捭阖牧道 ·

楼市超级泡沫会崩盘吗?

一、超级泡沫

 

至道学宫上一篇写房市的文章《房价疯涨背后:山雨欲来风满楼》里,我们讲了房价泡沫的成因和现状,很多读者会好奇,既然是泡沫,未来什么时候会崩盘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接下来,在本篇文章里,我们将分析本次泡沫未来演化的各种可能。

 

这次的泡沫,是中国历史上第二大资产价格泡沫。为什么都涨成这样了,还不是第一大呢,因为中国金融史上第一大泡沫,这个桂冠要戴国民党头上,国民党的金圆券所造成的金融海啸,堪比德国魏玛政府的超级崩溃大手笔。

 

如果说资产泡沫是颗洋葱的话,我们可以通过剥洋葱的方式,由表及里,把最内核的东西剥出来。房价疯涨,是资产泡沫这颗洋葱的第一层表皮,揭开这层表皮,一层层往里剥,第二层就可以剥出来杠杆化去房地产库存。

 

剥到第三层,我们可以看到是债务,继续往里剥,第四层是货币扩张,第五层是美元杠杆,第六层是出口导向型战略,第七层是中美共同体,第八层差不多可以剥到最核心了,那就是美联储这个世界央行。准确的说,美联储是中国央行的央行,美元是人民币的名义锚。

 

上面先对这颗洋葱先从概貌上做整体粗线条分析,下面我们再分层的,做具体和细致的分析和研判。

 

二、通缩螺旋

 

去房地产库存,为什么要加杠杆呢?因为国民经济在进入通缩周期后,时刻都要面临着通缩螺旋的巨大威胁。对于国民经济而言,严重的通缩螺旋,就如同九级地震,它可以把曾经所有的繁荣和景气,都粉碎与埋葬掉。

 

一个完整的通缩螺旋过程是这样的:第一步,资产价格下跌。第二步,企业利润减少。第三步,就业率上升,员工工资下降。第四步,社会总需求下降。第五步,居民开始减少开支应对萧条,进一步造成社会总需求下降。第六步,资产价格进一步下跌。如此恶性循环,直到摧毁整个国民经济。

 

所以,要抵御通缩螺旋的巨大摧毁力量,就要在第一环,资产价格下跌上严防死守,通过增加货币供给,来抵抗资产价格的下跌。你不是要下跌吗,我就通过大水漫灌,来抬高物价,这样做的逻辑是认为,水涨了,船自然就会高。货币供给是水,资产价格是船。

 

怎样才能增加货币供给呢,那就得通过信贷扩张,来凭空制造货币出来。信贷收缩,为减杠杆,信贷扩张,就是加杠杆。

 

加杠杆去库存,兼有两大任务。第一个是地产商去库存套现,解除自身的库存风险和金融风险。因为开发商做地产项目,用的杠杆很大,除了一小部分自有资金,大部分资金都是银行贷款,房地产库存去掉后还款给银行,银行的金融风险也解除了。

 

地方政府为了保增长,就以地方融资平台的名义跟银行贷款做项目。它们的城投债,杠杆用的比开发商还高,某些城市所用的债务杠杆甚至高达几十倍。它们所主导开发的项目,未来的收益预期,主要取决于地价的高低。如果房价下跌,带动地价下跌,那这些项目就有烂尾风险,变成债务炸弹和财政炸弹。

 

地方政府,开发商,银行,在债务与风险上,它们盘根错节环环相扣,成了一条绳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大幅抬杠房价,购房者加杠杆贷款买房,这就是杠杆转移。房价抬的越高,购房者所加的杠杆就越大,所承担的债务风险也就越大。

 

虽然购房者的债务风险加大了,但这对开发商,地方政府和银行来说,转移到购房者手里的债务风险越大,它们才能去库存越多,套现越多,才能越安全。

 

加杠杆去库存的第二个任务是什么呢,是要通过提高私人部门的信贷杠杆,增加货币供给,以房屋的资产价格上升,来带动整个国民经济各个环节的资产价格上升,来抵抗可怕的通缩螺旋。

 

问题是,通过增加货币供给来抵抗通缩螺旋真的有效果吗?日本被通缩螺旋蹂躏了几十年,增加货币供给的手段,也使用了几十年,从疗效看,只能说很悲剧。美国这些年,在近乎零的低利率环境中,再加上天量的量化宽松,直升机撒钱,资产价格还是没有有效上升,通胀率低的可怜,和日本一样,美国也是个大写的悲剧。

 

现在这道题,甩给了中国来解。目前来看,解体思路,还是美日旧方法,俗不可耐已被现实所证明药不对症的那一套。至于为什么会药不对症,这里暂不做展开,这是个大问题,在后续的文章会单独阐述。

 

三、庞氏债务

 

既然老一套,解不开这道题,为什么不换个思路呢。因为没法换,换思路的代价会和通缩螺旋一样致命。以债务扩张来对抗通缩螺旋,会演化出一个比通缩螺旋更致命的东西:庞氏债务。

 

为了抵抗通缩螺旋,抵抗资产价格下跌,就只好放大债务杠杆,通过信贷扩张来增加货币供给。在货币循环中,利息是摩擦成本,经济循环中还会出现沉淀成本,这样就导致,下一轮债务在规模上一定要大于上一轮债务才能将庞氏债务继续下去。为了不至于债务违约,只能制造更多的信贷,来偿还旧债务。如此的恶性循环下去,不停的借新债还旧债,而且新债规模,比老债越来越大。

 

在主要经济体中,日本是第一个陷入庞氏债务的国家,美国紧跟着跳坑。欧洲是第三个跳坑的,中国现在是第四个,本来中国也可以不跳坑的,不过房价这么一弄,算是难以幸免了。现在整个地球,都僵尸化了。

 

一笔债务到期时,通常的理解,认为会有两种可能,要么偿还,要么违约。其实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用新债偿还就债务,拆东墙补西墙,一直把所有的墙都拆光为止。这就会走上庞氏债务之路,债务庞氏化,就是经济僵尸化。一个泡沫,通常的理解,它要么继续膨胀,要么破灭。

 

泡沫的第三种可能,是炸弹化,通过对外扩张来转嫁泡沫破裂风险,两次世界大战,就是这么来的。准确的说,凯恩斯主义,并没有使美国走出大萧条,真正让美国走出大萧条的,是二战。

 

几个大国,面对经济危机,大家面面相觑的,都不会解题,都心照不宣的走上了僵尸化之路,一群僵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台下还有无数的吃瓜群众一边看热闹,一边捂着装钱的口袋心如猫抓的一样无所适从,也不知道地球这个小船会不会哪天说翻就翻了,这画面好尴尬。

 

从技术上来看,庞氏债务的极端结果,就是魏玛政府化,国民党金圆券化。到了那一步,国民经济中的庞氏债务,才算走完它的整个生命周期。国民党政府比德国魏玛政府更有意思,先是法币信用崩溃,不得已启用金圆券,接着金圆券的信用也崩溃了,国民党并不气馁,紧接着又推出了银圆券,银圆券的信用又崩溃了,后来还是不气馁,就开着飞机驮着黄金跑台湾去了。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小心脏快要崩溃了,难道这破地球已经破成这样了吗?怎么办呀怎么办。有的人,已经开始收拾细软满世界寻找资金安全岛了,资金安全先不说未来会怎样,但是呆在中国,起码生命安全上来说,中国是最有保障的地方。带着细软出国了之后,一个中国人,呆在全球纳粹化的蛮夷之地,未来人财两空的可能性最大。

 

现在整个世界,都在向右转,右翼的力量在急剧上升。未来全球纳粹化,不可避免,综合来看,还是呆在国内最安全。钱没了,还能再挣,但是命没了,一切都没了。

 

全球治理还有法治吗?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让世界硬着陆,还是软着陆,关键在于未来的中美关系。下面,我们要重点讲一讲美元杠杆。

 

四、美元杠杆

 

世界经济病了,这应该是大家都能理解和接受的共识。这个病叫什么病呢,它的名字叫全球经济失衡,这一点,想必也是一个共识。病是怎么来的,和怎么治病,目前还存在很大的分歧,还没有取得共识。

 

整体上看,病因是全球化的结构性缺陷所导致的。当资本,劳动力,资源的供给可以近乎无限增加的时候,它肯定会出现一个收益递减的后果,必然就会带来通缩。通缩又带来了资产价格下跌,然后诱发通缩螺旋。

 

抓主因,全球经济失衡的主要问题,出在中国经济的美元杠杆上。中国要以重商主义的出口导向经济战略,来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美国这个黑心奴隶主,又想多压榨中国的超廉价劳动力,中美两国简直是一拍即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国缔结了中美共同体这个全球化基本框架。

 

但是压低人民币汇率,等于是放大了中国经济的美元杠杆。强行结汇制度,制造出来了天量的外汇占款,外汇占款通过货币乘数放大之后,这个美元杠杆层层传递,使得中国经济的每一个环节,都加上了杠杆,百万亿人民币级别的货币供给量,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把整个中国经济面貌都改变了。美元杠杆,便是中国经济过去十几年里超速增长的奥秘。

 

成也美元杠杆,危也美元杠杆。09年后,因为要治金融危机的病,美联储开始直升机撒美元,这等于加了一层杠杆,这些热钱涌入中国,在外汇占款和货币乘数的作用下,再加上中国政府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中国经济等于是杠杆乘以杠杆再乘以杠杆,加了三重杠杆的中国经济,创造出了巨量的信贷,这些新增的货币供给,流向了房市,导致了房价的第一轮泡沫式暴涨。

 

美联储的量化宽松不仅没有治好病,还带来了新问题,那就是非常规货币政策所积累起来的巨大债务风险。量化宽松难以为继,所以,美联储换招了,通过反复炒作加息预期,来回收美元流动性,以回流的美元来维持美国国内的资产价格和超低国债利率。

 

美国这么一弄,对中国来说,就尴尬了。我的美元杠杆加了那么高,你现在要抽梯子,这么要人老命的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中美的金融战就交火了。对于中国经济来说,主动去美元杠杆,和被美国抽梯子,被动的去美元杠杆,在战略后果上,有天壤之别。主动去美元杠杆,是一个稳健的风险可控的过程。但是被动去美元杠杆,这个风险是剧烈的,不可控的。

 

中国经济,主动去美元杠杆,是中国开闸泄洪。被美国被动去美元杠杆,是会漫过大坝的。金融战一来二去的,中国的外储,还是从4万亿美元,下降到了3万亿美元左右的规模。这些外储,等于是被美国被动式的去杠杆去掉了。2015年811汇改,就是为了应对这个被动去美元杠杆问题的。短短一年时间,去掉了将近一万亿美元的外储。

 

被抽调的美元杠杆,对应在国内的货币供给上,就会造成一个巨大的货币供给缺口,缺口一出现,等于是水被抽掉了一些,船就会往下沉,资产价格就会下跌,进而诱发通缩螺旋。怎么来弥补这个缺口呢,那就得制造出相应的新增信贷,怎么制造信贷呢,大宗商品融资,P2P,股市配资加杠杆,能用的招都用上了,现在用到了房地产加杠杆去库存这一招。这就造成了房价的第二次泡沫式暴涨。

 

如果美国继续抽梯子,被动式去中国经济的美元杠杆,在通过房市融资增加信贷来弥补这个缺口之后,还会用什么招呢?比如,如果外储降低到2.5万亿美元,还有什么市场,可以制造出规模相当的信贷,来填补这个货币供给缺口,以防止资产价格下跌呢?房市已经挡了两刀了,再捅第三刀,估计会当场倒毙。所以下一次,应该不会再拿房市来挡刀。

 

下一招,我能想到的,就是土地。给农村土地确权,然后资产化,市场化,进一步制造出来大量的信贷。当然了,为了防止出现大量的兼并,土地流转主导者应该是国家,政府主导下的集体股份制,才是健康可控可持续的。确权后的土地所有权,只能转让给国家,不能转让给私人,这样就可以避免出现土地兼并。因为一旦出现兼并,这些土地又会变成利益集团的盘中餐。

 

有人说,房价暴涨,是因为房市是货币池子,是人民币信用之锚,这是因果倒置的说法。这一轮房价暴涨,和上一轮房价暴涨背后的逻辑显然不一样。前一轮暴涨,房市是池子,这一轮的暴涨,房市不是池子,而是水源。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把它的本币信用,锚定在房子上。锚定在战斗机上也比锚定在房子上有出息。所以,地产货币之锚论,是个很无聊的说法。

 

当然,如果中国不计较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不管主动去美元杠杆,还是被动去美元杠杆,都壮士断腕的把这个烦人的杠杆去掉,彻底释放经济风险,那就另当别论。选择这条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短期内会放缓到5%以下。冬盖三层被,枕着馒头睡,对于生命来说,有时候冬天越冷,体格反而会越壮。

 

对美国来说,量化宽松治不好它的病,炒作加息预期,引美元回流,也更加的治不好它的病。因为强势美元,虽然在资本账户上是净流入,但是另一边在经常账户上,会是净流出。两者相抵,基本上还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可能光让驴拉磨,不让驴吃草,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好事。

 

即便中国经济的美元杠杆被美联储抽掉,人民币大幅贬值了,美国就能笑到最后了吗。显然是不能的。因为过低的人民币汇率的一个严重后果是,中国将再次向全球输出严重的通缩,让寒冬变得更冷,让萧条变得更萧条。中国又会积累起大量的顺差,世界经济的失衡又将进一步加剧。到那一步,怕是连治也没法治了。美国炒作加息,是牺牲战略,来换点战术上的止疼药,极其的得不偿失。

 

可以说,作为世界的领导国家,在应对世界经济危机上面,美国是个超级臭棋篓子,病急乱投医,昏招频出。历史上,除了国民党政府,简直从没见过如此愚蠢短视和不负责任的国家。美国的下场,估计也不会比国民党政府好到哪里去。

 

美国的如意算盘是,把美元都抽回去,然后闭关锁国,关上门搞孤立主义,多混一天是一天。在地缘政治上,拉拢俄罗斯,深耕中东,和中国适度和解,让渡部分西太平洋利益给中国,等美元信用破产之后,再重新打造一个新美元出来。这样一系列的操作,以期最终实现美国再统治世界一百年的梦想。

 

美国的这个战略规划,通盘都是臭棋,根本经不起推敲。美国的病,一个是国内的失衡,一个是国际上的失衡,这种双重失衡不解决,病都不先治好,就想着再统治世界一百年,无异于拄着双拐去跟人拼命。这样再摔几跤,直接一命呜呼。

 

中国的病,一方面是要去美元杠杆,另一方面是国内不够团结,力量还使不到一块去。

 

美国有美国的问题,中国有中国的问题。中美两个一身病的老汉,玩起了谁先眨眼谁输的干瞪眼游戏,桌子底下还要使各种不择手段的小动作,都在等对方先倒下,这就是中美关系的现状。这个游戏可以玩很长,几年也可以玩,几十年也可以玩。而一旦输掉的那一方,就会出局。未来谁会出局呢?

 

五、经济周期

 

从债务周期上看,1998-2000年前美国科技泡沫破灭,几万亿美元的财富凭空蒸发。为了填这个窟窿,美国只好通过房地产来创造信贷,制造了第二轮债务泡沫,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又凭空蒸发了几万亿美元的财富。美联储接盘扩表,把之前的债务都国有化,充当最后的贷款人角色,把美国的泡沫和命运都系于一身。

 

这种央行所发起的庞氏债务,假设它能克服技术上的崩溃,即便出现了魏玛政府式的恶性通胀泡沫,国家也不会亡。从理论上来讲,让它最终破灭,拆东墙补西墙,把所有的墙都拆光,最后只能是人口问题,来充当它的掘墓人。庞氏债务,一棒接一棒的往下传,直到最后一棒接不上了,那么这个游戏就会戛然而止。

 

从长周期来看,如果要准备打持久战,中美未来谁能笑到最后,看的是人口结构的问题。目前在金融层面的胜败,都不过是一城一地的得失。一城一地,并无关全局结果。债务的周期,只是经济兴衰的周期。而人口的周期,才是最终极最根本的国力周期。

 

美国的人口结构,十分悲观,因为黑墨垃圾人口太多,并且增长太快。中老年人里面,美国白人人口占75%。18-34岁人口中,白人占56%,而未成年人口中,白人只占4成。如此严重的人口问题,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美国走向分崩离析,就算地球上不存在中国这样的一个对手,美国也会自行分崩离析。

 

因为美国的垃圾人口规模过大,又持续快速的在膨胀,导致这些垃圾人口对经济的消耗,远远大于他们所能创造出来的价值,在已经萎靡的购买力中,快速膨胀的寄生虫一样的垃圾人口又成了美国公众部门支出的黑洞。而且,不只是对经济的消耗,还有对政治的消耗,对社会全方位的消耗。

 

国家与国家之间,最终竞争的是什么?不是经济学思维,不是经济路线,不是武器,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国家能生育出来和培养出来什么样的人。人才是一切的根源,和一切的出发点,也是一切问题的归宿。垃圾人口太多,国家就会失败,高素质人口太少,国家同样也会后继乏力。

 

中国面临的人口问题,也十分严峻,那就是人口断崖。美国搞旁氏债务,中国也搞庞氏债务,最终压垮美国的是,垃圾人口这个黑洞和负担。而最终可能压垮中国的是,人口后续乏力。90后人口突然少了1亿多,这会导致人口通缩螺旋。

 

美国和中国,如果现在都开始亡羊补牢的话,理论上假设下,比如说,美国政府开始让黑墨穆这些垃圾人口结扎,让他们一个孩子都不准生。另一边,中国开始彻底放开生育,并鼓励人们生孩子。然后从现在开始起跑,差不多中国会先撞线。

 

中国的泡沫,美国的泡沫,全球的泡沫,把这颗洋葱剥到核心,问题就在美联储身上。未来这些泡沫何时崩盘,如何崩盘,都取决于美联储。

 

在美元面前,不光是人民币,世界上其他所有货币,都是美元的买办货币。除了玩干瞪眼游戏,等对方先倒下之外,另一条路,一条积极有为的,主动的进攻战略,就是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攻击美联储。

 

至于超主权货币的构想,只能是个幻想,这条路走不通。在强权之外,不存在真理。SDR这种给大小姐吃的点心,解决不了大队人马的粮草。所以要解决问题,最终还是只能靠攻击美联储。幻想放弃了战斗起来就会更加坚决,更加团结,更加有力。

 

要攻击美联储,就得攻击美元的信用之锚,这个信用之锚就是石油。要攻击石油,就得拿下中东。要拿下中东,就要一边在军事上进行突破,一边在地缘政治上进行突破。不得不说,床破这个人,眼光还是挺毒的,起码他知道先保护心脏的心脏。和他相比,奥巴马和希拉里,就是一双匹夫。

 

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要先立于不败之地,第一,中国要多生孩子以应对人口通缩螺旋。第二,中国国内要团结。历史上,只要中国人团结起来,还没有失败过。做到这两点,就可以在战略上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待敌之可胜,直捣黄龙,为中国,也为世界,挖掉那颗邪恶的心脏:美联储。

 

《捭阖牧道》系列专题,把生活中发生的现象说清楚,把世界当前发生的大事情说清楚。本文是第五篇。敬请期待后续文章。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