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贵族 ·

民族复兴在望,中国将重返世界文明中心


一、文化板块的三分天下

 

在前面的文章《全球化3.0:世界是红的》中说过,对天下大势的驱动力和影响力,金融层周期最短,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最多不会超过几年。经济层,影响周期会从几年到几十年不等。政治层,影响周期,会从几十年到百年不等。而比政治层的影响周期更长的,则是文化层。文化层对天下大势的驱动和影响周期,可以长达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所以,要对天下大势进行大级别大周期的分析研判,就得要研究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文化。只有把文化研究透彻了,才有条件对未来几百年的大趋势,进行分析和研判。所谓“不谋万世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不足谋一域”,要谋万世,要谋全局,就得从文化层面入手。这篇文章,就是侧重于从文化入手,把世界和中国未来几百年的天下大势,都说清楚。

 

经济层,只是一个露天的表层社会结构,认为表层可以决定底层,并把底层上翻为上层建筑,然后再通过经济分析,阶级分析,来决定论的推导出来所有的社会演进路径和结果,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因果倒置。它违反自然规律,自然规律,都是从底层向上层传导,而不是反过来。得先有其所以然,然后才会有其然之然。

 

从我们目前的社会现状看,经济发展了,但是并没有根本的解决社会问题,恰恰是社会问题集中的爆发了。这也说明,经济基础,并不能决定一切,单纯的阶级分析,也不再能够在未来社会演进上,给出有价值的前瞻性的判断和建议,并对现实进行新的指导。

 

经济发展了之后,并非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而是更复杂的一系列新问题的大爆发。中国社会,从未有过如此的活力四射,也从未有过如此的彷徨。中国向何处去,有钱了应该怎么生活,新的使命是什么,我们的未来又在哪里,这些问题,都得需要得到回答。而我们之前的旧理论,旧方法,都已经不能够再回答这些问题。

 

第二个三十年里,进口过来的福音书政治学,幽灵经济学,就更不能回答这些问题了。它们不仅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反而制造出来了更多的破坏性问题,它们撕裂了社会,撕裂了族群,撕裂了国家认同,荼毒了我们年轻人的大脑,并把我们的聪明人,都引上了歧路。这种已经破产的思想垃圾,文化垃圾,光清理它们都需要花费很多的代价和精力。

 

要找到这些答案,也不能寄希望于科学。科学说到底,只是工具,它们的限制非常多,对于无法数学化的领域,无法公理化的领域,科学的作用是零。我们会怎么思考,我们的精神世界如何活动,我们的新的使命是什么,我们的未来在哪里,这些都不是可以靠数学模型可以计算出来的。就如同无法通过一只千斤顶来推算出来一个人驾车途中的快乐那样,我们也无法通过数学模型,来推算一个文明的未来。

 

工具,也只不过就是工具,那些数学模型,科学里的定理和公式,跟一个扳手,跟一个千斤顶,从纯粹工具意义上看,也没什么区别。它们的价值,只在于解决具体的实际问题。而无法解决宏观和整体性的问题,更无法对历史进行预测。技术世界,更不能对人类的生活世界,进行大法官似得的判决。

 

要回答这些问题,只能通过文化分析来着手。从最底层,一层层逐层向上分析。这样才能够看明白,才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个文明,会有如此的地貌,会有如此的结构,会有如此的上层建筑。当我们再次深探下去,下潜到最底层的文化层,我们会看到它依然还在翻涌着,它现在的翻涌,要传导到表层,从周期上看,就需要几十年上百年。等它传导出来,人们都可以看到它的后果时,我们的未来就会呈现出来。

 

世界文明史上,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文明,不下好几十个。从文化层面上看,有的彻底消亡了,多数都被合并了,归集到了几个大板块之中。从这个历史趋势看,不同的文化板块,是从多到少,从分散到统合。这种统合的结果,进行到现在,世界上还剩下了三大文化板块:华夏系,牧羊系,要饭系。

 

牧羊系,是目前最兴旺的一个文化板块。它有很多子版块。犹太教,基督教,东正教,伊斯兰教,都是牧羊系文化下面的子版块。现在基督教和东正教之间,存在板块内部之间的内斗,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也存在同板块内部的内斗。牧羊系文化,要想彻底的统一地球村这个天下,首先它得在内部,把其他子板块都合并掉才行。而从基督教对俄罗斯,对伊斯兰的文化统合战效果来看,基督教难有胜算。所以,牧羊系文化要想统一地球,目前看,是不现实的。基督教首先就无法吞并牧羊系下面的子版块。

 

假设基督教可以成功的吞并掉东正教和伊斯兰教这两个牧羊系的子版块,那么整个牧羊系文化板块,就会铁板一块,它们就会向华夏系和要饭系,发起冲锋,发起文化统一战。可惜的是,基督教要倒在它们的文化内战中了。最强大的牧羊系子版块,基督教无法统一牧羊系,就更不要说东正教和伊斯兰教,可以统一牧羊系文化板块了。牧羊系的文化大一统,有生之年,都不会看到。

 

要饭系,由吠陀教,婆罗门教,佛教,印度教,耆那教等组成。在继承合并了古波斯的一些文化遗产之后,历史上的印度文化特产,要饭系,一度十分辉煌。它们不仅攻下了南亚次大陆,东南亚,也北上攻占了整个中亚和西域。一度有千里佛国的盛景。

 

不仅中亚和西域,吐蕃,蒙古高原被要饭系攻陷,华夏系的大本营,也被要饭系攻陷。在南北朝,在隋唐,在元朝,在清朝,要饭系都是高高在上的皇家意识形态。但是要饭系有个致命的缺陷,认同这种文化的人,家庭,国家,即便别人不消灭他们,他们自己也会衰亡。毕竟,这种思想对人们的现实生活,毫无价值,它起的全是毁灭性的破坏效果。

 

这就导致,要饭系虽然凭借强大的病毒传播,可以很容易的攻城略地,但是因为这种文化所构建出来的要饭鬼,和施舍奴的二元结构,是反社会,反自然,反人类,反经济生产的。所以当被攻陷的领地,精华被寄生虫要饭鬼吸食完之后,寄生虫和宿主民族,和寄生民族的国家,就会同归于尽,携手毁灭。三破论,不仅破人,破家,破国,还破寄生虫他们自己。病毒传播,攻城容易,守城难,建设更难,信了这种鬼东西的国家和民族,只能等着凋敝和衰亡。

 

华夏系,创造了华夏系这个文化的民族,几千年以来,自视高贵,以世界文明中心自居,并视其他民族为禽兽。华夏系,对传播自己的文化给野蛮人,没有什么兴趣,一个好端端的健康人,没事去啃丧尸玩,岂不是脑子坏了。这和牧羊系,要饭系,完全不一样,不论是牧羊系还是要饭系,感染上了这种文化病毒的人,都会马上变成丧尸,终生的使命,就是啃咬更多的人,并感染他们。

 

而华夏系文化则不然,华夏系认为,外面都是可怕的丧尸和不讲理的强盗。所以还是关起门来自娱自乐吧。于是华夏系文化,不仅在军事上有个长城,在文化上也有个长城,那就是华夷之辨,华夷之防。这个文化长城,在魏晋之前,牢不可破。最终这个文化长城,被要饭系的那些丧尸所攻陷,是被蛮族们的军事成功,先攻破了军事长城。这些被汉人视为禽兽的蛮族,为了可以统治自视高贵的汉人,他们崇尚戎人信戎神,以佛破儒,强迫汉人迷信要饭文化,这样便攻陷了华夏系的文化长城。

 

在被要饭系文化的丧尸啃咬之后,华夏系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不仅没有恢复过来,还被这些丧尸病毒,钻进了大脑。这些寄生虫,钻进了华夏系的大脑,捏着腔调说话,操纵着无数中国人的精神和意志。这些要饭系寄生虫,它们为了防止被醒过来的华夏系文化消灭,还煞费苦心的,把自己包装成华夏系文化。

 

华夏系文化板块,和牧羊系,要饭系两大文化板块相比,最大的区别是,华夏系是基于天地人这个现实的自然,所构建起来的一套生存和繁衍体系。而牧羊系,要饭系,则都是基于根本不存在的死后世界,根据人活着只是为了以后死的好这种病态世界观,他们编织出来了整套的生活法则和精神控制体系。

 

简单的说,华夏系文化,是活人文化。要饭系和牧羊系文化,都是死人文化。他们虽然看上去是活着的,其实他们已经死了。一个时时刻刻都沉浸在死后世界幻想中的人,他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那些说什么不同文化,只是从不同方向爬同一座山的言论,多么荒谬。活人怎么可能跟死人爬的是同一座山呢。更荒谬的是,还有人说要饭文化和中国文化是一家,是同源。一个人,怎么可能既是活人,又是死人呢。活人和死人,当然不可能是一家,也更不可能同源。

 

媒介技术的发展,已经拆除了所有文化间的藩篱和堡垒。三大文化板块之间,文化统一运动,还在继续进行着。如果华夏系最后输了,被统一进了牧羊系或者要饭系,那说明,地球上的唯一一支活人文化,消亡了。整个地球,都将被丧尸们覆盖。一想到存在着这种可能,一想到自己的子孙,未来有可能变成文化丧尸,就恶心的毛骨悚然。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孔子会说,夷狄之有君,不如华夏之亡也。

 

在目前的三大文化板块中,要饭系,想统一世界,希望很渺茫。要饭系的本事,就是精神讹诈和欺骗,在这些手段上登峰造极。导致后来很多被骗的傻子,都要反过来为骗子辩护:天下傻子这么多,说明骗子说的总有点道理吧;而且这么多傻子,被骗了上千年,难道还不能说明骗子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嘛。

 

牧羊系内战都打不完,要饭系的那些只懂得偷鸡摸狗的骗子们,又蝇营狗苟的令人作呕。所以,要在文化上统一地球,这个使命,只能由华夏系来完成。而目前华夏系的弱点是,得先甩掉身上的寄生虫,要饭系和牧羊系这些年钻进华夏系大脑和身体里的寄生虫。

 

灭了虫,身体健康了,胆魄强大了,那么才能够在精神上碾压要饭系和牧羊系,并对这些奉行死人文化的丧尸们,发起文化歼灭战。很多童心未泯的人认为,“文化”越多要好,越多样性越好,要互相尊重,要互相融合。实际上,这个观点并不符合历史和事实。历史告诉我们,世界上的文化类型,是越来越少了,文化模因也越来越少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规律和趋势呢,因为万物法则,说到底,就是个利害损益关系。任何事物的交锋,都会产生利害和损益关系。而文化的生态,和动植物界的生态规律,并不一样。动植物界,会形成生态上的互利关系,是一种有限竞争。而人类的文化生态,则不然,人类和其他动植物的有限可控扩张不一样,人类的扩张,在利己和损人这两个事上,是没有限度的,表现为无限竞争。狮子不会养羊,羊不会种草,不会冬天给草盖大棚,不会灌溉。但是人什么都会,而且随着问题的变化,人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会有针对性的更新变化。

 

人在构建出来文化人格之前,他是没有战友的。只有构建出来了文化人格,他在明白了我是谁,那么他就会跟同样安装了这种文化软件的人,并肩作战,认为他们是一起的。这种文化模因的竞争,跟工商界,互联网界,科技界的竞争,如出一辙,最后,都会导向垄断。垄断原理,一方面是提高自己的安装量,另一方面是破坏竞争对手的软件,使用户们无法正常安装使用它们。

 

华夏系文化,基本上快被要饭系和牧羊系文化,破坏殆尽。现在只要安装一个“中国传统文化”软件包,这个包里,一定会隐藏着无数个要饭系的后门和捆绑安装程序。这就导致,很多用户,为这些垃圾要饭系全家桶辩护,认为它们也是“中国文化”。还有的用户,弄了很多垃圾文化全家桶,安装进了自己的大脑,并认为这样挺好,其实这样不仅不好,而且有百害而无一利。

 

一个人,如果满脑子装的都是垃圾文化的全家桶,那么他就无法正常的构建自己的文化人格,就无法在文化的意义上,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这就造成了,虽然他的体格发育的很健壮,但是在文化上,还处于一种婴儿状态,一种文化巨婴。对于这种文化巨婴来说,他们没有“我”,连“我”都没有,那么就无所谓利害和损益的概念。

 

为什么很多人,装了一些垃圾文化之后,整个人精神状况变得疯疯癫癫的,这是一种实症,有了不该有的东西,比缺了不缺的东西,更可怕。为什么现在的城里人,比农村人更迷信更喜欢装神弄鬼,因为城里人文化垃圾吃多了,精神上有了太多的不该有的东西。所以医书说,宁可不足,不可有余,宁可虚,不可实。实症比虚症可怕的多。

 

对于婴儿来说,什么对自己是好的,什么对自己是坏的吗,什么是对自己有害的,什么是对自己有益的,他们并无概念。因为婴儿并没有“自我”意识,也更没有文化人格。在婴儿们看来,一条毒蛇,和一个布娃娃,利害关系上讲,完全没有什么区别。这些文化巨婴,也是如此,他们认为,所有的文化都是一样的,都是好的,都是有趣的。如果对这些文化,进行基于自身利害损益关系的判断,进行是非和亲疏甄别,这么这些巨婴就会咆哮,认为这太偏激了,太可怕了。就跟一个婴儿要玩毒蛇,父亲扔掉了毒蛇,孩子会哭闹一样。

 

在文化巨婴们的眼里,所有的东西都得敬畏,说明他们是有多么的卑贱。所有的东西,都值得学习,说明他们是有多么的愚蠢。无论看什么都有长处,可见他们是有多么的短浅。他们疯狂的诋毁自身所有的高贵特征,并还要把自己民族历史上的所有高贵特征都摧毁,以免影响他们发挥并炫耀自己的卑贱。

 

要重建华夏系文化,要重构中国人的文化人格,要给中国人找到回归精神家园之路,这些文化巨婴,将会是蛮横的阻拦在这个路上的顽劣势力。他们甚至比牧羊系,要饭系的那些丧尸,还要难缠。他们动不动就会说,你怎么可以贬低其他文化,抬高自己文化呢,可见,他们没有自我,没有是非,没有利害,没有亲疏。他们没有任何对于是非利害的判断力,因为人得先明白自己是谁了之后,才能理解,什么是对“我”有利的,什么是对“我”有害的。文化巨婴们,对构建文化人格毫无兴趣,在他们看来,所有的文化都是用来吃的,所有的垃圾文化全家桶,都是他们的文化人格意义上的新妈妈,新爸爸。

 

人类文化的最终大一统之路,那些死人文化的丧尸们挡不住,这些数典忘祖没大脑的文化巨婴们,也挡不住。丧尸们的有毒的口水和文化病毒,文化巨婴们的哭闹声,嚎叫声,闹到头,也不过就是这场文化统一战中的背景噪音。这场文化统一战,有可能几十年完成,也有可能需要上百年来完成。丧尸啃咬凶猛,巨婴们哭闹震天,健康的活人们和活人文化,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杀出重围,并歼灭他们。

 

二、器物文明层次的东西方大交锋

 

一个民族,有了什么样的文化,就会有什么样的器物文明形态和地貌。比如,如果古埃及人没有灵魂不灭并坚信死后灵魂会回来的文化,就不会弄出来木乃伊,也不会为了保护木乃伊,再建造巨大的金字塔来保存木乃伊。中国,如果没有视其他民族为禽兽的文化,就不会修建长城在物理上来隔绝他们。修长城,并不是军事上能不能打得赢蛮夷的问题,而是文化上的极度厌恶,连和他们打仗都觉得恶心的慌。还是物理隔绝,眼不见为净的好。

 

现在的西方人,他们在器物文明上的发展和演进,也是他们文化底层所表达出来的地貌。因为有了恐怖的牧羊文化,认为羊没有权力给羊自己剪毛,这都是牧羊人的事。所以,西方人不洗澡,不换衣服,不烹饪,随地大小便,把整个欧洲都弄的臭气熏天,这导致了欧洲人对香辛料的狂热。对香辛料的狂热,催生了大航海运动。

 

新教运动之后,打倒了天主教这个黑中介,西方人这些羊,可以直接面对他们的牧羊人。本来由中介组织决定,谁能被拯救,谁不能被拯救的事,就变成了羊和羊之间的无限竞争,谁挣的钱多献祭给牧羊人,谁才能得救,谁才能上天堂。这种新教伦理导致的献祭狂热,便催生了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资本主义。为了维系羊和羊之间的秩序,那么又得发明一套羊群价值观,这就是普世价值。羊继续在政治上献祭狂热,就得终生不停的传播这种羊群价值观,这便是福音书政治学。

 

在福音书政治学的框架下,再继续向经济层构建,就很容易可以推导出来幽灵经济学。西方人,之所以在政治经济上,会有这样的思想,归根到底,都是因为他们有了牧羊文化。西方人对马克思的思想,刻骨铭心的仇恨,精神根源在哪里呢,就在于马克思的思想,不仅在政治学上打倒了牧羊人,也在经济学上打倒了他们的牧羊人。这对于两足羊们来说,再没有比加害他们的牧羊人,他们的主人更不可饶恕的事了。

 

这种献祭狂热,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成就了西方人的现代文明。不过,成也牧羊文化,败也牧羊文化。西方人和中国之间的竞争,把一局本来毫无悬念的竞赛,弄成目前这种样子,眼看着就要满盘皆输了,也都是归因于他们的牧羊文化。

 

在牧羊文化中,中国这种不受牧羊人控制的国家,显然就是被魔鬼控制了,因为牧羊人是完美的,所以魔鬼不可能胜利,牧羊人带着他们这群两足羊一定会战胜中国人。这种由于荒唐的反智信念所造成的傲慢,让西方人对中国的一切,都丧失了判断力。

 

所以,西方如果最终输掉的话,他们就输在自己的神棍文化和神棍思想上。这种神棍思想,神棍思维,让西方人毫无道理的深信,他们的福音书政治学是完美的,他们的幽灵经济学是完美的,因为它们都符合牧羊人之法。这样他们总是试图,用一套不变的定理,来描述和预测永恒变化的世界。这种思维,在中国文化中,有个成语可以很生动的来形容它:刻舟求剑。

 

如果中国最终赢得竞争的话,中国是赢在智识结构的不停迭代和更新上,不断的根据新的现实和战略,来通盘考量筹划自己未来几十年的理论建设,计划和实践。苏联对中国有利,可以倒向苏联。美国对中国有利,可以倒向美国。美国现在没落了,中国翻脸比翻书还快,马上就准备另立门户。

 

中国没有什么不可以变革,只要可以让自己变强大,只要可以让自己变的更有钱。这同样是由中国人特定的文化所决定的,一种和刻舟求剑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深谋远虑,通权达变,见机行事。

 

被西方的牧羊文化,神棍思想,熏染了几十年,一些中国人,也开始变的刻舟求剑了。认为在现实中,存在不变永恒的超自然定理,这跟迷信鬼神存在,是一样好笑的想法和信念。世界永恒的在改变,怎么可能会存在不变的关于政治和经济的真理呢。

 

人类文明的无限竞争,决定了一切竞争行为,文化层,政治层,经济层,金融层,最终都将走向大一统和垄断。在美国摧毁了德日资本,又奴役了石油资本之后,美国人终于迎来了一生中未有之大敌,中国的国家资本。从现在和未来的趋势看,中国的国家资本,已经或者正在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资本强权。这个资本强权,最终将碾碎美国资本,在政治和经济上,统一地球。

 

统一地球,将会是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中国人再一次的政治创举。人类的无限竞争决定了,最终地球肯定会走向统一,英国苏联和美国,都试图这么干过,尝试统一地球。不过他们的文化基因,政治基因太低下,用牧羊文化统一地球,太恶心太低级趣味了。

 

真正能担当的起地球统一大业的,只有华夏文化。要饭系文化,就更不要提了,全是些獐头鼠目的传销狂骗子和要饭鬼,他们也就能干点偷鸡摸狗骗骗单纯的善男信女们,这些没出息的事。所以,要饭系是最没有前途的文化,未来的百年之内,在文化统一大战中,可能要先于牧羊系,被从地球上彻底抹掉。

 

三、重返世界文明之巅

 

西方人的崛起,不过只是一个近代史现象,一个短暂的几百年的事件,他们的兴起,只是类似于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崛起一样的偶然事件。而不是西方人宣扬的那样,是历史的必然,是人类文明演进的终点,是完美的文明,是最高类型的文明。

 

如果把一个文明看做是独立的生命的话,它可以活多久,可以繁荣多久,都是有周期的。决定它能活多久的就是这个民族所承载的文化,一个民族,他的文化就是他的文明的历史续航能力。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都不能长久的维持自己的强权,就在于他们没有文化。所以他们所建立的强权,历史续航能力很短。现在的西方人,也是如此,牧羊文化,是一种很低级的死人文化,丧尸文化。

 

如果把几千年的华夏文明,当成一个股票看来,这支股票目前的价格,即将走出历史新高。很多人会迷惑于这样的问题,如果这个股票是个好股票,那它之前的几百年,为什么会跌呢。然后他们会反推一下,因为它之前跌了几百年,所以它显然不是一个好公司,不是一个好股票。

 

如果用这种思维看西方文明,那就更有趣了,因为西方这支股票,最近几百年才刚刚上市。16世纪前还没有俄国,18世纪前,还没有美国,19世纪前,还没有德国。从周期框架上看,他们和历史上所向披靡的蒙古人,有区别吗?都是短期暴涨型的股票,然后再一通暴跌,在暴涨暴跌的之前和之后,都再无有价值的历史数据可统计。

 

要对比文明的优劣高下,起码得有至少1000年的历史数据才行。现在说西方文明优越,还为时尚早。他们不过也就在被其他民族轮番蹂躏了几千年后,好不容易才过上了几百年的好日子。

 

中国,一个地球大蓝筹,第一批上市的老字号,不仅从来没退市过,还可以不断的创新高,如果说这样的文明,不如那种刚拉出来几根大阳线的西方文明,那真不是一个炒股的料。很多入门级的炒股爱好者,也通常会觉得,今天涨停了,明天也会涨停,以后每天都会涨停。入门级的历史爱好者,也会有这样的信念。

 

而所谓的“现代科学”,它也根本不是欧洲人通过牧羊文化演进推导出来的。而是一些早期的非牧羊文化的智力遗产,混合了东方的文化,被这些两足羊,碰巧搞出来了火花,点燃了。这同样,也是一种偶然,这种偶然并不能说明西方人优越。如果不是蒙古人西征,如果不是拜占庭亡国,导致东西方文化的精华汇聚到了欧洲,欧洲那群不开化的两足羊,估计今天还在烧女巫玩呢。

 

西方文明,好不容易过上几百年好日子,好不容易拉出来几根大阳线,就开始心思活络,炮制出来了一堆的关于西方文化的形象工程,杜撰了一个西方中心论出来,美化他们的牧羊文化,不仅把政治和经济都搞成神学,把历史也都搞成神学。

 

对于中国而言,重返世界文明中心,我们只是回到了本该属于我们的位置,拿回了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复兴了我们本该就高贵的文化。西方文化中,他们的献祭狂热,和中国的自强不息精神,只是表面上看类似,但是本质上完全不同。

 

中国文化的自强不息精神,核心是人和民族的生存和繁衍。而西方的献祭狂热,只是为了竭尽全力的证明和维护牧羊人的完美。如果中国重返世界文明的中心,这件事对于牧羊系的西方人来说,精神打击是很大的,他们会理解为,魔鬼战胜了牧羊人。而不是认为,中国人的自强不息精神战胜了他们,中国人智识结构的革命和更新效率,战胜了他们。

 

四、重返我们的精神家园

 

华夏人自视高贵,因为我们从来不奉妖事鬼,我们只尊崇天地,在天地之间,人顶天立地,从这点看,华夏人都是精神贵族。而那些奉妖事鬼的牧羊系,要饭系的民族,那些崇拜活死人丧尸文化的人,他们都是心智不正常的精神贱民。

 

是什么摧毁了华夏人这种精神贵族的气质和面貌呢,我们好像失去这样的情操已经很久了。我们要返回华夏人的精神家园,就是要找回这种精神贵族意识,找回这种高尚的情操,等魂唤回来了,华夏人的精神面貌,才会复归于高贵。

 

要回答为什么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得从唐宋之交开始说起。为什么宋朝最终没有恢复汉唐之盛,不仅没有创出新高,还随后出现了两次跌停呢。唐朝是一个转折点,它留给了宋朝两个很大的烂摊子,一个是军事污染,河北胡化,一个是文化污染,要饭文化全面渗透了中国思想。

 

1924年,辜鸿铭在大东文化协会演讲《中国文明的历史发展》中说:“到宋代时,由于佛教势力的扩张,中国文化就显得过于狭隘了。现代中国文明也同这时一样,同样地陷入了困境。那个时候,中国文明停滞主要是由于佛教思想加入了中国的思想领域。”

 

军事上矮化,精神上矮化。宋朝变成了一个经济上发达,其他腿都短的瘸子朝代,虽然很有钱,但是活的很窝囊,不得不一直奴颜婢膝的拿钱买和平,还向蛮子进贡,斯文扫地。我们现在,经济上腿变硬了,军事上也变硬了,但是在精神上文化上,还是面临着和宋朝一样的困境,矮化的十分严重。

 

宋朝的文人们,不想着怎么经世济国,平定天下,老想着怎么在思想上,文字上和要饭思想做斗争。这有什么好斗争的呢,直接把大光头们全砍了,把他们的窝点全砸了,然后大家不再想这个破事,集中智力去忙平定天下的事多好。为什么宋朝不敢这么干呢,因为精神上矮化了。认为华夏系和要饭系是对等的,是可以坐在一起论道的。他们失去了韩非子,秦始皇那种精神贵族的意志和决断,直接把这些妖妄的东西,宣布为毒虫,然后进行彻底根绝和消灭。

 

朱熹说,禅学最害道。既然认识到了,禅学最害道,为什么不直接去灭了他们呢。朱熹不这样想,他要跟这些害道的要饭学问辩论,打嘴仗,纠缠的没玩没了。这不是吃饱撑的吗,三下五除二就能解决的问题,哪有那么多的废话,非要在嘴皮子上扯的昏天暗地,最后还把自己给带坑里去了。

 

我们现在也面临着唐朝宋朝类似的文化污染,我们的文化,被要饭系和牧羊系,同时污染了,深度污染。这样会导致,中国的民族复兴之路,出现文化抛锚,精神抛锚。深层动力不足,历史续航能力不够久。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朱熹,而是韩非子和秦王。

 

要分析未来几百年的天下大势,中国未来几百年里,要保证国运兴隆,国祚长久,这里面就存在着一个“稳定四维”:文昌,武盛,国富,民强。四维不存,国家就会衰亡,四维偏废,国家就会有大厦将倾之患。

 

武盛,国富,这两点现在看,问题都不大,基本上已经完成了。现在的短板是,文不昌,民不强。我们的思想,我们的理论,我们的文化,到现在都还是单向的进口,在文化层面上看,中国现在是任人宰割的文化殖民地。洋人想输出什么文化洋垃圾给我们,我们就追捧什么洋垃圾。

 

国家有钱了,中国的居民和以前相比,也变得富裕了。但是民富,并不等于民强。真正的民强,是精神上的强大。中国人现在精神上还很矮小,矮小的连自己的国家都不敢爱,连爱个自己的国家,怕被洋人耻笑,怕洋人不高兴。翻开人类文明史,这种怪现象,也是头一遭,一个世界第二大国,居然他们的国民,连热爱自己的国家都是偷偷摸摸的,不敢声张,觉得羞耻。

 

这种精神侏儒现象怎么来的呢,因为我们的文化被重度污染了。当一个人彻底忘记他自己是谁的时候,丧失文化人格,被文化殖民,这种殖民地精神,就会导致,认同殖民者文化是时尚的,是政治正确的,而认同本土文化,则会被认为是愚昧的,是落伍的,是羞耻的。这种羞耻感,不仅写满了大陆人的精神面貌,台湾人,香港人,比大陆人还要深重。很多大陆人只是不好意思爱自己的祖国,而台湾人,香港人,则是表现出对殖民者的单向狂热,跟生了狂病一样。

 

要改变这种精神侏儒现象,就得文化上独立,摆脱文化殖民地的处境,夺取文化主权,进一步在文化自主,文化自强。最后是进行文化上的战略反攻,出口我们的思想,理论,文化。直到最后,消灭他们的本土文化,把他们的国民都变成精神侏儒。

 

如果解决不了精神侏儒这个问题,中国未来即便统一了地球,后面的国运也会比较波折。很多精神上的外国人,他们的殖民地狂热,对精神宗主国的狂热,对文化殖民者,精神殖民者的狂热,他们所爆发出来的离心力,会让未来的中国社会,分崩离析。灭亡一个国家,最彻底最高效的,当属搞坏他们国民的大脑,进行精神控制和操纵。

 

五、精神的力量

 

往长里说,未来的几百年,必将会出现地球大一统的结果,短的话,可能一百年都不要。这件事,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他是人类的无限竞争所导致的一种必然后果。破碎不堪,凌乱不堪,苦难不堪的地球人,渴盼永久的秩序,永久的和平。康德卢梭们的那一套童心未泯的永久和平理论,太幼稚了。而真正能够实现地球永久和平的,只有韩非秦始皇的思想和理论。

 

万物之间,互相碰撞,要么利,要么害,要么损,要么益。只要还存在大规模的国与国的碰撞,文化板块的大碰撞,那么战争,混乱就是永远的主题。要永久和平,只有一条路,把万物各正其位,让他们各司其职,从碰撞,转向协作,从不可持续的无限竞争,转向可控的生态循环。这就内在的要求着,地球需要一个大一统秩序。

 

但是现在,康德卢梭那种三岁小孩一样弱智的人类永久和平理论,依然还有很大的市场。这种愚蠢的思想,害了欧洲,也害了伊斯兰,更害了非洲和南美洲。一体化的成本和效率,远远优越于碎片化的协约机制。而一体化运动,发展到最后,就是整个地球的一体化,文化,政治,经济,金融,全方位的一体化。

 

在人类的无限竞争面前,文明的多样性,就是过眼云烟。历史上诞生了那么多文明,结果呢。那么多的文化模因,能够一直传承到现在,不绝种的,又有几个?历史上那么多民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才是绝大多数。光成吉思汗西征,就灭绝了70多个民族。西方人的殖民运动,不知道又灭绝了多少个民族。

 

一个民族,一时的活着不难,难的是可以长久的活着。长久的活着也不难,难的是,可以永久的强于对手。在近代史,我们躲过了亡国亡种之难,当我们终于强大了起来,我们的对手又在文化上把我们的很多国民,变成了精神侏儒。如果我们不能摆脱文化殖民地的困境,不能让中国人在精神上站起来,重新复归成精神贵族,那未来的几百年,我们的子孙,就会面临更多的坎坷。

 

秦始皇的事业,是中国历史上划时代的大事情。而华夏系,要击败牧羊系和要饭系,统一地球,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事业。要实现这样的大事业,就得需要有千千万万干这样大事业的人,配得上这个大事业的人,这些人就是我们十三亿华夏人,十三亿精神贵族。先从要饭系和牧羊系的文化殖民魔爪中独立出来,并从当前文化贫瘠的恶梦中苏醒过来,复兴我们高贵的文化,复归我们我们高贵的精神,那么这个事业,就一定可以完成。

 

我们有伟大的祖先,我们有伟大的文化,我们有伟大的历史,如果我们这代人,不能从精神侏儒的恶梦中醒过来,那么我的子孙,就会继承我们的侏儒病,他们会被要饭系的丧尸吞没,会被牧羊系的丧尸吞没。精神高贵的人,有文化洁癖的人,一想到这些活死人文化,最终有可能会统一地球,光联想下这种可能性,估计都恶心的不想生育后代了。

 

如果要给我们的子孙一个未来,一个伟大的未来,那么我们首先就的让自己变得伟大起来,高贵起来,让亿万万的华夏人,亿万万的精神贵族们,联合起来,行动起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诗经·秦风·无衣》

《精神贵族》系列专题,论述宇宙万物之奥,与中国文化中的贵族精神。本文是第七篇,也是本系列的最后一篇。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上一篇。前面几个系列,政治,经济,金融,文化,各个方面的未来形势,想说的,都说清楚了。后面打算,继续经学讲习,先把道德经接着写完。我的微博账号“白云先生的微博”,至道学宫QQ群:292820632

参与评论

  • 龙潭漫步

    中国人不单要自信,还要有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和优越感,才能实现自然坦荡的文化输出。

    3月前 (11-23)
    回复
    回复龙潭漫步
  • 610581316@qq.com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政治上充分信任我们领导人,文化上恢复华夏正统以黄老庄之学为宗,学以至用以复兴华复为己任。

    4月前 (10-28)
    回复
  • 乐妈

    先有文化自信,才会有民族复兴!

    4月前 (10-27)
    回复
    回复乐妈
  • 至道清源

    要对天下大势进行大级别大周期的分析研判,就得要研究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文化。只有把文化研究透彻了,才有条件对未来几百年的大趋势,进行分析和研判。所谓“不谋万世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不足谋一域”,要谋万世,要谋全局,就得从文化层面入手。这篇文章,就是侧重于从文化入手,把世界和中国未来几百年的天下大势,都说清楚。

    4月前 (10-26)
    回复
    回复至道清源
  • 同道

    华夏系文化,是活人文化。要饭系和牧羊系文化,都是死人文化。

    4月前 (10-26)
    回复
    回复同道
  • shouxiongzhang

    “但是现在,康德卢梭那种三岁小孩一样弱智的人类永久和平理论,依然还有很大的市场。这种愚蠢的思想,害了欧洲,也害了伊斯兰,更害了非洲和南美洲。一体化的成本和效率,远远优越于碎片化的协约机制。”
    这点非常赞同,一体化大一统的文明内部损耗是最小的,从星际文明角度来看,这样的文明的组织结构的熵是最低的低熵体。而西方那种需要到处搞平衡的政治体制才是熵最高的。
    不过谈到未来的星际文明,我们并不知道费米悖论所导致的大过滤器的宇宙是一个客观的物理现实还是外太空有许多其他星际文明,所以个人感觉目前《真·宇宙社会学》缺乏物理基础。
    有点扯远了,不过这引发了我一个脑洞:有没有那种类似于物理学的统一场论的社会学原理,来描绘从部落,城邦,国家,星际,甚至星团以上的文明发展规律?抑或是整个宇宙只不过是缸中之脑之类,或者是微观尺度宏观尺度的循环(例如《三体》中的质子展开的想象)?到底是大一统还是分权制衡?个人认为这个命题的解决在于物理学的进步,也就是对于整个宇宙物质层面认识的进步。

    4月前 (10-09)
    回复
  • 同道

    如果你看懂了河图洛书,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4月前 (10-26)
    回复
    回复同道
  • 爱沉思的小强

    我们有伟大的祖先,我们有伟大的文化,我们有伟大的历史,如果我们这代人,不能从精神侏儒的恶梦中醒过来,那么我的子孙,就会继承我们的侏儒病,他们会被要饭系的丧尸吞没,会被牧羊系的丧尸吞没。精神高贵的人,有文化洁癖的人,一想到这些活死人文化,最终有可能会统一地球,光联想下这种可能性,估计都恶心的不想生育后代了。

    6月前 (09-08)
    回复
  • 南山剑客

    秦始皇的事业,是中国历史上划时代的大事情,此言不虚

    6月前 (08-13)
    回复
    回复南山剑客
  • 天亮了0001

    我们有伟大的祖先,我们有伟大的文化,我们有伟大的历史,如果我们这代人,不能从精神侏儒的恶梦中醒过来,那么我的子孙,就会继承我们的侏儒病,他们会被要饭系的丧尸吞没,会被牧羊系的丧尸吞没。精神高贵的人,有文化洁癖的人,一想到这些活死人文化,最终有可能会统一地球,光联想下这种可能性,估计都恶心的不想生育后代了。

    6月前 (08-13)
    回复
    回复天亮了0001
  • 同道

    如果要给我们的子孙一个未来,一个伟大的未来,那么我们首先就的让自己变得伟大起来,高贵起来,让亿万万的华夏人,亿万万的精神贵族们,联合起来,行动起来。

    6月前 (08-12)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6月前 (08-12)
    回复
    回复同道
  • 至道清源

    人类文明的无限竞争,决定了一切竞争行为,文化层,政治层,经济层,金融层,最终都将走向大一统和垄断。在美国摧毁了德日资本,又奴役了石油资本之后,美国人终于迎来了一生中未有之大敌,中国的国家资本。从现在和未来的趋势看,中国的国家资本,已经或者正在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资本强权。这个资本强权,最终将碾碎美国资本,在政治和经济上,统一地球。

    6月前 (08-12)
    回复
    回复至道清源
  • 困而学之

    浩然正气充体,顶天立地做人。唯有华夏是有厚度,其他哪个文明有历史?自豪自信站起来吧。

    6月前 (08-12)
    回复
    回复困而学之
  • 乐妈

    华夏族复兴,才能重返世界舞台,每个华夏儿女都在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但是面对被狄夷文化污染的同袍,怎么能唤醒他们,重新成为精神贵族,还需要先生这样的人多起来,多宣传先生的文章,多唤醒身边人,华夏族大同社会文明最终必是人心所向!!

    6月前 (08-10)
    回复
    回复乐妈
  • 同道

    真的是天不生华夏,万古如长夜啊!

    6月前 (08-10)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还有很多阻力啊!各行各业的蛀虫和买办都不少,他们才不管什么复兴。这些人地位越高,危害越大。

    10月前 (04-14)
    回复
    回复同道
  • 同道

    “有关部门”正在发挥功效,榜曰“不得过洋节”。有意无意间正合文意。

    10月前 (04-13)
    回复
    回复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