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 ·

白云先生解《庄子》逍遥游篇(五)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 吾为其无用而掊之。”

惠子谓庄子曰

惠子,指惠施,先秦名家的代表人物。逍遥游的后面几段,都是庄子在和惠施论道。为什么要把惠施拿出来,这么着重的批判呢?因为庄子所论大道,和惠施的名家所论名物,是截然相反的。

在庄子看来,天地万物浑然为一,物太过于小,太过于细碎,不足为道,不足为取,不足为用。只有以道御物,以母御子,才能把握根本大道,才能用以治天下。在惠施看来,大道太过于大,正因为太大了,所以无法用,无法用来治天下。

于是,惠施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因为万物太过于纷繁,多到不足以穷尽。以物为知,则小知无可穷尽。所以他只能用有涯之生,去随无涯之知。最后累的靠在大树上喘气。

在《庄子·天下》篇,庄子说,惠施多方。这个形容非常精当。多方是什么意思呢?用韩非子的话来说,惠施就是那种学道立方之人。大道浑然为一,但如果裂道而则之,则道可以裂成无穷多的方面。而惠施,就是裂道之人里面,裂得最极致的一个人,最支离破碎的那个人。

所以庄子说惠施多方,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异端,名家也是不可救药的曲学。才要经常把他拎出来,作为重点打击对象,批判和嘲讽一番。在逍遥游篇,对名家的批判,只是暖场。后面的篇章里面,对名家的批判,那才是猛烈的毁灭性打击。

“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 吾为其无用而掊之。”

“魏惠王赠送给我一些大瓠子的种子,我把它们种在地里,长出来的瓠子,有能装五石东西那么大。如果用它来装水,它的坚硬程度,不足以把瓠子举起来。如果把它剖开做成瓢来使用的话,有没有足够大的水缸,可以容得下这么大的瓢。这个大瓠子,并不是不够大。而正是因为它太大了,而没法使用,所以我就把它砸碎了。”

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之曰:‘我世世为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 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澼絖,则所用之 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之曰:‘我世世为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 

庄子说:“不是太大了而没有用,只是你根本不懂大有大的用处。宋国有家人,有祖传的药方,调制冬天不皲手的药。世世代代以给人漂洗织物为生计。有个客商听说了这种神奇的药,便希望可以用一百两黄金购买这个药方。这家宋人把族人都聚集起来商议说:‘我们家世代利用这个不皲手的药,帮人漂洗织物,挣到的钱,也不过才几两黄金。而现在一次技术转让,就能够赚一百两黄金,我们就卖给他吧。’ ”

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 人,裂地而封之。

“客商拿到药方之后,便用这种神奇的药游说吴王。越国发兵攻打吴国,吴王便任用这位客商为将,和越军作战。在冬天,客商带着吴军和越军进行水战,吴国的军队,在不龟手之药的帮助下,大败越军。吴王便分了一块地封赏给了这位客商。”

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澼絖,则所用之异也。

能在冬天使手不皲裂的药是相同的。客商利用这种药,可以获得封赏。而那家宋人利用这种药,只能卖掉药方,使家人以后可以不用再帮人漂洗织物了。他们对药方的运用,是不同的。

这里是讽刺惠施,虽有大道,但是他既不能领会,也不会运用。只能用一些鸡零狗碎的小知,来干一些鸡零狗碎的琐事。

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现在,你有五石那么大的大瓠子。为什么你不把它做成腰舟,系在腰上,泛舟于江湖,反而还发愁它太大而无用呢?可见,你真是一点都不通道,一点也不开窍,你就是个憨子啊。

这说明,裂道为方者,不可返于道,不可为于道。所以庄子说惠施的心,已经彻底被名物蒙蔽住了。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臃肿而不中绳墨, 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 众所同去也。”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臃肿而不中绳墨, 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 众所同去也。”

惠施反驳庄子说:“我有一颗大树,人们都把它当成是臭椿一样无用的废物。它的树干臃肿疙里疙瘩的,绳墨无法取直用材。它的树枝,歪歪扭扭的,也无法用角尺和圆规取直用材。虽然它一直长路边,但是木匠们嫌弃的连看都不想看它一眼。你现在的话,就跟那颗大树一样,虽然很大,但是无用。所以大家听了也都会嫌弃你的。”

这里的大树,是喻指天道。绳墨,规矩,是喻指穷名物以致小知。

惠施听庄子说自己不开窍,说自己是憨子。心里很不服气,所以反驳出来了上面那段话。意思是,庄子嫌弃他鸡零狗碎不开窍,他就反唇相讥,嫌弃庄子之道,大而无用。

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 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今夫嫠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 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

 

庄子说:“你难道没见过野猫和黄鼠狼吗?屈者身子趴在地上,等待老鼠出来。它们一会从东边的房梁,跳到西边的房梁上;一会从西边的房梁,跳到东边的房梁上。一会从高处往下跳,一会又从低处往上跳。跳啊跳啊,踩到机关,就死在捕兽的网里了。”

 

这一段是讽刺惠施之道狭隘屑小,一曲之术,只能用来捕捉老鼠。野猫和黄鼠狼踩中机关,死于捕兽之网。而惠施又何尝不是呢,惠施死于踩中的是名家裂道的机关,死于物蔽之网。而惠施这样的名家之徒,在庄子看来,不过就是野猫黄鼠狼之流,成天趴在地上找老鼠。

 

今夫嫠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

 

你再看看天上的牛宿和女宿。它们是那么的大,如同垂天之云。虽然它们这么的大,但是却不能用来抓老鼠。

 

嫠牛,不是指一种牛。而是指天上的星宿,牛宿和女宿。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牛郎织女。在逍遥游一篇,从大鹏到嫠牛,一直都是在以星宿代指天道,贯穿始终。有人把嫠牛解读成牦牛,说牦牛飞到天上,如垂天之云,这是非常粗俗化的曲解。

 

庄子告诉惠施,天道不是用来抓老鼠的。而是用来造化万物,并推动万物生生不息的永恒演化的。

 

能抓老鼠的东西,只能是狸狌之类的小动物,它们只是天地所造化出来的万物中的一部分,只能为小,而不可能为大。天道之所以不能抓老鼠,因为它为大而不为小,它的大用是造化万物。

 

这里是继续讽刺惠施,说惠施形同狸狌,眼里只能看见老鼠,而不见天道。

 

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

 

如今你有一颗大树,发愁它太大了而没有什么用,为什么不把它栽种在未始有物之乡,虚漠鸿蒙之旷野中,悠游立于其侧,逍遥息于其下。

 

我们前面说了,大树是喻指天道。彷徨立于其侧,这里是指,辅佐天道,不敢妄为,立于其侧而天下治。

 

逍遥乎寝卧其下,本篇篇名为逍遥游,这一句也说到了逍遥。到底什么是逍遥呢?逍,是解除物蔽;遥,指与大道浑然为一。游,无所待而驰骋于无穷,无所事而息于大道。逍遥是齐物的基础,如果理解不了逍遥游这一篇,那么后面的齐物论,会更加理解不了。

 

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不会因为被斧头砍伐,而亡于非命,没有什么事物,可以伤害它;不会以物为事,又哪里会有什么困苦呢?

 

大樗的无用之用,这一段,被人曲解地非常严重。很多人认为,庄子讲的就是一种窝囊废精神胜利法。一个人,混吃等死,什么用都没有的废材,这样大家都不会伤害他,他也会什么困苦都没有。于是活的每一天都会很舒服。这种解读太粗鄙了。这种理解,既不理解庄子的真义。应用到现实中,是行不通。因为现实中,一个这样的窝囊废,所有的人都会伤害他。因为没有人会尊重一个窝囊废。

 

道家的思想,从来都不会宣扬这种窝囊废精神胜利法。而是宣扬,圣人用天下而不为天下所用;道御万物而不事于万物;事道者必不蔽于物,蔽于物者必无可事于道。圣人治天下,也是同样的道理,蔽物则亡道,事道则忘物。事道之人,虚以合道,而无物可事,故谓之无所可用。齐同天地万物为一,逍遥游于无穷,至大者,无细小可用之于琐碎,故谓之大而无用。非其无用,实为其为大,用于统御万物之大用。

 

对于普通的人,道家的思想,和易经中自强不息的精神,是一致的。老庄讲的圣人用道治天下,用道之虚,用道之无,用道之柔,用道之弱,都是守天道而去人智的意思,而不是指用人之无能低能。这些道理的对象,是圣王用道。不是针对普通人说的,不合适对号入座。圣人无为而天下自足,圣人用柔,而百姓自强。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一身则治一身,有一家则治一家。切不可曲解圣学,认为用一身之弱,可以治天下之病,匡天下之正。

 

对于无为,世人的误读更多。道家的无为,是指为道,任天运自然,而不以人智妄为。绝弃人智之妄为,不以人助天,这才是无为。为道者,则万事自毕自成,故能做到无所不为,无所不能,无所不成,无所不利。认为道家的无为,就是懒汉胜利法,躺着吃躺着喝什么都不做,就什么都会有。对无为的这种解读,比对无用的鄙俗化理解,更加的粗鄙。天地造化人,就是让人去因任天运自化自强的,天地从来不会无端的造化出窝囊废,因为这样会浪费原材料。而天地从不浪费任何东西。

 

天下之困苦,一则困于道。二则苦于治。道术不明,裂于方术,故为困。以执鼠之智术,而治天下,越治越乱,故为苦。若天下返于大道,立而可治,又何来困苦呢?

 

《庄子》逍遥游篇讲完了。后面的经典解读,计划做一些调整。《庄子》剩下的部分,还有至道四经最后一部《黄帝内经》。以及四书五经,后面不会在公众号更新。因为写经典,适合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写。如果写在公众号上面,经常被人催更,这样会破坏写作状态。另外,写经典这么呕心沥血的写,其实公众号上看的人并不多,颇有慢泄天宝之感。安安静静的把一本经典写完,会首先正式出版,同道们可以直接买书看。网络版,是在官网 www.zdaox.com 首发。官网首发的同时,同步在公众号更新。

参与评论

  • 七点点

    还是喜欢看先生解经,期待。希望书能早日上市。

    3月前 (12-01)
    回复
    回复七点点
  • 龙潭漫步

    天道是用来造化万物,并推动万物生生不息的永恒演化。天道为大而不为小,它的大用是造化万物。大树喻指天道,把它栽种在未始有物之乡,虚漠鸿蒙之旷野中,悠游立于其侧,逍遥息于其下。彷徨立于其侧,指辅佐天道,不敢妄为,立于其侧而天下治;逍遥乎寝卧其下,逍,是解除物蔽;遥,指与大道浑然为一。游,无所待而驰骋于无穷,无所事而息于大道。圣人用天下而不为天下所用;道御万物而不事于万物;事道者必不蔽于物,蔽于物者必无可事于道。圣人治天下,也是同样的道理,蔽物则亡道,事道则忘物。事道之人,虚以合道,而无物可事,故谓之无所可用。齐同天地万物为一,逍遥游于无穷,至大者,无细小可用之于琐碎,故谓之大而无用。非其无用,实为其为大,用于统御万物之大用。
    对于普通的人,道家的思想,和易经中自强不息的精神,是一致的。老庄讲的圣人用道治天下,用道之虚,用道之无,用道之柔,用道之弱,都是守天道而去人智的意思,而不是指用人之无能低能。这些道理的对象,是圣王用道。不是针对普通人说的,不合适对号入座。圣人无为而天下自足,圣人用柔,而百姓自强。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一身则治一身,有一家则治一家。切不可曲解圣学,认为用一身之弱,可以治天下之病,匡天下之正。道家的无为,是指为道,任天运自然,而不以人智妄为。绝弃人智之妄为,不以人助天,这才是无为。为道者,则万事自毕自成,故能做到无所不为,无所不能,无所不成,无所不利。天地造化人,就是让人去因任天运自化自强的。天下之困苦,一则困于道。二则苦于治。道术不明,裂于方术,故为困。以执鼠之智术,而治天下,越治越乱,故为苦。若天下返于大道,立而可治,又何来困苦呢?

    4月前 (11-05)
    回复
    回复龙潭漫步
  • 3408544487@qq.com

    在文化沙漠里迷失很久,我饥渴难耐,濒临死亡......突然眼前一亮,发现一片绿洲和一泓映照蓝天之湖泊......我捧饮湖水,喝了个痛饱,那叫一个畅快!一篇篇醒世奇文,喜阅狂读......如入仙境,如饥似渴,如雷灌顶,如释重负,种种疑惑,豁然开朗......

    我要把这至清至纯的上善之水,与有缘人分享,传播正统文华,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尽一点微薄之力:

    在我念高中的时候,分文理科,当时社会上有个说法,“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学了理科,从此丢掉了对历史、地理等文科知识的学习,后来再也没能补上。历史文化知识的欠缺,个人一直都觉得是个遗憾,有心想弥补,但面对浩瀚的古今中外历史文化典籍,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感到很茫然,真希望哪位“国学大师”能指个路,给推荐个阅读书目也好。

    没想到,在网络信息时代,通过知识搜索和论坛信息交流,我发现了一座唯一正宗的华夏文化知识宝库(白云先生创建的至道学宫),是的,唯一正宗,你没看错!这座宝库始建于2015年10月,至今刚好有200篇文章,其中94篇是对道德经、论语、黄帝阴符经、庄子逍遥游的解读,其他106篇涉及对华夏文化的正本清源,包括时政、热点、地缘、金融、华夏正统的根与源、世界史与中国史、各朝各代各学各派的前世今生…… 归为7大类:捭阖牧道20篇,玄览明鉴19篇,帝国末路10篇,精神贵族8篇,看世界8篇,看中国8篇,其他33篇。另外,在白云先生的微信公众号里面,还有养生,病理,商道,军工,物种,易、道、儒、法、医、兵的传承……

    感觉白云先生应该是一个团队,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应运而生的智库团队,2017年6月出过一本书《世界是红的》,全球化4.0时代,看懂中国经济格局的一本书,首印1.5万册,面世当天售罄。

    一年前,我看过缠论创始人李彪解读的《论语》,当时感觉很有新意,比其他所谓的“国学大师”有水平,但比起白云先生的解读,还是有很大差距。

    我很庆幸,过去没有读那些乱七八糟的所谓“历史”典籍,没有读港台“渣凉庸”意淫出来的那些垃圾武侠小说,没有被所谓的“国学大师”污染坑害,直接拥抱正宗的华夏文化之传统(传是传承,统是正统)。

    我这样说,有些人肯定不认同,肯定会说我偏激甚至鄙视。这些人是跪的太久了起不来,是被扒了皮见不得光,是被戳到了痛点要死要活。在我华夏复兴之际,难得有白云先生这样的文华圣人站出来华夷之辨,正本清源。我们的华夏传统文化断层太久了,近几十年来的全盘西化,让绝大多数国人失去了辨别的能力。辛好有白云先生,正本清源,拨云见日,还我华夏朗朗乾坤,恢复我中华儿女的文华自信。

    读到白云先生文章,真乃人生一大幸事。感谢至道学宫让我认识到:天不生华夏,万古如长夜!

    白云先生说:至道学宫是做什么的?学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件事:文化复兴。至道学宫不是自媒体,也不是写时评的。至道学宫是弘扬华夏至道,传习圣人之学的地方。

    白云先生说:至,最高的,最极致的意思。道,是华夏文化特有的思想,它是效法天地自然所构建出来的一套最完备的世界观体系。至道,便是论述天地人的最高大道。在中国文化传统中,要传习这样的天人至道,通常需要在国家官学体系的最高学府中进行。这个最高学府,在古代称为学宫。至道学宫取学宫之名,是用传统的形式与现代语境相结合,来传播传统文化,让精神上流离失所的现代华人,在文化上找到自己的根与魂,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这便是至道学宫名称的由来。

    白云先生说:最后,要对很多同道们对作者的好奇心,做下说明。一个沉沦的世界,连通古圣之道,找到最终的答案和光明,中间会途径很多黑暗地带。我要做的事,就是在这些黑暗地带,全部通上路灯。所以,我是谁,根本不重要。对于赶路的人来说,脚下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开车不看路,只盯着路灯看,车就开不好了。尤其是,一边盯着路灯看,还一边好奇到底是谁安装的路灯,这样就更没法专心开车了。

    白云先生说:至于我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人,这跟我的履历没有什么关系,因为现实中我没有遇到过能影响过我的人。很多东西好像都是天生的。为什么我要做这样的事,因为前几年读了华夏圣人之书之后,冥冥中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推动着我不得不做这些事,我想,自己大概是被选中了吧。

    白云先生说:白云先生,是陈抟的号。因为自己想做的事,很像他当年所做的事,所以便用了他的号做自己的名字。如果没有陈抟,也就没有北宋五子,也就没有宋朝的文化中兴。如果没有宋朝的文化中兴,印度佛教那种要饭文化,早就把中国变成了一个文化上的印度。那真是令人作呕的一幕。

    4月前 (10-20)
    回复
  • 五行棋招贤纳士

    唉,等出版又要多等一年了。老早就等着看先生注解《黄帝内经》呢,结果去年先生写时文就写了一年,呵呵。阴差阳错就是这么无奈~祝先生早日完成写作大计~

    5月前 (09-29)
    回复
  • 空白

    每次看先生解读《庄子》都有天清气朗之感,每一字都小心翼翼的细细品读,如此方不负先生辛苦。出书一定会珍藏,唯出版所限,恐不能尽览先生实时发布的风采。

    5月前 (09-27)
    回复
    回复空白
  • 同道

    幸遇先生

    5月前 (09-26)
    回复
    回复同道
  • somer_zhu

    先生解说得多么精辟美妙呵,扬华夏之荣光!

    5月前 (09-25)
    回复
    回复somer_zhu
  • _下划线_East杰

    先生,更新不急!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便足以!

    5月前 (09-2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