捭阖牧道 ·

日本会成为中国的一个省吗?

一、日本的立国之本

 

最近这一阵子,国际政治热闹不断。欣赏完前面高潮不断的韩剧和美剧,今天我们一起来欣赏下日剧。如果说韩剧是狗血剧,美剧是荒诞剧,那么日剧则是亲子剧。

 

这部亲子剧,连日本人自己看的都受不了。他们评价安倍对特朗普的爱,是狗式外交。站在安倍的角度,这部日剧的名字可以叫做《爸爸再爱我一次》。正是这种强烈的爱,促使日本在特朗普胜出第二天,不惜代价,强行通过TPP协定。

 

对于日本的爱,特朗普给出的是什么回应呢?11月10日本众议院通过TPP,而11月11日,美国参议院宣判了TPP提案的死刑。日本为什么会这么苦苦的哀求和挽留,而美国又如此的决绝和无情呢。这要从美国的战略诉求,和日本的立国之本说起。

 

在近代之前,日本的立国之本,是它和东亚大陆之间的海洋天堑。如果不是隔着大海,日本这个国家,早就像朝鲜半岛那样,被中央帝国所征服。

 

大陆与日本列岛间,因海洋天堑的存在,给大陆上的中央帝国和日本,都造成了很多想象。在中原王朝眼里,日本一直都是一衣带水的番邦。一衣带水是什么意思呢?很多人都误解了这个成语,认为它指的是中日友好。实际上,一衣带水的原意,指的是隋文帝杨坚决心要跨过长江,去征服陈国。

 

《南史·陈后主纪》:隋文帝谓仆射高颍曰“我为百姓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不拯之乎?”

 

南北朝时,北方的北周,和南方的陈国以长江为界。杨坚废周静帝,称帝建立隋朝。他决心要灭掉陈国,说:“我是天下百姓之父母,难道能因为有一条像衣带那样窄的长江隔着,就看着南方百姓受苦而不拯救他们吗?”后来人们就用“一衣带水”来比喻只隔了一条狭窄水域的,靠得非常近的两地。

 

中国为什么老强调日本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呢。跟隋文帝的意思差不多。早晚有一天要跨过海洋天堑,让日本人民,感受到中央帝国的父爱浩荡。这是中国对日本的想法。

 

而另一边,是日本对东亚大陆那边的父亲所产生的想象。因为长期没有像朝鲜半岛那样,亲密无间得感受到中央帝国的王恩浩荡。严重的缺乏父爱,让日本这个岛国,也产生了很多幻想。见样学样,它比划着中央帝国的天子,给自己虚构出来了一个假的父亲叫做天皇,还把倭国改名,把自己叫做日出之国,管自己叫日本。这个假父亲,和假名字,自欺欺人的自我怜爱,又让日本产生了更严重的一系列幻想。

 

一方面,随着这个假父亲的膨胀,日本人认为,天皇这个假父亲可以和真正的父亲平起平坐。隋炀帝时期,日本自称是日出之天子,中国是日落之天子,结果被杨广骂了个狗血喷头,你们一群岛猴哪里也配称天子。要不是有海洋天堑的阻隔,杨广估计马上就会让日本感受下父爱。

 

另一方面,严重缺乏父爱,缺乏管教的儿子,会出现严重的叛逆情绪,甚至是弑父情节。日本给中国做儿子,结果屡次上岸侵略中国。给英国人做儿子,打了英国。给美国人做儿子,也打了美国。国与国之间国际政治,屡次的以下克上。日本国内的政治,也同样是屡屡的以下克上。究其根本,都是因为缺乏父爱所导致的。

 

这种长期缺乏父爱所导致的弑父人格,让日本长期的活在想象里,活在自欺欺人的自己的世界里,而不是活在现实中。平时生活中,也能看到儿子打老子的事。为什么呢,因为父亲的形象和人格缺失,儿子就会分裂,他会以儿子的身份,重建假父亲式的威严感,来补偿父亲所缺失的威严与父爱。通过殴打自己的老子,这种威严感,才能获得补偿。

 

到了近代之后,日本人的立国之本,从海洋天堑,变成了英美大国制衡和全球统治的地缘工具。为了防止亚洲大陆出现强权国家,就需要以日本来制衡俄国和中国。帮助英美,一连打了日俄战争,和甲午战争两场大规模战争。

 

二战之前,在希特勒的地缘理论中,如果德国最终统一地球。那么德国需要一个代理人来协管统治亚洲,这个代理人是蒋介石的中国,而不是日本。欧洲那边,英国自顾不暇,为了防止中国统一后,出现一个强权国家,日本只好小马拉大车展开全面侵华战争。

 

德国心中,理想的盟国是中国,但是中国被日本侵占了,只好退而求其次,重新选择日本作为其亚洲秩序的协管国。日本则是为了海权国家英美的利益而侵略中国,以防止中国变强大,出现超级陆权强国。但见英法被德国横扫,向来只崇拜强权的日本,便抛弃了英国,转而和德国结盟。

 

二战德国失败,日本重新回到了英美爸爸的怀抱里,又重操旧业,为英美爸爸遏制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陆权国家。这个活一干,又干了七十年。这是战后秩序里,日本的立国之本。

 

现在,美国遏制中俄,已经力不从心。准备战略收缩,重回孤立主义。美国爸爸不需要再遏制中俄了,那么对于日本来说,它的立国之本就不复存在。这对于历史上长期缺乏父爱的日本来说,这七十年,是那么幸福的时光。可是,爸爸终于要走了。

 

日本:爸爸,你要去哪里呀?

 

美国:被中国搞伤心了,爸爸要回家了。

 

日本:你不遏制中国了,丢下我一个人,让我怎么办?

 

美国:中国才是你爸爸,我只是临时客串一下。

 

日本:爸爸不要走,你什么时候还回来反攻大陆呀?

 

美国: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你多保重。

 

日本:嘤嘤嘤,我还是有点用的,TPP通过啦……求求不要抛弃我。

 

美国:你娘希匹的TPP,爸爸要搞制造业回流,你跟我说TPP!

 

二、丧失立国之本的日本

 

日本之前为什么一直扭扭捏捏,不通过TPP协议呢。因为TPP协议是一个超主权的贸易协定。它的本质,是更深度的金融殖民。如果要通过TPP协议,那么对日本的很多产业,冲击是十分严重的。

 

为什么一看特朗普上台,日本马上眼都不眨的通过TPP,向美国邀宠呢。因为他幻想通过自我牺牲,来挽留美国能继续和自己绑在一起。企图以出卖经济利益为代价,向美国进行地缘逼宫,让美国继续遏制中国,只有美国继续遏制中国,日本才具有可利用的地缘价值。

 

而美国一抹屁股就跑了,就跟1949年国民党的大撤退一样。在美国已经确定要进行战略收缩时,日本还来这一套。这无异于是干了一件,在1949年9月30日还要强行申请加入国民党的蠢事。这是多么重大的战略失误。

 

但对于日本来说,它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因为美国人一走。日本的立国之本就丧失了。

 

前面我们说了日本的两大立国之本,一个是海洋天堑。第二个是,充当海权强国英美,制衡陆权强国中俄的地缘工具。在现代军事打击手段下,几百公里那点距离的海洋天堑,真的变成一衣带水那么近了。于是,这个近代史之前的立国之本不复存在。美国要战略收缩,重回孤立主义,不再遏制中俄,那么日本的第二个立国之本,也不复存在。

 

那么反过来,如果日本归顺中国,可以继续充当大国间的地缘制衡工具吗?现实中看,中国暂无遏制美俄这样的战略需求。即便中国要遏制美俄,也轮不到日本作为地缘制衡工具。它的地理位置不符合遏制美俄的条件,也不具备可利用的地缘价值。如此一来就很尴尬了,大国都不要它了,日本何去何从呢?为什么安倍如此的惶恐如丧家之犬,正是因为这个。

 

美国不再需要日本遏制中俄。中国也不需要日本去遏制美俄。更大的历史背景看,海权时代落幕,陆权时代兴起。西方文明落幕,东方文明复兴。日本作为当年东西方文明碰撞的既得利益者,当历史回归常态,东方文明再次回归世界之巅时,当历史像日本提出了一个脱欧入亚时的问题时,日本的回答,从安倍对特朗普的狗式外交看,日本暂时得了零分。

 

当历史转弯时,如何脱欧入亚,对日本来说,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也是一个,它一时半会解答不了的问题。

 

三、日本国家正常化,中美都不愿意看到

 

日本为什么解答不了这个问题呢。因为日本到现在,还弄不明白,自己要以什么样的身份,脱欧入亚。

 

对于日本人自己来说,它理想的情况,就是以正常国家的身份,脱欧入亚。什么叫正常国家呢,首先它国防上要自主,经济上要自主,金融上要自主。而且日本的要求比这些更多,他幻想自己,要成为中美之下,和俄罗斯德英法相并列的大国。不仅是正常国家,还要是世界性大国。

 

所以说嘛,日本这个国家,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自己的想象里。总是这么的自说自话。当年挨原子弹的时候,第一个炸完,依然还在向国民吹嘘说原子弹很好防御,大家不要怕。紧接着,又挨了一颗,才把日本人从自己想象的世界里炸醒过来。

 

再比如,当年和苏联进行的诺门坎战役里,日军面对苏联坦克的钢铁洪流,居然做出了用军刀砍坦克的疯狂行为。这要不是活在自己的想象里,怎么会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

 

为什么日本人缺乏战略家。一个总是活在梦里的国家,拿什么谈战略呢。更好笑的是,美国人,居然听福山这样的一个日本人谈战略,他们居然看不出来福山是一个活在梦里的人。再比如湾湾们,在深受日本人影响之前,是没有那么傻的。后来被日本洗脑了之后,湾湾们,也变得也跟日本人一样,终日活在梦里,再也醒不过来。

 

现实世界是什么样的呢。现实世界是,中美都不愿意看到日本变成一个正常国家。因为一个政治上,军事上强大的日本,不符合中美的根本利益。这就注定日本只能在政治和安全上,依附美国,或者中国。而在经济上作为一个国家则能获得中美的承认。

 

也就是说,无论中美,都只能接受一个作为殖民地的日本。

 

很多人,跟着日本的梦游行为,也往往做出很多不切实际的想象。看到日本修宪,看到日本发展军事力量。就认为日本有能力,和中美俄这样的国家,展开一场军备竞赛,从而实现国防自主,最终成为一个世界性政治和军事大国。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看看美国对日本的戒备心有多强,就知道美国不可能让日本拥核,实现国防自主。美国对日本的戒备,可谓到了病态的地步。比如说,一艘美军军舰和一艘日本军舰并行,如果这时候,美舰被第三国军舰的一枚导弹击中。这时候日舰能不能发射导弹还击呢。条约规定,不可以。

 

那看到导弹来袭击爸爸的军舰,日本的宙斯盾能不能先替爸爸舰挨下来呢。条约规定,也不可以。就是这么病态。连这些事都不允许,发展进攻性武器,发展自主研发的战斗机,这对日本来说,都更是痴人说梦。

 

对中国来说,日本要拥核自卫,寻求国防自主,那就意味着一场大战。无论是常规战,还是核战争,这都是中国不可容忍的底线。以日本的那点国土纵深打核战争,怎么打?假设一下,中国假装核潜艇发生事故,不小心在日本东侧的海底,弄爆了一颗大当量氢弹,那么一百米高的海啸,就会把整个日本上面所有的活体生物都冲到大海里。就这一招,日本怎么防?完全防不住。

 

所以说,日本拥核,就是一条亡国灭种之路。它根本不具备打核战争的国土纵深。即便是打常规战争,它也不具备现代战争所要求的,大国国土纵深。也就是说,在理论上,日本就不具备实现国防自主这个梦想的条件。

 

日本幻想,自己能继续从中美的冲突中火中取栗,以后还可以充当大国博弈的工具和既得利益者。但实际上看,美国出于对日本民族再度军事化的忌惮,它如果不能再控制日本,那么它反倒会寻求,让中国来控制日本,对其进行无害化约束和统治。

 

日本的命运,未来看,会被中美之间默契掉。从美国的殖民地,变成中国的殖民地。至于这中间的利益交换,怎么设计和谈判,要等进一步的时局演变。日本总是幻想成为美国的一个州,现在看,已经不现实了。未来看,它只会成为中国的一个省。

 

四、亨廷顿对日本的预言

 

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亨廷顿对日本进行了这样的评价和预言:

 

中国的崛起将对日本构成重大的挑战,日本人在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应付战略上将产生严重分歧。它是否应顺应中国,以承认中国的政治-军事支配地位来换取中国对日本在经济事务方面地位的承认?或应当赋予美日联盟新的意义和活力,把它作为用均势来平衡和遏制中国的合作核心?还是应当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以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中国的侵犯?日本或许会尽可能长时间地避免明确地回答这些问题。

用均势来平衡和遏制中国的任何有意义的努力,其核心必定是美日军事联盟。可以设想,日本可能会缓慢地默认该联盟根据这一目的所作的调整。这样做取决于日本对以下几方面的信心:

 

1、美国保持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和在世界事务中维持其积极领导作用的全面能力。

 

2、美国承担维持在亚洲驻军和积极阻止中国扩大影响的义务。

 

3、美国和日本能在不付出很高的资源代价,不冒很大的战争风险的前提下,遏制中国。如果美国不承担主要义务,或未表现出重大决心,日本很可能会顺应中国。

 

历史上,日本往往与有关的支配力量结盟以寻求自身的安全,仅有30年代和40年代是例外,当时它在东亚推行单边的征服政策,结果遭到惨败。即使是在30年代参加轴心国之时,日本也是与当时在世界政治中显得最具活力的军事-意识形态力量结盟。

 

本世纪更早些时候,日本相当有意识地加入了英日联盟,因为当时英国是世界事务中的领导力量。50年代,日本同样与世界上最强大并能够确保日本安全的美国结成了联盟。像中国一样,日本把国际政治看作是等级制的,因为其国内政治是如此。正如一位著名日本学者所指出的:

日本人思考本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时,往往根据其国内模式来类推。他们倾向于把国际秩序看作日本社会内部的文化模式的外部表现,而这种模式是以垂直组织结构的相关性为特征的。日本对国际秩序的这种看法,受到了它在现代以前与中国关系(朝贡制度)的长期经验的影响。

因此,日本的结盟行为“基本上是搭车而不是均势”,并且总是“与支配力量结
盟”。一位在日本居住多年的西方学者说:日本人“比大多数人都会更快地向不可抗拒的力量卑躬屈膝,并与被认为在道德上占有优势者合作,也会最快地怨恨道德上软弱和正在退却的霸主滥用权力”

 

毫无疑问,日本领导人和人民心目中最理想的仍是过去几十年的模式,即处于占优势的美国的庇护之下。但是,随着美国对亚洲事务参与的减少,日本国内敦促日本‘重新亚洲化”的势力将得到加强,日本将承认中国在东亚舞台上重新占据优势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的霸权将减少东亚的不稳定性和冲突。它也会削弱美国和西方在那里的影响,迫使美国接受它在历史上曾经试图防止的事情:世界上的一个关键地区由另一个大国所主宰。

 

亨廷顿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力量。日本只服从最强大的国家,而且同时会快速的怨恨失去霸权的旧霸主。而维系日本对美国的信心的三点,现在看,都是在往摧毁日本对美国的信心上面发展。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摧毁了第一点。特朗普让日本交更多的保护费,摧毁了第二点。特朗普的日美安保条约,只承担和平时期的安全保护,战争时期要另外办理高额套餐的做法,则摧毁了第三点。可见,日本对美国丧失信心,也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因为在中美之间搞均势平衡,是不成立的,更是不可持续和不长久的。

 

那日本现在还在纠结什么呢,它在纠结的是,美国在退却,另一边的中国却还没有马上取而代之。所以日本人要继续等待,等中国上位那天,他才会马上扑到怀里喊爸爸。它现在就是在磨蹭,等中美争霸水落石出了,才给出明确的回答。谁赢了,它就喊谁爸爸。

 

五、国际关系的三种模式

 

全球治理,有三种国际关系模式,朝贡体系,殖民体系和协约体系。在中国治下的国际秩序中,一直都是朝贡体系。西方那边的世界,从罗马到英国,是殖民体系。二战后,美国和苏联搭伙,这两个新贵,把殖民体系的英法给轰下了历史的舞台。制定了协约体系。也就是战后雅尔塔体系。

 

随着苏联的解体,雅尔塔体系,名存实亡。美国一超独霸,成了新罗马,世界又回到了殖民体系。不远的将来,美国霸权的终结,同时也意味着殖民体系的终结。那么世界,将重新回归朝贡体系。

 

新的朝贡体系,它的架构类似于汉朝。在汉朝看来,世界上只有安息和罗马那样的国家,才是独立的国家,并不试图进行册封。其他的国家,都只能是中国的朝贡国。在朝贡体系秩序里,中国是天下共主。俄罗斯和美国,就是新朝贡体系里的安息和罗马。美俄之外的国家,都是朝贡国。

 

汉朝为什么会承认安息和罗马是独立的国家呢,因为离的太远,班超他们够不着。跟那个一衣带水,是差不多的意思。够不着的时候先惦记着,等够得着的时候,就得臣服中国,向中国进贡。

 

在朝贡体系中,朝贡国,服从中国的政治军事统治,中国则承认朝贡国的经济利益,并且在贸易上,厚往薄来。这和殖民体系,恰恰是相反的。殖民体系是不承认殖民地国家的经济利益,在贸易上,是厚来薄往,全是剥削。而朝贡体系的厚往薄来,怀柔远人,则体现的全是浓浓的父爱。

 

美国人懂什么是厚往薄来吗,懂什么是怀柔吗?这些殖民强盗的后代,他们自然是不懂的。地球这么乱,根本原因就在于,天下需要一个父亲,来管理地球这个大家庭。但是一个名叫美利坚的小流氓却霸占了这个位置。小流氓美国,非其德而居其位,徒滥播其恶于世也。

 

等日本归顺中国的那天,将意味着,国际关系模式的根本性改变。殖民体系终结,新朝贡体系开启,不仅日本找到了真正的父亲,全世界都迎来了真正的父亲。只有中国治下的秩序,才会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太平。

 

因为我们的文化断层的很厉害,所以说到朝贡体系,可能很多人会感到一愣一愣的,听起来恍如隔日一般。实际上,朝贡体系,从未离开过。我们平时听到的那些“伙伴关系”,就是新中国,新语汇下,很隐蔽的新朝贡体系。

 

诸如: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友好伙伴关系,重要合作伙伴关系,新型合作伙伴关系……

 

看到上述这些外交语汇,是不是也感觉到不明就里?实际上,他类似于古代朝贡关系里的五服和九服之说。服就是臣服中国的意思。在明朝的朝贡体系,还有不征之国之说。也和现在的某某伙伴关系,是类似的意思。比如巴基斯坦对于现在的中国,用明朝的说法,就是不征之国。

 

先说五服。《国语·周语》: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狄荒服。

 

再说下九服。《周礼·夏官·职方氏》:“乃辨九服之邦国:方千里曰王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藩服。”

 

看出来名堂了吗?五服和九服,还有今天的各种伙伴关系,本质上,都是和中国的关系远近亲疏的不同等级来定的。这就是当代的新朝贡体系。只是用了新语汇,诠释的比较隐蔽,所以很多人不太理解。跟那个一衣带水一样的隐蔽。

 

朝贡关系的本质是什么?只有两个字:父爱。对日关系的关键是什么,也是两个字:父爱。只要中国的力量压倒了美国,那么未来,严重缺乏父爱的日本就会屁颠颠的寻求成为中国的一个省。在朝贡体系下,藩属国的领土属性,比殖民体系下联邦加盟国要高,虽然低于省,但也和省差不多了。

 

解决一衣带水的日本问题,是一个标志,是一个里程碑,这个事件,意味着中国的重新回归他应该具有的位置。东边,中日韩一体化,西边,中俄伊连成一片,往南,控制两洋贸易。基本上,这个世界就收拾的差不多了。要解决当前世界大乱局的关键在哪里,还是这两个字:父爱。

 

如果深刻理解了中国文化,就会发现,平时我们以为是说着玩的话,比如:同一个地球,同一个梦想,世界人民大团结,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都不是随口说说的。它们都是很严肃很认真的指向同一件事,类似于隋文帝说一衣带水时的那种抱负和决心。

 

《捭阖牧道》系列专题,把生活中发生的现象说清楚,把世界当前发生的大事情说清楚。本文是第十三篇。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相关文章《日本病在癌变》一文。敬请期待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

  • 乐妈

    前天的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心里对日本是难以接受啊

    5月前 (12-15)
    回复
    回复乐妈
  • 1062259713@qq.com

    浓浓的父爱

    5月前 (12-13)
    回复
  • 同道

    会的

    5月前 (12-13)
    回复
    回复同道
  • 李步智

    先生的文章历来是用中国故事说道理,引用中国的理论,比那些用外国人的话来证明外国不好,可接受,醍醐灌顶呀。

    1年前 (2017-05-07)
    回复
    回复李步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