越有钱的人越能得救。清教徒们认为,他们的财富,并不是自己的,而是替上帝保管的。

 

要确保这场竞争中,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他们一要反神权,打倒黑中介。二要反君权,政府都是黑中介的同盟者,政府又不是神的使者,得救不能靠政府。三要反集体主义,因为集体主义,在这场抢占VPS空间的游戏中,相当于利用团队优势作弊。反神权,催生了人权思想。反君权,催生了自由思想。反集体主义,催生了平等思想。

 

可见,所谓的人权,自由,平等,并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而是一群清教徒的私人性的团伙价值,它只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目的也不是多么的高大上,只是每个人都出于自私,想给自己多租一点虚拟主机空间,自己得救上天堂了再说,连不上的那些人就让他们下地狱好了,说来说去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拯救全人类。

 

这种价值观,导致这些清教徒,像动物一样的辛勤劳动,却不热爱并享受生活本身。为了积累更多的财富,最终能得救,他们不择手段的去积累财富。不仅自己生活很节俭,以免浪费钱,而且很勤劳,为了能挣更多的钱。这便形成了一种社会性的观念,时间就是金钱。在天主教垄断云主机租售权的时代,欧洲人并没有时间就是金钱的这种思想。这种不择手段的为了积累财富而生存的思想产生后,资本主义,就诞生了。

 

在清教徒的价值观中,人权,平等,自由,这些并非是社会正义,而是游戏规则。真正的社会正义自由一个,那边是金钱。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的社会正义,是非人性的正义。有钱了,上天堂,正义。没钱了,下地狱,非正义。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在英国,资本主义的初期,资本家甚至大规模雇佣不满八岁的童工。这种社会惨剧,在小说《雾都孤儿》中,可见一斑。

 

用中国人的文化观念看,这种行为显然是非正义的,因为中国文化中的正义,是关于现实中的人,生存合理性的全体正义。但是资本主义之后的西方人则不这么认为,他们对正义的理解,就是有钱了才能上天堂,没钱了就要下地狱。它是一种非人性的正义,人积累财富,为神献祭的正义。如果使用童工,可以积累更多的财富,可以得救,那便是正义的,至于那些被折磨死的童工,他们不过是因为没钱只能下地狱而已,跟是否正义,没有关系。

 

西方人里面,有没有对这种显示器们恶性竞逐云主机游戏,感到厌恶的人呢。有,叔本华是第一个深刻醒悟了的人。这种恶俗的游戏,令他作呕。他写了一本书,《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在这本书里,他唾弃了西方人的显示器秉性。他拔掉了自己连接云主机的网线,陷入了虚无主义之中。叔本华的虚无主义思想,是怎么导致的呢,因为他拔掉了云主机,却无法找到本地主机。精神依然无法健全,那么这种精神分裂症,也就无法痊愈,他陷入了另一种分裂之中,在痛苦与欲望之间摇摆的精神分裂症。

 

在叔本华眼里,黑格尔是个庸俗得无法原谅的粗鄙之人,他的绝对精神,只不过就是给天主教发明的那台云主机,换了个机房而已。叔本华无法原谅这样的恶俗做法,为了这事,他几乎尽其所能的羞辱了黑格尔一辈子。而黑格尔呢,他也有自己鄙视的人,他经常羞辱斯宾诺莎。斯宾诺莎认为,云主机是一团云状物,它无处不在的弥漫着,它不仅在显示器里,也在石头里,在乌鸦里,在一切里。

 

斯宾诺莎的这种泛神论思想,有点东方色彩了,但是他提出的观点是主机介质化,而不是主机本地化。所以,依然不能治疗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很晚的后来,西方又出现了一个叫荣格的人,他比斯宾诺莎更具有东方色彩,可惜他在一出发的起始点,就被弗洛伊德这个粗鄙之人给污染了。精神分析学,说白了,就是一门显示器去研究主机的学问。完全弄反了,不要说治疗了,它只会把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变得更加的严重。

 

虽然叔本华失败了,但是他唤醒了另一个传奇人物,尼采。尼采反对康德,反对黑格尔,反对卢梭,几乎反对一切基督教习气的,和资本主义习气的东西,更确切的说,他反对整个欧洲,包括反对他的精神导师叔本华。尼采是怎么着手治疗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的呢,他认为人的本质是强力意志。他看到了指令,但是没看到指令是从何处被发出的。庄子说,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於灵府。尼采则走到了滑和的极端反面,他离那个灵府也越来越远。

 

尼采虽然是对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认识最深刻的一个人,可是他的药方开反了。精神不能内守,外驰变为欲望,走向了无尽的外部世界。尼采又启发了后来的很多聪明人,西方社会里的聪明人,他们依然是向外部世界寻找主机。上帝死了,大家都去寻找新上帝吧,这在后来的科学主义中,逻辑原子主义中,登峰造极。

 

罗素在他写的西方哲学史里面,说尼采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其实他自己也是。罗素认为,西方人的云主机不是神,而是关于世界的确定性。他又回到了柏拉图的那个起点,等于什么进步也没有。确定性,也是一个新上帝。西方人因为旧上帝而精神分裂,所以,不可能因为一个新上帝的降临,就能精神健全并痊愈。

 

资本主义的精神分裂症,和非人性的献祭正义,导致了世界大战的爆发。面对大屠杀的悲惨,很多欧洲思想家,开始反思现代性。有些思想家,为了要补偿这种非人性的献祭正义的恶果,提出了他者与主体间性的思想,他们矫枉过正,走向了献祭正义的另一个极端。这是今天白左思潮的根源。这种思想,使得他们看到杀人犯就泪流满面,而对被杀人犯杀死的遇害者悲痛的家属们,却视而不见。这也是一系列政治正确的思想根源。对他者与弱者的同情与爱,使他们也可以去神那里,去兑换天堂券。这是一种把同情置换成金钱和上帝做交易的,另一种献祭正义。

 

当然,也有不那么庸俗的思想家,福柯就是一位。福柯认为,西方人的残忍,并非是一种西方特有的精神后果,而可能是人类普遍存在的现象,知识导致了权力,权力导致了残忍。并且,他认为,要破除这种知识权力与残忍社会结构,只有靠极端的非理性来颠覆与消解残忍的根源,知识。在福柯的思想里,为了能打破西方人那个非人性的献祭正义,整个社会都要被砸烂了。

 

福柯当然治不好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因为德里达认为,福柯自己就是个病人,就像当年叔本华看黑格尔那样,鄙视链又建立起来了。德里达是为数不多的对正义有过深刻理解的西方思想家,他说,除了正义,一切都可以消解。他和维特根斯坦一样,都很杰出的,在语言学意义上,揭示了西方人愚蠢的根源,但没有找到西方人精神分裂症的精神根源,并去尝试治疗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

 

因为药不对症,西方人的思想家不仅没有治好西方人的精神分裂症,又因为乱下猛药,反而还加重了病情。精神分裂症治不好,那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精神健全的人,就算他们科技发达到可以殖民全宇宙了,西方人依然还是一群精神分裂症患者。

 

美国是西方文明的集大成者,也是西方人精神分裂症各个阶段症候的集大成者。美国人身上,有那种清教徒般的原教旨精神分裂症,也有康德黑格尔那种精神分裂症,也有叔本华尼采罗素们身上的精神分裂症。有二战大屠杀之后,那种代表着新的献祭正义的精神分裂症,人道主义。还有消费主义、摇滚乐与各种后现代文艺的精神分裂症。美国,是一种很复杂的病。

 

当看到美国总统手摁着圣经就职宣誓,看到小布什口称耶稣泪流满面,超过一亿美国人都对处女怀孕这件事深信不疑,当《上帝保佑美国》歌声响起的时候,根本无法把这些行为,和精神健全的人的文明联系在一起。可见,驱动着美国人的深层精神动力,并不是对现实中人的生活幸福的追求,而是一些超验的献祭正义。为耶稣,为自由女神,为民主的灯塔之光。这些,都是献祭正义,而不是关于现实中活生生的人的社会正义。

 

美国要遏制中国,这在中国人看来,就是耍流氓啊,好生生的又没惹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人好好的过日子呢。这在中国文化里看来,显然是非正义的行为。但是在美国人看来,中国这种完全非基督教文明的国家,如果有一天比美国还伟大,那么这种历史后果,对于美国人的献祭正义来说,就是非正义的。而美国人,如果能遏制了这种异质性的文明崛起,再次维护了他们神的颜面和尊严,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向他们的神,献祭的更多。他们认为,他们才是正义的。

 

中国人的现实正义,追求到极致,就是天下大同,人人都很幸福,家家都很美满,子孙满堂的,所有基于资源匮乏和分配不公的矛盾都得到纾解,社会关系也到处充满着友爱与情义。这是一种理想化的王道社会。

 

而在美国人的献祭正义中,他们追求的人类社会构型的极致,首先所有的人都得成为基督徒,其次,所有的人都得接受他们的清教徒价值观。所有的人,都得向任何异质性的文明进攻,直到全人类都沐浴在耶稣的光辉中。把全人类都征服并同化了,还没完,还得打怪兽,打变形金刚,打阿凡达,打外星人,因为怪兽和外星人不信耶稣。它们是异质性的存在,所以必须得打败它们,献祭给他们的神。

 

好莱坞的电影里,美国人的英雄主义,他们打完异教徒,打怪兽,打完怪兽,打外星人,这场献祭正义,要不停的进行下去,如果哪天,再也没有异质性的存在者,给他们打了,他们还能拿什么献祭给他们的神呢。所以,为了献祭,他们必须在不存在敌人的情况下,也要发明出来敌人。

 

中国人威胁到美国人的生存了吗,显然没有,从中国文化里的现实正义观点看,我们并不是美国人的敌人。但是从美国人的献祭正义角度看,苏联倒下之后,中国人必须得成为他们的敌人。他们疯狂的积累财富,是为了献祭,他们兜售人道主义式的虚伪的同情,也是为了献祭,他们打败异教徒国家,也是为了献祭。在这场永远也停不下来的游戏中,一旦哪天没财富了,没敌人了,他们就不会得到神的救赎,就会下地狱。

 

为什么美国人那么恐惧共产主义呢,因为共产主义者剥夺了他们的财富,这会造成精神深处的危机,没了财富,就没钱买VPS空间了。没钱买云主机虚拟服务器,他们就得不到救赎,得不到救赎,就会下地狱,就会成为一个被神抛弃的显示器。这并不是一种类似于地主老财被人抢了钱,仅仅财务损失层面的恐惧,而是来自精神深处的极度震颤的恐惧。

 

在雾都孤儿那种可怕的资本主义伦理中,社会正义,被献祭正义所摧毁。人们生活在现实版的地狱中,他们等不到来世的救赎,因为很多人这辈子都不一定活的完,所以,这些被奴役的人,不得不以社会正义的名义来反抗资本主义的献祭正义,和他们的那一套病态的清教徒价值观。

 

共产主义运动,是治疗资本主义这种精神分裂症的一剂猛药,在笃信基督教的欧洲穷人来说,他们不再等待基督降临,因为基督的云主机已经被资本家用财富买光了,他们死后反正也只能下地狱了,与其绝望的等待基督救赎,不如自己做自己的基督,再造一台云主机。共产主义运动,在初期带着浓厚的犹太人特有的弥赛亚主义情结,他们一开始的骨干成员,大部分也都是犹太人。犹太人,为水深火热的欧洲,再次发明了新基督。

 

美国人的这种霸权主义,和中国文化里的霸权主义,并不太一样。中国文化中讲的霸权主义,是天下亡道,人以私灭天,社会崩溃,导致社会正义沦丧。而美国人的这种野蛮,并不是以私灭道,以人灭天,他们是为了献祭。

 

我们并不是在和一种和我们类似的人类在打交道,而是在和一群显示器打交道,跟一群精神不健全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打交道,跟一个由精神病人组成的国家在打交道。如果以中国文化的视角,是难以理解美国人的行为的。因为不理解,很可能就会产生幻想,而在美国人的献祭正义面前,所有对美国人心存幻想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祭坛上的供品。

 

越深入的了解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或者说其他所有民族的文化,越觉得,我们是这个星球上的孤儿,我们这个民族,和其他所有的民族都不一样,中国人和其他民族的区别,比人类和猩猩之间的区别还要大。如果哪天,中国人这个孤儿一样的文明,在地球上不存在了,剩下来的这些人,他们的文明,从本质上来看,和这个星球上曾经昌盛过的恐龙文明,并没有什么不同。

 

为了不成为他们祭坛上的猪头,我们不能有幻想,不能有软弱,还不能犯错,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为了让社会正义有一天达到理想的状态,实现大同社会,我们又得必须勤劳,必须勇敢,必须充满智慧,每一天都不能懈怠。如果苏美尔人还在,他们应该会跟中国人高山流水一见如故吧,当苏美尔人消失在蛮族的汪洋之中,华夏人的文明,在地球上,变得彻底孤单,再也没有人能够理解我们。

 

越深入了解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越觉得中国人和美国人的区别,比人类和猿猴的区别还要大。美国霸权行为的根源,是来自因为精神分裂症所导致的献祭正义。这和中国以人为核心的社会正义,全然不同。在中美关系中,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洗干净了祭坛,正在等待着把一个新的祭品献祭给他们的神。

 

对于中国人来说,生存是我们的第一正义,幸福是我们的第二正义。我们不是显示器,也不是精神病人,我们是人,是精神健全的人,活生生的人。为了不沦为别人的祭品,为了不让地球沦为一群疯子显示器的侏罗纪公园,华夏人和华夏人的文明,唯有自强不息才能图存,才能幸福。除了打败所有试图把我们变成祭品的疯子,别无选择。为了自己,为了民族,为了文明,也为了把地球从一群显示器的魔爪中解救出来。

 

《看中国》系列专题的第二篇。全面论述中国经济向前演进的最大外部性,中美关系。原本此文只是全文中的一段,因为篇幅太长,就拿出来单独成文了。敬请期待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

  • 南山剑客

    美帝败迹已现,马上就要完蛋

    9月前 (09-03)
    回复
    回复南山剑客
  • 天亮了0001

    分析的很透彻,扒出来了美国的行为根源,露出了内裤。

    9月前 (09-01)
    回复
    回复天亮了0001
  • anarki2001

    透彻!入学宫,如重生!

    9月前 (09-01)
    回复
    回复anarki2001
  • 同道

    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

    9月前 (09-01)
    回复
    回复同道
  • 至道清源

    在中国人看来,载营魄抱一,神不离形,形不离神,神就在自己的体内,我们自己本身就是神,而那些西方人,连本地主机都没有的显示器,也居然好意思管自己叫人类,他们太奇怪了。用庄子的话来说,有形无神,谓之鬼。如果庄子看到那些对着空气说话瞎叨叨,神啊主啊父啊佛啊我有罪啊我忏悔啊,你原谅我吧宽恕我吧,我在人间活的好苦啊,臣妾好想解脱啊的人,肯定会很鄙夷的说这些人都是鬼。

    9月前 (09-01)
    回复
    回复至道清源
  • 同道

    蛮夷就是蛮夷,因为没有文化,骨子里那种弱肉强食的本性改变不了,所以造成了这个世界一直都在动荡不安中。

    9月前 (08-31)
    回复
    回复同道
  • kelvine

    蛮夷本性难改,几千年来一直都是那个土匪、强盗!中国要坚持“华夷之辨”的立国根基,摒弃一切文化虚无主义、民族虚无主义和国家虚无主义,华夏文明才会长久。

    9月前 (08-31)
    回复
    回复kelvine
  • 乐妈

    以前对美国人的文化很不了解,尤其什么摇滚,重金属完全不喜欢,吸毒,枪击,滥交等等社会问题,让我难以理解,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文章从根源上解答了这些行为的原因,也解除了我的困惑。

    9月前 (08-31)
    回复
    回复乐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