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览明鉴 ·

提挈天地:论道家修炼的五种境界

 

一、森林纪:以天为天之长生术

健康和长寿,想必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真正能解答这两个问题的,唯有道家修炼。因为其他的文化和思想流派,要么用彼岸世界来狡猾的回避它。要么想解决但是找不到方法。真正直面这个问题,并真正解答了它的,古今中外也只有道家修炼。所以,如果关心自己的健康和长寿,请认真的看完这篇文章。

现在一提到道家修炼,很多人想象的就是金丹大道和得道成仙,白日飞升。如果大家通读过先秦诸子经典,会发现先秦诸圣的书里,几乎从没提过仙和丹这两个字。

这时期,用来指道家修炼的是长生,摄生,养生等词语。也就是说,在黄帝和老庄一脉相承的思想里,道家修炼是指长生术。在黄帝内经中,画龙点睛的一句话是“夫道者,能却老而全形。”这句话是说,有道之人,不会衰老也不会病。

关于长生术,老子是这么说的,“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在具体修炼思路上,老子提出的是“致虚极,守静笃”,“虚心实腹”“载营魄抱一”“专气致柔”。庄子是这么说的:“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

庄子就具体的修炼思路,和黄帝,老子是一脉相承的。总的来说,都是要恬淡虚无。庄子的具体修炼思路是“纯气之守”“心斋”“坐忘”“正静明虚”。

在黄帝老庄的长生术修炼中,天人相合,人就会变成圣人,真人。那种状态在老子那里,被称为玄同,在黄帝那里,被称为提挈天地,在庄子那里,被称之为齐物,同于大通,与天地并生,与万物为一。

很多人认为,和光同尘就是韬光养晦,圆滑世故的社交艺术,这样的想法是十分粗鄙。同样,还有人认为,齐物论是指社交艺术,要包容别人,海纳百川,这也是十分粗鄙的流俗理解。提挈天地,玄同,齐物,三个说法是一个意思,都是指修炼的最高境界:合道。

在庄子之后,长生术一脉就渐渐隐没。长生术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大道,它的适用对象,不只是人,而是关于万事万物生与死的普遍规律。以皇帝老庄长生术可以理身,可以理家,可以理业,可以理国,可以理天下。所谓长治久安,把身体当成天下,把天下当成身体,道理都是一样的。

黄老庄之学,最高的运用,就是平天下。很多人把庄子从黄老中抽离出来,这是既不懂黄老,也不懂庄子。甚至认为,庄子之学,是出世之术,这就更无知了。出世,入世之分别,都是后世浅人妄言。道家从无出世入世之说,道家只有得时而驾,不得时而隐的说法,关键在于一个时。

庄子不想平天下吗,他当然想,只是当时的天下太烂了,道与世两相丧,圣人不仅不能平天下,连存身都难。就像他说的那样: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当今之世,仅免刑焉。

黄帝老庄之道,遭到世俗的误读和矮化,沦为社交鸡汤,应该是从魏晋王弼郭象,这群粗鄙之人的圣人注我,系列文化运动开始的。

中国文化,从伏羲开始,一直都是帝王官学一脉相传。掌握天道之奥的人,是岐伯和广成子这样的天师。天师负责把天子教育成圣王,于是在上古和中古时期,因为天师圣王官学体系比较稳固,所以中国社会比较太平。那也是后世文人们心中的理想社会。

老子是最后一任岐伯式的人物,也就是掌握着帝王之术的官学,负责把天子教育成圣王的天师。周朝皇室内乱,王子朝带着大量书籍奔楚,老子出关。这标志着,中国从上古到中古一脉相传的官学体系的崩溃。官学崩溃后,文化和知识,书籍流入民间,导致民间私学开始泛滥。百家各执一端,异端尽出,争鸣不休。

我们现在人往往把百家争鸣,理解为文化昌盛,其实是理解反了。百家争鸣恰恰是一次空前的文化危机。黄帝之前为上古,黄帝到春秋为中古,百家争鸣意味着,传承几千年以来的,内圣外王天下秩序,彻底终结了。在这场空前的文化危机中,道裂为百,天下大乱,整个社会到处都在人头翻滚。

对于今天把百家争鸣这场文化危机,当成是文化昌盛来颂扬的现代人,只能说他们都是没文化的粗鄙之人。

庄子是这么描述这场空前文化危机的: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然,不该不遍,一曲之士也。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之容。是故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

于是,庄子不禁发出了这样的千古悲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

这场文化危机的森林大火宣告着,以天为天的内圣外王时代结束,也同时宣告着,华夏文明将进入以人为天的内法外儒时代。

二、灌木纪:以人为天之神仙术

神仙术的四个代表人物是张道陵,魏伯阳,葛洪和魏华存。为什么道家的修炼会从长生术演变到神仙满天飞的神仙术,这就得从汉儒说起。

森林大火之后,华夏文明该走向何处,作为汉朝官学的汉儒,应运而出,回答了这个问题。以天,天师,圣,王,天下为结构的天道体系废弛,于是接下来以天子,礼,儒,法,大一统为基本结构的人道体系兴起。华夏文明,也从森林生态系统退化成了灌木生态系统。

以人为天,势必就需要把人拔的和天一样高。所以,在汉儒中,出现了和先秦之儒不一样的趋向,那就是儒家思想的神学化。孔子被赋予神格,被汉儒称之为素王。汉朝皇帝也要和天之间,进行天人感应。天人感应论一出,顺理成章的,灾异说就出现了。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文化运动的总工程师,董仲舒所提出的灾异说认为,皇帝就是天本身,天就是皇帝本身,如果皇帝德厚,那么天下就会祥瑞太平,如果皇帝德薄,那么天下就会昏乱祸殃。既然天就是皇帝,天德就和天子之德互相等同。那么同理,反过来也成立,如果出现了地震,是天德不顺,那么也说明是皇帝缺德。

这个反过来也成立的推理,把汉武帝气坏了,差点砍了董仲舒。天什么时候地震,什么时候洪水泛滥,谁能控制得了,那纵使皇帝再英明再勤奋,也会终有一天被缺德。董仲舒的思想哪里出了问题呢,本质上就是以人为天这个体系的必然会出现的缺陷。

在以天为天的天道思想里,老子说,天之所恶,孰知其故?老子认为,人只能合天顺道,只能根据天地出现了什么状况,然后再相应的进行善谋,善应,善利和善胜。这就是莫知其极而无不克的思想。

在《道德经》中,老子是这样阐述他的福祸观的: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 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

天道福祸观认为,天地的造化运动,万物的演化运动,并不以人主观的好恶损益为转移,人的心智,是无法穷尽一切损益福祸的,更无法控制天地造化只出现福,不出现祸,所以说,其无正也。因为对天来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它所垂降的天象和造化,是福还是祸是利还是害,那只是人类从自己的立场出发,自己所作出的理解而已。

在独尊儒术的人道福祸观里,以人为天,根据天人感应和灾异说,如果天下出现了灾祸,那么就是皇帝缺德。儒生们,为了维护皇帝这个至高的天和他完备的天子之德,就必须得穷尽天地福祸和利害,尽力的让天下不出现祸殃,以免让皇帝陷入被无辜缺德的尴尬境地。怎么才能让天下不出现祸殃呢,只能事先预决占验,在祸殃发生之前来规避它。

到这里,汉儒一分为二,分成了经学和纬学两部分,经学负责经世济国,纬学负责预决吉凶。孔子既叙六经,以明天人之道,知后世不能稽同其意,故别立纬及谶,以遗来世。这便是纬学的由来。纬,是谶对经而言产生的概念。谶纬常见连读,谶是什么呢,「亡秦者,胡也」、「大楚兴,陈胜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包括后来的推背图,烧饼歌,这些都是谶言。

在华夏文明的以天为天的森林纪里,那些能够同于大道,合于天伦,可以提挈天地的真人,比如岐伯,广成子,神农,黄帝,伊尹,老子,这样的人,才可以被称之为天师。天师和圣王们,才可以以国家官学的形式,为百姓以天道立教。

但是在汉朝以人为天的华夏文明灌木纪,这样的真人,不复存在。因为真人本身,就是以天为天才会出现的天道掌握者。以人为天的人道时代,最高的圣人就只能是周公和孔子,他们同样以国家官学的形式,为百姓,以人道之礼法立教。

到了东汉,神学化的汉儒,谶纬之学成了国家显学,装神弄鬼的那一套,最终把整个国家的祭祀体系和官学体系,都折磨的千疮百孔。这时候张道陵应运而出创立了天师道,来化解谶纬之害,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道教的起源。

东汉产生的以人为天的天师道的天师,和以天为天的岐伯老子这样的天师,是不一样的。本质上,我们现在所理解的道教,它是人之道,非天之道,是人之教,非天之教,它是张天师家学的传承。以一家之学立教,这是华夏历史上开先河的第一次。这和孔子还不一样,孔子所述,皆为周朝官学,可以认为,汉儒是周朝官学的一个改版。所以,以孔子之学立教,就等同于以周礼立教,以周朝官学立教。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今天我们所理解的这个道教的根和源头,是汉儒,而不是老庄,它只是披着黄老庄之道的外衣,行汉儒谶纬之实。黄帝老庄为代表的天道之学,从不论装神弄鬼之言。先秦诸圣的经典和官学正史中,也从不论鬼怪神巫之说。装神弄鬼,是汉儒谶纬之学的产物。汉儒中,孔子为素王,所以在道教中,也如法炮制,老子就变成了太上老君,都被神格化了。

进一步,结合了民间的一些俗学杂学私学传说,天师道又演绎出来了一套神仙体系。在儒家的祭祀体系中,自古以来,华夏的最高神是昊天上帝,他只是天的一个代称而已,并非真正的人格化的神。天师道有昊天上帝不崇,而把老子神格化,变成了和昊天上帝对等的至高神,那就是说明,一个国家里面,出现了两套不同的祭祀体系。这也说明了,天师道立教之时,东汉官学和官方祭祀体系,已经实质性的崩溃了。果然,东汉王朝没多久就衰亡了。

单从道家修炼上说,张道陵比后世的一些内丹士,修为是高很多的,这点从寿命上是很直观的可以反映出来的。从他的道术源流上来看,方仙术,黄帝、神农、老子之道,易,医,等等,都很精通。

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这本书的思想来源有三部分,一是周易,二是黄老庄之道,第三是神农之道。后来的内丹士们,称这本书为万古丹经王。在这本书里面,开始出现了丹这个字。丹是什么,本意是指丹砂,一种药材。在《神农本草经》里,药材主要可分为四大类,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金属药。

在先秦,尤其是到了汉代,很多炼丹术士认为,矿物药经过炼制,人服用之后可以不朽,这就是被后来的内丹士们称之为外丹术的道术。事实上,我们现代人所理解的中医,是古代圣人修炼道术的副产品。中医主要有两大流派,岐伯和黄帝是一派,神农和伊尹是另一派。岐黄派以道治身,神农派以兵治身。

中药能治病的基本原理,就是黄帝所说的毒药攻邪。药之所以能攻邪,就在于它有毒,在于它有偏性。人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自身阴阳出现了偏盛,所以就需要用毒药阴阳的偏性,来纠正和修复身体阴阳的偏性。以药之毒,攻人之邪,这就是和用兵打仗一样了。要了解中医概貌和源流,建议阅读徐灵胎所著的《医学源流论》,此人天赋甚高,为数不多真正把中医弄明白的人。

岐黄派和神农伊尹派,在张仲景那里交汇,就形成了后世中医的基本面貌。以道治身,需要圣人才可以做到,以兵治身并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所以后世的中医,基本上全是用兵派,这也给人们造成了普遍的认知误区,认为中医就是中药,中药就是中医,其实并非如此。有人说,中药有毒,所以中医不好,这是完全没常识的说法。既然是用兵,刀没刃,枪没尖,怎么打仗,药不毒,又怎么攻邪。

现代的学院派中医教育,流水线式的培养医生,类似于在流水线上培养十大元帅。可想而知,这种流水线出来的人,用兵水平会怎么样。这些流水线上培养出来的傻瓜中医大夫,他们不要说修炼了,他们连易道医同源都不懂,连中医怎么来的都不知道。用药如用兵,对症致病,不对症致人,所以让不会打仗的人去领兵,让不会辩证施治的人去治病,都是在合法的杀人。

庸医们破罐子破摔,最终只能像西医那样的跳大神,走向纸上谈兵派,拍脑门临床经验派和装神弄鬼派。现在很多中医大夫,都崇拜印度大猩猩,这是很可怕的事,说明当代中医已经出现了巫术和诈骗化现象。扁鹊六不治里说,信巫者不治。就是说,如果病人迷信装神弄鬼那一套,他的病是治不好的。而讽刺的是,现在的中医大夫,自己都信巫,且信的还是印度进口猩猩巫,不仅自己信,还喜欢劝病人去信巫。信巫能治病,还要医生干什么呢。这根本不是什么悬壶济世,这是一地鸡毛。

葛洪的神仙术思想,主要体现在《抱朴子》和《神仙传》两本书里,在这两本书里面,开始出现了大量的仙字。老庄不言丹,不言仙,生死相徒观,也不谈白日飞升,葛洪对此颇有微词。尤其是对庄子的外生死论,更是非常的不以为然,他说,老庄离神仙之术还有万里之遥。

在葛洪的理解中,神仙可以分为三等。《抱朴子内篇·论仙》中引《仙经》将神仙分为三等:天仙、地仙、尸解仙。称:“上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

举形升虚,也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拔宅飞升,白日飞升。不仅是葛洪,这时期神仙术家们的共识,他们大都认为有本事的神仙是要带着身体飞升成仙的,只有比较笨的神仙,才会死了之后再脱离肉体成仙。这跟后来的神仙理论,是不一样的,我们后面会说到。

葛洪神仙术的主要道术来源,神农药物学,医学,方仙术,炼丹术,汉儒,除了会炼丹和修炼神仙术,葛洪还是一个入相出将的治国天才。葛洪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大,他总结了前人关于神仙术的学说,使得神仙术这座大厦在理论上建立了起来。并且,他对整个人类的影响都十分大,比如火药,就是葛洪炼丹的副产品。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也是源自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的药方。

魏华存,一位传奇的修炼成仙的女神仙,本出于天师道。后来另立门户,创立了道教上清派,上清派的经典是《黄庭经》。后来,上清派又以《黄庭经》为核心,发展出来了《上清大洞真经》。上清大洞真经认为,人不用修炼,直接把这本书念一万遍,就可以变成神仙。

《黄庭经》中的神仙术修炼,相比张道陵,魏伯阳和葛洪而言,出现了很大的创新。黄庭经的核心思路是:积精累气,存思内守,形与神俱。《黄庭经》很独特,它和之前神仙术里的外丹修炼不一样,和后世的内丹术,也不一样。它是神仙术,从外丹修炼,走向内丹术的承前启后的关键一步。

张道陵,魏伯阳,葛洪,魏华存,在神仙术方面,都可谓是不世出的天才。在华夏道家修炼的森林纪过后,它们像地表之上,突兀的高大的灌木那样,鹤立鸡群地矗立在神仙术这门学问的丛林里。这些神仙术的天才所创立的学问,继续向下传承和发展,道家修炼,也从灌木纪,走向了草原纪。从神仙术,走向了内丹术。也标志着,道家修炼,从以人为天,走向了以身为天。

三、草原纪:以身为天之内丹术

以人为天,和以身为天,难道有什么不一样吗?当然不一样。以人为天,讲的是抱神不离,形与神俱,形神俱妙。根源上来说,依然不离老子说的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神不离形,形不离神。

但是对于内丹术来说,它则是以身为天,侧重于对身体这个形的修炼,而不是把形神合一作为一个整体的人来看待。于是,在内丹术里,开始形神割裂,阴阳离决,性命相异的修炼体系。这在以前的神仙术里,是不可想象,也是不可理解的。但是它的出现,又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因为道家的修炼道术,开始从灌木生态,走向草原生态。

在草原上,像张道陵,魏伯阳,葛洪,魏华存那样鹤立鸡群矗立在灌木丛之中的参天大树,不存在了。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只剩下了几颗像路标一样但是已经不再参天的大树。这几颗大树就是内丹术里的大宗师钟离权、吕洞宾、施肩吾和司马承祯等内丹士。

因为战国时期的燕赵方仙术,魏伯阳,葛洪的神仙术,宣称人可以修炼外丹成仙,但是在历史上却屡遭失败,比如秦始皇,汉武帝和李世民,都是崇信外丹术可以成仙,但最后,不仅没成仙还反遭其祸。燕赵方仙术士的外丹修炼,和神农广成子之人的外丹修炼,应该在传承上走样了。有可能的原因,未必是神农之道的问题,而是真正的大道已经失传。

残酷的现实,逼着神仙术士们,只得另辟蹊径,走向内丹术。内丹术的思想源头,一是魏伯阳和葛洪的外丹修炼术,二是上古以来一直都比较独立的一派修炼学问,那就是练气术。练气士的代表,就是彭祖。外丹神仙术和练气术的会师融合,就产生了内丹术。

我们现在所看到和理解的内丹术,要分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讲,少阳派和文始派。这种以身为天的修炼体系,源流上是葛洪道术传灵宝派,灵宝传钟吕,钟吕传少阳派各个支派。内丹术的另一派,则是文始派,他们和钟吕所代表的少阳派,修炼体系,几乎完全不一样,严格的说,文始派,并不算是内丹术,他们是更高级的东西。不过,现在约定俗成的认为,文始派修炼体系,也是内丹术一系,所以这里也放一起讲。

文始派一脉,是老子传尹喜,尹喜传麻衣道者,麻衣道者传陈抟,陈抟传火龙真人,火龙真人传张三丰,他们一代只传一个道术继承人,平时不显于世,所以也被道家修炼人士称之为隐仙派。葛洪之学传钟吕,钟吕再传王重阳等人。陈抟和吕洞宾之间的交往,使得葛洪之学和尹喜之学,发生了碰撞和交流。

钟吕的道家修炼思想,在《钟吕传道集》和《灵宝毕法》两本书里。另外也有一些书,标榜是吕洞宾修炼道术,比如《太乙金华宗旨》,不过看书里面的内容,和《钟吕传道集》《灵宝毕法》并不一致,所以权当它是托名的伪书看待好了。吕洞宾全集,和张三丰全集,是伪作重灾区,收录的假托伪书太多。

钟吕认为,仙分五等,这和葛洪的仙分三等,是一脉相承的思想。钟吕说称的神仙的五个等级分别是:“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鬼仙不离于鬼,人仙不离于人,地仙不离于地,神仙不离于神,天仙不离于天。”这里说的鬼仙就是指乔达摩,是神仙中,最低级的一种仙,名曰为仙,实则为鬼。可见钟吕对印度要饭文化是骨子里瞧不起的。

吕洞宾认为,身体是阴渣,只要炼尽阴渣,那么就可以纯阳成仙,也就是可以出阳神,纯阳之阳神可不朽,成为真正的永恒的神仙。所以他也叫吕纯阳,纯阳真人。这和葛洪认为,最高级的仙,是举形升虚,拔宅飞升,在理论体系上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形。

至于钟吕道术传至王重阳,全真教认为,抛弃肉体,解脱了道,才是最高的境界,这恰恰是和葛洪反过来的,全真教的最高神仙境界,在葛洪那里,其实是最低等的尸解仙。全真教喜欢使用解脱,轮回这样的词汇,说明葛洪和钟吕的道术在他们手里,已经受到了印度文化的严重污染。修仙修不成,连做个仓库保管员都不合格,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钟吕所开创的内丹术少阳派,经过后世的传承,主要分为了南宗和北宗。北宗以全真教的王重阳和全真七子为代表,南宗以张伯端为代表。实际上,无论是王重阳,还是张伯端,他们在道术上,都远不如钟吕。《灵宝毕法》才是少阳一派,最高的经典。不过这本书,里面内景都是真的,修炼的下手方法,多数都是隐语和黑话,按照书上修炼,后果难料。

南宗的真正高人,不是张伯端,而是白玉蟾。最高经典,也不是张伯端的《悟真篇》,而是白玉蟾的内丹术著作。白玉蟾才是南宗真正的创始者和道术的巅峰。张伯端修炼了一辈子,最后还得病而死,只能说明,方法不对。至于被后人所推崇的伍柳一派,和王重阳和张伯端相比,就更等而下之了。修炼伍柳的内丹术,神仙没修成,最后却可能炼成了性无能的太监。

值得一提的,是黄元吉和他的内丹术中派。黄的总体思路是,冲脉一开,百脉皆开,所以他主张先开冲脉。因为通常的思路是,先开任督二脉,再开十二正经,接着是奇经八脉,最后是冲脉,冲脉一通,全身百脉皆通,最终全身肌肉若一。黄的这个思路相对来说,的确比较高明。不过黄这个人,也比较神神叨叨的,虽然他看到了一条捷径,不过他画蛇添足的东西太多了。

内丹术的修炼,从《灵宝毕法》来看,根本上就是身体的气液变化。一开始是气,到了肘后飞金晶,开始变成液,脑肾相通,上为脑髓,下为肾液。反复还丹,三田反复,最后永镇上田泥丸宫。

这里要提一下,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其实是讲钟吕派内丹术的道家修炼之书。只是借着印度要饭文化来做一个巨大的隐喻,把看热闹的愚人都筛选出去,以免金丹大道所传非人。后来鲁迅和胡适这些粗鄙之人,他们把西游记解释的乱七八糟。当然了,郭沫若这个粗鄙之人,也把《行气铭》解释的更加乱七八糟。

而在陈抟看来,纯阳并不成仙,也不认同性命双修。在陈抟的文始派修炼体系中,最高的修炼境界是练虚合道,而不是纯阳成仙。内丹术修炼的体系化,是陈抟完成的,我们现在看到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化虚,练虚合道,都是陈抟的思想。陈抟和吕洞宾的交汇与碰撞,它的结晶是张三丰。

在张三丰的道术中,主体还是文始派的框架,但是加入了一些钟吕的思想,他是有些认同性命双修的。张三丰的道术,对后世的气功流派,影响很大。这在后面再讲。

关于内丹术,最后我们要说一个人,近代的陈撄宁。陈撄宁为了修炼长生不老之术,遍访各地的道观,他花了很长时间,得出的结论是,那些人其实还不如他。也就是说,到了陈撄宁那个时期,真正的道术,可能已经失传了。他只好自己进行文化考古和探源,提出要把道家修炼的仙学,从道教祭祀体系中,独立出来。

陈撄宁在内丹术的修炼上,并没有获得像他预期那样的成功,所以他便把思路转到了外丹术之上。等他各种药材和炼丹条件都齐备了,但是战争毁了他的炼丹大计。陈撄宁,是近代往前追本溯源最远的一个人,他不管失败了还是成功了,都是一个勇敢的人,精神高大的人。他想走到葛洪那里去,走到魏伯阳那里去,但是他并没有走通,最后他选择停留在黄元吉那里。

道家的修炼,从森林纪长生术,退化到灌木纪神仙术,再从灌木纪,退化到草原纪内丹术。修炼的最高追求,也从提挈天地,退化到了举形冲虚,又从举行冲虚,退化到了阳神出体。又说什么羽化成仙,其实就是和每一个人都一样的肉体死亡。至于出阳神成仙,这是个死无对证的事,怎么说都行。

变形到内丹术,道家修炼的基本原理,已经和岐伯神农彭祖黄帝老庄相悖相颠倒了。老子说,根本原理在于虚心实腹,但是内丹术却是实心虚腹。老子说要载营魄抱一,内丹术却说,要性命双修。老子说,要负阴抱阳,内丹术却说要出阳神。看吧,根本原理上,几乎都反了过来。

为什么王重阳58岁就去世了,因为他可能并不懂深根固柢之道。更荒唐的是伍柳一派,居然追求马阴藏相这种笑死人的印度肮脏妖术。很多人拿性命双修说事,觉得是多么奥妙伟大的思想,其实性命双修,就是和坚白同异一样愚蠢的观念。

一块石头,又硬又白,如果内丹士来捡这块石头,他们可能会坚白双捡吧。北宗认为,应该先把石头的白捡起来,再捡石头的硬。南宗认为,应该先把石头的硬捡起来,再捡石头的白。别异性命,以名乱实,不管是先性后命,还是先命后性,都是在如同坚白同异一样地闹笑话。

内丹术继续向下退变,就演化出来了形形色色的气功流派,下面我们开始说气功。这也意味着,道家修炼,从草原生态,进一步退化到荒漠生态。

四、荒漠纪:以息为天之气功派

道家修炼,身体会出现五个不同层面的变化,从低到高,依次为气液神虚道五层。真气不全,髓液不开,髓液不全,神灵不开,神灵不全,太虚不开,太虚不全,大通不开。同于大通,则能提挈天地。这就好比上学一样,依次是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幼儿园不毕业,就无法升小学,小学不毕业,就无法升初中,初中不毕业,就无法升高中,高中不毕业,就无法升大学。

内丹术修炼到最高,大概会止步于髓液,小学的水平。再往前走,就得需要更高的天赋和理论指导了。而气功呢,则是内丹术的皮毛,皮毛中的皮毛,气功士,在道家修炼体系中,大概相当于幼儿园都不愿意收的那种儿童。大部分的气功,只是止步于皮下浮阳之气的搬运。可能连任督二脉都不能开通,这是非常初级的,幼儿园阶段的修炼。虽然气功用的都是道家的思想理论,但是它的做法,完全是反的,比内丹术还反道。

这样的后果,是比较严重的。不仅不能修炼得道,可能还会损害健康。因为用意念搬运浮阳之气,会导致全身气机紊乱。人的气机一乱,就会出偏,出偏了之后,整个人就会精神不正常。为什么气功热里面,出现了那么多歪门邪道的妖蛾子,因为很多人脑子都炼坏了,出现了精神错乱。

这个精神错乱的后果,就是特异功能狂热。肚子里面有个轮胎在转啊转,穿墙术,开天眼,意念搬运,用耳朵识字,水盆变活蛇,各种神通,其实都是一贯的江湖骗术和魔术罢了。全国人民,也都跟着这些气功大师们,一起颠三倒四的。

真正的道家修炼,神农岐伯黄帝彭祖老子庄子,包括后面的魏伯阳,葛洪,从没说过修炼最后会出现特异功能。特意功能的说法,应该是中国民间社会一直存在的会道门组织里面的文化糟粕,再次沉渣泛起。比如白莲教,一贯道这些会道门邪教,都是通过魔术冒充特异功能来骗人入教和供养的。骗人的这一套归根到底,都是印度人传过来的。

会道门被打倒后,又被人当成宝贝捡了起来,这真是一件咄咄怪事。会道门的沉渣泛起,借着一些道家的入门级的修炼基础知识,于是,席卷全国的轰轰烈烈的气功大潮就出现了。说白了,它是一种社会问题,老百姓关心自己身体的健康无可厚非,但是整个社会,都被妖妄之人所操控,这就是正道不兴,奸邪必盛的道理。

在那场轰轰烈烈的气功热大潮中,唯一可能懂点皮毛的,应该是李少波的真气运行法。他的方法非常简单,主体是对三丰丹法的简化和俗化,同时也夹杂了一些行气铭,内经图,和黄帝内经里的道理。

这个功法,可以开通任督二脉,对一些身体修复早期会有帮助。但是开通了之后,幼儿园一年级读完了之后怎么办,它没说,估计也是不懂吧。所以就会导致一个很不好的后果,很多人修炼了这个功法,就一直反复的复读幼儿园一年级。一直任督循环,小河车搬运,久而久之,肾精就被搬空了。

至于其他曾经闻名遐迩的功法,比如修炼大轮胎的,严新,张宝胜之流,不说也罢,这些人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什么事都敢做,毫无知识、修为和原则。说白了就是跑江湖的骗子。不入流,就不说他们了。

为什么气功修炼,不可能成功呢,因为它是以息为天的旁门小术,根本不通道家修炼道术。只专注呼吸,不懂阴阳,不懂形神,不懂人身,不懂天地,那有什么用呢。上古炼气士,最后要做到的是闭气内息,不是以呼吸搬运真气。近代的气功热,和上古炼气术,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大道隐没,养分越来越贫瘠,于是整个社会都荒漠化了,这就是气功热的深层根源。人们向往真正的大道,可以带给他们健康和长寿,但是这样的向往和热情,却被社会上的妖妄之人利用了。

生态的退化,还没有结束,从那场森林大火开始,一直烧到了荒漠化,在这片干涸的荒漠之上,华夏人和华夏人的文明,还在继续向前演化着,进一步从荒漠到灰烬。

五、灰烬纪:以妖为天之盲流派

我们这代人看到的,就是在这场灰烬上的狂欢,今世之道家修炼以何为天?以妖妄邪僻为天,以鄙俚恶俗为天。在森林纪,天下无二道,抱一为守;在灌木纪,道术碎裂,裂成百家;汉儒救之,谶纬祸世。在草原纪,大道不存,旁门百出。

至于荒漠后,只剩下灰烬。一路的退化,一路的干涸,一路的碎裂,一路的道与世两相丧。直到所有的一切,都碎成一地的垃圾。风把灰烬扬起,垃圾随着起舞,在人们的眼里,他们在看着漫天飞舞的垃圾,以为自己看到的是风景。

在这片灰烬上,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上面飞奔着数不尽的老鼠,飞舞着数不清的苍蝇,爬行着无数的蟑螂。它们是各种蝉修,各种修行,各种印度猩猩文化,穿着传统文化的衣服,粉墨登场。任何吃喝拉撒的鄙俗之事,都会被盲流忙在上面加个蝉,加个修,加个道。此等以妖立教妖言惑众者,皆为盲流。

真正的修行,是修之于身,行于大道。又怎么可能是盲流,猩猩,苍蝇,老鼠和蟑螂能够理解的呢。这些在垃圾场上如鱼得水的老鼠苍蝇们,他们向无辜被蒙蔽的人们宣称垃圾和垃圾之间的殊途同归,垃圾和垃圾之间,都应该互相尊重和包容,只要能集满所有的垃圾,就能得道。

这些盲流里面,靠吃垃圾为生,如鱼得水的人,比如招摇撞骗姓南的那个,写武侠小说的姓金的那个,在比如在网络修行界比较出名的元吾氏,都是盲流和老鼠。南写的道德经注解,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每一句都是错的,一本书一句都没注解对,这也的确是国学大师们的普遍水平了。

再说写武侠小说的那个老鼠,把打通任督二脉这种幼儿园层次的修炼次第,当成是道家修炼的最高境界。就好比认为幼儿园是最高的教育追求一样。他还把易筋经这种拉筋的书,称之为绝世武功。这个人啊,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敢乱写,作为一个文盲,起码得有点文盲的自我修养吧。

那个姓元的,更令人捧腹,他把生物学,灵修,冥想,内丹术,清明梦,婆罗门教,心理学,基督教,回回教各种流派,都掺杂勾兑在一起,最后总结出一个最高目标和追求,叫做证本源。这样也能蛊惑几十万人,叹为观止。大道隐没,垃圾丛生,这些开垃圾收购站的盲流,居然也敢吆喝着宣称自己是有道之人。

老鼠蟑螂一般的盲流们太猖獗,人们已经被蒙惑的太久了,以至于他们甚至已经忘记了这件事:道在森林里,不在垃圾场。

对于不寻求做神仙,只是为了身体健康和长寿的人来说,这些盲流有百害而无一利,还动辄几万几万的进行财务诈骗。

文章写到这里,希望能给看过这篇文章的人,展示出来一副关于道家修炼的全貌,没有相关知识基础的人,可能对这篇文章看起来比较吃力。没关系,慢慢看,看懂了这篇文章,首先可以识别出来骗子,避免财务损失。其次,可以真正的鸟瞰自己民族的养生和修炼文化。第三,有心之人,沿着文中的脉络,应该从中能找到自己向往的健康和长寿。

很多人可能会会脱口而出,道家修炼挺好的,我想健康,我想活的久一些,我具体应该怎么做呢。把文中所提到的人和书都研究一遍,大概能理解了,就可以以理入道了。切忌,不要以径入道,而要以理入道。在做任何事之前,如果你不理解它,就不要去做。修炼之事,更要慎之又慎。没弄明白之前,千万不要盲目,否则会出大问题。如果自己不明理,那么即便是上古圣人天师们手把手来教,也是不可能入道的。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是得道高人,那么辨别的方法很简单。看他能不能驻颜不老就行了。夫道者,能却老而全形。所以,凡是不能却老而全形,还妄称自己得道的,还广收门徒的,就是骗子。历史上,总共得道的也没几个人,哪里有那么多得道之人,还碰巧给你遇到了,而且道还可以像卖东西一样的卖给你。期望放低点,多读古圣之书,勤而行之,益寿延年,还是可以做到的。

比较迷惑人的一点是,很多人认为,多少教多少教合一就是好的。其实是说反了,用印度猩猩文化,杂道儒并称三教的三教合一,印度那种装神弄鬼的妖异怎么可以和老子孔子的圣人之学相提并论呢,这是对华夏圣人的亵渎。三教合一和以三教合一为根本的国学,一贯道的五教合一,九宫道的九教合一,它们都是邪教。道不是垃圾桶,并不是里面捡的垃圾越多,装的越满就越高明。

恰恰相反,老子说,少则得,多则惑。庄子说,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则不救。老子还说,进道若退,为道日损;大道甚夷,而人好径。所以,大多数的人,在向道之路上,都南辕北辙了。

道术五纪讲完了,这是道家修炼的五纪,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五纪,更是我们这个文明的五纪。一切都从那座森林开始,在森林最后的时期,老子预言了那场森林大火,孔子奔走疾呼却救火无果,庄子亲眼目睹了那场大火,发出了千古悲叹。最后是秦始皇扑灭了大火,汉武帝重新支起了炉灶。

我们五千年的文明,三千年的内圣外王,两千年的内法外儒。至于接下来的一千年,两千年,三千年,我们的文明会演化成什么样,面对接下来的这场地球之火,华夏文明,应该怎么扑灭它,最后又要支起一个什么样的炉灶,这需要每一个坚毅睿智的华夏人,面对它,理解它,思考它,完成它。

《玄览明鉴》系列专题,把当前思想文化领域中的一些基本问题说清楚,本文是第七篇。敬请关注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

  • 68324154@qq.com

    观先生之论点,以道德经为基准,往后四季延伸集各家之核心理念来印证道德经之核心,而后所悟方可传承所谓之道,找到属于自己所谓修道之路是为稳妥不至于走上歪门邪道,毕竟如先生所言,真正的道已失传。不知理解是否准确。也就是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5月前 (12-18)
    回复
  • 龙潭漫步

    关于长生术,老子是这么说的,“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在具体修炼思路上,老子提出的是“致虚极,守静笃”,“虚心实腹”“载营魄抱一”“专气致柔”。庄子是这么说的:“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
    庄子就具体的修炼思路,和黄帝,老子是一脉相承的。总的来说,都是要恬淡虚无。庄子的具体修炼思路是“纯气之守”“心斋”“坐忘”“正静明虚”。

    6月前 (12-05)
    回复
    回复龙潭漫步
  • 文化复兴大使

    写的太好,太透彻了。

    8月前 (09-14)
    回复
  • 同道

    华夏文明为何那么孤独却又那样的与众不同?天道文明早已在中国大地诞生并延绵存在了几千年,这是其它国家的文明难以望其项背的。

    9月前 (09-08)
    回复
    回复同道
  • 易水

    每每读之,无不哀叹。愿华夏文明承天启运。

    9月前 (09-01)
    回复
    回复易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