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览明鉴 ·

来,孔子有话跟你说


穿墙术练习者

 

有一堵墙,矗立在生与死的边界处。

那堵墙叫做生死之门。

在墙的这边,站着一个人。

在墙的那边,站着一个鬼。

人想知道,死了之后是什么样的。

鬼想知道,活了之后是什么样的。

所以,一人一鬼,都企图穿过那堵墙。

他们一直在练习穿墙术。

 

人和鬼,都在死命的以头撞墙,头破血流。

人认为,生命的真谛,在墙那边。

鬼也认为,死亡的真谛,在墙的另一边。

这些穿墙术练习者们,

他们的脑浆涂满了那堵墙。

无数年过去了,一个成功者也没有出现。

他们绝望了,头撞的像烂西瓜,

也没能参透生死。

也更没有穿透那堵墙。

 

这一人一鬼,便向孔子求教生死。

孔子先把人描绘死后世界的书拿给鬼看。

鬼看了之后,气的浑身发抖。

骑在人的脖子上便把他暴打了一顿。

嘴里还不停的喝骂着——

 

“你这个狗娘养的杂种,

为何把我们鬼世界写的这么恶心。

我们鬼世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可你们这些活人描写的鬼世界,

里面要么是荒淫的幸福和快乐。

要么是惨无人道的酷刑。

没死过的人描绘死后世界,

你想笑死本鬼吗。”

 

孔子又把鬼描绘生命世界的书,拿给人看。

人看了之后,也气的破口大骂。

 

“你这个肮脏的死鬼,

真没想到原来你是这种鬼。

你居然热爱和渴望活人的世界,

你毁了我的彼岸世界。

你毁了我的幻想,你毁了我的一切。

我原本以为,人活着太苦太累太短暂,

只有死后世界才是永恒的乐园。

可你却说,死后世界唯有永恒的黑暗。

我原本以为死后做鬼才是最幸福的事,

可是真没想到你们鬼,

居然以活人世界为彼岸世界。

天哪,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

我整个人都快窒息了。

我要活不下去了,谁来救救我嘛。

呜呜呜~~~~~~~~~”

 

一通打骂过后,人和鬼心里难受坏了。

他们同时幻灭了,不由得互相抱头痛哭。

哭了不知道多久,他们才分开。

一人一鬼,便问孔子,他们谁对谁错。

 

孔子对人说,未知生焉知死。

正是因为你不理解生命,所以才幻想死。

依靠对死后世界的幻想来支撑着自己活下去。

 

孔子又对鬼说,未知死焉知生。

正因你不理解死亡,所以才渴望生命。

才需要幻想一个彼岸世界才能死下去。

所有穿墙术练习者,都是因为愚蠢。

越是愚蠢的人,越喜欢,未得此而望彼。

殊不知,凡不可得者,此亦为彼,彼亦为此。

此之不得,彼之何可得?

故曰,此之不得,彼之愈不可得。

失此而望彼者,妖妄之甚也。

所有的彼岸世界,都是为愚蠢的人发明的。

是为了让他们永远沉溺在愚蠢里,

永远不去理解现实,永远也上不了岸。

 

一人一鬼听罢,怅怅然若有所失。

过了一会,又问孔子。

请夫子教我们,究竟何谓生死?

 

孔子说:

 

一生一死谓之化,

知生知死谓之命。

生死相演谓之天,

知天知命谓之道。

 

道也者,和也,乐也,达也,至也。

盖厌生死,超生死者,皆为不道也。

 

启蒙主义者

 

有宋国人,名叫阿桧。

阿桧平时喜欢逛动物园。

一天,从动物园回来,性情大变。

他突然觉得动物比人类高级。

怎么才能把人类这种低级生物都变成动物呢。

这就需要靠启蒙才行。

阿桧认为自己肩负着这样的使命。

从此他便以启蒙主义者自居。

 

阿桧见人就说,我要启蒙你们人类。

人们觉得很纳闷,就问他,启蒙啥。

阿桧说,启蒙你们人类啊,

你们人类太低级了,什么都不如动物。

要想成为像动物那样的高级动物,

只能通过启蒙运动才可以。

动物会飞,你们不能。

动物有毛,你们没有。

动物会爬树,你们不会。

连屎壳郎都会搓粪球,

但是你们人类不会。

你们见过屎壳郎搓粪球吗,多么完美啊。

能搓出如此完美的粪球,

它们是多么的富有工匠精神啊。

还有关键的一点,动物有尾巴,你们没有。

你们人类居然连尾巴都没有,

难道还不是低级生物吗?

所以,你们必须得承认,

你们所有的一切,都不如动物。

 

人们听阿桧这么贬损他们,

把他们说的连禽兽都不如,

就抓住他狠狠的打了一顿。

鼻青脸肿的阿桧觉得,自己反而更加高大了。

在这之前,他只是个启蒙主义者。

在这之后,他觉得自己不仅是个启蒙主义者。

还是一个为真理而做出牺牲的殉道者。

苟以启蒙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他愈挫愈勇,继续推行他的启蒙大业。

终于,他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久而久之,被人们揍的生活不能自理。

 

阿桧觉得,他思想太独立了,不被人理解。

这宋国人民智不开啊,现在还不配当动物。

阿桧向孔子问道,启蒙主义应如何进行到底。

 

孔子说,我的道,与你的道不同。

我的道是把禽兽变成人,是人道。

你的道则相反,则是要把人变成禽兽。

 

阿桧疑惑的问:

难道禽兽文明不比人类文明高级吗?

孔子说:

“只有禽兽不如的人,

才会认为动物比人高级。

而你所谓的启蒙,不过是忘了自己是人,

又欲做禽兽而不可得,

所以才觉得自己不如禽兽,

一个禽兽不如的人怎么活下去呢,

只能幻想,别人又不如你。

靠这种虚妄的新自我认同优越感才能活下去。

这就是你的启蒙热忱的根源。”

 

阿桧被孔子说的愣住了。

抬头仰望着远处的星空,一言不发。

 

孔子又说,

“今天我要把你重新变回人。

正确文明次序是人,禽兽,禽兽不如的你

而不是禽兽,禽兽不如的你,人类。

一个人建立新认同的前提,

就是要加倍的否定旧认同。

这种否定,则被你美其名曰为启蒙,

只有这样被美化的否定,否定才具有正当性。

你要在禽兽那里找到你是谁这个答案,

那么你就会疯狂的仇恨和否定人类。

但是,你的肯定要否定,都反了。

你现在应该做的是,

否定禽兽,而重新肯定人。

因为你本来就是个人,

你只是因为忘记了自己是谁,

才变成了一个禽兽不如的启蒙主义者。”

 

听了孔子的这番话。

阿桧如同被雷电击中,他喃喃自语的说:

我是人,我是人,我是人……

 

叶公好龙

 

一群有钱人,在谈论传统文化。

他们穿着马褂,戴着木珠子,摇着扇子。

时而滔滔不绝,时而慷慨陈词,眉飞色舞。

他们说,那个,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

我们要复兴自己民族的本土传统文化。

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子路听了,便问这群人,何谓传统文化?

 

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国学啊。

儒道猩三教合一,猩心道骨儒表。

说完做了一个狗作揖式的的动作,十指冲天。

 

子路强忍着反胃说,你们都是印度人吧。

华夏文化,何曾以猩为心过。

请勿再议论此等异端邪说。

 

这群人见子路如此说,便群情激奋了。

他们开始大骂子路,说子路太偏激太不包容。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有一颗猩猩心呢。

你这种封建糟粕老顽固太迂腐了。

 

子路见他们不可理喻,便回去告诉了孔子。

孔子听罢,不由得悲从心起。

说道,陋民如此,天丧斯文矣,天丧斯文矣。

 

子路见夫子这么说,便拔剑剜掉那群人的心。

做了一碗猩猩汤。

 

学海无涯

 

有一颗很大很大很大的树。

大到无法想象的大。
这棵树,能做无穷无穷无穷多的小板凳,

做完小板凳自己还丝毫没有耗损。
每一个小板凳,长的都不一样。

这些小板凳合在一起,叫做万物。
有个叫惠施的人,穷尽一生,去数小板凳。

数完做个编号,取个名字。
然后跟他认识过的小板凳合影分享到朋友圈。
惠施的朋友圈里面有个人叫庄子。

经常看惠施发小板凳刷屏。

庄子评论说,

你这样啥时候能数完所有的小板凳啊。
惠施说,我用一生去追寻,

生命不息,数板凳不已。

庄子说,

你的生命是有限的,板凳是无穷多的,

你拿有限的生命去数无限的板凳,要歇菜啊。

惠施一听就不高兴啦,说庄子,

你不数板凳每天吊儿郎当的凭啥教我做人。
庄子回惠施说,

我聪明啊,所以才不会干你这样的傻事呢。
惠施说,你平时啥都不干,

不数小板凳,也不发朋友圈,

你的人生都干啥用了?
庄子说,你知道那些小板凳是怎么来的吗?
惠施说,当然知道啦,树做的。

那棵树啊,是所有小板凳之母,万物之母。

庄子说,我和那棵树谈笑风生。

你呀,太幼稚。

 

听了庄子的话,孔子叹曰:

庄子,生而知之者也,不窥牖见天道。

吾学而知之者,唯学而不厌以成道矣。

 

孔子要说的话,说完了。同道们,周末愉快。

参与评论

  • 1946728720@qq.com

    古时寓言的现代包装

    1月前 (04-15)
    回复
  • 2663238340@qq.com

    无法了解生死的人 一切都是妄念 道生无 无生有 有生万物 万物互生 互化

    5月前 (12-20)
    回复
  • 乐妈

    好好感悟体会。

    6月前 (12-02)
    回复
    回复乐妈
  • 至道清源

    所有穿墙术练习者,都是因为愚蠢。
    越是愚蠢的人,越喜欢,未得此而望彼。
    所有的彼岸世界,都是为愚蠢的人发明的。
    是为了让他们永远沉溺在愚蠢里,
    永远不去理解现实,永远也上不了岸。

    6月前 (12-02)
    回复
    回复至道清源
  • tao_66

    孔子说:
    一生一死谓之化,
    知生知死谓之命。
    生死相演谓之天,
    知天知命谓之道。
    道也者,和也,乐也,达也,至也。
    盖厌生死,超生死者,皆为不道也。

    6月前 (12-01)
    回复
    回复tao_66
  • 同道

    可惜太多人看不透。。。

    6月前 (12-01)
    回复
    回复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