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

世界的颜色,和我们的未来前途

导读:本文为贵州都市报的一篇文字专访稿。因为篇幅比较长,报纸上只发表了一部分,这里把全文奉上。下面是正文部分。

 

白云先生:您好,您的新作,《世界是红的》一书,对当前的世界格局分析的非常透彻,希望借此新书上市契机对您进行采访。现整理采访提纲如下,希望得到老师的回复。

 

第一问:您非常看好中国未来的发展,如果中国想在未来的世界格局中起到主导作用,我们还需要做哪些准备?

 

答:之前学宫在《中美之争,其实已经失去了悬念》这篇文章里,提出过一个帝国霸权木桶理论,构成帝国霸权木桶的木板有五块,分别是工业霸权,科技霸权,金融霸权,军事霸权,文化霸权五个维度。

 

从目前看,我们赶超得最快的是工业这个维度。科技方面,也在进行最后的冲刺,国家的产业政策,接下来就是要攻破发达国家最后的堡垒。金融霸权,我们积累了规模巨大的资本,这会爆发出极大的力量,我们需要的是学会怎么使用这些力量。军事维度上,我们也在积极地在军备方面,进行赶超。和科技一样,也处在攻陷美国军事霸权最后堡垒的阶段。

 

相比而言,我们比较薄弱的是文化这个维度。虽然我们是一个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伟大民族,我们拥有世界上最为巨大的文化储能和潜力。但是因为我们历史上出现过几次文化断层,造成了我们本土文化被连根拔起,以至于现在我们的知识分子们,他们还没有学会如何运用文化的力量。

 

所以,我们需要一次文化复兴。这会给我们的国运,带来千年周期的上升。也是未来我们主导全球秩序的深层领导力的源泉。不把文化问题说清楚,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如何才能领导别人呢。文化自信,才是最深层的自信。文化自强,才是最深层的昌盛。

 

第二问: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美元的地位仍然难以撼动。人民币国际化和我们有哪些紧密的利益关系?

 

答:美元以负债来偿还负债的做法,使得其信用在技术上已经破产了。虽然它在技术上已经破产,但是用以维护美元金融霸权的美国军事霸权,还暂时具有优势。所以,对美元的彻底清算,需要对美国进行军事清算之后,才能完成。这里的军事清算,未必就是大国总体战,也可能是代理人战争,也可能是军备失衡,一方不战而胜,都有可能。

 

人民币国际化,对我们所有人最大的也是最密切的利益,就是可以避免外部输入的金融灾害,可以保护我们的购买力,不被国际资本所洗劫。这个国际资本,就是指美国的华尔街金融利益集团。因为一国向另一国输入金融灾害,目的只可能有一个,那就是掠夺。掠夺什么呢,掠夺我们的财富,掠夺我们的血汗钱。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的房价之所以存在这么严重的泡沫,最大的原因,是08年之后美国输出金融灾害,我们变成了美国人货币洪水的泄洪区,资产价格出现暴涨,以至于我们都成了金融灾民。人民币国际化,首先第一重要的意义,就是未来,我们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可以保护自己的财富,不再沦为美国人的金融灾民。可见,人民币国家化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第三问:回顾中国历史的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我们发现它们对中国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今天我们重新建设“一带一路”能否得到同样的收益?

 

答:经贸的全球化,是一直都存在的一个历史现象,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我们可以称之为古典全球化。我们现在和未来要建设的一带一路,将是最高版本的全球化,因为它最终将导向全球的全面一体化。对于这个星球来说,这可能是前所未有的事业。它的收益,也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全球全面的一体化所带来的,绝对不只是经贸上的收益。

 

第四问:一个国家的崛起永远离不开创新,过去的20年里中国制造走向了全球,中国创造何时才能涌现?从制造到创造我们还有多远的路?

 

答:西方人从做殖民海盗起家,烧杀抢掠了几百年,才积累了这么些家当。我们从光着脚赤贫的水平出发追赶,不偷不抢,花了几十年,就积累了西方人做强盗,花了几百年才积累的财富。这是什么效率?大概很多中国人自己都还没意识到,我们自己有多么聪明,自己有多么勤劳,自己有多么伟大,自己的竞争力有多么可怕。

 

所以,按照这种效率,中国创造的周期,会比中国制造更短。因为,就像火车刚启动那样,开始的时候,会比较慢一些,到了后面,火车就会越来越快。站在中国制造所完成的强大工业化的基础上,中国创造的效率未来几年,会出现革命式的突破和井喷。这是挡不住的,西方国家最后的科技壁垒,一定会被中国人攻陷,而且不会用很久。

 

第五问:中国有很深的储蓄文化,这就导致国人的储蓄率超过了50%这种情况下怎么保持我们的消费市场有充足的活力?

 

答:有钱就花掉,这是外国人的传统。我们的储蓄率,应该转化为扩张。只有扩张才是储蓄真正的目的和价值。这里的扩张,不是指军事侵略吞并别国,而是指再生产意义上的要素增值。攒了钱都花掉,那为什么还要攒钱呢?对不对?

 

这个扩张,是全方位的扩张,科技的扩张,经济的扩张,军事的扩张。最关键的,还是人口的扩张。没有人口的扩张,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因为历史会把一切财富都带走,唯独我们的子孙后代,才能超越财富和时代,延续我们的文明。这才是最深沉的东西。只是为了挣钱和花钱活着,这种经济观念太肤浅了。

 

我们的祖先,以前攒钱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多置田,多生孩子,为了子孙满堂。人口的增值,这才最重要的事。把经济活动中的要素增值,仅仅理解为资本增值,无法理解我们这个民族的储蓄传统。人口,才是一切要素中最重要的。

 

第六问:如果把英国的陨落看做历史进程中的必然结果,您从中读到了哪些规律和启示?

 

答:殖民统治,是西方社会的传统。也是非华夏社会的传统。其他国家,没有像我们这样的文化。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文明人的文化和国家,那就是中国。其他的民族,他们建立的国家,并不是文明人的社会。在古代,我们的祖先,称他们为蛮夷。

 

在我们的文化里,我们是把国家当成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皇帝是家长,臣民都是家庭成员。每一个家庭,都是独立的负责把自己的家庭经营好,没有谁是谁的奴隶主,也没有谁是谁的奴隶。其他民族,他们的社会,尤其是西方,则都是殖民统治的奴隶制那一套。殖民者是奴隶主寄生民族,被征服者,则是接受他们剥削和奴役的奴隶民族。

 

我们刚才说了,在我们的文化里,每个家庭都是独立的,各自承担各自的生活,都需要自主经营,靠自己的努力养活自己的老婆孩子。但是西方的奴隶社会,不是这样的,他们的传统是,奴隶们除了接受命令参加劳动之外,其家庭的生活开支,都是奴隶主来负责和承担。扩大到英国的全球统治看,英国是奴隶主国家,英属殖民地,则是他们的奴隶成员国。在这种模式下,殖民地太大了,未必就是好事。比如印度,最后就成了英国人无法承担的重负。可见,奴隶太多了,会造成沉重的负担,造成殖民统治的不稳定。

 

另外,奴隶主民族在成为征服者之后,会经历一个人口爆炸周期,一段时间出现很高的生育率,大规模的婴儿潮。这么庞大的奴隶主,主要的都是依靠剥削殖民地的奴隶来养活自己。那么殖民地的负担,就会越来越重。这个负担,除了生活上的负担之外,还尤其表现日常军备的沉重负担,压迫奴役别人还要别人不反抗,那么必须得维持强大的军事优势才行。殖民地越多,军事开支的负担,和维护治安的负担就越重。于是,奴隶主太多了,也会造成殖民统治的不稳定。

 

更本质的看,资本主义作为奴隶制社会的一个形态,它天然的不可能长久和稳定。因为资本家生产商品,为了是积累财富。那么殖民地本土的经济生态,就会被摧毁,殖民地居民的购买力,就会被资本家给榨光。一个被榨光了购买力的殖民地,一方面,无法继续再靠倾销工业品来维持资本的增值,第二方面,殖民地的大多数居民失去了财富,只有给殖民者做买办的走狗赚了大钱。社会两极分化严重,陷入动荡,进入革命状态。这时候要维护殖民地的秩序,就需要对革命进行镇压,这更加剧了殖民者的负担。直到有一天,维护殖民地的成本,超过了收刮殖民地购买力所带来的效益。这样的时候,殖民地模式,就变得不再经济了。

 

第三个方面,从更深层来看,也可以理解成是天道使然。老子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可怕的工业化社会的生产效率,资本主义的掠夺方式,注定被损的不足者,很快就会被损至枯竭状态。从而导致一轮轮的经济危机,和一轮轮的战争,和一轮轮的重新洗牌。只有一个社会是建立在掠夺的基础上的,它都是不可持续的。

 

英国的全球扩张,殖民地规模越来越庞大,殖民统治系统也越来越复杂,殖民经济两端的双重的负担越来越重,那么也就越来越不稳定。这种高复杂度并失去稳定的系统,只需要外力的轻轻一推,它就会土崩瓦解。以前的英国如此,后面看,美国也将会如此。

 

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靠奴役别人,靠奴隶制来维护全球统治,是没有出路的。英国失败了,美国的全球金融奴隶制也即将失败。一个可持续的全球统治,不应该是以奴隶制为治理模式,而是应该以中国式的文明社会,为治理模式才行。

 

第七问:美苏争霸开启了全球2.0时代,这段历史最终以苏联的解体告终,至此美国成为了世界的核心,回顾这段历史美国人赢在了哪里?

 

答:首先,斯拉夫人历史上长期都是日耳曼人的奴隶。所以,美国人在心理上有主人意识所带来的优越感,也就是战略上的藐视,这种藐视,是历史赋予的,是先天的。

 

其次,斯拉夫人,在文化认同上,是茫然和无所适从的。他们一厢情愿地自认为是西方社会成员,而西方人根本不接受他们是西方的一部分。所以说,文化问题上说不清楚的话,很多事都会后继乏力,难以为继。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历史的道路,一个民族要创造历史,首先就得找到历史的道路和地图。这条路历史之路,苏联是不具备的。苏联的疯狂扩张,与其说他们是在试图创造什么,不如说是他们只是基于茫然和恐惧,试图获得被认同的单方面热忱。这种一厢情愿,一直到现在,他们还在如此。而西方对这种热忱的回应,每一次都是藐视,和无情的践踏。

 

第三,现实中的最大因素,来自于中国的联美制苏的战略转向。

 

第八问:您如何解析欧盟与美国、中国之间的关系?欧盟是否会重走苏联的老路,还是越来越强大?

 

答:没有政治上的统一,那么欧盟并不能让欧洲具备和中美相竞争的资格。而要在政治上统一欧洲,这是一个经历史检验,屡试屡败的问题。历史上欧洲要是能统一的话,他们早就统一了。并且,如果历史上存在一个统一的欧洲,也就没有后来的美苏崛起。欧洲也一直试图复兴二战前的辉煌,但是他们尝试过了,却并不成功。欧洲的基调就是这样,衰老而茫然。一个茫然的人,是不会有未来的。

 

要说解体的话,一个政治上都没统一的欧盟,即便解体的历史影响和意义,也不可与苏联的解体相提并论。欧洲的实质,不过是德国主导下的一个经济联盟罢了。所以即便欧盟散伙了,对世界的最大影响,不过就是以前做生意,是跟欧盟做,以后做生意,是跟一群国家分头做。

 

第九问:特朗普上任后推出了一系列经济新政。美国要想继续保持现有的经济地位,接下来会怎么做?

 

答:眼看着一堵墙正在倾覆,特朗普冲上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顶住了它。特朗普使劲扶墙的这个阶段,可以理解为特朗普新政。

 

特朗普的目标是,把这堵墙扶直,让美国重新伟大。特朗普从这边顶,更多的美国人,站在对面使劲推。这堵墙能扶得起来吗,显然不能,所以美国不可能继续保持现有的地位,更不用说,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这种梦呓之言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很快,特朗普会筋疲力尽,他能做的,就是满世界乞讨,维持美国的苟延残喘,多喘气一天是一天。

 

不用多久,这堵墙就会倒塌,所有扶墙的人,所有爱美国的人,都会被埋在下面。墙对面那些推墙的人,则会欢呼胜利。

 

第十问:中国的再次崛起不仅推动了自身的发展,同样给中国周边的一些国家带来了机遇,在这个阶段中我们应该怎样面对与邻国的关系?

 

答:一个全球化世界,日益一体化的世界,需要一个家长,但美国却是一个成天跟孩子抢零食的坏家长,抢不到手就把孩子打死,这样的家长太可怕了,这是当前世界所有不幸和冲突的总根源。

 

一个好的家长,显然不应该跟孩子抢零食,也更不应该往死里打孩子。而是应该带领所有家庭成员一起,物尽其力,人尽其能,不是通过互相奴役和压迫,而是通过智慧和劳动,把家庭变得更富裕和更美好。这个大家庭,就是全世界,这种新型的家庭关系,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方面,要准备好迎接坏家长挑起的斗争。另一方面,要带领所有家庭成员,携手建设一个新世界,这应该是未来中国和邻国关系的总的出发点。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