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

难民问题的本质,是对他国的侵略与殖民

 

一、古代的灾民,饥民,流民,与难民问题

 

难民是一个自古以来就存在的现象。难民这个词,很多人从字面意义上,很容易理解为是生活困难的人,进而再把他们等同于我们古代历史上,经常出现的灾民,饥民,流民等现象,这是非常不准确的。实际上,饥民,灾民,流民,难民,意思都是不同的,各有所指。

 

出现了天灾,自然灾害,比如洪灾,旱灾,蝗灾,地震,海啸,台风,等都会导致庄稼减产甚至绝收。粮食生产出了问题,收获的粮食不够吃的,种地的农民就会变成灾民。

 

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出现灾害。所以,为了防患于未然,国家要建储备粮粮仓,在丰收的时候,多收购农民手里的粮食。一旦出现了灾荒,造成了灾民问题,国家储备粮仓,这时候就会开仓赈灾,救济灾民。

 

而如果国家的储备粮储备,也出了问题,或者说库存不够灾民吃的,那么吃不饱的灾民,进一步就会沦为饥民。

 

活生生的人,显然不会坐以待毙等着被饿死。首先,他们会想到卖土地,因为是主动竟卖,地就会被贱卖。农民用卖地的钱,在市场上购买粮食。而市场上的粮食,则和国家储备粮,性质完全不一样。一旦到了灾年,投机倒把的商人们,就会发国难财,囤奇居奇,哄抬粮价。

 

农民卖地的那点钱,很快就花光了。等卖地的钱花完了,接下来怎么办呢?这时候,农民就会选择卖房子。卖了房子换了钱,再吃一阵子饱饭。等卖房子的钱也吃光了。再卖女人的首饰,等这点钱也花光了,接下来就是卖儿卖女。卖儿卖女的钱也花光了,那就彻底没办法了。这时候,饥民们就会大规模的到处讨荒,靠向民间的富裕人家乞讨来活命。流民大军就出现了。

 

而难民是怎么回事呢?难民是指那些游牧民族迁徙过来抢东西的人。为什么我们的历史上,会出现那么频繁的游牧民族入侵呢,根本原因,就是难民潮所导致的。

 

我们前面说了,历史上,我们为了对冲不可测的灾荒风险,建立了层层的风险对冲防御机制,比如国家储备粮,比如市场调节,再比如社会调节。在这样的层层防御之下,一个国家很难出现大规模饿死人,流民遍地的情况。如果真的出现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国家治理的水平太差,灾荒程度太严重。

 

而那些游牧民族,和我们则完全不同。他们面对灾荒和风险,缺乏任何对冲措施,是完全的靠天吃饭。比如,雪灾,寒灾,把牲畜都冻死了,这时候这些游牧民族,因为他们没有国家储备羊来进行调控,于是他们就沦为了难民。

 

二、难民的本质,是侵略与殖民

 

这些难民怎么办呢?只要是个活人,显然都不会眼睁睁的等着看自己饿死。所以他们必须得到处找吃的。哪里才有吃的呢?富庶的中原,到处都是吃的。于是他们就开启了难民大迁徙。自己的地盘上没吃的了,跑到别人的地盘上找吃的,表面上看,是难民的生存挣扎,而本质上看,这就是侵略行为。

 

中国的粮食,凭什么给这些游牧民族的难民吃呢?我们凭本事种的庄稼凭什么让你们这群野猪拱呢?显然,天下没有免费的粮食吃。于是,他们除了抢,没有别的办法。为了抢劫,就要进行战争,战争胜利了之后,不仅抢了粮食,还占据了中国的领土,役使中国的人民,帮他们生产粮食吃,因为他们自己不会种地。进一步,在中国的土地上,繁衍子孙后代,最终完成游牧民族对中国人的殖民统治。

 

这个链条是这样的,灾荒,难民,迁徙,侵略,战争,殖民。我们的民族,从古至今就一直在和这些蝗虫一般的难民们做斗争。他们就像潮水一般,似乎永远也消灭不完。

 

今天的人们,一谈起难民问题,都觉得它是一个现代性的,当代的问题。实则不然,我们和难民打交道,已经打了几千年了。它不是一个新问题,也不是一个当代问题,而是一个历史问题。甚至可以说,我们的历史,有一大部分,就是阻挡难民涌入的历史。我们和这些蛮夷难民们打了几千年,为什么打?为的就是让他们不来吃我们的粮食,不来占我们的土地,不来伤害我们的族人。

 

难民们,因为经济生产方式太脆弱,也没能力建立国家储备羊机制,这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野蛮人,一闹灾荒,就像野猪一样来拱我们的庄稼。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去通过伤害掠夺别人,来解决自己的困难。

 

和这些野猪相反,我们在国家储备粮的基础上,还有家庭储备机制。为什么中国人有根深蒂固的储蓄观念呢?因为要时刻准备着对冲生存风险。万一有个灾荒什么的,家里没粮了,有钱就能活命。没粮也没钱,那么生存就无法保障。

 

为什么外国人,他们缺乏这种储蓄观念和传统呢?因为他们历史上,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没东西吃了,就去做野猪。抢别国的粮食,占别国的土地,掠夺别国的人口。

 

可以这么说,一个民族的储蓄率,和他的文明程度成正比。那些没有储蓄传统和观念的人,说明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野猪。

 

怎么才能防住那些潮水一般的野猪呢?这难不倒我们聪明睿智的祖先。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能不能建一堵墙,来一劳永逸地阻隔这些,怎么打也消灭不完的难民呢?答案是能,这个创举就是万里长城。

 

三、万里长城的伟大意义

 

在伟大的始皇帝的主导下,万里长城建立了。长城建好后,它一直福泽了中国人几百年,在这几百年里,中国终于可以大体上避免受到难民们的侵袭了。中国人在关内,蛮夷们在关外。

 

以前,蛮夷们的羊都冻死的时候,他们就来抢吃的。现在有了万里长城,他们无法进入中国抢粮食,怎么办呢,只能活活饿死,内部兼并,人吃人。

 

有人可能要问了,他们活活饿死,多可怜啊?真的很可怜吗?如果你种了一片玉米,有很多野猪经常过来拱玉米,你怎么打它们,好像总也消灭不彻底。这时候,你给玉米地外面,建了一圈围墙,野猪们再也没办法过来拱玉米了。野猪在山里找不到吃的,也不能继续拱玉米吃,它们就都饿死了。野猪们都饿死了,这对于种地的农民来说,简直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野猪饿死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同样,难民饿死是好事,而不是坏事。那些同情野猪的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被美国人精神殖民之后,退化得连动物都不如,丧失了领土意识,防御意识,生存意识,忧患意识,和敌我意识。同理,那些同情难民的人,不就是和同情拱玉米的野猪是类似的事吗?一个精神正常的人,难道不是更应该同情玉米,同情种玉米的人才对吗?

 

万里长城,就是这样一堵阻挡野猪的墙。难民,就是那些自己养不活自己,也没有能力未雨绸缪,建立灾害对冲机制,遇到困难,只能去啃别人拱别人的野猪。

 

直到这堵墙被冲破,曹魏迁蛮夷入关种地,西晋用蛮夷兵打仗。难民们,终于冲破了我们的长城,实现了对我们的侵略和殖民。是他们打进来的吗?是我们自己开门揖盗自毁长城,把这些难民们放进来的。

 

这个口子被打开之后,难民们给中国人的灾难,就开始变得频仍不断。五胡乱华把繁荣的华夏大地,变成了一座野猪牧场。我们的族人,被这些野猪们,屠戮无数。

 

是的,这就是善待难民,收留难民的后果和下场。你放野猪进来,认为它会知恩图报,岂不知,它一旦进来之后,就会把你所有的玉米地都拱了。因为知恩图报这种高级心智,超出了野猪们这种低等生物的能力。拱更多的玉米地才是他们的本能。

 

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是什么?是把野猪当人看。翻开我们的历史,这一幕幕都是血的教训。

 

五胡乱华之后,没过几百年,又是安史之乱,华夏再次被野猪拱翻在地。安史之乱过后,接着又是一群沙陀人野猪,继续拱翻我们。一群沙陀人,在我们的土地上建立那么多政权,不是很好笑吗?说明什么呢,说明他们完成了对我们的殖民。在我们的土地上,野猪数量一旦多了,他们必然的要求建立政权。

 

沙陀人这群野猪退场之后,后面又是契丹野猪,女真野猪。整个宋朝,都一直活在野猪们的淫威之下,卑躬屈膝毫无尊严。宋亡了之后,问题更严重了,又来了比契丹野猪和女真野猪更厉害的野猪群,他们完全殖民了中国,建立大一统的野猪政权,他们是蒙古野猪,和建州野猪,建州野猪,也就是满人。蒙元和满清,这是两次神州陆沉,也是我们文明的灾难。

 

这一系列的灾难,都是难民问题造成的。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曹魏和西晋开关,把野猪们放了进来,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接受并安置了难民。难民问题有多么的严重与可怕?历史书上已经给出了答案。

 

四、基于主权国家框架下全球统治的套路

 

前面回顾了历史上的难民问题,以及历史上的难民问题处置不当,所造成的华夏文明千年大衰退,我们不难看出,难民问题,绝非儿戏。历史的经验一再表明,你敢放野猪进来,野猪就敢把你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拱烂。

 

现在,我们把视野从历史切换都当前社会,分析一下,当前国际背景下的难民问题。讨论当前的难民问题,我们需要言简意赅的对这个问题,做些基本的判断。并基于这些判断,进行更深入的剖析。

 

第一个判断是,白皮野猪建立了全球统治政权。西方人和我们刚才说的那些历史上的野猪,他们是同类,都是野猪。而且,白皮野猪,比满蒙这些棕皮野猪更野蛮。满蒙只是建立了中原王朝的大一统野猪政权,而白皮野猪则是建立了全球大一统野猪政权。

 

第二个判断是,所谓的主权国家,并不是真正的独立自主国家。而是白皮野猪全球统治的基本框架。在白皮野猪建立全球统治之前,人类历史上,并没有主权国家这个说法,权力输布的最远边界,就是一个民族的利益边界。历史上伊斯兰社会,是没有国界的。中国也是没有国界的,中国的边界,就是王权所能统治的所有领土。

 

主权国家的本质,类似于羊圈,把羊群分割成零碎分散的小规模羊群,这样才能更利于统治。所以,非洲变成了一堆小国家,伊斯兰世界,变成了一堆小国家。美洲也变成了一堆小国家,中国的藩属国和朝贡国,全部遭到剥离。所以说,主权国家,根本就是非法的,它只是西方霸权统治的产物,是他们牧羊人意志的强制性规定。

 

所有的主权国家都是羊圈,生活在羊圈里的羊,则被称之为公民,牧羊人则是西方人,也就是白皮野猪们。从自然状态看,一个人首先是他自己民族的一份子才对。而白皮野猪的全球统治下,一个人首先是一个公民。公民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超越了民族的政治信徒,他们的牧羊人,就是西方人。

 

第三个判断是,白皮野猪对羊圈的统治手段是,在分割化的基础上,进一步碎片化,溃疡化,虚弱化,病态化,弱智化,羊群化,低能化。防止所有羊圈之间的结盟和联合,防止羊群们的文化本能苏醒和种族本能苏醒。这样的目的只有一个,要始终让羊认识到自己是羊,竭力让他们不能苏醒,让他们无法意识到自己原本不是羊,而是人。

 

第四个判断是,完成了对羊群的全球分割化催眠化统治之后,牧羊人就开始对每个羊圈里的羊剪羊毛,进行全球利益收割。

 

第五个判断是,羊毛剪完之后,还受到了残酷的摧残,羊圈也被砸烂,被驱逐出羊圈的羊,就会恢复兽性变成野猪,变成文明瘟疫传播载具。这时候,牧羊人就把这些瘟疫羊,扔到健康的羊圈里,让其他羊圈里健康的羊群,也感染上瘟疫,从而削弱他们,摧残他们,瓦解他们的意志和斗志。这样的话,就可以为后面剪这些不老实的羊的毛,打下基础。

 

第六个判断是,这些野猪和瘟疫羊,就是现在所谓的难民。联合国难民署,只是执行牧羊人意志的打手,它的工作性质,就是向其他羊圈里投放野猪,和投放文明瘟疫感染源的组织。

 

第七个判断是,牧羊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非战争状态下,在和平的环境中,打着人道主义大旗,对他国进行逆向侵略和殖民,不断的以劣等的,野蛮的野猪,瘟疫的羊,摧毁健康的,优秀的羊。

 

这样以来,所有的羊,都会丧失质疑和反抗牧羊人的统治的能力和意志。现在的全球侵略,已经不是用军事手段了,而是用温水煮青蛙的文化战争手段,用和平侵略与殖民手段。因为难民本身,就是被驱逐出羊圈的野猪,就是一种文明瘟疫病毒携带者,把劣等文化的人,扔到高等文化的社会里,这是一种广义的生化战争。牧羊人用难民作为文化武器,来实现对羊群的侵袭和感染,弱化病化他们,冲击撕碎他们,这样就可以做到全球统治上的事半功倍。

 

五、文明冲突背景下的当代难民危机

 

作为牧羊人,美国的中东政策很有意思。首先,它不追求让伊斯兰世界彻底去昧脱毒,变成现代社会。这样可以防止它们便强大。其次,又不断的输出民主革命和文化战争,使其永远的处于溃疡状态。这样又不至于中东人民滑向彻底的蒙昧,而一致拥抱原教旨主义。第三,就是刻意的把中东人们培养成文明冲突的野猪和瘟疫,去冲击感染其他国家,削弱撕碎其他国家。

 

美国的潜在竞争者,也是最大的羊圈,是欧洲,中国,俄罗斯。美国在欧洲已经得手,扔进去了几百万头中东野猪。在俄罗斯,基本上是无从下手。所以接下来,自然而然的,就要对中国下手,企图重演在德国得手的那一幕。

 

在我们的历史上,我们一直用长城来防御野猪的侵袭。如果一旦长城被野猪们突破,野猪们入关,跟我们住到一起了。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求把野猪驯化成家猪,对他们进行无害化处理,降低他们的有害性。这个工程,就是文化的同化手段。

 

匈奴人内迁后,被从野猪驯化成了家猪。接下来的突厥沙陀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满人,也都从野猪被驯化成了家猪。但是,有一个例外,是被蒙古人从中东带过来的色目人。一直到现在,几百年过去了,色目人的后代,也就是现在的恨猪佬们,他们依然还是没有被文化驯化成家猪。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原产地中东的野猪,比北方高原上,和大兴安岭流窜过来的野猪冥顽不化多了,他们自带文化防火墙,这个文化防火墙,拒绝任何的文化同化和驯化。就好比说,别的野猪,用文化之枪,一梭子子弹打过去,他们就被击倒了。但是这些中东野猪,他们是穿着盔甲的野猪,任何文化子弹,都无法穿透他们的文化防护装甲。

 

能想象,披着装甲的野猪,到处横冲直撞的情景吗?这就是中东野猪的后代们在全球扩张的优势所在。在生活中,我们已经领略到了他们的凶顽。在这群野猪面前,任何试图同化他们的人和想法,最后都会被现实嘲弄。而付出的代价则是被无休止的逆向殖民,人类后退一步,野猪就往前逼两步。任何对他们心存幻想的人,都会在他们的殖民活动中,丢盔卸甲丧失一切。

 

武装到牙齿,披着文化盔甲的野猪,已经足够可怕了,在白种野猪的全球统治下,牧羊人美国,还给这些野猪,外围又加了一道长城。不仅穿了装甲,外面还防御了一道长城,这道长城,就是人道主义,就是道德相对主义,文化多元化。既有护甲,外面还有长城防御,性情凶顽野蛮,这种野猪,他们的殖民扩张活动,显然会所向披靡。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于中东野猪来说,文化同化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只有一种方法才能让他们停止殖民活动,那就是肉体消灭。而白皮野猪的全球统治秩序下,肉体消灭是不允许的,是一种不人道也不人权的道德原罪。于是很可怕的事既出现了,首先,你没有长城,野猪可以进来。其次,野猪有文化护甲防身,你用文化同化的方式把野猪驯化成家猪,这是没有效果的。

 

第三,野猪在你的家里到处乱拱,你还不能打它,因为它外面有一道政治长城和道德长城。因为它是难民,打它不人道,不人权。打它,西方人不同意。而且,如果野猪拱的不舒服了,那也是不人道,不人权的。

 

这样以来,不难推想,野蛮而又养尊处优自带瘟疫属性的野猪们,他们大量产崽,进行迅速的殖民活动。我们的国家很快就会变成野猪乐园,我们的族人很快就会被野猪们进行人口替代。等野猪的数量,超过我们族人的数量时,他们就会毫不迟疑地举起屠刀,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进行种族灭绝。

 

对于我们这个民族来说,我们遇到的野猪灾害,是双重的,一方面是西方白皮野猪,对我们全方位的精神殖民,催眠我们,让我们变成软弱的绵羊。我们在历史上一直都是用自己的文化,去驯服野猪们。而西方野猪的出现,是第一次野猪们用野猪文化驯化我们。西方人对我们的精神殖民,后果就是让我们失去自我保存和抵御祸患的能力,甚至连这种意识都已经丧失。

 

另一方面的野猪危害,是牧羊人释放出来的中东野猪。因为我们已经变成绵羊了,面对野猪的殖民,很多小绵羊们,开始张开了怀抱,而不知道那样会带来死亡,会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带来无穷的祸患。这样的话,我们的人,会被越来越病弱化,人口会越来越少。最终我们就会失去一切,神州大地上,到处跑的都是野猪。

 

西方人炒作中国接收难民问题,这件事的本质就是,以西方人对我们的精神殖民,为野猪们的人口殖民保驾护航。从而实现对中国人的削弱和破坏,并最终完成对我们的人口替代。他们的计划,都是环环相扣的,先是通过计划生育种族灭绝政策,减少我们的人口,这是先把地方腾出来。计划生育是美国人的一个阴谋,并不是我们国家自主的人口决策。详情参见学宫之前的文章《全面鼓励生育,已经刻不容缓》。第二步,就是把难民塞进来,实现人口替代。

 

面对这种可怕的打着难民旗号的殖民行为,我们应该怎么办呢?首先,要坚决抵制收留难民,把野猪挡在门外。其次,要从美国人对我们的精神殖民中醒过来,这样才能恢复我们面对侵略和殖民的防御能力。第三,要全方位加固我们的长城,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上,除了我们是人,其他民族都是野猪。如果我们连这个意识都没有,那就是重犯历史上我们犯过的错误:把野猪当人对待,结果被野猪反向殖民,从而衰落一千年。

 

对外开放万能,这个说法是有理论前提的,它的理论前提就是,我们自己的一切都是垃圾,别人的一切都是优等货,所以我们要主动拆除长城,欢迎拥抱所有野猪进来。而事实是,我们才是最文明的民族,其他的民族都是野猪。对外开放万能论,是根本性错误和完全颠倒的。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开放,而是重建长城,把所有的野猪都挡在外面,把已经进来的野猪,全都扔出去。

 

历史上,我们犯过对野猪开放的错误,并且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现在不能再重蹈覆辙,继续犯同样的错误。不然,我们的子孙后代,都会被那些凶顽野蛮的野猪们所吞噬。所以,我们已经不能再退了,我们每个人都要觉醒,都要行动起来,联合起来,用我们的身躯,为我们的子孙后代,重筑一条新的万里长城。

参与评论

  • 易思單

    历史上,我们犯过对野猪开放的错误,并且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现在不能再重蹈覆辙,继续犯同样的错误。不然,我们的子孙后代,都会被那些凶顽野蛮的野猪们所吞噬。所以,我们已经不能再退了,我们每个人都要觉醒,都要行动起来,联合起来,用我们的身躯,为我们的子孙后代,重筑一条新的万里长城。

    5月前 (12-11)
    回复
    回复易思單
  • 爱沉思的小强

    一报还一报,兴华夏文明。

    8月前 (09-12)
    回复
  • 飞跃星辰

    看了白云先生的文章,很多世界性的文化底层问题都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感谢感激!

    11月前 (07-06)
    回复
    回复飞跃星辰
  • 黄有熊

    补充一点:“白皮野猪”们内部猪吃猪的现象是很普遍,很普世的。历史上,白皮野猪从来也没能统一起来一致对外,拿破仑和元首都功败垂成。今天的白皮猪世界秩序中,很多白皮猪只有吃草的权利。居于白皮猪金字塔顶端的猪,有很多猪的来源不明,也不是很白。

    11月前 (06-23)
    回复
    回复黄有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