捭阖牧道 ·

愁死人的美国大选


一、美国全球统治的基础

 

都说艺术高于生活,但今年的美国大选则表明,生活比艺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在艺术高度和剧情上,本届美国大选,已经把电视剧《纸牌屋》和马克吐温的小说《竞选州长》,痛击得灰飞烟灭。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奇葩的一届大选?因为,先出现了一个更奇葩的世界。为了给这个奇葩的世界,寻找答案,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大选。要弄明白美国的本届大选,就得先把这个奇葩的世界说清楚才行。

 

在这个星球上,并不是谁的武力最强大,谁才能统治世界。关键在于,谁能发明货币和宗教,谁才能长久的统治世界。美国实行全球统治的基础有三个,分别是:美元,普世价值,航母编队。

 

美元靠的是信用来支撑,普世价值靠的是信仰来支撑。普世价值的本质,并非是一种价值观,而是一种宗教,它是基督教的当代版本。信用货币和宗教,都是那种你信它它才有价值,你不信它,它就一无是处的东西。

 

以美元的货币统治为形式,以普世价值的宗教洗脑为教化,以航母编队的军事暴力为威慑,这便是美国的全球统治体系。

 

要实现对全球的货币统治,那么就必须有一体化的金融市场,和完全自由的交易。而要实现完全自由的交易,就要拆除世界上所有主权国的金融主权。怎么才能拆除一个主权国的金融主权呢,要让它的国家边境形同虚设。怎样才能让一个主权国的国家边境形同虚设呢,建立完全亲美的傀儡政府。

 

用希拉里的话来说,美国所有的一切战略构想和布局,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完全自由的交易和完全自由的国家边境。

 

只有如此,才能实现全球货币统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美国就要把所有主权国的金融主权长城和国家边境都拆掉。这是一场空前的暴力拆迁运动。中东那边眼看着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开始拆俄罗斯外围篱笆,东欧,叙利亚,都得一步步拆掉。拆掉这些篱笆,再拆俄罗斯本土。俄罗斯拆光了,最后拆的是中国。大致的路线图就是这样的。

 

一边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大刀阔斧的进行暴力拆迁。一边是特朗普宣扬要为美国建墙建长城,重筑美国的国家边境。他不仅要重建美国的国家边境,还要把坏人赶出去,还要阻止新的坏蛋成为美国人。

 

拆墙最欢的是它,建墙嚷的最凶的也是它。美国人如此分裂,如此自相矛盾,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得从全球化的受益者和受害者之间的分歧和斗争说起。

 

二、美国的内忧:激进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和受害者

 

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大生产的国际分工中,美国负责金融,中德日韩等国负责工业,中东俄罗斯巴西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负责资源。这样,整个地球的大生产就联合了起来。劳动生产率,和大家都各自弄一套,要高出来了很多。

 

这样做,虽然提高了全球的整体劳动生产率,但是对各个主权国来说,却利弊参半。就拿美国来说,这样的全球化大生产大分工,它专注于金融服务,于是美国的制造业,就空心化了。

 

从美国国内看,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是金融资本家。全球化的受害者,是工业资本家。真正的大工业资本家,早已经完成了向金融资本家的转型。所以大工业资本家,总体上,也是这场全球化大跃进的受益者。受到冲击最大的,是全美营收排名在五百名之外的中小工业资本家。比中小企业所代表的工业资本家受损失更大的,则是美国的制造业的劳动力市场。

 

希拉里的基本盘,是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特朗普的基本盘,是全球化的受害者。明面上看,是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的分歧和斗争,本质上,是美国国内两大势力的不和调和的矛盾和撕裂。

 

站在既得利益者的立场上,希拉里宣称,美国一切都很好啊,没觉得有啥不好的,所以美国不需要改变。因为维护现状,才更符合美国全球化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站在失败者和受害者的那一边,特朗普说,美国现在糟透了,所以美国急需一场真正的变革,来拯救那些被全球化所伤害的失败的人,怎么办呢,那就旗帜鲜明的反对全球化。

 

至于奥巴马和希拉里,特朗普认为,他们只是被既得利益集团操纵的傀儡,他们只是邪恶的政客,他们根本不代表美国人的利益,而只代表金融资本家的利益。特朗普认为,美国应该属于全体美国人,而不能只属于一小撮华尔街金融资本家。

 

美国社会分化和撕裂到什么地步了呢,1%的人,控制了整个美国,占据了全美国90%以上的财富。99%的美国人则只占有不足10%的美国财富。这是一场1%对99%的斗争,希拉里代表的就是1%,特朗普代表的则是那99%。

 

摆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前的,除了内忧还有外患。美国的外患,比它的内忧更加的危困。美国都面临着那些外患呢?请接着往下看。

 

三、美国的外患:暴力强拆与钉子户们

 

在前面我们说过,美国的全球战略,就为了一件事:完全自由的交易和完全自由的国境线。为了这件事,美国满世界搞暴力强拆。基地组织,萨达姆,卡扎菲,乌克兰,这些钉子户,一个个的被拆掉。

 

按照灯塔国的拆迁作业规程和方案,接下来就是要把叙利亚和伊朗这两个钉子户拆掉。等叙利亚和伊朗都拆掉了,最后再拆俄罗斯和中国。但是在叙利亚这个问题上,碰到了大钉子。

 

不仅没拆掉叙利亚这个钉子户,偷鸡不成蚀把米,还造成了难民危机。潮水一样的难民,造成了欧洲的分裂。英国脱欧,只是欧洲分裂的一个开头,后面欧洲将会彻底碎片化。比欧洲的碎片化,更严重的问题是,难民涌入造成的文明冲突,将使整个欧洲不可避免的走向纳粹化。

 

钉子户没拆掉,还赔上了欧洲这个小兄弟。这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看热闹的人,都不傻,一个比一个精。所以,美国的很多拉拉队,开始反水,骑着墙头打算重新站队。美国的对手们,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看来,你钝兵挫锐屈力殚货了,那接下来,该我们表演了吧。让美国苦恼的一幕出现了,钉子户们,开始反攻了。

 

美国内忧的本质是,国内的分化和失衡。美国外患的本质是,地缘政治上的分化和失衡。在希拉里看来,美国人还可以再继续统治地球一百年,如果不解决这两个问题,这句话可以当成笑话听。因为,这两个问题不解决,美国面临不是还能不能再统治世界一百年的问题,而是它还能不能再继续存在一百年的问题。

 

工业上的空心化,似得美国的全球统治,主要依靠精神力量来实现。美国的外患,比地缘政治上的挫败更大的,是精神力量上的挫败。和人们所标榜的民主共和相反,人类天然的崇拜强权,这才是真实。美国不行了,那么它所代表的东西,之前的崇拜就会一夜之间,变成唾弃。

 

这次比丑比烂比奇葩程度,而且完全没有下限的大选,把美国的民主这个精神力量的最高偶像,衣服扒的干干净净。皇帝的新衣被扒掉之后,人们才发现,原来被吹上天的美国的民主,除了丑恶还是丑恶。可想而知,本次大选是对美国精神力量的一次严重伤害和透支。

 

对于美国的信徒来说,看了这届大选,那心情如同一个男人,花了一辈子的代价终于追求到了他的女神,结婚那天离近了才发现,这位女神原来是位整过容的丑八怪。

 

对于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来说,可能心情更复杂。本来以为努力了半辈子终于去了天堂,现在才发现,针对华人的亚裔细分方案一出来,这哪里是天堂,分明就是集中营。美国华人,想不像犹太人那样被扔进集中营,除了放弃幻想彻底觉醒,还得要和敌人们斗智斗勇。想想也是挺可笑的,煞费苦心背井离乡的往一个集中营里钻,兴高采烈的去自投罗网,这一切都是图了什么呢。

 

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反水,骂美国,骂奥巴马,反民主。这件事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它的实际意义。它标志着,美国全球统治的精神力量在下滑,很多国家已经敢于突破美国人的普世价值宗教禁忌,来质疑和反抗美国人的精神统治。任何禁忌只要被破除,这种质疑的力量,很快就会形成燎原之火,让所有的禁忌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对于中国来说,美国精神力量统治的禁忌,也需要被彻底打破。中国当前的很多问题,都来自于精神力量上的不自信。建国后,一开始学苏联,结果把苏联给学死了。苏联一死,老师没了,又跟着全面学美国。这眼瞅着,又要把美国给学死了。把比自己强的都学死了,前面没人带路了,未来怎么办?

 

所以,很多中国人,不是不知道美国人已经不行了。而是对于未来,中国将领导世界这件事,在精神力量上,还很懵懂,还没有成熟,还依然处在老师被自己学死后无所适从的眩晕中。

 

历史上,中国一直都是卓越的地球领导者,只是最近几十年,学别人太专注,把自己学丢了而已。等明白过来这一点,中国人精神力量的恢复和增长,会十分迅猛。

 

四、内外交困的美国大选

 

这个世界,原本没有如此奇葩,它是硬生生的被美国这个地球统治者,祸害成了奇葩。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是美国作为问题的制造者,它并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不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所给出的答案,都解决不了当前的问题。希拉里的那一套,是火上浇油,特朗普的那一套,则不过是扬汤止沸。至于怎么才能釜底抽薪,美国人找不到答案。

 

叙利亚一役,让叙利亚变成了美国的帝国坟场。在叙利亚之前,人们可能觉得美元是迷信,普世价值是迷信,但是人们并不怀疑美国航母编队的能力,认为这个是摸得着看得见的威慑力。而叙利亚之后,人们发现,航母编队,也成了迷信。

 

也就是说,当前美国赖以实现全球统治的三大基础,都破产了。不过,在希拉里看来,她和她所代表的人,追随她的人,是不愿意接受这种现实的。天亮了还想再懒一会床,多懒一会是一会。

 

既然特朗普代表的是绝大多数美国人的利益,为什么在美国反对特朗普是一种政治正确呢。这里面的秘密是宗教禁忌。普世价值,并不是一种价值观,而是一种宗教。所有的宗教迷信,都是类似的,那就是建立在禁忌之上。这一套禁忌里,最大的禁忌,是对最高偶像的质疑的禁忌。

 

假设历史上真有耶稣这个人,历史上的耶稣不过是极其平庸的小木匠,他哪里能拯救世界。但是在迷信基督教人看来,这种事实,就是最大的禁忌。在印度要饭文化爱好者眼里,尽管他们唯一的导师瞧大馍只是个要饭的乞丐文盲,但是谈论这个事实,就是对他们最高导师的诽谤,就要下地狱,这是要饭文化的禁忌。在美国的普世价值中,民主就如同耶稣和瞧大馍一样,都不可质疑,都不可亵渎,都是最大的禁忌。

 

这个世界,既不是木匠可以拯救的,也不是乞丐可以拯救的,更不是民主就可以拯救的。但是对于迷信这一套的人来说,它们都不可质疑。而特朗普不仅质疑了它,而且还侮辱了它,所以这让迷信普世价值的人,感到出离愤怒。这一刻,他们不是站在利益的立场上反对特朗普,而是站在了宗教感情的立场上讨伐特朗普。

 

美国人自说自话,宣称自己地方性的价值观是普世价值观,跟牧羊人自说自话自己是唯一的神,都是类似的事。美国人编造的普世价值学说,不过就是一些好听的话,好听的词。这种东西理论上,一天可以编写出来一百套,每一套都比灯塔国编造的还动听。说来说去,都不过是个迷信。

 

希拉里给出的解答,就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债务问题不仅得不到解决,而且美联储后面,会直接以央行的名义来购买美股资产,来维持维持世界上最大的泡沫。嗯,央行直接去炒股,从没听说过这么奇葩的事,未来也都会变成现实。虽说精神病人思路广,央行直接去炒股,这思路也太广了。

 

特朗普是醒过来的人,在他看来,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内涵是,当前的三大法宝美元普世价值和航母编队都不灵了。那么未来美国怎么继续统治世界,那就需要给美元的信用,美国的霸权,重新找到一个锚。这个锚,就是美国要重新积累物质力量。只有建立在物质力量之上的统治,才是真实可靠的统治,这就需要反对全球化,建立贸易长城,重新恢复美国的强大工业。

 

至于美元,普世价值,航母编队,说到底,他们只是精神力量。中国要取代美国,物质力量上,已经不是问题。中国需要的是,发明出来一套更强大的精神力量,在精神力量上摧毁美国人的精神力量。

 

希拉里认为,精神胜利法还可以继续撑下去。特朗普认为,精神力量太虚无飘渺,一旦人们不信它们了,它们就一无是处。所以,特朗普比较急切的,想在中国发明出来一套更灵验的精神力量之前,重建美国的物质力量,来重新获得和中国之间的竞争优势。

 

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不管他们的分歧有多大,他们都是为了让美国人继续统治世界而寻找答案。但是从他们给出的答案来看,精神派的镇压,和物质派的复辟,都给不了美国人一个光明的未来。

 

五、共和的终结:基督,凯撒,希特勒,特朗普

 

建立一个新世界的前提是,得先摧毁那个旧世界。特朗普要砸烂华尔街,要收编美联储,要军事上甩掉全球盟友,走向战略收缩。在普世价值这种纯粹精神力量上,特朗普不仅藐视教皇,也藐视关于普世价值的一切。

 

从这点看,特朗普的确是一个精神上强大的人,他内心里只有现实,而没有任何禁忌。可见,他具备了摧毁美国既得利益集团的精神力量。不过,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是,他还不具备摧毁既得利益集团的物质力量。

 

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当然知道特朗普这种什么都不信的人,有多可怕。所以他们要禁枪,禁止特朗普万一发动群众闹革命,开展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武装革命那一套。在特朗普的内心里,武装革命这种事,他也的确想过。所以第三场辩论,特朗普说一旦他输了,他不承认精选结果,这把美国人都吓坏了。言外之意,如果他失败了,就是要搞武装革命了。两党关于枪禁的问题,看点在这里,而不是什么国内的反枪击反暴恐。

 

西方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耶稣这个人,因为那时候的西方社会,水深火热,人们渴望一个救世主。但是只靠精神的力量,并不能拯救世人,所以耶稣被物质力量钉在了木桩上。

 

真正用物质的力量,来摧毁旧世界的物质力量的人是凯撒。罗马,之所以会出现从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的转型,正是因为普遍性的水深火热,人们渴望出现一个救世主。社会分化越来越严重,财富的兼并越来越严重,大量的自由人破产,沦为了无产者。那时候,只要出现一个人,振臂一呼,共和制就寿终正寝了。

 

新罗马美国当前的状况,和凯撒那会的情况,同出一辙。大量的白人,从中产阶级沦为了失业者和无产者,甚至是负资产者。这些人需要一个凯撒出来代表他们的利益,所以特朗普便应运而出,向华尔街的元老院发起挑战。

 

一战后的德国,也是如此,德国人的生活是如此的水深火热,以至于他们强烈的渴望一个救世主来拯救他们,于是希特勒就出现了。希特勒和凯撒,本质上是同一类型的人,按照既得利益者的说法,都是民粹运动的领袖,都是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的反民主的人。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反民主者,虽然这个说法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耶稣被人钉到了木桩上,凯撒被人戳死,希特勒被人打败服毒自杀。如果万一特朗普上台,不知道他的下场,会不会和他的这些先驱者们一样悲惨。

 

一个罗马体制的社会,只要出现了凯撒,希特勒和特朗普这样的人,便说明共和已死。但是怎么才能让共和的灯塔国去死,怎么走上加冕之路,特朗普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因为历史虽然赋予了他凯撒的使命,但是他却不具备凯撒的能力。这是一个严重减配的乞丐版的凯撒。从现状看,他想把美利坚合众国带向美利坚帝国,道路比较坎坷,前途比较渺茫。

 

对于美国这个新罗马来说,试图走向帝制,再多混几代人,特朗普这个新凯撒又没那么大本事。如果特朗普失败了,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马上就会把那一千多万的非法移民合法化。黑墨穆们,生育率一个比一个高,低生育率的白人几十年后可能只会剩下三成。

 

优质人口没了,垃圾人口泛滥。作为物质力量的工业没了,中国的物质力量却越来越强大。未来,美元,普世价值,航母编队,这三大精神力量,也会被全球人民所抛弃。那等着美国的,就是在下一版本的全球新秩序中,成为一个资源国和农业国,这就是美国的未来。

 

美国这届大选,看的笑死人,也看的愁死人。与其说是希拉里和特朗普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比谁糟糕,谁比谁更烂。不如说是美国这个国家,未来无论往哪里走前途都比较黯淡,这才是真正的糟糕。

 

《捭阖牧道》系列专题,把生活中发生的现象说清楚,把世界当前发生的大事情说清楚。本文是第八篇。下篇讲人民币的汇率问题,敬请期待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