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

哲学家,都是喜欢胡说八道的神经病吗?

哲学这个词,准确的讲,就是专指西方哲学。相对应的,中国的智慧和思想,应该叫形而上学,或者称之为道学。所谓的形而上学,也就是对道的阐述,形而上者谓之道的那个意思。后来翻译的人乱翻译,把形而上学,用来指那种西方机械论。这是不妥当的和不准确的。

单说西方哲学。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原始人朴素的自然哲学阶段。

这个阶段,主要的课题,就是研究世界是啥,人是啥,怎么认知世界,怎么认知人。等等。这个时期,西方哲学还是比较单纯的。虽然得出的结论,都比较胡扯,但都是因为天真无知,而不是居心叵测的故意瞎胡扯。

第二阶段,蒙昧的僧侣哲学阶段。

在第一阶段,因为对很多自然现象和对人自身的困惑的无解,宣告原始人自然哲学破产。因为实在理解不了自然和人类自身。陌生而又难以理解的事物,天然的会让人感到恐惧和不安。为了活的舒服点,必须得给出个解释。那么这个解释,就只能靠乞灵来完成。在这个阶段,各种鬼怪都被制造了出来。所有的现象,只要理解不了的,就说是鬼怪干的,于是,顿时就安心了呢。

西方人管这些叫神学,其实也是乱翻译。中国文化里的神,不是这种乱七八糟的鬼怪东西。准确的说,西方的那些装神弄鬼的学说,不可以称之为神学,而是应该称为鬼怪学。

光制造出来鬼怪,还没完。如果鬼怪学说,自相矛盾,就得打补丁补漏洞。如果想让鬼怪垂青自己,希望自己活的舒服些,就得祭祀。于是,这时期的西方人,开始认真严肃故意刻意居心叵测的的胡说八道了。比如,他们很认真的研究,一个针尖上能站多少个天使这类好笑的智障问题。

第三阶段,启蒙理性主义哲学阶段。

因为僧侣哲学的封闭性和愚昧本质,很多有头脑的人,开始反抗,质疑僧侣哲学。把人从鬼怪的魔爪中,拎了出来。勇敢的冲破了黑暗可怖的僧侣哲学这种垃圾智力活动。打倒了僧侣哲学之后,人文主义,理性主义哲学,成为西方哲学的主流。

人,第一次,被大写的人,突兀孤单的站在了欧洲的大地上。这时期的西方哲学,也可以叫做主体哲学。把人和自然,对立了起来,肉体和精神,也对立了起来。人和他人之间,也对立了起来。

很多中国学者,认为中国也需要启蒙运动云云的,其实都是满嘴放炮的文化东施效颦。启蒙主义,只是西方人利用中国文化,破除西方蒙昧主义鬼怪学说的一次东学西渐运动。只是西方人的区域性的地方性的,特殊性的历史和文化困境中,产生的对这个困境针对性的破解之举。

主体哲学的自身缺陷问题,精神危机,带来文化危机,文化危机,带来政治和经济危机。直至带来了两次世界大战。西方启蒙运动的结果,是杀死了鬼怪狗大。

狗大死了之后,人作为生产的人,和作为思想的人,都彻底的被释放和解放了出来。一方面,器物文明走向了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思想和精神上,人也被无限的放大:他人即地狱,一切皆可为,一切皆允许。尼采,萨特,海德格尔这些人的产生,几乎是必然的结果。他们站在康德黑格尔们的肩膀上,把僧侣哲学烧的片甲不留,也把康德黑格尔这些和僧侣哲学暧昧不清的假道学分子,也烧的片甲不留。

他们宣布,西方现代哲学产生了。在产生的那一刻,也同时结束了。

第四阶段,后现代主义哲学阶段。

尼采和维特根斯坦,在两个方向上,瓦解了西方哲学对理性和确定性的追求和幻想:缔造新的狗大。所以,真正的西方现代主义哲学,从诞生那刻,也就死了。语言学转向,逻辑哲学转向,现象学转向,罗素,胡塞尔们的努力,看上去好像是在做最后垂死挣扎中奏响了现代主义哲学的绝唱。刚燃起,就紧接着幻灭。

尼采说,没有理性,没主体,没有我。一切都是权力意志,一切意志,都是丛林和迷醉。

维特根斯坦说,没有确定性,没有逻辑,没有合法性,一切都是语言游戏,一切语言都是私人语言。

这时候,在西方人的精神世界里,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还剩下什么呢?废墟,无尽的废墟。未来,无尽而迷茫的未来。接下来,还有那么长的未来,我们干点什么才好呢。哲学家们面面相觑。

福柯,德里达,德勒兹,利塔奥,罗蒂们说:尼采们杀死了狗大,我们刚刚杀死了人。

在西方哲学里,主体意义上的人已死,如同画在沙滩上的一张脸被抹掉。可是生活在继续,吃饱了总得干点啥吧。随便干点啥,总比什么都不干也好。这就是西方的后现代主义哲学。

第五阶段,还剩下庸俗,无边的庸俗

后现代主义,把所有的西方哲学思想,都解构了。把所有的哲学家的玩具和可爱小房子,都肢解了拆除了。他们革了哲学家的命:终于,这些胡说八道的家伙们,不能再继续欺骗人了。

西方的哲学家们停止了胡说八道,西方世界被嘤嘤嗡嗡的话语占据。西方哲学里所虚构出来的主体人,刚从一个叫做胡说八道的魔爪中被解救出来,现在又落入了一个叫做嘤嘤嗡嗡的新魔爪。

西方人,未来会怎样呢?

那些胡说八道的神经病发明了哲学,又亲手杀死了哲学。哲学死了之后,西方人的精神废墟上,只剩下了庸俗与哄笑。

鲍德里亚说,未来就是消费,和象征性死亡。一切都是骗人的。早晚,庸俗会内爆。产生新的崇高性。

福山说,不要听后现代主义那些专门砸人家玻璃的流氓们胡说八道。下面,作为一个老古董,我宣布:历史已经终结,美国万岁!

福山说罢。台下响起一片哄堂大笑。​​​​

参与评论

  • 同道

    首先是支持白云先生,其次我想问一下,有时候读完白云先生的道德经篇,过几天之后会有一种要开窍的感觉,但总是在瓶颈处。求助一下。
    是不是需要再读一下?

    12月前 (06-08)
    回复
    回复同道
  • 后问道于此

    ”行可兼知,知不可兼行。“,道说不清晰的,庄子也只能用寓言指引我们,先生也自比路灯而不是路。所谓瓶颈是自己给自己的认知否定。路在脚下,亦在远处。远处的路是路也不能否定脚下的路不是路

    7月前 (10-17)
    回复
  • 同道

    话虽如此。此时的我,已经想通了。多思考,多学习就好了。

    7月前 (10-19)
    回复
    回复同道